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80109台鐵一百站

 

一位來自台中的黃小姐為了要完成她的(台鐵一百站)之行程,就趕在民國一百年結束的前夕來到台東。他和他的家人包下我的計程車,要從台東新站開始遊歷台東--花蓮這段的大小火車站,沿途我們所停靠的站有山里鹿野關山池上玉里瑞穗富源豐田壽豐志學吉安。這次的行程是要把到達的每一個火車站都能留影來做一個紀念,同時也要在他們台鐵觀光護照上蓋滿所有的紀念章。我覺得這倒是一個不一樣的旅遊經驗,於是也就帶了像機跟著拍下這段行程的片段。


而在我們到達山里火車站時,佮巧有輛火車又從縫道之中出現,它穿過山里這個迷你小站時,這輛火車並沒有停了下來,
還好我急忙地用攝影的模才式把這次的意外驚奇給了抓了下
來。





就如同火車入山洞似地,我自己也掉進入到這段閃爍的時空隧道之中,相形之下這輛火車出了山郤如脫了疆的野馬狂奔急駛。這一路上火車跑地好快,我們從鹿野--關山--池上一路而上再沒有看到它的蹤影,這樣的景像不由讓我感嘆計畫永遠都是
追不上變化拉!


回頭看那過去的一年似乎有太多的變化,今天我走過這一連串的變遷,整個人像是翻山越嶺歷經過一次長征,氣喘如牛的我呆坐著看著前方。那前頭的麻煩事似乎還沒結束。而後頭又來新的事件不斷地追上,這樣層層地壓迫慢慢地堆積與增長,就如黃小姐手邊的紀念圖越來越多,整個旅程也進入了尾聲,只是我的心情郤沒因為旅程快結束而感到輕鬆。或許是在歲月流逝中當面對自己越來越衰老而郤不見那相對的德業增長,不由讓人萌生起一股淡淡的愁思,真怕人生期末到站時,郤不能交出一個像樣的成積來。





雖然那只是昨日的事郤離我好遠~~~~~~去年陳老師去了大陸四五個月,這造成樂團的人員釣調度的困難,這時車行也忙不過來,於是今年我辭掉了(西梭咪)喪事配樂的工作,僅留下喜宴的卡拉OK的工作,因為這樣的工作並非常常都有,因此還不會擔誤車行的工作,於是在陳老師回台東時又接了二場鹿野高台的演奏會戶外,表演結束當天陳老師也就又趕回台中,我跟他相約在開學後要再重整樂團並另外找尋表演的機會,無奈這一別巳是永遠的再見。而後車行也有了重大的變化,這一件件事的堆積,讓我把許多事都擱置下來,本來的想法也只好暫時的壓下,專心地面對眼前的難關,就像火車一站又一站平穩地開過。

火車持續地在走,而太陽也跟著走。一直到太陽下山了,就在街燈初開的時刻,我們終於到達了終點站吉安站。
黃小姐一家人投宿在花蓮,而我還得開完回程這趟漫長的路。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