201409242139尋找平埔族(二)


     
  古早高雄叫打狗,屏東叫阿猴,不管是阿猴也是打狗,攏嗎是Matakou~~ 這是我自創的台語順口溜。   
而我想告訴大家的是: Takou社平埔族人原來居住高雄壽山一帶,漢人聽其音逐將該社稱之為  打狗。只是後來該社因受海盜侵襲遂搬到了屏東一帶,他們仍然以Takou社來自稱,漢人卻把同樣的這個Takao社翻譯成為阿猴社,因此也就造成了一社卻有二個不同名稱的特殊現象。

 

 


 

 

             那Takao一詞又是什麼意思呢?以現有的資料與大部份的研究者皆認為該社原居高雄時是將部落建立在剌竹林之間,而剌竹林在其母語就叫打狗,只是這個說法似乎還少了一個前發詞Ma ,為什麼在會在Takao前頭要加個Ma呢?我想有二種可能性:一是Takao為單指一社,而Matakou卻是由Takao社所衍生或臨近相同文化血緣關係的鳳山八社:阿猴丶塔樓丶武洛丶力力丶放索丶茄藤丶上淡水丶下淡水。那就是說這個先發詞Ma是有統合丶群體的意涵了。但一向白目的我卻有另一個詭異的想法:早在漢人進某台灣南部以前Matakou人是與恒春阿美比鄰而居,兩族在文化語應該是有部份的關連與相通地,在阿美族語裡指稱takou 是高雄(名詞)丶Mi takou (動詞主動)是去偷東西,而Matakou卻是東西被偷了(動詞被動)。假若馬卡道人在言語上與阿美族語就(Matakou)這一詞是同意或語意相近時,又以打狗社因海盜侵襲遂搬到了阿猴的遭遇來說那(Matakou) 一詞就有了原生地被剝奪的指控了。想Matakou人從高雄被趕到屏東,再從屏東被趕到恒春,初到恒春時因無地可耕,還得用水牛來跟斯卡羅族人來交換土地,好不容昜才落腳但漢人的腳步又逼近到恒春半島,1851年赤山丶萬金地區的Matakou人經由海路豋陸於成廣澳,當這些巔沛流離的馬卡道人看到了東海岸這片原野,終於認定了: 這裡就是我的家

 

 


           首批移居東海岸的平埔族是以馬卡道為主,但中晚期的平埔族移民就混雜合了西拉雅與大滿族了。由於成廣澳附近可開發之耕地不多,在短暫停留許多的平埔族人逐往北移並選擇了阿美族勢力的緩衝地帶先後建立了沿海八社:水母丁丶大竹湖丶石門坑丶大掃別丶小掃別丶彭仔存丶烏石鼻丶石雨傘。後來漢人也陸續移入衝散了原先的平埔八社,但平埔族人又先後建立了三間屋丶忠勇(加走灣頭压)丶中城(加走灣中压)丶長濱(加走灣尾压),而其中最具西拉雅風貌就是忠勇压了。

 

 


 

 

 

          文章後說明:在我研究探討阿美族的歷史有了一段期間之後,我總覺得想更一步地了解的阿美族歷史是不能一味地把視野都集中放在同一個點。因此我開始嘗試去了解卑南族與平埔族。因為在卑南族史料方面是相對地比平埔族史料更充足,對我而言有一份渴盼能更進一步地來了解平埔族,尢其是東移台東丶花蓮的西拉雅一族(包含西拉雅本支丶大滿亞支丶馬卡道亞支)的跟阿美族的互動。因此我決定要把西拉雅一脈的遷移史整理清楚,但必這個族群因為大都巳經漢化而隱藏在漢人的世界裡,我也只能透過書籍來找尋我想得到的資料,很幸運地我找到了這本書:後山西拉雅人物誌,作者張振岳為花蓮富里的客家人,他卻能透過田野調查的方式來訪問花東縱谷與東海岸的許多西拉雅族耆老,透過一則又一則西拉雅族耆老的人生故事串連下整理出平埔族的遷移史實與及平埔族獨特的祀壺文化。而我寫這篇文章其實只是撿個便宜,將書中談論到的幾次大遷移史料整理過後擇其綱來分享給大家。因此若有人想進一步地了解東部西拉雅族歷史我個人建議您能把這本有血有肉的書看完吧  !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