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12033失序、自殘與憎恨--G.G.Allin的一生

現場表演的G.G.Allin全身赤裸或只著一條內褲,脖子上圍著狗項鍊,右手臂刺著青:「LIFE,SUCKS,SCUM,FUCK」,左胸上的刺青則是:「Live Fast and Die」並刺上刻有G.G.樣的墓碑於自己的心臟上方....他的身上、頭上、處處可見血痕,都是他自殘自虐的殘留。在判客搖滾(punk)的節奏中發出怒吼、洩憤般的「歌聲」,或向觀眾丟麥克風、砸垃圾桶;幾乎每場表演都與觀眾扭打......


一生入獄五十多次的G.G.Allin,除了與合作的樂團the Murder Junkie現場表演外,其餘時間常耗在醫院或監獄。the Murder Junkie的貝斯手表示:「他完全不在乎任何事,我相信他恨每一個人。」從G.G.Allin的幾個作品名稱:I Wanna Kill You(1988)、Suck My Ass It Smells(1988)、Die When You Dice(1988)、When I Die (1988)、Gypsy Muther Fuckers(1991)、Bite It You Scum(1991)、Fuck Authority(1992)....等看得出來,G.G.Allin直接、清楚而極端地表達自己的恨,常有猛烈痛及自己頭、臉的動作、在病態的生活中極力讓自己只具有動物性。

 
在一場於New York University的表演之前,G.G.Allin看到學生在餐廳吃香蕉而產生靈感。在教室中表演的G.G.Allin一如往常一樣赤裸全身,把香蕉插入肛門中,然後對這麥克風大喊:「Are you hungry?(你餓了嗎?)」然後把手中的香蕉泥丟向觀眾,並且走下台拿起身旁的椅子砸向觀眾,學生逐漸散去,不久警察進來命令他把褲子穿上,並要他簽下永遠不再NYU表演的文件。台上台下的怪誕行徑使得知道他得人感到好奇和恐懼。在波士頓的Spoker World Performance中,觀眾憤怒的對他大喊:「Fuck you!」他答道:「All I want is be fuck!」:另一次表演中G.G.Allin躺在地板讓一位男子吸他的性器官;在自己的生日派對中,G.G.Allin躺在廚房地板上,要一位女子跨站在他的頭兩旁,要求她:「take a piss on G.G.'s mouth」,他閉上眼吞下液體,然後嘔吐出剛吃下的蛋糕、比薩.....



G.G.Allin的兄弟Merle Allin表示:「他恨所有的事,雙親、老師,特別是警察;他恨每一個人....他從未與任何人真正相處過。」他回憶過往:「家鄉是在一個只有農夫、推土機的小鎮上、沒什麼人聽音樂....G.G.高中時就穿女孩子的衣服,打扮成女孩。」G.G.的高中老師則說:「他常在課堂做踰矩的事....What an animal would be(一隻動物還能做什麼)?」G.G.Allin有一次被訪問時答道:「講到我的生活方式....我只想到我父親,有一次他打電話給我母親,向她說:{妳為什麼不把小孩殺掉,然後自殺?}」The Murder Junkie裡經常全身赤裸,被人稱為「naked drummer」的鼓手則說:「在人群中他總是感到不舒服....他什麼都敢做。」


一九九二年電視新聞播報了在一次表演中攻擊觀眾,再度被補入獄的G.G.Allin:「It's a crime,not art.(這是罪行,不是藝術。)新聞中並提到G.G.Allin表示他「將會在自己的現場表演中自殺」。不久後G.G.Allin在表演中讀著報紙,憤怒的向觀眾讀到這段話:「很多人去看他的現場不是為了看表演,而是去看他自殺。」他點燃打火機在台上把報紙燒掉。這時有位女子說:「你為何不早點自殺?」G.G.Allin把她叫到台前,用力扯她的頭髮,把她摔到牆角,立刻有兩位男子自觀眾群中衝向台前,把那位女子救走,猛力痛揍G.G.Allin....


不久在Pace The Chase的表演中,G.G.Allin邊赤裸身子邊唱(怒吼)邊猛踢任何物品,邊走下台,一面表演一面推打觀眾,或與男觀眾扭打、或將女觀眾拉至雙腿間,或撒尿在台上....所有的動作都是動作性的隨機反應,不久他就被表演場外閃著紅燈的警車送至Jackson State監獄中......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七日,G.G.Allin在最後一場狂暴的表演後,與團員喝酒後返家。在毫無前兆的情形下,第二天清晨在G.G.Allin的寓所中,他被發現臉面腫大地躺在沙發上死去,身旁手中握有吸食海洛英的煙具,死亡的原因是酒及長期吸食的毒品。諷刺的是,他的死是孤獨一人的,而非其他人相信的死於眾人之中。(轉載:  撒旦的搖滾

  附上一首比较“温和”的歌词
  最高力量
  杀父、奸母 
  阴冷、残忍、血腥 
  枪杀、捅死、勒死、打死、钉死! 
  我干掉我诅咒的一切 
  干掉那些受保障的屁股 
  我是狂暴施虐狂 
  我要切开你的喉咙 
  美国的恐怖主义 
  去你妈的,我要谋杀 
  瞄准、开火 
  荷枪实弹的私生子 
  合法地谋杀 
  残暴嗜血但至高无上 
  至高无上 
  你的上帝操了我的屁股 
  耶酥基督舔了我的屁股 
  你的圣经是这么一堆垃圾 
  我是至高无上的 
  一群人的头目 
  玛利亚万岁,全是屁话 
  圣处女玛利亚我要强奸你 
  耶酥是这婊子的儿子 
  而我则至高无上 
  你的教堂,让我们把它痍为平地 
  牧师和修女,快把他们活埋! 
  我们不需要他们克制的小羊羔 
  我至高无上 
  杀父奸母 
  深夜里正好干这勾当 
  时机成熟了,干吧! 
  我就是你们扭曲的造物 
  我就是被憎恨燃烧的目的地 
  当我杀死你们时我的笑容残酷无情 
  谋杀你们是我的宿命 
  因为你们的说教跟你们一样软弱无力 
  而我也不打算跟你一样 
  拜拜吧,这下你完蛋了 
  我就是你铸造的野蛮、邪恶的灵魂 
  灼热又冷酷 
  爸爸妈妈,今晚你们必须去死 
  你知道我做任何事都淋漓尽致! 
  我不会驯服或举止服帖 
  你那道德和价值乏味透顶已被我经抛开 
  这是个凶暴的家伙——凶手 
  愤怒地杀戮,骄傲地杀戮! 
  爆破商业街 
  推翻政府,杀死警察,烧掉旗子 
  恐怖统治美国! 
  我可不是另一个统计数字 
  或者执法官枪管上的一个凹槽 
  或者警察名单上的一个犯罪记录 
  当他们向我走来时我将大开杀戒 
  这土地是你的也是我的,它就是用来造的 
  杀掉碍事的家伙们 
  法律和界限必须被冲破 
  在美国的尘埃中疯狂奔蹿 
  爆破商业街 
  推翻政府杀死警察烧掉旗子 
  恐怖统治美国!

回應
連結《 駭 俗 者 》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