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51048牡丹社事件



牡丹社事件是
1874年(中國清朝同治十三年,日本明治七年)琉球王國船難者遭台灣原住民殺害,日本藉故出兵攻打清朝臺灣府以南原住民部落的軍事行動,以及隨後清日兩國的外交折衝。

 

這是日本自從明治維新以來首次向對外出兵,也是清朝與日本在近代史上第一次的重要外交事件。中國大陸和臺灣方面稱之為牡丹社事件,而日本方面則稱為台湾出兵或是征台之役。

18711018日(明治4年,同治10年)10月一艘琉球國宮古島向那霸上繳年貢的山原號, 回航時遭遇颱風,漂流至台灣東南部八瑤灣(即今之九棚灣),船上69名乘客溺死3人,有66人登陸。幾天後遇上高士佛社的原住民,54人慘遭殺害,死者包括仲宗根豐見親(忠導氏玄雅)十四世孫忠導氏玄安,逃過一劫的其餘12人則在當地漢人楊友旺、楊阿才營救下前往台灣府,由清政府官員安排轉往福州琉球館,乘船歸國。史稱宮古島民台灣遭害事件。




琉球人遇船難進入排灣族高佛士社,社人施粥並安置琉球人。



但因語言不通故相互猜忌,琉球不告而別造成排灣族人認為這批人可能是海盜集團的間諜

恐日後引來海盜攻擊,故追擊之。



逃過追殺之12人,由清庭護送回琉球。

此類事件在當時不時發生,按慣例皆由中國政府撫卹、送還本國。1873年日本政府外務卿副島種臣前往中國時向總理衙門提起此事時,大臣毛昶熙答覆:「二島(琉球與台灣)俱我屬土,屬土之人相殺,裁次固在於我,我恤琉人,自有措置,何預貴國事,而煩為過問?」日本拿出被害者中有四位小田縣漁民的證據,又追問「貴國既然已知撫卹琉球民,為何不懲辦台番?」,毛以殺人者為置之化外的生番來搪塞,副島便言:「生番害人,貴國置之不理,我國有必要問罪島人,因與貴國盟好,特先來奉告」,毛昶熙不察日使意圖,隨口回答:「(台灣)生番係我化外之民,問罪與否,聽憑貴國辦理。」日本遂抓住這句話柄,向「無主番界」出兵。
日本以陸軍中將西鄉從道(西鄉隆盛之弟)為「蕃地事務局都督」,向英、美等國租用輪船,僱用美國軍事顧問李仙得(C. W. Le Gendre,又名李讓禮),準備對臺灣出兵,並事先派遣樺山資紀、水野遵來台調查。

但在出兵前夕,英美等國卻轉變態度表示反對,聲明中立並拒絕租借船艦給日軍。日本政府迫於外交壓力決定停止此次行動,大久保利通並親自到長崎下令罷兵。但西鄉從道以「已經準備妥當」為由拒不受命,斷然率領三千六百名官兵前往台灣,這也成為日後日本軍國主義軍官在戰場上獨斷獨行的濫觴,充分表現出日本軍國主義的一個原型(a prototype),亦即軍事的先行與政治的追認。著名文史學家司馬遼太郎曾評論這次出兵完全是無名之師,可稱為「官製の和寇」。



日本軍國主義為圖佔領清朝口中之化外之地,乃以保護附庸國之由發兵設打排灣族人。


日軍以優勢武力進兵高士丶牡丹丶女仍之排彎諸社



排灣族人以石塊丶木頭丶來捍衛家園,但終不敵日軍之炮火。


1874
年(清同治十三年)58日,日軍於社寮(今屏東縣車城鄉射寮村)登陸[14]518日到521日,日軍與台灣原住民有小規模接觸,互有傷亡。522日,日本陸軍中校佐久間左馬太率領日軍150人進抵石門[15](今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遭到原住民強烈抵抗,最後日軍陸戰隊攀上峭壁居高臨下,情勢逆轉,原住民敗逃,牡丹社酋長阿祿古父子身亡。經此一役,多數採觀望態度的原住民皆靠向日本。61日起日軍分三路掃蕩的牡丹社、高士佛社、女仍社等原住民,沿途只有小規模抵抗,佔領後焚燒村屋並撤回射寮營地。71日,牡丹社、高士佛社、女仍社終於投降。

 

戰後清朝以50萬兩銀元息事寧人,但巳查覺到日本人侵台之意圖。

遂績極
建設台灣並開發東部後山,此為清庭開山撫蕃之始末。


日軍移營龜山(今車城鄉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附近)長期駐紮。

中日交涉

日本5月中旬出兵台灣,清廷隨即於5月下旬派遣船政大臣沈葆楨以巡閱為名來台,主持台灣海防及對各國的外交事務。李鴻章允調唐定奎率領的淮軍十三營六千五百人赴台,該部隊熟習西洋槍砲,是淮軍主力。當年農曆九月中旬以後到十月間陸續抵台,使得雙方戰力情勢逆轉,「沈葆楨的談判地位頓時提升了許多倍。

 

加上此時日軍因熱病侵襲,病歿650人(陣亡者僅20餘人),又已耗軍費1260餘萬日圓(尚未計算購買運兵用船舶的770萬日圓),深感難以持續。於是日本政府派內務卿大久保利通為全權大臣,赴中國交涉。

 

當時沈葆楨及李鴻章對情勢皆有清楚的判斷,分別上疏表示日本急於謀和,實因情勢窘迫。因此中國政府起初態度強硬,軍機大臣文祥公開表示,對於日本方面要求的軍費賠償:「一錢不給」。

 

但大久保商請英國公使威妥瑪為調人,強勢介入。於是中日兩國在九月廿二日簽訂北京專約,共有三條:

 

一、日本國此次所辦,原為保民義舉起見,中國不指以為不是。

二、前次所有遇害難民之家,中國定給撫卹銀兩,日本所有在該處修道、建房等件,中國願留自用,先行議定籌補銀兩,另有議辦之據。

三、所有此事兩國一切來往公文,彼此撤回註銷,永為罷論。至於該處生番,中國自宜設法妥為約束,不能再受兇害。

結果與影響

在中國方面,不言賠償兵費,而將五十萬兩拆成十萬兩的「撫卹」與四十萬兩的「購買道路房屋」,算是在保存顏面的情況下息事罷兵[20]

 

但因為條約中有日本出兵是「保民義舉」字句,日本片面以此認定琉球是日本的屬地。次年(1875年)開始進行「琉球處分」,令琉球終止向中國朝貢,復在1879年強迫琉球國王尚泰移住東京。

 

中國則稱從未放棄琉球宗主權,多次對日本提出抗議。1880年在前美國總統格蘭特調解之下,日本提議割沖繩島以北歸日本,宮古、八重山島屬中國,但最後中國以不義為由,並未同意此瓜分建議。直到1894年甲午戰爭日本擊敗清朝,台灣割讓給日本,中國無力繼續過問琉球問題,琉球遂在國際默認下歸屬日本,中國清廷與日本之間並沒有簽訂任何條約,正式放棄琉球的宗主權改歸日本。

 

「牡丹社事件」後,中國體認到台灣的重要性,轉為積極治理台灣,增設府縣,並在1885年建台灣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文章專載自  維基百科 


 


排灣族人在戰火之後重建家園,而其鄰近之恒春阿美卻因開山撫蕃之策,

進而快速地集體性回遷台東地區。





而在恒春地區的排灣人也往山下移動並接管了阿美族人的生活圈。







圖片說明:

以上圖片來源是我在遊歷恒春半島時,由路邊的壁畫轉拍而來的,

它說明了排灣人對於牡丹社事件的自我看法,我很喜歡也覺得這是值得去闡揚地,

因為那股不畏強權的精神就像是吹不倒的勁草,在寒風之中卻能依然奮戰不懈,

充份地綻現出野草般地生命韌性,我想這才是我輩所追尋地文化深層的意涵。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