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312350奧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

《純真博物館》

 

這是個土耳其寶玉的故事!

 

所有把戀愛當作生命唯一目標的男性,都要有厚厚的家底

柴米油鹽的焦慮、出人頭地的渴望,根本不曾入心,才能辦得到。

可這樣的男性,不成為賈璉或沈宗瑞者幾希

 

凱莫爾是生在這樣家族的男人,23歲時重遇18歲的芙頌,開始了一段牽連一輩子的戀愛。他和芙頌只在一起一個半月,一起體驗驚人的愛欲顫抖,然後凱莫爾就要另娶他人,芙頌就要以不貞的罪名為眾人所知。

 

倔強的芙頌在訂婚宴後完全消失,凱莫爾每日只能在那個一起體驗愛欲的公寓裡

,撫摸著芙頌用過的杯子、戴過的髮夾,用一切殘留的味道,去抵抗從胃到心的劇痛。他沒結成婚,他辜負了另一個好女子,他只能沈淪在尋找芙頌的熱望與和芙頌的微少回憶裡。

 

這樣昏沈的過了一年多,他和芙頌重新相遇,芙頌已為人妻,並且從一個純情黛玉變成想作明星的熙鳳。可凱莫爾不管,他美夢成真,唯一的痛苦是壓抑著想要碰觸芙頌的渴望。每天晚上到芙頌家吃飯、喝酒、看電視,一過八年……….

 

在這些相處的日子裡,凱莫爾幸福又憂傷,他不斷從芙頌家裡,拿回任何一個跟芙頌有關、跟那日子的記憶有關、跟情緒情感起伏波動有關的任何物件-------

鹽罐、杓子、髮夾、耳墜、古龍水瓶,甚至是芙頌八年裡留下的4213個菸頭…..

這些東西慢慢在時間中累積,居然,可以成為一個既是過去又是現在也給予未來的愛情博物館。

 

芙頌呢?後來呢?我不告訴你。我只跟你說:凱莫爾沒有死,也沒有出家,他只是慢慢老去,用他剩下的一輩子,走遍了5723座博物館,看著別人怎樣收藏時光和一種特別的感情,他也要那樣收藏和展示他和芙頌的一切,讓芙頌永恆………並找來小說家帕慕克,寫下他和芙頌的故事。

 

帕慕克當然被凱莫爾驚人的癡執打動,升起好奇,完全進入這神奇故事,並書寫下來

 

故事最後,這兩個都在凱莫爾訂婚宴上跟芙頌跳過舞的男性,站在昏暗的路燈下,帶著驚訝、愛戀和敬意,看著芙頌穿著繡著九號字樣的黑色泳裝照、她蜜色的手臂、憂傷的臉和曼妙的身體…….她充滿人性又多愁善感的面容,即使在34年後,依然讓凱莫爾和帕慕克心盪神馳…..

 

帕慕克的小說,充滿細節,眷眷不捨的用文字撫觸著物件、場景、人物的臉和身體、聲音、表情,伊斯坦堡這城市在時光中點滴的改變被凝固下來,時間像是被小說家硬是拽住了的駿馬,以各種不等的緩慢速度往前,凱莫爾擁有芙頌的慾望和小說家扭折時間之流的慾望一樣強大。那些尋常生活的種種小事,在帕慕克的筆下,因為凱莫爾愛情的凝視而聚焦,彷彿打了光般的流動,又怎樣映照著現實裡那麼多那麼多的人粗糙又不經心的生活

 

帕慕克是這樣寫一個愛情小說,兼以對抗時間;兼以用愛人般的凝視,看逐漸被現代侵蝕的伊斯坦堡。

 

凱莫爾的人生有何意義?男兒的志向呢?就這樣?這個問題,也是紅樓後四十回的問題,寶玉沒有其他的可能,除了出家或在破屋裡寫風月寶鑑………可在《純真博物館》,帕慕克給出另一種可能性,寶玉或屈原都不用死、不用背向世界….

 

小說的最後最後進行極快,一下晃過大半人生,沒有芙頌的人生,沒有細節的眷戀可言。一片空白之後,凱莫爾62歲死於心肌梗塞。在這之前的日子,他為築起他的博物館而忙碌著,最後,他只跟帕慕克說:「先生,別忘記,在書的最後,請讓所有的人知道,我的一生過得很幸福」

 

現實世界裡一切的荒唐、殘酷、醜陋、和不可原諒的耗費或愚蠢,變成故事,變成美,好像,又有了理解的空間,我們原來對世界該如何;對什麼是該追求的?如此嚴厲緊繃啊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