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11033羽化

從冷天到熱天,每天走同樣的路上班下班,窗外的天多數時間是灰的,即使有太陽。不知道是因為廢氣還是塵埃。我想所謂“塵世”,是這樣來的吧。即使這樣,在機器聲噪耳的車間,偶抬頭看到窗外荒地上搖曳的金色狗尾,仍會止不住發愣。初夏時候會有蟬誤入隔窗;這時節有很大的灰褐色螳螂,飛來掛在窗紗上,像一葉狹長的枯草。它們是嚮往著“人間”嗎?這片面積不小的荒地,因公司新項目的擱淺而兀自空著。不,說“空著”非常不確切。什麼時候各種各樣的草就長起來了呢,齊腰深,翅果菊甚至高過我起碼兩頭。有一次我看到夕陽裡熠熠閃光的根根狗尾,甚至疑心草裡面住了狐,那樣一抹抹輕拂的靈光,難道沒有可能有狐的一抹?這樣的愣神一多,像蟬和螳螂嚮往人間一樣,我開始沒頭沒腦地嚮往荒地。兒子寧願單獨在家。有時候我真是洩氣,因為無法說服一個十歲男孩和我一同出遊,把自以為的寶貝給他。電腦總比他老媽的荒地更有魅力。走的是日日走過的老路,只不過那天是坐的鄉間公交,下車須徒步八百米的模樣。走了百米左右心下一動,拐進了路邊鮮有人跡的一小片雜木林,春天的時候,我曾在此欣喜地發現過成片白花地丁。樹葉只是稍稍黃了一些邊,完全沒有秋天的氣氛。靠近路的一隅有棵欒樹,倒是掛了不少紅的蒴果,可惜天一如既往地灰。就在我低頭尋地丁舊友時,驚訝地看到一棵植株低矮開白花的龍葵上,高高低低滿掛著小小的蟬蛻。掃視兩米半徑內,看到的場景更是愕然,爬在半人高範圍內的一根樹幹上的秋蟬蛻,竟有近20個之多!沒有陽光,勉強拍的照片讓我沮喪。是孩子般的一時興起吧,我取出包裡放餅乾的小方便袋,開始拾蟬蛻。地面、草間、矮植株、樹幹……因為實在太多吧,突然地,我突然一下子興味索然。方便袋丟在地上,漫不經心地四下看時,看見紫葉李在細梢,不合時宜地開了兩朵粉花。而就在這時,猛然地,光來了!我的手更是停在取方便袋的瞬間,我看到我的小方便袋,半袋蟬蛻間,一個閃著金光的活物正緩緩往外爬!天哪,是我不小心把尚未來得及蛻化的蟬撿進了袋子?是的,當我屏住呼吸按下快門的瞬間,是覺得有一些東西,正劈劈啪啪地四下崩開去,那個閃著金光的新蟬,是否也體驗到了這羽化之“輕”?同樣辟啪崩開去的,是我荒地上成熟的野大豆。陽光下這些細黑的種子,用子彈的速度和力量,朝四下射去,甚至射到十餘米之外的水泥路上。高大翅果菊沒完沒了地開花,一邊開花一邊飛散蒲公英般的細絨毛;三裂葉薯舉著它的紫燈;藦羅的針線包青青地掛著,橫紋金蛛借它拉起閃亮的大網……我在高過我的雜草裡坐,背上掛著蒼耳的棘果,襪子裡似乎戳著鬼針草的倒刺。是的,在四下彼此起伏熱烈的爆裂聲裡閉上眼,我是另一隻與我不期而遇又輕盈跳開的貓。陽光打在荒地上,四下那麼多輕微熱烈的聲響,在與它合唱。那一刻我淚流滿面。生命是什麼?死亡又是什麼?如果我們的生是穿著沉悶外殼的蛹,死,才是終極的羽化嗎?有黃蝴蝶無聲滑過。荒地之上,光影輕顫。文章來源:沒有堅持。關閉。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