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11014光陰碎片,寸心難寄

[一]時光荏苒,轉眼,已是晚秋。一直以來,我最喜歡秋天。藍天白雲,氣候宜人,連空氣亦是芬芳與清新的。只是南方的秋天,總是姍姍來遲,到了晚秋,才看得見漫天飛舞的葉子,旋轉,飄飛。雖然甚是短暫,卻讓我無比的喜歡。我喜歡秋天,是覺得秋天比春夏冬來得更飽滿,更徹底。秋意闌珊,安寧中帶著收穫的飽滿,蕭瑟中帶著一縷滄桑的味道。而時光,亦總是叫人無言。彷彿昨天還是春暖花開,彷彿剛剛才是盛夏明媚,可就在不經意間,季節已經走過了時光,穿過我的綿綿守望,把我帶進了另一個底蘊厚重的季節。曾經以為,光陰的洗禮與生活的歷練,早就把我練就成波瀾不驚,殊不知,我走著走著,便累了、倦了、迷失了。怪不得,雪小禪說,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頭野獸。原來,我亦是,心裡有一頭小小的獸,沉睡時,它安靜,我安穩;醒來時,它吼叫,我便迷失。在許多個秋意黃昏裡,我凝望著夕陽,在思索,這一程何以會如此這般地懵懵懂懂?我不知道,怎樣的時光才算是好時光?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追求的是什麼?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個階段的心情,都要經歷跌宕起伏?於是,我不停地走在路上,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和我擦肩而過,任季節的風穿過記憶,穿過點點滴滴的迷惘,陪我一起沉思,陪我尋找生命中或輕或重的感動。總喜歡這樣的時刻,披著一身夕陽,在黃昏的深處獨處,與最真實的自己邂逅。其實也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最清醒。遠離喧囂,遠離紛擾,遠離牽絆,伴著夕陽,獨坐黃昏,我的心,會漸漸平靜下來,心裡的那一頭野獸,亦會乖乖地聽我的使喚。長長的一生,身在紅塵,不被人打擾的時光,到底有多少?細數下來,或許,這份心的安然,最是難求。有多少呢?到底是俗人,逃不過心底的牽掛,放不下的有太多、太多,而不染塵埃的時光,其實也不過只得一瞬。是以,我無比眷戀落日黃昏。我願意,在每一個日落時分,獨對夕陽,讓一顆疲憊的心,歸於平靜,然後,無拘無束地思考,等待——希望的種子,再度在心底,生根發芽。想到這裡,我不禁微笑。雖然這個季節的我,依然迷失,可是我,卻願意,陪著夕陽一同消瘦,看著黃昏,一點一點地沉下去,直至寂靜無聲。[二]凝望著鏡中的容顏,依舊清澈如水,恬靜安然,可是唯有我自己知道,一顆心,已經歷遍滄海桑田,找不到未來的方向。我想不出,如今的生命中,還有什麼,還有什麼可以讓我怦然心動?站在窗台前,風拂長髮,在淡淡的花香縈繞中,我只覺,青春已經走到了盡頭。已經許

(繼續閱讀)

201206151430蝸牛和蛞蝓為什麼會留下閃亮的足跡?

  因為蝸牛和蛞蝓是波狀移動,使身體前進,如果它腳底下的地方是乾的,它們就無法行動,所以,腹足就分泌十分豐富的黏液,幫助它爬行,這種黏液一遇到空氣就迅速乾燥,並且閃閃發亮。以至蝸牛和蛞蝓爬過的地方都會留下一條閃亮的足跡。文章來源:齊婉熱線.《齊魯晚報》 - 健康女郎的部落格 - 行走風雨,品味人生 - 心理咨詢師雷明的BLOG - 舞動生命 -

(繼續閱讀)

201204272030莫道冷漠不多情

拎著自己的影子,在寒冷的季節,闊步一場熱情的登高。不知是誰,天宇深處,吹響一往情深的短笛。遙望天高雲淡,遙指一馬平川,季風吹過。喜歡冬天的風,銳利直率,了當於袖口,讓你無法迴避,只好用冷顫來抵禦風的襲擊。沖涼後的記憶,在北山腳下,格外歡騰。是清淨帶來的力量嗎?要不,怎會有如此滿滿的高漲的興致。陽光纖細,似乎能分辨出一粒又一粒的光子。哪怕是一縷柔風,就能把匯聚的光芒吹散。也許有許多人覺得冬天太冷漠了,荒野時常人跡罕至。可我分明從無跡可尋的枯草上,看到昨夜露珠聚會的熱鬧場景。悠悠的輕雲在藍空抒情,款款旭日飄灑一路朝暉。莫道冬天都是冷漠。你看喲,蒼松多少次站在夕陽下,與天邊的風帆對視;你聽呀,麥苗多少次簇擁暮色,與寬闊的大地親暱。月下的拱橋,從這頭到那頭,一抹光芒,明晰馱負的堅毅。晨曦中的柳枝,褪去了外衣,從這裡到那裡,更加窈窕柔美。就連那一朵霜花,也調皮地眨著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你看著我,吐露清風素月的純淨。莫道冷漠不多情。請跟我來,一起撩開冰雪晶瑩剔透的面紗。一縷陽光浮上冬韻的絕美香腮,昔日波濤洶湧的長河,頓時失去了一瀉千里的氣勢,顯得如此恭順安靜。難道說只有春光明媚才會有柔情蜜意?難道說只有熱浪翻滾才會有熱情奔放?難道說只有紅葉勝花才會有相思刻骨?不啊,寒流陣陣才彰顯陽光溫柔,交九臘月才體會到冰清玉潔的驚世之美。透過冷漠,我看到真情的珍貴;透過冷漠,我感受到隻言片語所包含的濃濃情深。有人說,梅花臨風傲霜,孤芳自賞。可是,我分明讀懂了梅花孤傲的姿態裡,深藏不露的柔腸。是誰,明瞭鶴立雞群的寂寞?是誰,深切感知同聲相求的酣暢?冬天啊,冷漠的表情怎能掩蓋內心深處火熱的情感?琴弦上,撥弄的款款心曲直達骨髓,讓我神搖意動,不能自拔。古人說,皇家君主不愛江山愛美人。要我說,擁有如此銷魂的冷漠,所有名利場上的刀光劍影都黯然失色,所有的坎坷荊棘都視若坦途,所有的盛宴華彩都不放在心上。多情的冷漠,你的深邃從太陽邊沿飄過來,讓我感恩濃郁的柔和;多思的冷漠,你從心靈深處醞釀,飄香的炊煙裊裊,野曠天自遠的豁達格外神清氣爽。冷漠啊冬天裡的冷漠,你的每次回眸,都會引起我陣陣醉迷,你的每次歡語,都讓我心悸搖動,誰說冬天不是好季節?端坐清風,靜靜撫摸跳躍的光芒,一些浸潤往事的舊綠,捎走了滾燙的奔放。用冷漠編織寧靜含蓄的自由,泛著含笑的波浪,此起彼伏。好像風吹沙揚,讓我用寂靜冬季,調至一杯溫熱的酒

(繼續閱讀)

201204222300當愛情走過戀愛時

當愛情走過戀愛時的神秘,當愛情走進婚禮的殿堂,當愛情不再轟轟烈烈,當天使墜落凡塵,愛情留給我們的也許只是平淡,只是一份日久彌深的親情和一份實實在在的生活。既然生活是實在的,那它就不可避免地會有許許多多的瑣事纏繞著我們,會有形形色色的煩惱襲擊著我們。平淡的生活使婚前美麗的愛情神話變得不堪一擊,使甜蜜的愛情猶如一杯不斷加水的蜂蜜,慢慢地變得淡而無味!這時的婚姻,這樣的生活,如果不用心感受、用心打理,愛情又會是怎樣?愛情是晶瑩剔透的玻璃,是精緻美麗的陶瓷。她是那麼地美好,可又是那麼地脆弱!她需要我們去精心地呵護,用心地經營,並且努力使她完好無損!因為陶瓷也好,玻璃也好,一旦出現裂痕,即使彌補了,也還是會留下淡淡的印跡!愛情如果出現了罅隙,那她在我們內心深處也會留下永遠的傷痕!愛情是一種付出,是為了愛的人幸福。愛一個人就要付出你的全部真心和愛戀,愛一個人就要給他(她)溫柔的依靠;愛一個人就要讓他(她)因為有你而快樂,愛一個人就要給他(她)你熱烈而真摯的心跳!愛一個人就不會去計較他(她)能給你帶來多少好處,愛一個人就會在他(她)最需要安慰的時候給他(她)你最溫暖的擁抱!……當你的愛給愛人帶來煩惱,當愛人對你的愛使你壓抑,當愛情變成雙方交換的籌碼,當愛情自私到只剩下索取,當愛情成為兩個人刻意追求的完美,愛情也就不再是一種美好,而是變成了一種讓人痛苦的負擔,一種讓人煩惱的累贅!愛情是愛人之間的同化,是愛人相互間的體貼和關愛。在擁有愛情的相濡以沫的平淡日子裡,我們感染上對方的氣息,被漸漸同化。當日復一日的歲月在我們臉上刻上烙印,當一圈又一圈的年輪在我們腳下走過,當兩個人在不經意中去體貼對方,去關愛對方,一個眼神,一聲歎息,一個笑靨,都會給對方帶來心靈的共鳴,都會使愛情得到昇華!愛情就是尋覓,就是等待你前生注定的那次相遇。那是緣分;人世漫漫,能白頭偕老,那是真情。漫漫人生路上,相愛的人一路同行,任時光匆匆流去,告訴對方一聲:“我只在乎你!”前方的路上總會有碧海晴天,鮮花爛漫!愛情就是永遠,愛情就是天空中兩顆星的永恆不變。生命中有太多遺憾,歲月裡有太多傷感。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去好好地把握自己的愛,去好好地愛人,也去好好地對待別人的愛。只有這樣,當生命終結的時候,才不會讓愛人帶走遺憾,才不會給自己留下傷感,才可以為人生畫一個美麗的

(繼續閱讀)

201204100930流淚的鹹鴨蛋

收拾陽台,一壇鹹鴨蛋,發出刺鼻的臭味兒。我這才想起,是不久前擔心鴨蛋醃時間久了不好吃,就撈出來重新放到淡水裡。後來忘了及時煮熟,才導致如今的結果。  亡羊補牢,需要盡快清洗煮熟。可開鍋後竟慘不忍睹,完整的鴨蛋已經寥寥無幾,孩子要求扔掉,嫌這些鴨蛋的味道不好聞,樣子又不好看。  我有些不快,想起了自己的那段往事……  父親離開的早,只剩下母子四人相依為命,家境的拮据可想而知。高三那年,全家的中心工作都圍繞在一個人身上,母親為了保證我的營養,不得不養了一頭豬,在城鎮的庭院裡養豬,不便之處可想而知。  豬需要一天天慢慢長大,總不能用氣吹起來,更不能在做菜的時候,跑到豬圈裡用刀向正在吃食的豬屁股上割下一條肉下鍋吧!於是,母親選擇醃鹹鴨蛋。  放學很晚,每次我放學到家的時候,他們已經吃完了飯。  我的飯桌上,每次除了一盤青菜外,還一枚淡青色的鹹鴨蛋。  喜歡吃鹹鴨蛋的那種感覺:輕輕地在桌角,磕掉鴨蛋圓頭那端的皮,啪的一聲脆響,裡面露出一個圓圓的蛋窩兒。先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挑開蛋青,白色的蛋青狀如凝脂,淡淡的鹹味兒伴著飯菜入喉,別有一番情趣。最好吃而又捨不得馬上吃掉的,最讓人回味無窮的就是袒露的蛋黃。那誘人的油汪汪的蛋黃,讓我久久不忍動口。  單調緊張的學習,令人疲憊不堪,只有在進餐的這一刻,用筷子的尖深深地插入蛋黃,然後緩緩地抽出來,放在舌尖輕輕的舔上一口,那味道就是一個字--香,如果再緩緩的抿一口,那沙沙的,綿綿的感覺,更不用說有多美妙。我喜歡那一刻的放鬆和恬淡,鴨蛋在那個年代,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餚。  吃飯的時候,母親看著我饞嘴的樣子,總是笑呵呵的。這時候,弟弟妹妹早就跑到外面玩去了。  盡情地享受著自認為天經地義的美味--鹹鴨蛋!終於有一天,讓我一生不會忘記,那是一隻流淚的鹹鴨蛋。  那天放學,我回到家中,桌上照例一盤青菜,還一枚淡青色的鹹鴨蛋。  妹妹見我坐在桌前,也湊了過來,坐在我腿上,拿著鹹鴨蛋問道:「哥哥,鹹鴨蛋好吃麼?」  我刮了她一下鼻子,笑著反問道:「你說呢?」  「我不知道,沒吃過。」妹妹回答道。  「沒吃過?」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臉也迅速漲紅了起來,當時臉色比茄子皮還難看。  「這怎麼可能?每次媽媽都說你們先吃完了!怎麼會這樣!」我雙手緊緊地抓住妹妹的肩膀,眼睛驚奇又不可思議地瞪著她。  「媽媽說你學習累,需要補養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