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1540我的爸爸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難得找到一張長大後跟爸爸的合照,有照片,看得見,真好!
(可惜舊照處理品質不佳,改天找到方法再重新處理。)

記得國小同學會時大家聊到,我們就讀的集中式音樂班同學是選過的,因此同學問我,你這個山上來的轉學生是怎麼進入這一班的啊?因為我爸爸是校長的網球球球友啊!

真的,不管是國小還是國中,學校裡總是有爸爸的「眼線」,不是,我是說球友,尤其是國中的訓導處,超多的,這對有些些叛逆,卻又不想讓辛苦的爸爸媽媽擔憂的我來說,彷彿被戴上了一頂緊箍兒,而這也是我國中畢業選擇負笈北上的原因之一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做爸爸的球友太多不好.......哈哈哈,大誤!

---------------------------------------------------------------------------------------------------

2015-12-14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

前些日子整理物品時意外的發現了這封師專入學後三個月爸爸給我的信,爸爸的字好漂亮啊!我學到了爸爸整潔的好習慣,卻沒有遺傳到爸爸的字,真可惜!

爸爸是台電員工,小時候我們就住在當時屬於管制山區的南投縣仁愛鄉親愛村,萬大水力發電廠的日式宿舍裡。後來哥哥姐姐陸續要讀國中了,我們才和媽媽搬回(草屯鎮)土城的老家,和阿公阿嬤一起住,爸爸一個人留在遙遠的萬大打拼。

不知是年紀漸長還是,現在我經常想起在萬大及土城的日子,尤其是每次載女兒回三芝,看著車外不斷倒退的低矮樓房,我就會有一種穿越時光,回到兒時土城鄉下的錯覺。然後腦海中浮現在那個物質環境艱苦的年代裡,爸爸、媽媽照顧我們的點點滴滴,心中許多感謝及感動。

爸爸,我要跟你說,我沒有辜負你對我的放心,如果你還在,看到聰賢和兩個孩子,我相信你定會高興和喜歡。如果你還在,如果你還在,那不知道該有多好啊!

---------------------------------------------------------------------------------------------------

2012-12-08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
1988年的12月14日,爸爸因車禍離開了我們,所以呂頡、呂惟沒有見過外公,連聰賢都沒有跟爸爸正式照過面。

爸爸是個看起來很嚴肅,很威嚴的人。他做事條理分明,字寫得非常漂亮。(很遺憾,寫字漂亮這點完全沒有遺傳到,但做事有條理這點倒是有像。)小時候,最喜歡偷偷的打開爸爸的抽屜,整整齊齊的抽屜裡,有很多故事,我最喜歡把它們拿出來仔細的檢視......本子裡記錄著每一位親人的生日;我們在爸爸銀行(爸爸開的)裡每一筆存款的來源和金額;還有行事曆,記錄了所有曾經發生的事,最是好看。讀著那每行每字,彷彿跟著爸爸經歷了所有的日子;爸爸還有閱讀筆記的習慣,一本專門抄錄佳句的本子,配上爸爸漂亮的字體,格外賞心悅目,很有學問的感覺。我在裡面背了不少句子,後來寫作文拿出來用用,總能得到許多稱讚。

民國七十八年爸爸死於一場意外,沒有留下隻字半語就走了,也讓我切身感受到意外事故對親人傷痛之深。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爸爸沒有去世,很多事都會不一樣了。人死後的世界到底如何?爸爸現在又到底在哪裡?二十幾年了,想知道的陳年舊事,留待相會之日再問,現在我只想跟爸爸說:「媽媽身體很好,請放心。我也過得很好,您的女婿聰賢對我非常好,您的外孫和外孫女都是超級好的孩子。謝謝您的護佑,謝謝!」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網站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