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空軍子弟(王立偵) @ 水交社文化網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水交社重劃區
  • 水交社市地重劃區專題報導~ 辦理緣由 水交社重劃區重劃前主要作為志開新村、明德新村、實踐四村等眷村使用,因區內除部分日式眷舍保存尚完善外,多數建物老舊巷道狹小而且缺乏公共設施,整體居住環境窳陋,與周圍環境發展無法配合,阻礙該地區之發展。92年間市府配合軍方眷村遷建政策,開始進行該區都市計畫變更,進行重劃作業。 內容概要 水交社市地重劃區範圍東臨南門路,西接西門路,北達新興路,南至大成路,總面積 21.8公頃,並依都市計畫規定的範圍分為; 第十四期水交社西南市地重劃區及 第十五期水交社東北市地重劃區二案辦理。 執行進度 水交社市地重劃區辦理期間市府與軍方雙方對於區內眷戶搬遷及眷舍拆除事宜多次研議商討,終於97年7月間順利完成眷舍拆除工程。市府立即辦理重劃工程發包事宜,並於同年9月18日決標,10月29日與承商簽訂契約,11月7日申報開工,預計將於98年12月底完工。 預期績效 水交社市地重劃區完成後可提供6.6公頃的住宅區用地、5.9公頃的商業區用地及2公頃的古蹟保存區用地,市府無償取得公共設施用地約7.3公頃,預估可節省約17億元的公共設施用地徵收費用及工程建設經費。 未來願景 #水交社重劃區緊鄰體育之心及西門商區,區內有大成國中及志開國小,四面均為已開闢完成的道路。 #市府為保存水交社特有眷村文化,於93年間指定其中8棟日式將官宿舍為市定古蹟,並規劃全臺第1個眷村文化園區-「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 #又為保存桂仔山特殊地形地貌,於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旁規劃大型公園(公61),以創造具有眷村文化特色的休閒空間。 #區內還規劃有南北向40米寬的綠園道(從新興路到大成路長約500公尺),種植多樣喬木植栽並導入休閒社區概念,結合道路兩邊1.5米的植物帶、2.5米行人徒步區及自行車專用道,提供市民安心休憩的環境,同時,全區將於多處路口設置藝術轉角,不但公設完善且學區優越交通便利,對未來南區整體發展極有助益。 #水交社重劃區完成後可提供大面積的可建築用地,不只增加政府的財政稅收,亦可提升南區發展及提高土地利用,由政府與民眾共享其利,創造雙贏的局面。 mhtml:mid:
  • 201811170703我是空軍子弟(王立偵)

    我的父親是空軍,我是空軍子弟!

    我不是軍人,但是我卻是成長在一個像軍營的地方,
    我的肩上沒有官階,但是我從小就知道該對那些有官階的敬禮,
    我不用執行任務,但是在我剛懂事的時候,我就知道什麼是任務,
    因為,我的父親經常「執行任務。」
    我的父親是空軍,我是空軍子弟!
    早上起來,看不到爸爸,媽媽說:「爸爸出任務去了。」
    晚上睡覺,爸爸還沒回來,媽媽說:「爸爸出任務還沒有回來。」
    有時,爸爸也會跟我說:「給你一個任務,到巷口老王那裏替爸爸買一包煙回來。」
    我跑去跑回,將香煙交給爸爸時,他會很高興的摸著我的頭說:「很好,任務圓滿達成。」
    兒時的我了解到,任務就是將所交代的事辦妥,沒有什麼難的。
    直到有一天,隔壁李伯伯出任務沒有回來,我才知道「出任務」是很危險的。
    看著李媽媽的臉上失去了笑容,原本活潑的李小妹也經常哭泣,
    我央求爸爸不要再「出任務」,
    爸爸嚴肅的告訴我:「軍人就是要保衛國家,大家都不出任務了,誰來保衛國家?」
    我才知道,國家是需要保護的。
    一般人把台灣過去五十餘年沒有戰爭的和平日子,看成理所當然。
    孰不知和平是要付出代價的!
    五、六十年前,「解放台灣」不僅是一個口號,而是有行動的,
    九三砲戰、八二三砲戰、東引海戰、烏坵海戰、九二四空戰、一一三空戰,這些都是對「解放台灣」的嘗試。
    是誰將那雙企圖赤化台灣的魔掌擋在海峽彼岸?
    知彼知己才能在戰場上穩操勝算,為了了解中共內部的情報,
    黑貓中隊及黑蝙蝠中隊的對大陸偵察任務,在那期間從未間斷,
    「我們必須去,但不一定回來!」
    並不是當時的一個口號,而是一種信念。
    為了中華民國的生存及台灣島的安全,我們的父執輩們踏著烈士們的血跡,
    飛遍了祖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他們的飛機上帶去了賑災的救濟包裹,帶回了寶貴的情資。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真是有許多人再也沒有回來,
    陳懷生、張育保、李南屏、黃榮北、周以栗、尹金鼎、葛光遼......等一百餘位烈士,
    他們為了全體國人的安全,而將鮮血灑在祖國大陸的空中,
    他們在碧潭空軍公墓中的衣冠塚中,除了他們的衣物之外,
    更埋葬了他們全家的幸福!
    但是,有幾位國人在乎他們的死是為了誰?
    然而,因為他們的犧牲,中華民國得以在台灣繼續存在,
    我們也有了個安定的環境,可以發展經濟。
    台灣錢淹腳目的時候,有多少人會想到「安定的環境」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係?
    我的父親在執行任務時,從沒寄望國人了解他對國家的付出,
    國人也許不記得,也可能選擇忘記,
    但是,歷史不會忘記,我父親對國家的盡忠。
    我的父親是空軍,我是空軍子弟!
    (作者 王立偵)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