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6151649掙錢謠

司機掙錢見人就拉;  會計用錢筆下生花;  領導用錢簽字畫押;  「大師」掙錢上台比劃;  女人用錢男人身上剮;  娃娃用錢就喊爹媽;  醫生用錢在病人肚皮上劃文章來源:Without Me - 風之呢喃的BLOG - 中原新城 - 向日葵的美容博 - 看上去很猛 -

(繼續閱讀)

201204301442倘若不回憶,倘若不展望

一度覺得自己脾氣暴躁並且決定改正,然而現在發現能發脾氣也是件痛快的事情,當失去發洩能力的時候才猛然知道原來的自己才是真實的。稜角被經歷磨滅掉,只剩下沉靜和接受。面帶微笑的與人吃飯聊天,連自己也不曉得心中有多痛苦。非得等到某一天朋友約出門親戚叫回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煩到什麼人也不想見什麼話也不想說什麼事情也不想做。打開播放軟件聽歌,避免自我摧殘我跳過了有《沒那麼簡單》和《順其自然》的播放列表,最終選擇了童聲合唱隊。沉浸其中的時候會想起過往——在合唱隊的日子,小學、初中、大學。重複地發生連聲,音準,節奏,感情。要整個隊伍融合在一起。即便最終發現自己對舞台沒有任何感覺,但也是一段曾經有過追求有在努力的日子。生活單純得如同只剩下音樂,不管是交響樂、意大利歌劇還是蘇聯民歌,似乎有一種情結,總是需要這些來讓自己焦躁的心平復下來。回憶許許多多過去的日子,翻開自己收藏著的曾經感動過自己的文章,對著屏幕,讀給自己聽。如同一次撫慰。那個本該單純的年代已經懂得繁華落寞終將走向靜默,然而如今當真處在這樣一個環境中,方曉得明白遠不如經歷來得刺骨寒心。無奈與無助交織,而後只能當個逃兵。有朋友說為什麼現在已經無法寫出文縐縐的文章,我說代表你成熟了罷。華麗辭藻堆砌起來的荒蕪遠不如平實與清冷來得尖銳。接受了所有合理和不合理之後,便沒有什麼值得抱怨的。只是在期間,我迷失了自己。對周圍一切人和事物都開始有排斥心態,封鎖自己情感的同時,也遺忘了眼淚。月初在廣州的三天實在找不到讓人不開心的理由,待到回珠海重溫拍的照片的寫的文字之後,我才發現現在的自己與一年前自己的差距。然而並不責怪誰,無論是被逼的還是自願的,終究是自己做的決定,自己把自己弄得支離破碎。表面上循規蹈矩的生活實質混亂不堪,興許只是內心的荒蕪。Q微博寫:婷姐,我現在的狀態是你之前在移動工作時的狀態。她回覆:開心才是最重要的。完全忘記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便不再在意自己是否開心,如此荒謬的詞語,一提來就覺得沉重。週末決定將自己鎖在宿舍裡,興許是需要時間和空間做自我調節,即便無多大作用。似乎又過上離群索居的生活,與外界的一切都沒有關係。同事之間,分界線劃分得明顯,不流露真實情感。或微笑,或平靜無波,表情需要封鎖,與內心的一切掙扎一起,都需要封鎖。看《Lie to me》,覺得Lightman和House一樣悲劇,識破太多謊言對

(繼續閱讀)

201204230137夢,詭異

一行人,貌似探險隊伍,當然其中也包括我,游離於一片荒郊野嶺,他們在幹嘛呢,哦,想起來了,在尋找一種很毒很黑的迷你蛇,有多黑、多毒呢,我不得不再次承認任何語言描述都是蒼白的,換句話說,任何試圖描述它的言語都將以失敗告終,姑且用相對論來解釋吧,只能說它有多黑就有多毒,有多毒就有多黑。我經意間翻開一片數葉,那很黑很毒的蛇以閃電般的速度穿入我的手臂,彷彿我的手臂就是它千年等待的歸屬,那時我莫名的興奮起來,趕緊呼喊同伴:“我找到它了”,大伙迅速趕來,眼睜睜看著蛇在我手臂潛肉,“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大伙驚歎道,只見那婀娜的潛姿足以令雄鷹折翅,令金魚溺水而亡,令蚯蚓入土為安,潛一小段距離後鑽了出來,當然有人準備好袋子捕捉了它。之後的狀況按科學的規律進行著,毒性開始發作了,肌肉發青又迅速發黑,此時手臂就像一條污水溝,而污水就在裡頭歡快的流動,我迅速的按住胳膊,給這條污水溝上了閘。此時大伙的臉色也由最初的喜悅轉為鐵青,又轉為烏黑,老天也開始烏雲密佈,雷鳴電閃,狂風肆虐,此毒大有呼風喚雨、天崩地裂之勢,毒性輻射的強度顯然已經超出了我的想像力,人群中忽然有人提議上醫院,看來某人還是挺蛋定的。我們馬不停蹄往醫院趕,因為深刻明白,就算是閘也有崩潰的時候。到達醫院肉已經腐爛了,醫生瞭解情況後相當的蛋定,拿起傢伙在我手臂上刮的一下把肉全割了,很奇妙,情況並沒有朝我想像的方向發展,我沒有感到絲毫的疼痛感,神醫啊,簡直是華佗轉世。神醫刮完一刀後就把我晾一邊了,我並沒有任何怨言,相反,事實上是相當的欽佩,是的,他很忙,還有一坨的人等待他拯救。此時瞎無聊的我看著手臂,應該說是骨頭,是的,眼睛再一次證明它沒有肉,姑且稱它為赤裸裸的手臂,望著它,不禁想起了騰訊家狗狗啃骨頭的猥褻樣,如果被狗狗看到後果有多嚴重?這樣的想法著實令我顫抖,關鍵時候想起神醫再三囑咐我不能顫抖,否則會畢命,我竟然奇跡般不抖了,從來沒有這麼的蛋定過,果然是神醫啊,簡直控制了我的意志。就在剎那間,我又對那毒蛇充滿了仇恨,為什麼要毀我右手而不是左手呢,我還要讀書,還要寫字,還要考試(夢裡的我對學生生涯還挺懷念的),難道毒蛇跟我有仇,我和它之間又有一段怎樣的前世今身呢?潛意識又在發揮它應有的作用了 。關鍵時候,夢醒了,下意識的摸了摸手臂,呃,肉還好好的,現實生活原來是這般美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