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01117關於紅樓,第十五回:王鳳姐弄權鐵檻寺,秦鯨卿得趣饅頭庵

李渝說,看紅樓,要看人物的衣帽服飾搭配
曹雪芹是那個時代的時尚專家
年未弱冠的北靜王一身銀白
面如美玉,目似明星
真好秀麗人物

寶玉呢束髮銀冠
白蟒箭袖
圍著攢珠銀帶
面如春花、目如點漆
北靜王笑了:「名不虛傳、如寶似玉」
我想起在艾可「玫瑰的名字」裡
中世紀修道院裡的老僧侶
伸手觸摸年輕僧侶玫瑰色臉頰
年輕的基督
愛情的帶著些許情欲的觸摸和目光
神人的愛混雜成一個複雜的味道

那北靜王和寶玉互相珍賞彼此美貌的心情,又是甚麼樣呢?
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的「意淫」
對「美」也可穿越性別界線?

但這一回
重點不在這
還是在鳳姐身上
但我們可以想想「墮落」這件事
忘記是誰說過
「墮落」是沒有止境的
「墮落」之後,還有更深的墮落
看鳳姐
在這次大喪
完全的掌權
威重令行
有了權力
就有膽子
到了鐵檻寺
那慈眉善目的淨虛老尼
既不淨也不虛
要鳳姐喬事情
啥事?
張家女兒原本許了長安守備家,
但又被長安府府太爺的小舅子李衙內看上
兩家爭親
有女兒的張家
請淨虛老尼邀賈府修書一封
想用長安節度使這長官招牌
逼長安守備退掉這門親事

但淨虛說的多麼漂亮,
「賈府也不須要張家謝禮,只是不管,倒像府裡連這點手段也沒有一般」
鳳姐一聽這麼講,
居然承應了這事
開口要三千兩銀子
鳳姐和老尼的對話
真真值得仔細琢磨
壞事的表面
都作的最漂亮
陰毒的計畫
表面都一片平靜
這件事的結尾如何?
且等下回分解
但不識字的鳳姐
處理這件事
卻是快刀斬亂麻
信是城裡的會寫字的師爺寫的
信息是假託賈璉之口傳的
事是來旺去辦的
賈府裡的大人
包括鳳姐的丈夫賈璉
都不知道有這天上掉下的三千兩
鳳姐收了!
在這樣一樁交易裡
穿插著秦鐘和庵裡小尼姑智能的一段性事
寫這個幹嘛呢?
這一段有甚麼作用呢?
這是我想問大家的.......
如果一個厲害小說家要彈無虛發
這....是何道理?!


高潮一波接一波
更大的富貴要來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