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製救命寶寶 引發倫理爭議 @ 生命教育Sweet網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的網路家族
    1. 沒有新回應!
    書籍作業影片繪本
  • 2009生命故事館徵文比賽





  • Powered by Xuite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200802241809訂製救命寶寶 引發倫理爭議

    生命權誰作主 倫理問題惹爭議


    朱立群/台北報導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2008.02.21 

    http://tech.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Inc/2007cti-news-Tech-inc/Tech-Content/0,4703,171705+112008022100087,00.html

     

         這些都是倫理問題。台大醫院基因醫學部細胞暨分子遺傳研究室主持人蘇怡寧表示,這些問題都涉及「生命權由誰作主」的爭議:天主教教權時代,由上帝作主;現在,應由病人作主。

         蘇怡寧指出,世界衛生組織一九九八年制訂《產前檢測規範》,強調三個倫理原則:一、醫師必須對病人充分告知。二、尊重病人的自主權。三、不得對病人做出「引導性」的遺傳諮詢

         以這次「救命寶寶」為例,為了救人一命,醫生以非引導方式,告知病人人工生殖的優缺點及可能風險,再由父母決定是否做人工生殖,不能說是違反倫理。

          再者,多餘不用的胚胎生命如何處置?蘇怡寧說,醫師尊重病人的意願,把胚胎凍存起來;即使銷毀胚胎,也是出於病人的自主意願。

         但這衍生出另一個問題:人工生殖寶寶的自主權沒有得到尊重;也就是說,父母未取得救命寶寶同意,就自做主張要她生出來幫哥哥治病。

         政大哲學系教授、中央研究院倫理委員會委員戴華表示,助人者必須出於自願,但父母幫救命寶寶做決定,就有倫理上的顧慮。然而,這涉及另一個問題,亦即父母的動機是出於挽救另外一條生命─罹患地中海貧血的哥哥。

          戴華指出,關於人工生殖,西方國家普遍的倫理共識是:必須為了「避免嚴重的遺傳疾病」才可為之。救命寶寶的例子涉及「雙重目的」:一、為了篩選出健康的基因;二、為了拯救哥哥的生命。這是否合乎倫理,也有爭議。也就是說,人們可能犧牲一個倫理,去成就另一個倫理。

         戴華說,也因為救命寶寶是被抽取臍帶血,所以倫理爭議較小;若是改抽骨髓等較繁複的手術,帶來她被迫承受痛苦,就會引起較大倫理爭議。

        再者,救命寶寶長大後,父母應把「自做主張」生下他的事實,告訴救命寶寶。戴華表示,照常理判斷,救命寶寶應能體諒父母幫他做的抉擇,因為他救了親人的生命。

          戴華強調,為了彌補救命寶寶的犧牲,父母應用更多的愛心照顧他們,才是比較合乎倫理的考量。

     

     救命寶寶人權 誰保護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2008/02/21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feb/21/today-life1-3.htm 

     〔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醫界開心宣布「救命寶寶」誕生,但學者表示,最令人憂慮的是,法令對所謂救命寶寶的人權保障規範不足!

     陽明大學副教授雷文玫擔心,女嬰被父母賦予「救哥哥」的「工具性目的」來到世上,未來恐被視為潛在捐贈者,「若哥哥需要,父母同意,會被永無止境要求付出,一生都得背負另一個人的生命存續,太沈重了」。

     而目前法令僅規定十八歲以下不得捐活體器官(除了有再生能力的肝臟以外),對骨髓捐贈並未規定,等於父母同意就可以捐,若未來孩子被要求無限量供應骨髓時,孩子是否受到應有的法令保護?

     造人救命 恐淪物化生命

    玄奘大學宗教系教授釋昭慧沈痛指出,「基因篩檢」違反生命倫理,因為「精子與卵子結合的瞬間,生命就已開始」,基因篩檢過程被放棄的每一個胚胎,都是生命,呼籲醫療機關、政府法令嚴加把關!她提醒社會應破除追求生一個完美寶寶、卓越頂尖的迷思,否則未來任何主觀不能接受的基因「缺陷」,都可能成為父母要求進 行基因篩檢的理由,生命真諦將被扭曲。

    雷文玫指出,雖然一九九○年就已經出現「胚胎著床(或稱植入)前遺傳診斷技術」,但此技術僅發展十幾年,究竟有無後遺症尚待觀察釐清。

     國家嚴格進行個案管控,台灣若要核准救人寶寶誕生也應設限,例如受助對象應是罕見疾病或對無其他替代途徑者,絕不能放任醫療機構、患者都以此方式進行醫療救援。

     雷文玫說,不只技術安全性仍不成熟,從生命倫理角度來看亦有爭議,外界擔憂,生一個孩子救一個孩子,是物化生命,把人當工具,未來可能影響父母子女關係。

     釋昭慧認為,以女嬰的臍帶血救哥哥,不像割腎、眼角膜,僅是一個小的倫理瑕疵,因臍帶血是「剩餘物再利用」,並不會侵損嬰孩重要器官造成永遠無法逆轉的傷害。但社會最扭曲的是一味追求卓越的價值,每對父母都期待孩子是完美、最好的,而進行基因篩檢,將會出現重大爭議。



    衛署:醫學倫理僅規範醫事人員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2008/2/23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feb/21/today-life1-2.htm

     〔記者王昶閔、胡清暉/台北報導〕

     訂做寶寶救另一位孩子的生命,看似合理,卻涉及許多倫理議題。

     看似合理 涉及爭議卻大

     北醫人文醫學所所長蔡篤堅表示,訂做救命寶寶可能使手足間的生命地位多了相互虧欠或依賴關係,變成先天不平等。

     蔡篤堅不反對低調發展此新科技,但台大將其變成新聞事件,恐帶給當事人很大壓力,做法有待商榷。

    台大認為 只是順勢救命

     不過,台大醫院婦產部主任楊友仕強調,台大訂做救命寶寶的父母,雙方都是帶有重度海洋性貧血基因的健康帶因者,生下重症病童的機率有四分之一,本來就想藉由胚胎著床前的基因診斷技術,再生一位健康的寶寶,同時取臍帶血移植救哥哥一命,並不是為了救哥哥,才刻意去生這個寶寶。

    台大基因醫學部醫師蘇怡寧表示,國外曾有訂做寶寶的骨髓移植成功案例,但對寶寶的風險很高,反之,取臍帶血則不會傷害寶寶,爭議性低。

     台大小兒部教授林凱信則坦言,雖然移植失敗率很低,但若失敗,可能仍得考慮周邊血或骨髓移植。

    法規規範 無法擴及父母

     衛生署國民健康局認為,人工生殖法規定,若有重大遺傳性疾病,經由自然生育有生育異常子女之虞,可適用人工生殖,然而,人工生殖的後續醫療行為必須回歸醫學專業判斷。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薛瑞元指出,該案例的父母究竟是本來就要生第二胎,或是要救小孩才生第二胎,外人很難得知,目前醫學倫理主要是規範醫事人員,父母不是醫學倫理主要規範範圍。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大婦產部教授表示,訂做寶寶的人權問題值得重視。英國設有「胚胎代言人」制度,由牧師或倫理學者擔任,以免利用胚胎方式有違倫理或成長過程中人權受損,台灣對此應謹慎思考。

         一個胚胎就是一個生命,人工生殖技術對著前(體外)的胚胎做基因檢測,再決定她要不要回到母體發展成胎兒,是否有違「生命」的本意?再者,未被植回母體的、有生命的胚胎,又該如何處理?
    98高中課綱 生命教育改必選....|日誌首頁|姊姊的守護者--探討身體使用權...上一篇98高中課綱 生命教育改必選...下一篇姊姊的守護者--探討身體使用權...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