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92101關於紅樓,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館揚州城,賈寶玉路謁北靜王

十三、十四、十五這三回
看鳳姐發光
一個多面的人物
先看他上場亮相
再看她如何設計懲罰了輕薄她的賈瑞
一點也不手軟的懲處
接下來
就看她是多麼在一件喪禮上
豎立了八面威風
寧國府總管來升說:「....那是個有名的烈貨,臉酸心硬,一時惱了,不認人的」
可是
若非臉酸心硬
那樣一個大家庭
一個當家的孫媳婦
會幾乎被有臉面有勢力的僕従壓垮的
大家看
你自己能當王熙鳳嗎?
曹雪芹如何處心布置了一個超級大戶人家的生活場景
讓我們進去
那是一日的時時刻刻
鳳姐幾點起床、梳洗,幾時點名、理家
妳看她的分配有秩序的近兩百個人手明確的任務
在仔細看那些工作內容
那是一個大家族的喪禮所必備的準備
曹雪芹耐心的不放過一點一滴
他正在建他的紅樓
紅樓是由這樣的時時刻刻、瑣瑣細細建立起來的
而王熙鳳
卻是中間運轉這大家族生活的樞紐
為了退動這個機器
豎立威信
鳳姐做了甚麼事呢?
為了顯示自己的不同
她對自己有哪些不同的安排呢?
為了讓大頭們安心
如賈珍賈母
她又做出哪些行動呢?
她實際是一種政治性的人物
進/退;寬/嚴;笑與板臉,
都有另一層考量和用意
王國維說
紅樓夢的那塊「玉」
其實是「欲」的隱喻
那除了情慾、肉欲
當然還有對錢財的慾望、對權力的慾望、對於眾人喜歡自己的慾望
種種
沒有對權力的慾望
二十出頭的鳳姐推不動這巨大家族
曹雪芹秘密的把這訊息
託在那些誰生日、誰去世、誰生了長男、家裡誰染病求醫等生活事件裡
除了鳳姐
誰能記得
誰能掌握?
第十四回下半回寫寶玉路謁北靜王
主要寫的是送殯的排場
賈家在最高峰鎮國公、理國公、齊國公....的子孫,京裡的大官,都趕來送殯
壯聲勢
那些人馬車轎,綿延三、四里路,你得要想像那車轎的輝煌
馬上人物如神仙般的服飾

用現代的想像
佔掉整條忠孝東路的勞斯萊斯、雙B、酒塔、PRADA黑衣兄弟
何嘗不是曹雪芹所言:賈府大殯浩浩蕩蕩,壓地銀山一般從北而至?

更何況
路旁採棚高搭、張席設筵
四個王府為了賈府的殯喪設了路祭的棚子
那是多麼大的面子?
寶玉是在這個場合
才得以見到年未弱冠的北靜王
不滿二十歲的王爺
談吐、行為
是那樣禮貌世故
大家可以想像
其實寶玉也在這樣的環境生長
他也有世故的一面
必須的.....
但他是認得美的人
你們看他和北靜王
如何用兩個最美男性的眼神互相端詳

請看下回.....
這一回的重點
知道在哪了嗎?
寫在字裡的
寫在字中間的
想像力得發揮作用...

還有

這一回有個重要的東西寫的隱晦

黛玉的父親去世了

她真真正正的成為孤兒了

除了寶玉

世上再無真正可以依託拖之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