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11747養鴨控制稻田雜草

有機稻田的雜草控制―兼談日本合鴨水稻會

興大農場每期作栽培將近10公頃有機水稻,在管理上最耗費勞力成本的項目就是雜草防治。生產有機稻米過程,由於地理上的隔離、獨立的水源以及適度的輪作,本場病蟲害的防治較為容易,但雜草防治相對成為最頭痛的問題。


蕭龍城先生育成之合鴨自農場退休 在中興湖頤養天年

本場曾經嘗試增加浸水深度、延長浸水期間,以抑制雜草的萌發,但也間接造成土壞通氣不良。也曾試驗養殖滿江紅,利用其快速生長覆蓋水面的特性,抑制稻田雜草,但有事先繁殖大量滿江紅的麻煩。利用再生紙膜覆蓋田面,也可以有效抑制稻田雜草,但因再生紙成分不適合有機栽培準則,而難以施行。

為求進一步探討稻田雜草防治的方法,本人趁2000年獲邀訪問日本大學的機會,拜訪神奈川縣一位參加合鴨水稻會的農民。須田先生是一位七十幾歲的老農民,擁有四公頃農地,其中一半是牧場,飼養乳牛,利用牛糞褥草製造堆肥用以肥田。另外兩公頃的稻田養殖合鴨,抑制雜草和害蟲,生產無農藥有機稻米。

合鴨水稻會在日本擁有會員近700人,分布日本全國各地,每年栽培超過3000公頃無農藥栽培米。會員必須向合作社購買合鴨米包裝袋,每個日幣一百元,充當執行會務經費。依照須田的經驗,每公頃只要飼養70-80隻鴨子即可有效抑制雜草。

小鴨子在稻田耕犁時孵出,等到插秧兩週後,即可將小鴨子放飼於稻田。鴨子必須每天餵飼,每隔一天輪流在田區的兩端供應飼料,誘使鴨群遊走於田間覓食,不但將路徑上所有的雜草清除,也覓食害蟲,稻田可以不必施用除草劑和殺蟲劑等農藥。到了抽穗期,鴨子已經成長,這個時候必須將鴨子由田間移至鴨舍肥育,以免啄食稻穗。經短時間肥育之後,鴨子也可以賣得到不錯的價錢。

據宜蘭縣黎明農牧場蕭龍城場長告訴我,日本所謂的合鴨其實是由台灣引進蕭龍城以綠頭鴨與本地番鴨育成之雜交種,這種鴨子在台灣沒有市場。所以,蕭場長建議在台灣利用飼養鴨子生產有機米,應以土番鴨或白鴨為主。蕭場長每年贈送100隻小白鴨,供興大農場進行試驗,特別在此併表謝意。

               剛由宜蘭經火車運來的小鴨鴨(蕭龍城場長贈送)

日本由這種方式生產出來的合鴨越光米,售價比新瀉縣(日本生產最佳品質稻米地區)生產之越光米每10公斤售價6千元還要高。須田告訴我,他除了將生產的合鴨米一半包裝以高價出售外,剩餘的一半則供應當地小學生當營養午餐。我非常訝異日本的小學生居然有能力享受這麼高價的有機米,須田特別說明他是以平價供應的,他認為他們國家的小學生應該吃沒有農藥污染的食物,所以他願意少賺一點錢,讓日本學童吃的安心。這一點讓我覺得很感動,值得國內從事有機農業的人檢討與學習。

當一個沒有受過什麼高深教育的日本老農民,在關心他們國家的小孩子,食物不要受到農藥污染的同時,我們國內許多國中小學的合作社,卻還在販賣妨礙孩童健康的垃圾食品和飲料。兩相比較之下,國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實在還有許多不如人的地方,顯然我們的社會離「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想還很遠。

有些人把有機農業當作是一個商機,認為這是一個賺錢的機會。我倒希望從事有機農業生產的人,應該有一個比較崇高的理想,應該把有機栽培當作一種社會關懷的事業,是一種悲天憫人,是一種對社會、對消費者的責任感。如果有機農業只有商業利益的思考,缺乏人性的關懷,則將淪於過去掠奪式化學農業相同的泥淖。將使得有機農業失去其質樸與純真,也將使得有機農產品失去人情味。所以如何結合有機農產品之生產者及消費者,增加人性之關懷與熱情,減少商業的買賣關係,可能是未來國內有機農業推廣的重要工作。希望在從事農業生產的過程,不因農藥及化學肥料過量或不當的施用,污染我們的空氣、土壤、水資源,破壞自然界的生態環境;不在食物殘留農藥或過量硝酸鹽,危害消費者的健康;利用動植物的廢棄物製造堆肥,改善地力;利用輪作體系、天敵和生物防治方法,平衡自然條件;最終目標是培養健康的土壤,生產健康的食物,供養健康的人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