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229百味人生須百悟

一悟:人生猶如一本書人生猶如一體書,可以有各種不同的版本,諸如:快樂人生、苦難人生、坎坷人生、執著人生、豁達人生、浪漫人生……無不是人生觀、價值觀的折射。讀人生之書,比讀其他文字寫就的書更難。一個人的歷史是憑藉著生命之筆寫就的。既有奮鬥成功的喜悅,也有挫折失敗的煩惱,而成功與失敗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甚至可以說成功中潛伏著失敗的危機,失敗中蘊藏著成功的兆頭。讀懂人生這本書,是為了要做一個真正的人。因此,讀人生這本書,要學會寬容,要學會大度,由此才能讀到一些有益於自己的東西,才能讀出高尚,才能讀出歡樂,才能讀出幸福。人生道路上有許多溝溝坎坎,為人處世謹慎為重,任何時候都要有點憂患意識,這樣到老來才不會因“悔不當初”而歎息。人生追求完美,但總會留下這樣那樣的遺憾。人生不存在十全十美,有遺憾才顯出生活本色。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想得開便自我解脫,想不開必然自尋煩惱,甚至到老仍耿耿於懷,真是何苦來!莊子曾說過:“死生為晝夜”,不過是自然規律的一個程序而已。生固可欣,死亦坦然,“雲散水流去,寂然天地空”,沒有什麼可悲觀的。當然,若是干了許多坑人害人的勾當,身後留下罵名,就自當別論了。所以核心問題不在死得怎樣,而在生得如何。這就是說:“活得要瀟灑,死得要安祥。”二悟:人生有生便有死人生如戲,日出日落,物物不滅,生生不息……生是死的開始,死是生的希望。人自出生的那一刻起,便開始生命的倒計時;人活在當下,要惜秒如金,生命就在呼吸之間,每一秒都是下一秒的“過去”;產房、墓地是人生最平等的兩個地方,不論是富貴人和窮人、好人和壞人,在這兩個地方都是一樣。人握著拳來到這世界,彷彿是說:“整個世界都是我的。”但在離開人世時,人都是攤開手掌,彷彿是說:“看吧!我什麼也沒帶走。”人儘管是哭著來到這個世界,迎接他的卻是一片笑聲;人可能笑著離開這個世界,送走他的卻是一片哭聲。一個人真正的財富,是他在世時做的好事,一個人離開人世時,人們不會記住他留下多少金錢,但會記住他生前做過多少好事。生老病死乃一切生物的客觀規律,誰也逆轉不了,但實踐又證明,生活無節,心胸狹窄,就會縮短生

(繼續閱讀)

201204302129走過花季

不知不覺中,被人愛了,被人吻了,吻過了,就被擁有了。曾為人女,現為人妻,為人母。一瞬間,就從一個世界走向另一個世界,曾經的簡單,單純,如今的多情,溫順;曾經的不管柴米油鹽醬粗茶,如今的鍋碗瓢盆敲得砰砰響。走進愛的漩渦,就像一根繩上拴的螞蚱,想非也飛不掉,沉重的翅膀上有了家的概念。終於醒悟:愛原是一場騙局,愛人是個騙子,我是個傻瓜。愛情是一朵花,兩個傻瓜跑步前進,不知花下是泥潭,被深深地陷了進去,兩人只有抱在一起奮力拚搏。心被撕成兩半,一半給了家,一半給了愛人,摸摸臉,沒了昔日的流光溢彩,少了昨天的歡笑和紅暈。日子是個惡魔,吞噬了少女的青春,打磨著少女的夢。拉開皺紋的網,死死的糾纏著女人心疼的容顏。沒了羞怯,沒了矜持,沒了狂熱,有的是一種漸近的成熟,一種大度,一種自然,一種隨意,一種城府,一種真實。看那花,想那草,一樣的花開花落,一樣的草枯草榮,年年歲歲,春夏秋冬。永遠的年輕,青春永駐只不過是心靈的年輕,精神上的永駐,生命不會永駐,也不會永遠年輕。我們守不住年輕,但我們擁有青春。想想這美麗的花環,這項鏈這戒指,這個屋子和屋子裡的一切,原是一種誘惑,一種最聰明的套子,傻瓜輕易上了當,每個人不一例外。沒了昔日想誰是誰,想給誰通電話就給誰通電話,想跟誰玩就跟誰玩,想在河灘上獨自溜躂就獨自溜躂,沒誰計較,沒誰介意,沒誰抱怨,想早起就早起,想睡懶覺誰也管不著,衣服七天一洗,沒誰說你,嫌你。你是你的,你是自由的,你完全佔有整個屋子和整個床,擺個“大”字,舒舒服服,擺個“十”字,妥妥帖帖。兩個人的世界裡就多了繁瑣和雜亂,也多了眼睛和臉色,還有另外一種無名的牽掛。天真一天天的遠去,單純一天天的遠去,靠近的是世故,是一份成熟,一種見縫插針,遠離鄉土,遠離自然。人之初,性本善,習相近,到如今,性相遠,習改變。「科技紫微」星座主題館 |Electionline campaign blog | Holovaty.com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22窗外草木

真是欣幸,新單位辦公場所寬綽,我獨處一室。窗外還有櫻桃樹和蒿草!我是7月末來此報到的。由於初來乍到,諸事生疏,加之不稱心,時時意志動搖、萌生退意,荒躁的心緒竟使我忽略了窗外的所有景致。大約記得是一片沉沉的綠。當我有心情欣賞窗外時,已是諸花凋零,眾草萎黃。不過還是看清了:以櫻桃樹為主,四周有小野菊、香蒿、刺兒菜、狗尾巴草和鬼針草。其中,我最喜愛的是小野菊,它們淡雅素淨,只是數量不多。數量最多的是令人生厭的鬼針草。有一次我到窗外擦玻璃,細密的鬼針瘋狂地粘在我的黑條絨褲子上,像許多時尚的小飾物,還搖搖欲墜的,可就是不肯掉下來,非得一個一個細細地摘掉,這讓我切身領略了小學課堂以外版的“植物媽媽有辦法” 。尚在枝梢的鬼針猶如一隻隻微型接收器,隨時捕捉著來自空氣中的某種神秘信息;更似一隻隻奓撒開的魔爪,虎視眈眈地盯住一切過往的行客,不放過任何一次下手的可乘之機。有時我會設想:如果能將鬼針草替換成葉子差不多的掃帚梅(波斯菊)就好了,那種花兒開起來如夢如煙,風風火火,絕對不會冷場的。除了小野菊,我還喜歡香蒿。它從小就香,長大開出毫不起眼的花後會更香,那是一種質樸濃郁的香。我時常會順手揪幾粒揉搓開來嗅它的香。有經驗的瓜農往往用這種香蒿苫香瓜車。香瓜在香蒿下捂了一夜,清早掀開那層“被子”,滿車香瓜就散發出一種說不出來的異香,引誘著聞香而至的買主,很多人卻不知道是香蒿在錦上添花。同事大偉說,正對著我窗戶的那棵櫻桃很甜,老早就會被摘光。我先是欣喜,但很快就感到遺憾了。於我而言,看滿樹紅翠相映遠比酸酸甜甜地吃在嘴裡更愉悅。我還是充滿期待,期待著春暖花開,滿樹的花團錦簇!也期待著紅瑪瑙似的小漿果綴滿綠枝頭。那都將是一次視覺的盛宴!儘管我明知那樣的光景短暫得轉瞬即逝,就像所有美好的事物來得快去得更快一樣,爾後留下大片的平庸和乏味,吝嗇得讓你不知怎樣評說才好。可有所期待,這或許就是過日子常說的“奔頭兒”吧。即便是升斗小民,過日子也是需要這種“奔頭兒”的,哪怕它微末得讓你不好意思開口說起,就像我,在春天如期而至的日子裡期待著辦公室窗下的櫻桃樹笑靨如花,樹下的蒿草翠袖撩人一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