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700082011/10/05賈伯斯消失於今日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
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
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在篷窗上。
說什么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
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紅綃帳底臥鴛鴦。
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
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
訓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
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
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
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
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
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紅樓夢第四回

前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于鬥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淩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禦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於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蕭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于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糜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與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肴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後赤壁賦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

    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鈣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鬥酒,藏之久矣,以待予不時之需。”

 

    於是攜酒與魚,複游於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複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餘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凜乎其不可留也。返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

    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遊樂乎?”問其姓名,俯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團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予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悟。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提醒自己,我快死了,是幫助我做人生重大抉擇時最重要的工具。因為每件事,包括別人的期待、榮耀、恐懼、或失敗,在面對死亡時都會消散,只剩下真正重要的東西。提醒自己你⋯⋯快死了,是最好的方法,避免你掉進患得患失的陷阱。你本來就一無所有,沒什麼理由不順心而為。(Steve Jobs,2006)更多
發佈者: Douglas Wang
 

不寫下來會忘記

作現代很久

無論今天自己唸陋室空堂

或者重新唸前後赤壁賦

這幾乎會背的東西

以為爛熟的東西

重新唸出來

才發現

好想念

寶玉讓我重新進入另一種可以更體貼的語境

去思量

為何曹雪芹要在破茅屋裡

苦寫紅樓

或者

為何僅僅為著景色自然而意外的變遷

讓蘇東坡那樣的神人發狂奔跑長嘯

並且彷彿褪盡了保護

像小孩子那樣

想問夢中道士關於「後來」的秘密

 

 

原來那麼苦......

 

 

賈伯斯說

你愛的「工作」就是重要的「工作」

持續的找,發現它,然後投入

不要讓他人的聲音擾亂你,你的心和你的直覺

會帶你走向它

 

可是

如果重要的工作就必須是你愛的工作而且只有一種呢?

識字讀書考試為官

蒼生社稷

君王的眼光

遇與不遇

這是上進男性

不是爺們兒

 

可你若作得一手好詩

卻從未通過科舉,如杜甫

可你若一貶再貶再貶

在人生盡頭貶到海南島,如蘇軾

 

如何貞定自己?

如何說服自己努力?要努力甚麼?

如何還想或還可作一個漂亮的人?

 

中國傳統的取仕方式,

讓所有亮晶晶的人如馴順的羊群般走上一樣的路

當然也讓愚蠢庸俗的人走上這一條路

都只在一條路上

無分賢愚不肖

 

曹雪芹寫出一個這樣的寶玉

反叛這條虛假的馴羊路徑

寶玉的反叛是他自己的反叛

但寫小說

在他的時空環境裡

也是退到最後的一個行動了.....

只能自慰了

 

 
 
這是第一次
我對我所學的文化傳統
升起那樣的排山倒海的厭棄之情
幾乎不能呼吸
那樣所有人俯首稱臣的馴化機制
寶玉不過是公開站出來
大聲說我不想要而已

他有甚麼其他選擇呢?
21世紀的中堅
是你們
你們說
不好吧?!
不能只有「姊妹」和「情」
這中間......




我笑你們忽然變賈政
回過頭來一想
阿光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是是賈政
可是當你們擔心寶玉的生命難道就在姊妹的瑣事間
呼呼流蕩掉的時候
那你們敏感的心,擔心的就不是「童年」
而是「成長」後的無數日子

只要時間夠久
寶玉會先活到賈璉的歲數
再活到賈珍的歲數
後四十回的後四十回
該怎麼活下去
那紅樓陰陽眼最核心的提問就是
人如何活的有意義?
當然
為了讓自己活的有意義
或比較有意義

紅樓陰陽眼也一直問自己
並做出行動

我看到阿光YOYO健達討論要考甚麼所參加甚麼社團
花花叔叔小路正忙推甄
我相信力慈金瑾對未來也有自己的緊張和想像


這時先別虛無掉
士毅的眼睛
也許透出冷冷的一抹笑
神人小宜大學畢業就考上高普考
電視報導裡如被雷打中的機率的錄取率
後四十回忽然變成後八十回
在別人欣羨的能力和幸運裡
她不安的瞻望遠方


還是在「選」,對不?
「選」很有意思
代表有選項
有大大的世界
人有現實、有夢想
那「戀愛」雖會是生命中的必須
一個某一時間傾注所有的點
但對我們來說
都不能如寶玉這樣
只要這個
唯一而專注的對待它

可寶玉為何要那樣唯一而專注的對它
殘忍乖邪清明靈秀之氣匯集而生的奇特生命
絕不可能僅為翻滾在膏粱美服美女攣童之間為滿足
那別人所設定好的唯一追求
亦為他完全蔑視抗拒
所以
那短暫生命中
曾經真正存在過的美好人物
記憶過的刻骨銘心
在這樣的處境、位置和條件下
變成唯一

我忽然明白
曹雪芹不可能寫後四十回
因為越寫到最後
紅樓就會越不像小說
而是更破敗奇詭荒涼的真實人生
後四十回的後四十回
寶玉在北京破巷裡的茅屋裡
寫一本叫紅樓夢的小說呢!
地獄般恐怖的真實世界
生活之苦、回憶之迷離
像被鎖在高加索山上
日日被禿鷹啄掉肝腸,又復長出的普羅米修司
痛苦沒有了局
但小說
肯定是寫不下去了…..
現實生活裡並沒有開頭布置好的一僧一道
帶他遠離
現實生活裡
也許連出家都是不被允許的

紐約客追悼賈伯斯
說56歲的賈伯斯死在太年輕的歲月
好可惜
對寫紅樓的曹雪芹來說
他沒能如他所言,
死在姊妹的眼淚能浮起他的身體
流到那鴉雀不到的地方的時候
活太久
好折磨
廣告詞裡說
走自己的路

當時
路在哪?


曹雪芹畢竟是神人
有意識的悲哀著
選擇人生最後寫出一本小說
正如蘇東坡也是神人
他用全部的文化素養所灌注給他的精純深刻
去試著面對那個斷岸千尺、水落石出的人生實相
湖水的漲落僅是一則隱喻
他有腦可想、有性靈去判別
那司馬遷也是神人
宮刑之後的刑餘之人
如何說服自己在恥辱中活下來
那恥辱後來變成一種更廣闊豐沛的能量
對人類或人性更深刻的理解
對抗著統治者的觀點
寫出史記
刺客遊俠
後來史書再也沒有的重點和紀錄
可這些
終究是神人

為了紅樓
看了顯宦繁華之家
勾引我探問升斗小民
如果沒有一顆神人的腦或心
不識字
就可無災無難天長地久的生活下去嗎?
後來看了史景遷寫的
「婦人王氏之死」
地震、水災、旱災、蝗災、搶匪、官兵,記錄明末清初的山東郯城
真真命如芻狗
不知所終
真有人食人的慘境
飢荒時
陌生的兩個人幾乎不敢共行荒蕪田野
殘酷沒有止境
我瞠目結舌
神人、草民
苦都沒個了局

往歷史的黑洞裡一瞧
WOW
馴化的歷史使如此漫長
除了統治者
人人都成了奴才
寶玉的反叛
不過是曹雪芹宣示不再想再當「一人」的奴才
天地君親師之外
可有一個自由人的位置?
更何況
中文系的
你們去看
我們號稱有一個詩所建立的抒情傳統
但這時的「情」
其實是「志」
還是聯結著一個讀書人的「遇」與「不遇」
我們很少單純而唯一的凝視愛情
那是讀書人的餘事
幾乎不足掛齒
那會寫詩寫詞的人為何知道
為何能寫
因為他生命中等待「青睞」眼光的急切
自己渴望的眼光移轉他人的失落
跟愛情如初一轍
於是能寫

這….


寶玉的反叛
是一種微弱的革命
寶玉到底
隨一僧一道
拜別父親所代表的那個傳統
古老中國
可新的在哪裡?曹雪芹高顎都無法回答
寶玉只有出家一途
可是
今日我們聚在一起
看這古老中國僵固到最後如一灘死水的難題
寶玉的叛離
魯迅的憤怒冷眼
那些語彙
走到最後
我忽然知道白話文革命的意義
新的語言使用帶進新的思維方式
不是文言
不是紅樓的近代白話
而是現代白話
近代白話
水滸紅樓的白話
沒有牛頓三大定律、純粹理性批判、思考的維度、隱喻與現實、畢氏定理、量子物理這樣的話語
我們看著寶玉的背影
迎來一個中文的童年
跟長長兩千多文言歷史相比
現代白話根本是語言的初生嬰兒
初生的力量何其生猛
於是
這個會上
才能有材料、經濟、外語、動機、中文共聚一堂
我們各自用這童年的語言討論各自的專業
並且
在聚首時試著理解這個必死的世界
但必死的世界
又發展出最高的精緻度
文化最美好的殘骸
展現在服貌、衣飾、建築、聯楹、建築、用物、儀節….
新時代終究要來
我們在白話文的生猛童年裡
好好的撫摸一次一去不回的舊傳統時光
我們都再也回不去了!
無妨
那這閱讀
權且當作一次認識
啊!你是這樣啊!辛苦了
可我們,已經是這樣….已經可以這樣…..


欲將沈醉換悲涼
輕歌莫斷腸
我相信我遇到的你們
是清明靈秀和殘忍乖邪之氣的聚合體
比例不同
各有出路
但再也不必走上那唯一的馴化道路
各自認定的美各自的信仰各自的遇合與救贖….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