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949人無遠慮 必有近憂


人無遠慮
必有近憂

(之1

 

當年我在興大附近買新房子,搬家入住時,我把所有衣櫃和書櫃都用壁虎固定在牆壁上。後來發生921大地震,很多人因爲櫃子倒下阻斷逃生路,我們家只有一些抽屜滑出來,全家人順利脫困。還有同事,精心蒐集各國精美咖啡杯,因爲櫃子倒塌,全毀。

擔任興大總務長,我要求新圖書館的書架全部連鎖防傾桿,幾經地震都沒事。後來看過報導,暨南大學遇地震,圖書館書櫃全垮。

 

(之2

 

當年,我擔任興大農業試驗場場長時,爭取到經費要蓋國際會議廳,在建築當中,我提醒黃義宏建築師(很優秀的年輕設計師),這種大跨距的屋頂,如果遇到驟雨,只靠四週柱子的排水管,一定來不及宣洩,雨水會倒灌淹到室內。黃義宏建築師馬上從善如流,變更設計,在屋頂四周的排水口,往外加開排水口,只要屋頂排水溝滿了,自然外溢。後來幾次颱風暴雨,很多國際會議廳淹水,只有興大農場國際會議廳從不淹水,連經驗豐富的黃義宏建築師都佩服我預見危機的能力。黃建築師還特別設計美觀之不鏽鋼護罩,從外觀看不到牆面排水孔。

當年豐原高中禮堂倒塌,就是屋頂積水惹禍,但是到今天,還是經常有人犯錯。

我在擔任興大農藝學系主任時,每在颱風前,一定去巡視作物大樓國際會議廳屋頂的排水口,清除落葉,所以在我擔任系主任期間,從未淹水。我在擔任興大總務長時,第一要務就是要外勤班徹底清水溝,有些地方長年未清,積垢阻塞,還拜託消防隊以水車強力水柱清理,所以在我擔任興大總務長兩年半期間,興大從來沒有淹過水。之前,之後,都是每逢颱風必定淹水,我前任總務長,還為學校淹水,編了一千多萬,要新興建排水溝;我把預算省下來,等到我卸任,新的總務長又不清水溝,花了一千多萬,還是蓋了新排水溝。

記得有一年,東勢大淹水,水深兩公尺,我實在很納悶,地勢那麼高的地方,怎麼可能淹水?馬英九擔任市長時,水淹捷運站。當然是因為大家都偷懶,不清理水溝,再高的地方也會淹水。

 

(3)

很多時候,地震建築物倒塌,傷亡慘重。除了樑柱偷工減料,主要原因在於隔間磚牆砌造不實,馬馬虎虎。地震時,厚重的磚牆極易與樑柱脫離,倒塌傷人。我當年在興大農業試驗場場長蓋學生宿舍時,高章建設公司工地主任蔡福源就已經引入日本工法砌磚牆。

方法是每砌4-5層磚塊後,兩端的柱子就有固定的不鏽鋼板,往下壓,固定磚塊。遇到地震時,磚牆不會崩塌,就可以預防災損,避免傷亡。

(4

去年看到台北捷運在台中市捷運施工,吊掛鋼樑操作沒有遵守SOP,車毀人亡。心中無限感慨。

當年我擔任興大總務長,興建大樓時,我一定跟廠商約法三章,只要工地有人不戴安全帽,在二樓以上行走未配戴安全掛索,馬上對建築包商開罰。在興建社管院大樓時,我申令再三,要求工地整潔,可是工地主任一直無法有效管理。我們台灣的工人又喜歡抽菸嚼檳榔,長長亂丟垃圾,我很不喜歡。有一天要灌漿,清晨要灌漿前我去檢查工地清潔,讓我看到模板下方有一個檳榔粕和一根煙蒂,我當場使出殺手鐧,要求全部工人停工,等清理乾淨,我檢查合格,第二天才准開始灌漿。此後,工地整潔度大幅改善。

另外一個工地,是中科園區的興大育成中心,屬於統包工程,本來就有公司負責監造。但我不放心,灌漿前,該樓層全部工程已經封模,準備第二天灌漿。我去檢視,發現有一處樑柱箍筋超過15公分,當場下令所有模板全部拆除,等我全部檢查補強後,才允許重新封模灌漿。事後,興大去函處罰該統包公司,並要求撤換工地主任和監工主任。此後,這兩個工地都步入正軌。

所以,工地安全和工程品質是嚴格要求得來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5

我在興大總務長任內,對工程品質要求極嚴,對施工進度掌控也是毫不馬虎。我每星期固定時間,召集水電和土木包商,使用單位代表,建築師,工地主任開會,瞭解進度,解決水電和土木介面的衝突,瞭解使用單位有無變更需求。開完會立即視察工地。所以在我任內,社管院大樓進度超前50%,教育部總務司王司長還要興大幫我記大功獎勵。等到我卸任去明道大學教書後,社管院工程進度嚴重落後100%,晚了一年多才完工,剛剛開始,那時的社管院沈玄池院長,好幾次打電話給我:「總務長,拜託你能不能回來幫我們完成大樓工程。」說真的,我已經離開興大,縱使有心幫忙,也愛莫能助。

當時很多工程包商也經常問我:「我們公司在逢甲和靜宜大學也有工程,從來沒見過總務長。怎麼你這個中興大學總務長,每個星期跟我們開會,開完會還要視察工地?」意思是我除了教學研究,那來的那麼多時間?其實這就是責任感。因為工程進行中,分別發包的水電和土木包商常有介面施工上的衝突,必須隨時解決,否則就會僵持在那裡,無法順利施工。使用單位有時無理要求變更,也需要總務長當機立斷裁奪。所以我很欣慰,我是農學院的教授,擔任總務長,比起土木建築系的教授,毫不遜色。甚至還有朋友給我取了興大「永遠的總務長」稱號。

 

(6

興大社管院工程是在我接總務長之前完成設計,我接任要發包前,發現地下室沒有全面開挖。我覺得問題很大,希望重新設計為全面開挖,以免日後不均等沉陷。可是當時的副校長是工學院的教授,他表示不會有問題,僵持很久,也為了工程進度,我只好退讓,維持部份開挖發包。但是為了日後可以釐清責任,我要求做成會議記錄,日後可以追查是誰保證不會有不均等沉陷。

一兩年前,有興大朋友問我現在已經出現不均等沉陷,是什麼原因?我只好道出實情。果然證明我當時的顧慮是正確的。

 

似乎,工學院土木系教授的專業,比不上農學院教授的直覺。其實不是,問題在於國人的心態,不求長治久安,只要得過且過,反正幾年後,已經不在其位,出差錯也沒關係,特別是公家機關。所以台灣很少有像歐洲日本的數百年歷史建築,舉目所見,除了總統府,那也是日治時代的蓋的總督府。

(7

日本人建水庫的取水方式如日月潭,烏山頭水庫,可以長久使用。因為取上層水引入水庫。

國民黨政府蓋的水庫如萬大水庫,馬馬虎虎,隨隨便便就在河床下築個水壩,就叫水庫,泥砂很快淤積。大家看看萬大水庫,不到數年就全部淤積,不能再儲水使用。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