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11532歲月容顏

重回同安街

記得是在2006年一個夏天的週末,捷運到新店參加高中同學嫁女兒的喜宴,
回程接近古亭站,忽然想起了大三、四每天都騎著腳踏車經過這裡回到同安街住宿;
匆匆下車,信步沿著這條小街往新店溪方向行走,我欲重湊往日時光。 
過了汀洲路 ,印象中的房舍就在不遠的右側,一路尋找到盡頭就是不見記憶裡的米店;
而且,街道兩旁的日式房子都已改建為公寓樓層。

1971畢業,離開住了兩年的同安街,服完預官役,已安排在台南家鄉當老師,因緣巧合又被當地的一家企業長輩拉回到台北負責外銷業務,開始一生的忙忙碌碌。

台北雖只有城南、城中、城北,再一個東、西之分,
這麼多年,每天的上下班就不曾回到城南;
唉~   咫尺天涯。
闊別了35年,我再次踏上這街頭,
腦海浮現了周遭的金門街、泉州街、廈門街、牯嶺街、福州街與南昌街...;
一街一回憶;
回憶卻喚不回眼前街房的曾經;
心裡有親切,有落寞。

問路於長者,回說不知道附近有米店就走人;
真的,現在那有人開米店,攏嘛小包裝大品牌躺在賣場吹冷氣;
心裡一陣涼,難道我阿達阿達~
再問一位附近較鄉土人家的阿伯,他說回頭不遠有一間小柑仔店,不妨問看看;
原來當年的一樓半房現在已改建為四層樓,店面沒以前的寬,難怪剛剛走過也沒發覺。
林伯伯林媽媽都很健康,我們都一眼就認出來,還叫出我的名字;她倆好記性,訴說著過往點點滴滴。

就這樣,2006年,學生時代的同安街重回我的時空;
淡江城區部周圍的青田街、永康街、麗水街整個文教區巷弄又串回我的記憶。


重現紀州庵

雖然民國58年暑假後(1969)到60年(1971)學校畢業前曾經住宿這區段兩年,其實我對同安街底的紀州庵並沒印象,也只是圍牆內的宿舍。 
當年這條街包括紀州庵大多是日本人留下來的木屋,重新分配整編給省政府員工當宿舍;
沒人管理,年久失修的紀州庵幾經頹圮,好在北市文化局再整修其中一整棟,讓這歷史建物於新店溪畔重現質樸風華。



紀州庵是日據時代平松家族在新店溪畔興建的料理屋, 城市水岸互望的餐廳,記錄著當年城市的休閒生活。   (以下三張舊照片掃瞄自明信片) 



最早只有二層木造茅草屋,樓上與新店溪土堤等高,幾座木板橋相連接,是為本館;
後來生意有起色後陸續興建了東側相連的二層樓磚瓦屋頂建築; 可惜這些建物已不再。



本館背向堤防的一側,以過廊連接的是一層樓的「離屋」, 南北長而東西窄的長條型空間,約60疊榻榻米尺寸的大廣間,也就是今日紀州庵僅存重修的建築。 ↓




離屋後院有寬闊的草坪,視覺延伸的空間綠意景觀,重現了古紀州庵的質樸風華。




得知紀州庵已於五月二十五日修復開館,三十日週五下午較能得空,驅車參訪,先停在林家門口;
林媽媽年華八十七,學生時代的老房東,台灣光復時嫁到同安街,她高興的陪我進入參觀,指點舊屋及老榕樹位置。



望向對面高聳的快速道路與高堤防,我們互相回憶著當年新店溪畔的矮堤,越過水源路到溪中划小船的老時光。



歲月
花開花落, 燦爛與平淡,那是今天再明天
微塵微風, 輕輕的飄散,攏嘛無言也無礙
世事雲煙, 歲月見斑駁,過盡千帆水悠悠 
年少恣意, 青春的眷戀,祈願容顏不再老

重現風華...

 

 

 

後記:
本文參考並節錄自「紀州庵文學森林」, 感恩 !
http://www.kishuan.org.tw/page/?p=about_1

更多的照片:紀州庵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