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雨水 @ 海洋之心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曾經在服役時,滿懷綺想地編織了三個願望,開攝影展、教心理學、寫一本書。夢想的遙遠,讓人笑稱痴傻,心裡卻明晰,「敢夢」背後的堅持。從資訊工程師、攝影師、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到輔導老師,每一個轉折,每一個改變,都學到了很多。活著,總有許許多多的信念與堅持,心中卻一直深信著,有夢最美。

  • 海洋之心粉絲專頁
  • 嚴選好文
  • ◎海默推薦的文章
    ◆(01)關於海默這個名字
    ◆(02)憶父恩:關於像與不像
    ◆(03)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04)寫給姊姊的一封信
    ◆(05)「海。看」攝影展
    ◆(06)疼惜的喚醒
    ◆(07)嚴苛與允許
    ◆(08)心靈捕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01)另一種影像敘事
    ◆(02)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03)讓飄蕩不只是飄蕩
    ◆(04)練習曲
    ◆(05)靈魂的語言
    ◆(06)光與影的對話
    ◆(07)鯨鴻一瞥
    ◆(08)轉山
    ◆(09)
    ◆(10)等待心中的一幅畫
    ◆(11)孤獨六講
    ◆(12)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13)左右的迷思
    ◆(14)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15)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16)大師的風采
    ◆(17)一次:影像和故事
    ◆(18)海洋,尋覓
    ◆(19)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20)孤獨的意象
    ◆(21)一個人的旅行
    ◆(22)美的覺醒:攝影的初衷
    ◆(23)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2
    ◆(24)
    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25)湛藍箋頁上的戀戀情深3
    ◆(26)驚豔米勒
    ◆(27)面對孩子的哭泣
    ◆(28)一個人癮咖啡
    ◆(29)我在墾丁天氣晴
    ◆(30)療癒與哀傷
    ◆(31)秘密花園:心防的解碼
    ◆(32)孤獨的身影
    ◆(33)種樹的男人
    ◆(34)真假星情
    ◆(35)陪妳到最後
    ◆(36)緩慢的生命基調
    ◆(37)山羊與自我的美麗邂逅
    ◆(38)躲進世界的角落
    ◆(39)戀戀海洋
    ◆(40)一個人喫茶趣
    ◆(41)山盟海誓2
    ◆(42)自然與心靈的親密對話
    ◆(43)婚禮之後
    ◆(44)終極美味
    ◆(45)走出生命的幽谷
    ◆(46)傷心咖啡店之歌
    ◆(47)失控的邏輯課
    ◆(48)燕子
    ◆(49)灰色的靈魂
    ◆(50)秘密假期
    ◆(51)我用鋼琴改變世界
    ◆(52)旅行之歌
    ◆(53)趕赴一場春天的盛宴
    ◆(54)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3
    ◆(55)神秘旅行
    ◆(56)寶珠、死珠、魚眼睛
    ◆(57)溫柔時光
    ◆(58)虛榮與平凡旅人的眼睛4
    ◆(59)蔣勳談漢字書法之美
    ◆(60)遇見一棵發光的樹
    ◆(61)草原上的精靈
    ◆(62)1Q84
    ◆(63)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64)回家,甜蜜的負荷1
    ◆(65)橫山家之味
    ◆(66)邁向另一個國度
    ◆(67)我不是完美小孩
    ◆(68)關於快樂這件事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圖














    ◎部觀門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囧男孩
    ◆(03)九降風

    ◆(04)燦爛千陽
    ◆(05)驚豔米勒
    ◆(06)孤獨六講
    ◆(07)刺蝟的優雅
    ◆(08)巧克力戰爭
    ◆(09)不能沒有你
    ◆(10)星空

    ◆(11)陽陽

    ◎部落格時報入選文章
    ◆(01)海角七號
    ◆(02)為什麼要養兒育女
    ◆(03)教養也可以這麼浪漫
    ◆(04)孤獨六講
    ◆(05)萍水相逢自是有緣

    ◎誠品書局夢想徵文入選
    關於尋找一種顏色的感動

    ◎嘉市文教刊登文章
    地底三萬呎

    ◎Pchome入選文章
    南方四劍客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訊息





  • Powered by Xuite
  • 有朋自遠方來
  • 201801141224昨日雨水

    一個心受了傷的人,總會嘗試尋求療癒與照撫,然則倘若這裡頭摻雜著強烈的自我否定,那麼往往會衍生出旁人難以理解的行徑。因為那痛楚,早就超出負荷的極限,當絕望總在心頭中晃蕩,那麼關於救贖的想望,往往未必比毀滅來的更大。因為這裡頭藏著一種沁到骨子裡的哀傷,彷彿生命與那樣的悲劇早已融為一體。結束,從來就沒有從選項中剔除,可是不甘卻總在那關鍵時刻浮現。於是乎,生命就在那擺盪之中,搖搖欲墜。除非,找到一個理由,即便荒謬,都能夠極短暫地擺脫那關於生命的無助與悲鳴。

       
    《昨日雨水》訴說著一個讓人心痛的故事,很喜歡書末對於作者王定國的描繪:「他以文學作為人性救贖的意志,在這本書中全心鍛鑄了最黑暗卻也最溫暖的一瞬之光。」當社會充斥著自以為是的論述,當人與人間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評價,當簡化成了社會的潮流,甚至波及於理解人性的方法,也許這本小說的存在確實精彩地顛覆了這樣的觀念。在表象上,那遭人唾棄的角色,鮮少有人願意更深一層地去剖析與瞭解他們的故事。彷彿黑暗就代表一切,彷彿切割與唾棄,就意味著自身的純潔與光明。然則,人性也許從未如此決斷。小說,是否能夠牽扯出內在關於心痛的共鳴,進而願意放下那粗糙而無情地評價,讓人性在那幽微的空間裡喃喃地訴說著屬於他們的故事。

       
    故事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寫作,那不斷出現的主詞「我」,在閱讀的過程中,不經意地拉近了主角與讀者之間的距離,不論是那生涯的不安與失落,抑或者突然其來的愛情,都讓人跟著主角一起憂懼、一起歡欣。可卻也在那過程中,慢慢地體悟到,這原來是個陷阱,是個「用心良苦」的陷阱。因為隨著閱讀的鋪陳,將慢慢體悟到情緒的放大,竟然同時侷限了關注的視野。當己身的種種佔據了腦海,往往排拒了貼近他人的可能。直到故事有了轉折,直到旁人的悲傷毫無保留地衝撞了原本的自以為是,直到他人的生命殘破卻力道十足地掀開了原本遮蔽的視野,心才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感受。原本的悲,依舊,卻不單單是困鎖在狹隘的自憐,而是在同理他人的過程裡產生了共鳴。視野的轉換,改變了原本的心境,殊不知那樣的改變竟然足以影響生命的步伐。或許,因為悲鳴,將生命纏繞;或許,因為同被苦汁浸潤,遂有了難以割捨的情愫。

       
    主角是一位苦讀多年卻仍然榜上無名的法務人員,多年的挫敗彷彿淘空了前進的動力,在那生命的洪流中默默地踽踽獨行。人生也許就在帶著灰暗的色彩之中,無聲無息地度過。可偏偏卻又有那麼些許的不甘,所以應考的書本依舊若有似無地在手邊閃爍著幾近熄滅的光芒;可偏偏卻又多了些對自己的失望與埋怨,所以隨順機緣地將自己放逐到偏僻的宿舍,算是懲罰,算是對他人略帶訕笑的眼光的一種交代。

       
    直到「文琦」的出現,那銀鈴般的聲音劃破了那悄然無聲的生命樂章,那連珠砲似的玩笑在那早已波瀾不興的情海,泛起一圈圈的漣漪。故事就這麼帶著戲劇性的轉折,彷彿所有的幸運就這麼一股腦兒地降臨。更在那神秘的第一人稱主詞中,讓人感染了那份難以置信的狂喜。當意氣風發之際,彷彿乘風遠颺實屬應然,重拾的熱情、關於功成名就的想望,關於愛情的守護全都回籠。只是那黑夜裡蜷縮而膽怯的身影,那臉龐中無可忽略的淚痕,默默地在心頭留下不安。即便如此,卻依舊能夠在在放大自身的幸福感中,相信自己終能改變這一切。那是一個晦暗的生命,乍然碰觸到光明,所呈現的依戀與耽溺,遂一心驅趕任何關於漆黑的念頭與想像。直到現實的無情再次降臨,才如大夢初醒一般搥胸頓足。然則所有的力氣,卻又瞬間被悲傷與憤怒啃蝕殆盡,末了墜落在死寂茫昧的世界裡。

       
    直到「所有的悲傷耗盡之後」,猶記得閱讀到這一段落時,眼光遂停滯不前。那關於悲傷的耗盡,在心頭竟然百味雜陳。那是轉折,該或是欣喜的;抑或者那是決斷,關於在乎與不在乎之間的逆轉,若是如此,則不免又讓人心驚。只是,隨著作者所謂的「耗盡」,隨著主角決定開始有所動作之後,旋即立刻闖入另一個讓人辛酸的故事。「柳蔭龍」的上場,是從旁人的評論開始,那是一個惡名昭彰的律師,那是一個機關算盡的典型人物,那還是一個讓文琦變成柳太太的罪魁禍首。簡單的論述,成功地勾勒出一個鮮明的圖像,即便粗率,卻仍然在不自覺中決絕地為此人下了註解。而後伴隨著主角的腳步,冷冷地觀察著這位大律師,心頭不時湧現的厭惡感,反倒像在印證前述的論斷,更像是略帶驕傲地擦拭著在心頭浮動的正義感。

       
    那自以為是的念頭就這麼翻騰著,直到故事的發展與想像中叉了開來之後,才啞然失笑自己的愚昧與荒唐。更讓人心驚的是,原來內心裡竟然隨著主角的意圖,在貶低他人的念頭裡,悄悄地拉高關於己身的存在。抑或者說在那嘲笑晦暗的內心中,彷彿找到了己身關於茫昧的救贖。直到真相再次給予心頭重重一擊,卻反而打破存在於內心的偏狹,甚至跨越關於自我的藩籬。可不也因為如此,方能掀開遮蔽的視野,更加嘗試去貼近一個生命。

       
    原來在那種種的不堪背後,訴說著受傷的心靈,那乍看之下的荒誕,鋪陳著「以彼之道,還諸彼身」的憤慨。暫且放下關於對錯的論述,而回到人心上頭,當會發現因心傷而絕望的生命,表象上竟然可以因為無懼而變成放肆的強韌,進而掩飾內心仍然脆弱且易感的驚慌。而更讓人慨嘆的莫過於,倘若這裡頭存有早已否定自身存在價值的想法,那麼所有的一切將會奠基在任何得以施力的基礎上。報復也好,補償也罷,當把自己看成達成目的的手段,那麼所有關於己身的一切,榮耀也好、生命也罷,都已無足輕重。

       
    才剛驚愕於一個顛覆善惡的謎樣角色:「柳蔭龍」,旋即又掉入另一個讓人不忍卒睹的深淵:「文琦」。也許因為前述判斷的盲目,這會兒反倒收起早先那關於背叛與勢利的控訴,靜靜地等待著故事的發展。然則那過程中,卻仍然心有不甘,為何文琦會認為柳蔭龍能夠懂得她,並且能夠接納她。之後才驚覺也許就某種程度來說,他們也算是同一類人。同樣背負著難以承受的過往,同樣在生命的坎坷裡,漸漸地否定自己的存在意涵。

       
    對文琦來說,當困頓與自身相連結,那麼往往會偏執地以為自身的悲苦無可改換。是故,那將連帶著影響任何與自己親近之人,因為命運的牽繫不再被解讀為幸福,而是悲劇。那樣的想法,是極其殘酷的。也就是因為早已習慣面對苦難與折磨,所以自身足以承擔那遠超過一般人所能負荷的痛楚。然則,卻偏偏面對親近之人,那怕就只是一時的挫敗,都會立刻解讀為己身的拖累。試想,如果因為關係的親近,那麼對方的成功,將可能會為自己帶來幸福。可若認定自己早已是被詛咒之人,那麼所有的幸福都會被破壞,也因此對方就不可能成功。是故,那看似絕情的離開,骨子裡卻可能是悲痛欲絕的心傷,甚或是為所愛之人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關於自己或許不甚公平,或許會遭到誤解,然而既然已經承擔如此多的苦難,那又何必在乎更多的謾罵,更無須嘗試費力去辯解。更何況,也許對對方來說,恨比愛能夠讓失去多一點點勇敢與力道。至於那無人懂得的心,既然過去無人在乎,那麼未來又何必尋求認同。苦,依舊在心頭盤桓;淚,依舊在眼眶打轉。

       
    其實不論是「柳蔭龍」還是「文琦」,在那看輕自己的思維之中,悄悄地偷渡著關於交換的概念。以己身去交換任何他們覺得值得交換的生命,那並非狹義地侷限在生死之間的交換,而是以己身的「不幸」去交換他人的「幸福」。果真如此,那麼至少可以為此生難以擺脫的「不幸」找到了存在的意涵,甚或增添些許關於活著的可能與意願。然則,如果活著是為了「不幸」,方能成就旁人的「幸」,那不免過於悲痛。

       
    尤有甚者,為了完成那樣的交換,可能還得裂解出生命中不同的樣貌,而那反倒成了外界攻訐的關鍵。只是對他們來說,既然都已經不在乎自己,那又何需在意旁人的眼光。何況那不也剛巧落實了「不幸」,可千萬別以為,既然如此那麼內心就不再悲傷。既然以裂解稱之,那受傷的心靈並未消逝,只是更加孤單、更加悲苦。身份的不同,絕非豐富與多變,而是更大的撕裂,午夜夢迴那孤單的靈魂,無聲地嘶吼著。那痛,更痛了!

       
    至於主角呢?當不經意地貼近兩個如此悲傷的生命,甚至在命運的轉輪下,交互纏繞,那情緒的劇烈衝撞,突然激發出更大的悲憫與溫柔。而視野更在那過程中自然地從己身拉開,原本哀嘆於生命的遭逢,遂在轉化的過程裡,衍生更大的驅力。想去做些什麼,想去改變什麼。那不同於前述關於生命的交換,而是在看見生命面對命運的無情捉弄,依然能夠展現傲人的韌度。那是在心傷與悲痛之外,所衍生的不捨與尊崇。於是想去呵護,想去奉獻,想盡一己之力嘗試去扭轉,甚或只是嘗試去改變些什麼。

       
    故事接續發展著,就如同前述,當讀到書中所寫:「所有的悲傷耗盡之後」,所引發內心的怔忡。此時當看見字裡行間呈現出:「所有不完整的人生都不是我們故意的」,內心突然有股極其巨大的悲傷襲來,讓人無法自己。也許在故事的末端,那樣的提醒恰巧呼應著封面所提的那段文字:「在命運之前,我們都不是故意的。」可是,為何人們卻總是粗暴地去解讀與評價,那關於黑暗、晦澀與不堪。當我們未曾經歷那樣的苦難,又為何要去強加解讀甚或指導關於生命的該然。是否那樣的動機背後,只是為了成就關於己身的優越。

       
    人性,從來都不簡單。只是,我們的步調太快,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瞭解與聆聽。故事遂只能一個又一個的烙印在各自的心頭,也許這過程仍不免期許著某一天,真得有人願意懂得那故事裡的深邃,但往往盼來的卻是關於表象的好奇。心,就在那盼望與失落之中,漸漸丟失了溫度。掩卷之後,想起了封面的另一段文字:「我只知道那天晚上到處下雨,原來那些都是淚光。」痛依舊在心頭奔竄著,雨水的意象悄悄地沁入內心,竟然得以緩解痛楚。可也在那當下愕然驚覺,對於內心來說,雨水的沖洗,或許有機會能夠接近世人所要求的潔淨,殊不知卻漸漸地付出失溫的代價。就這樣當冷漠來臨,晦暗往往亦步亦趨地跟隨其後,不過那當下似乎早已不在乎了!直到,某一天,或者那就僅止於轉瞬,當有人願意嘗試去懂得,愛與罪與人世的蒼涼,也許就能瞥見雨水灑淨後的那一道彩虹。

       
    心,依舊莫名地抽痛著。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我想離開你

    ◎延伸閱讀(關於此一系列文章的介紹與總覽):關於默潮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雲門舞集《...|日誌首頁|鄉愁也可以是一種嚮往:赫曼・赫...上一篇婆娑之洋,美麗之島:雲門舞集《關於島嶼》...下一篇鄉愁也可以是一種嚮往:赫曼・赫塞的故鄉「卡爾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