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61127恒春阿美(二)前進恒春半島



此圖為 清代夏獻綸所繪 台灣圖輿 並由黃清琦重繪
    原稿來自行政院文建會 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公開網站



阿美族歷史第五章187頁:恒春阿係指住過恒春一帶的阿美族,其所居區域為屏東縣南方,即今牡丹鄉東海岸丶車城鄉北陲丶滿州鄉及恒春鎮。~~~~~~~~~~~~~~~~~~~~~~~~~~~~~~~~~  
相傳,初與排灣族和好,乃居Pangodan(即今四重溪附近),後起衝突,房舍被燒毀,族人遇害不少,不得巳南下至恒春附近,其後東移居今港口流域拓植,相繼建立若干部落,以八瑤(Palidoa)丶四林格丶老佛(Cipoci)丶港口最為著名。   





   上回我用民生的觀點來說明阿美族遷移恒春半島的遠困與近因,這回我想用文章之上的地圖來探討遷移的路徑與其他相關的重點,這張地圖是文建會委託台灣大學仿台灣圖輿之古近對照圖集中之恒春部份(原圖為1879年清台灣兵備道夏獻綸為開山撫蕃政策特命人繪製而成,為清代記錄台灣最詳實的地圖)。首先我得指出Takidis與恒春的距離約有二百多公里,到底恒春阿美
是用什麼樣的航行器具來完成這個長程的遷移呢?一開始我猜測會不會是帆船呢?因為在阿美語的字彙裡是有(Tamina)船這個名詞,而帆船的航行力正可勝任這個二百多公里的航行任務,但幾經訪查卻只看到了竹筏,不論是在馬蘭或是奇美的聚會所中所擺設的都只有竹筏的陳設。這讓我回想幾年前台東縣政府原民課不就辦了一連串的傳統竹筏製作課程嗎?那年還在長濱鄉的真柄海邊舉辦了一場竹筏競賽,當時我也跟著部落的人一起前往參加,在真柄我所看到的是以十來支麻竹為主架構可載乘六至八人的小筏,竹與竹間靠的是籐皮的連接,它的行進速度真的很慢,慢到讓我懷疑這樣的航行器真的能遠渡恒春嗎?一直到後來我在巴沙瓦利部落的豊年祭會場上看到那個裝飾用的小竹筏模型,他們就把漁網就綁在竹筏上,用三根直立竹子架起一個帆架,而架上的漁網就有如是在竹筏上撐起了一張帆似地,我開始認真地思考著,是否一葉竹筏也能以分段前進的方式來完成長程的遷移呢?









   




   


而在我從阿朗壹古道走進了旭海旁邊的港仔村之後,我心裡開始有了一個圖案。因為港仔村最出名的就是大沙漠地形,廣大的沙灘之上的港仔村曾經就是過去的古部落,很可能它就是過去的登陸地點,當時竹筏的划行也只是上岸與出海時的短暫奮鬥而巳,竹筏的航行其實靠的是水流與風力的推動,而南來北往的航行者大都是乘著季風與沿岸流的運用技巧來進行著。阿美族靠海的部落長久以來都是將年齡組的組員編成各艇,並由Itokalay領隊組成了艇隊向外來找尋新文明,艇隊之中有人管制食物,有人管制飲用水,這樣的航行組織就有如是軍隊一般,而部落內的老弱婦孺並沒隨行而是留守在部落內,等待著男人們從外面帶回戰利品,這也就是我們在豊年祭看到的巴來來儀式。當艇隊歸航時歡欣鼓舞的年青人抱著戰利品大搖大擺地跳進部落的門口,全部落的人們都在為這群從遠方歸來勇士而賀釆。這種出航找尋必要資源的傳統生活型態讓阿美族人能夠了解其周邊的岸流,他們知道何時該南下何時該北上,只是限於竹筏的航行能力,南下與北上的距離也不能夠超出竹筏航行能力的安全距離。因此當整個部落決定大遷移時,其實年齡組織早巳做過無數次的調查與探堪,從
Takidis到恒春半島的遷移就是在多次探堪下的遷居過程。我們從地圖上來看,而由港仔村往南看海岸又進入了礁岸與高山的地形,下一個可上岸的地方是斯卡羅人的豬勞束(滿洲鄉里德村),更遠就是台灣的國境之南鵝鑾鼻了。怪不得Tarisakan氏族明明是要到台南做買賣,郤選擇了由港仔村上岸再爬上山間,這說明Tarisakan太熟悉這個地方了,因為想南行就得借北風之力來吹送,但是他們不願意直接地繞過鵝鑾鼻,那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鼻頭的強流再加上北風的吹送下,只要一個不小心所有的人都將會被漂流出台灣島, 選擇在港仔村上岸是要借著大沙漠的有利地形好讓竹筏能順利地登陸





   











   旭海旁的港仔村就是台東南下恒春的登陸地  


而將部落設置是車城北方四重溪中下游的Pangodan也是為日後的航行來做考量,一則是由此下山可便可快速地再從海口村出航到台南,二則是當男人出航之後部落僅剩下老弱婦孺時,也得有一個隱密又有水源的地方,這樣的安排才可以躲避外人的侵撓,選擇Pangodan這個地方來當大本營當然是最理想的地方了。而初來Pangodan之時由於人數並不多,又可為深居牡丹深山的排灣族人帶來一些民生用品,故能與排灣族人交好。但日久之後遷移的人數也大量日增,這個發展情勢當然也會壓迫到上游的排灣族人,是故在社人出航之際時難免會有侵繞之舉,漸漸地阿美族人漸漸感到Pangodan巳非是一個好住所,但最重要的搬遷主因應該得歸咎於明鄭時陳永華率軍開拓恒春半島之際,陳永華為免漢番相爭難理清之衝突,特以石塊木牆築柴城來阻斷了阿美族人的下山路徑。取而代之是漢人在恒春地區的貿昜行為,漢人帶來的物資更新更多樣化,這些大環境的變遷使得恒春阿美一脈只好轉海商為農耕,是故會有再次遷移到滿州的集體行動。在此時的恒春半島巳是多重民族滙集的融鑪,新的水稻技術傳入使得各族群都在找尋新耕地,相對於恒春半島的山地地形,台東平原似乎有著更多的土地與水源,這也是久居恒春的阿美族人日後回遷台東最大的真實因素。





     
  車城北方四重溪旁Pangodan的小湖邊就是Tarisakan氏族旅居恒春時最早的居住地


   

  
    Pangodan山下的海口村是往台南的出海口~它是位車城北方的天然沙灣


 另外在馬蘭還有另一種說法指出(此段論述是由羅福慶提供),他們認為在恒春的首次居住點不是Pangodan,而是登岸處上頭的一個名叫(Macercer)馬則則的地方,那是一個有著很大的堰塞湖之畔,後來堰塞湖破了他們才更進一步地往著滿州方向移動來尋找新耕地。但我在整理資料時並未看到(Macercer)馬則則這個地方,郤是看到了有一個叫做(Macer)的部落就在旭海附近,我想(Macercer)馬則則是不是就是書中所言的(Macer)部落,而遷居恒春半島的阿美族人也非是一個整體性的動作,此時多方人馬其實是可分成二股區塊的,一則是對台南貿昜的Tarisakan氏族,一則是對台東貿昜的Raragas氏族,他們的分工構成了整個阿美族的內銷網路。







圖片說明:這張照片是由大武回望台東,遠山是都蘭山可見猴子山入海之象,

中層是卑南山,更近深青的沙丘就是新香蘭的沙洲,

過了這個沙洲有一個沙灘的內灣,這就是文中的(Lalahdan),而後就是太麻里溪口了。 

太麻里南邊的香蘭更是南來北往的驛站



   而再回頭往台東方向看去一片的峭壁,高山與大海相互地逼迫著,除了少數幾個小溪口根本就無處可登岸,這種狀况一直延伸到三四十公里外的香蘭,假設我們不是用走路地而是坐船從海上遠望,這地方肯定是一個上岸的好地方,怪不得阿美語裡會說這是一個靠攏的地方(Lalahdan),也是一個想出去的地方,(見台東縣史阿美族篇第186頁)。因為不論你是要南下恒春半島或則回來台東地區,此處一定是一個最佳的休息處,在此處你得完成補充糧食丶水的事前準備工作,也得在此處等待海象與風向變化,因此往恒春的渡客通常都得在此地待上一段時日,很自然地這樣一個關鍵的地方就會形成驛站,也就是恒春阿美族人的補及站。據廖守臣1998年訪問訪當時的耆老鄭節葉(日據大正八年生)的追述:香蘭部落就是以Tarisakan與Raragas兩大氏族後裔所組成的,而後才有因姻親關係所加入的Pautawan丶Pacilar等氏族的加入(見台東縣史阿美族篇第188頁),可見地在資料與實地的交互檢驗是可以抽絲剝繭,找出一些當時日本人調查資料上未言明的隱性史料,如此我們也可再從其他的田野調查中找出更進一步的地區間的關聯性,在同一間時的卑南溪口也因恒春阿美的遷移開始也聚集各氏族的人馬,他們可以透過一手轉一手的推進將南方明文北推,其中以馬蘭(當時尚未有社名~而是以Pangcah-Amis自稱)都蘭的重組最為顯著,新的文明建構出這兩個新的中心部落,而周邊的小部落受到它們的虹吸也越靠越進。上述這個區域環境的變遷現象告訴了我們:原來恒春阿美的遷移其影響力並不只是恒春阿美一脈。無怪乎在服飾的區隔地上,在池上丶長濱以下來到台東平原這個大三角地帶的服飾會流露出多元的平埔族風味。



    本文還有後續之論述,敬請有興趣的同好繼續支持。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點我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