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50420恒春阿美(三)斯卡羅人




豬勞束社是斯卡羅人的大本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斯卡羅人大事紀

 

1875 牡丹事件之後,清朝委請豬勞束大股頭人潘文杰參與調停事務。


1896
潘文杰捐地建日語傅習所

2001 台東縣史卑南族篇發行,書中明載潘文杰為當時之瑯嶠十八社總頭目,

其統轄包含正個恒春半島。


2009
卑南族大巴六九社人巴代以小說方式寫下(斯卡羅人)一書,

文中直指:斯卡羅人就是17世紀時期以武力征服了恆春半島的卑南族人。


~~~~~~~~~~~~~~~~~~~~~~~~~~~~~~~~~~~~~~~~~~~~~~~~~~~~~~~~~~~~~~~~~~~~~~~~~~~~~~~~~~~~~~~~~~





這塊日語傳習所紀念碑說明著豬勞束在政治上的優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阿美遷入恒春半島的前後時期,還有一群自稱為斯卡羅人的移民也從豬勞束大港口進入了

恒春半島
,他們利用了港口的地利來跟漢人丶日本人丶西洋人來進行貿易,同時也跟台東方

面的卑南族來作交易,由於時常來往以恒春與台東二地,因此有人說他們本來就是卑南族的

後裔,但是我們從生活習慣來看,他們說的是排灣語而在生活習慣上也多排灣族化,所以有

學者稱他們為排灣化的卑南族。據說他們曾經沿著港口溪而上先後建立了豬勞束丶射蔴里丶

;
龍鑾丶貓仔等四社。因為斯卡羅人的大本營豬勞束社正是位於豬勞束大港口之旁,這使得他

們得於頻頻地與外界的各方文明接觸,當然其漢化也比其他諸社來得更早,而漢化更使得斯

卡羅人能在政治與經濟上得於取得相對的優勢,因此有許多的卑南族文史工作者就借此吹噓

說他們是恒春半島的征服者,是坐在轎上讓人抬的人,甚至於還有人更進一步地推測說恒春

阿美應該就是他們帶來攻打排灣族的隨從,這樣說法很明顯地是與事實不符地,同時也傷害

到排灣族與及阿美族人的民族自尊心。



 這個龍鑾潭說明了斯卡羅人的富麗景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過去的數十年間,因為阿美族的各社都僅關心其本社的部落發展,鮮少有人會將關注的

交點放在整體阿美族的歷史變遷上,更晃論要深入地探討阿美族與其他周遭族群的互動關

係上,很自然地知道此事始末的人也不多,因此長久以來也就只有任憑少數的卑南族人的

自吹自摞了,但這樣的結果郤導至許多的學者在沒有反証資料下,就單方面地採用了這樣

錯誤的說法,並且在其相關的著作上一再地宣揚,更可怕之是透過網路資訊的重覆引用,

這會讓真象越來越模糊。而今天我即然要重論恒春阿美的遷移史事,當然就得先理清此事

真象,並嚴正指出該推論中的荒謬與錯誤。借著從恒春阿美的遷入與遷出的始末,一則用

於撥亂反正以達正本清源之功,一則是要以阿美族為主體來論述這段歷史,並且說明各族

群之間的相互依存與幫忙才是正道,而試圖以作賤他人來標榜自己的優越其實只會讓人覺

得無知與幼稚。





而這隻可憐鴿子郤因為長途的飛行迷失了方向 ~~~~~~~~~~~~~
--------------------------------------------------------------------------------------------------------------------------------

 


以下五點是我對此論所提出的反駁,請大家也能細加思索。

 

一丶恒春阿美是以來自花蓮地區的TarisakanMarulang等氏族為主體的集體遷移,其餘氏

    族也只是後來之跟隨者,因此恒春阿美的遷入完全與卑南族無關。

 

二丶當時的卑南族諸社正因領導地位之爭,各社之間巳是戰事連連,同盟遠征根本是不可

    能的事。

 

三丶排灣族向來就是一個強悍的族群,那怕是擁有先進武力的漢人與日本人都難於讓其折

服,況乎要以傳說中的殘兵遊勇就來蓆捲他們的原居地那更是荒唐之說。

 

四丶雖然斯卡羅人向來與卑南族各社交好,但很可能是貿昜關係大於血源上的傳承,因為

 歷經在多年的融合斯卡羅人早巳成為一個多重民族的混合體。


五丶瑯嶠十八社一詞是原出自
1722年黃叔璥所著之台海使槎錄其中所錄者(1瑯嶠2貓仔
 
 3
牡丹4合蘭 5猴洞  6貓釐 7豬勞束 8龜勞律 9貓籠逸 10牡里毒 11滑思滑 12 加錐來13

 上哆囉快
14下哆羅快15蚊率16德社17慄留 18施那隔) 這樣的摘錄應屬地理調查行為。而

與卑南族口中的牡丹事件
(1874)的調解人十八社總頭目潘文杰的豊功偉業,這二個事件

根本就是不同年代的故事,又因為經過一百多年的時空變換,瑯嶠地區因漢人的移入有

些社巳搬遷或解散,有些社也因重整丶合併丶更名不復存在,此時瑯嶠十八社之中也只

剩下了豬勞束丶牡丹丶貓釐
(射麻里)丶龜勞律(龜仔角)丶德社(竹社)等社尚是完整的社群。

所以十八社總頭目一職稱很有可能是後人所加上去的。而此事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 牡丹事

件發生之時,清朝官員因不黯原住民事務,特邀勞請豬勞束社頭目潘文杰參與調停事務。

這樣是不是會比較合乎事實呢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綜上之論
:我們辜且先不論斯卡羅人到底是不是卑南族的後裔,因為這個議題尚有許多的爭

議之處,但我郤可得知恒春阿美與斯卡羅人其實都是為了尋找新文明而來到這個地方,大

家也都只是為了圖求一個更好的生活而因緣巧合地聚集在恒春半島上,我們都應該將其視

為傳遞文明與幸福的商人,而不是帶來不幸與戰火的征服者
,其中諸社之間或許會有利益

之爭,但是共同生活在一個生活圈之內的各社群郤也有聯姻之誼,而在牡丹事件之前,瑯

嶠以北之諸社尚是清庭心中之化外之地,可見各社之間根本就沒有誰來統冶誰的問題。所

不同是斯卡羅人因為有了豬勞束大港口的地利之便而能與外界各方人馬頻繁地接觸,很自

然地它的漢化的程度與漢化的時間也較同區域之各族群來地更早也更深,因此也有人將他

們視為半埔族
,在這樣的客觀條件下造成了斯卡羅人在政治與經濟上總是佔盡了優勢
,

從其自身的傳統文化看,郤也因為過度的漢化而讓他們成為最弱勢的一群。或許在某些領

導階層的少數份仔的心裡,會因為長期地與漢人或日本人的互動而不自覺地產生出一股莫

名的優越感。但大多數的斯卡羅人郤因為長期地與阿美族人丶排灣族人混居下,經過不斷

地通婚而產生出一個特殊的現象。許多的斯卡羅人因為聯姻的關係而歸化成為恒春阿美或

是排灣族了
,而在日後漢人大量移入之際,由於他們的優勢巳被漢人完全地取代了,許多

的斯卡羅人因而隨著恒春阿美遷居到台東平原來,但是當他們來到台東的那一刻卑南族人

並不能接納他們,因為從生活與語言上的變遷來看,卑南族人認為他們早巳不是卑南族了,

這些斯卡羅人也只好以依親的方式來加入了阿美族的社群,由於恒春阿美的回遷是分批移

動地,因此斯卡羅一脈也是分散式地依附在恒春阿美的各氏族之中,所以也無法精確地估算

出其數量,但其總人口數郤是不少於一個完整的氏族,所以我們在研究恒春阿美遷之史事

時,也就不得不詳加敘述了






後來斯卡羅族群一分為三,一則沒入了恒春區域的排灣族社群,

一則卻因漢化被視為平埔族而與漢人混居,

另個一支脈跟著恒春阿美東渡而融入了阿美族,

其中以 Marulang氏族潘姓者人數最多,

而Tarisakan氏族之中也有少數的其他姓氏者。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