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42304騙取不雅影片外流引起討論

【不雅片外流1】受害體育選手未成年遭拐騙盜錄

近期又出現許多名人和模特兒自慰的視訊影片,在社群媒體上面廣為流傳,

當中不乏許多知名YouTuber或網紅,就有體育選手經紀人向華視新聞網投訴,

有多名體育選手的不雅影片,都被放在一個販售網站上付費觀賞,

網站上的影片,有許多是社群網站傳播已久,或者是惡意盜錄,甚至有集團式操作,

拐騙無知運動員、網紅上當。

 

據觀察,該網站一個禮拜新增約5至10部影片,受害者的特點除了帥、身材好以外,

主要還為了滿足購買者的偷窺嗜好,因此有許多「專業制服工作者」受害人,

還有另一個特點是「黑框眼鏡男」,最誇張的是很多未成年者被放到該網站上。

受害者職業相當廣,包括運動選手、醫生、消防員、網紅和YouTuber,

其中以運動選手最多。

華視新聞網詢問律師游聖佳,她認為,這個問題在台灣其實難解,國內對於性犯罪本身,

一直著重在「性交罪」,對於這個猥褻物品並沒有很好的配套。

由此看來,台灣面對這種類似的課題,還需要大眾和立委的重視。

 

「我是透過粉絲私訊才知道自己的影片遭到外流。」

受害的男性體育選手H用緊張、顫抖的聲音表示,他和盜錄者在網路上認識,

一開始兩人用文字在網路上聊天,接下來變成講電話再來視訊,

視訊時就會開始聊一些腥羶色的事情,然後對方就會做一些猥褻動作開始挑逗,

並要求選手H也要「等價」交換跟著做。

 

選手H描述,自己遭到引誘視訊的時間大約是3年前,以現在的年齡推算回去,

當時還是未成年。

選手H回憶,盜錄者的手段相當高明,會自己先開始脫衣服或是做猥褻動作博取信任,

進而要求對方也要「等價」做出類似的動作。

在和盜錄者有連繫的4個月當中,選手H有多次想找約盜錄者出來見面吃飯,

不過都被以各種理由拒絕、推託,因此選手H開始出現戒心,並拒絕與對方視訊。

 

選手H說,跟盜錄者相處的時間,前前後後大約4個月,被盜錄的視訊畫面大約1-2部,

得知自己影片外流後,他深怕會葬送掉自己往後的運動生涯,不過他還是想站出來受訪,

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經驗,警惕大家別踏上相同的路。

身兼模特兒和體育選手的H,因為曾經拍攝過形象照片,他的Instagram粉絲也激增,

越來越多人關注,也因此認識很多朋友,最後卻遭盜錄欺騙。

他痛批:「這種網站的根本不應該存在

他實際去網站上看發現,原來受害者相當多,只是可能其他人害怕媒體曝光後名譽受損,

真正敢站出來發聲的少之又少,他呼籲「現在用上網視訊聊天真的要很小心

偷拍的人之中,會集團交流、互通有無,因此散播出去的風險相當高。

 

另外一名受害者是從國小就開始體育選手生涯的Y,今年初同樣是收到有粉絲訊息,

才驚覺自己也成為販售網站上的主角之一,還有人下載上傳到社群平台瘋傳。

他表示,自己上去看了之後,才發現影片中的特徵跟自己不一樣,很明顯非本人,

只有影片封面照片是自己,就這樣張冠李戴被以為影片外流,

誇張的是還有人用他本人的名義販售該部影片。

雖然選手Y的影片並非本人,但是也對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響,

每天都會有人私訊詢問:「影片是不是你

不堪其擾,遭到誤認也可能會讓往後的運動選手生涯受到影響,

目前有穩定接廣告和業配,也害怕因此會被撤除。

 

【不雅片外流2】盜錄價碼賣到中國錢更多

許多體育選手、網紅甚至YouTuber的自慰影片,最近又在各大社群平台流傳,

而有許多影片都是從S網站流出。

據了解,網站上面的私密影片,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盜錄,

有些人被盜錄的當下都是未成年,現在有多名體育選手。

 

體育選手的吳姓經紀人還找到一名也曾經從事盜錄賺錢的民眾,並且轉述盜錄手法,

盼民眾可以自保,別成為下一個影片外流的受害者。

受害選手的吳姓經紀人接受華視新聞網專訪揭露,盜錄過程通常由男生上網,

誘騙一些臉蛋帥、身材健壯的男性,將對方自慰過程錄下來,有些人留著自己看,

也有些透過交流的方式互換觀賞,影片也因此外流。

最後這些影片為數不少,被賣給盜錄網站,價格通常一部影片1000-5000元,

有些影片甚至會賣到中國網站,「包套」(包括多張照片和多部影片),

最高價可賣5萬台幣。

 

另外,「盜錄者」也會偽裝成女性,舉凡臉照、身材照及下體照片,再配合使用文字,

一步一步誘騙對方,提供私密照片及影片

有些除了使用非本人網路照片誘騙之外,還會搭配變聲器讓自己聲音比較接近女性,

騙對方提供私密照片、影片及視訊。

還有些人會搭配女性的不雅影片重複播放製作成視訊,

誘騙對方提供私密照、影片照及視訊。

 

吳姓經紀人說,最終也是最難防範的手法,是直接花錢請一位女生,

然後依照背後金主鎖定的「受害者」,透過各社群平台,接近這些受害者,

花時間跟獵物認識、談心、交流,從日常瑣事開始培養感情,接著交換生活照、私密照,

進一步到影片,最後開啟視訊。

吳姓經紀人認為,前3種方式都隨時有破功的可能性,但最後一種基本上完全沒辦法防備,

因為受害者聊天的對象確實是一個女性,她也會願意露臉、露出身體以及下體,

甚至是在過程中與你有互動,配合做指定動作等等,可以說是全無破綻,

只是對方會在過程中試圖不經意地以「我想看你的表情、我想看你的下體」等等,

要求受害者在視訊過程中,露出臉部及私處。

 

吳姓經紀人說被害者並非太笨,因為在那個情景當下,

你可能認為跟對方是有更深入交往機會的對象,而卸下心防去照做

以我們目前調查的情況來說,這次出面的被害人所外流的影片都是幾年前的事情,

根本不是最近發生的事,只是影片被留存到最近才開始在平台上流傳或販售。

根據也曾是盜錄者的說法,吳姓經紀人轉述他們的手段:

「最初某些有偷窺癖好的人,他們用各種手法去誘騙男性取得私密照片、影片,

接著在某些平台當中發現同好,於是私下交流,甚至為了方便交流會建置目錄,

拿自己有的去換別人有的。

在交流的過程中,有些人為了營利,將交流得來的影片轉售給其他人。」

 

吳姓經紀人說,為了要順利販售影片,他們會故意在網路上先外流片段引起討論,

或者是在某些論壇徵求影片釋放出被害人的資訊,再將部分片段張貼出來,

誘導別人購買每隻5-10分鐘影片售價約1000元上下,

如果是知名人士的影片可以高達2000元以上。

吳姓經紀人說,他發現被害人恐高達數千人,某一些知名人士的影片因為特別有價值,

所以這些影片很有可能被「包套」販售給中國網站,導致影片流傳到對岸網站上。

 

【不雅片外流3】求片、發文都可能觸法

小心偷拍無所不在!

有民眾提供資訊向華視新聞網爆料,偷拍攝狼魔爪伸入高中、大學校園,甚至捷運廁所,

並將學生、一般民眾的影片、照片被放到某盜錄網站上,這些影片都需要付費才能夠觀看,

網站架設者為了謀取利益,擅自將這些盜錄來的影片,放到網路上販賣,

完全不顧被害者的隱私,相當囂張而且已經明顯觸法。

 

爆料者提供了大批的照片,他表示,盜錄網站上面,想看試閱的照片

就必須先連到某個雲端硬碟觀看

他點進去雲端硬碟後發現,裡面全部都是各種偷拍來的照片,

這些照片、影片經過比對後確實都是在該網站上販賣,一組售價約台幣2500-3000元。

爆料者提供的照片上,清楚印製該網站的名稱浮水印。

 

其中一組「大學男廁偷拍」照片,發現疑似是北部某大學的校內比賽。

經向該校查證,校方表示,從民眾提供的照片來看,皆無法辨認是否為該校,

就連是在教學大樓或是餐廳、宿舍都難確定,需要時間進一步釐清照片中的地點。

而該校也表示,照片無從查證,也無法確定就是他們

該校強調,他們都會做定期排查,所以也不會是他們學校。

 

除了校園以外,也有多部偷拍影片地點,是在疑似捷運等地的公共廁所,

遍布各個線、不同的廁所裝潢。

從可查看的照片發現,偷拍的角度也相當多,有些從上面往下偷拍,

有些則是從隔壁間由下往上拍,甚至幾乎每一個偷拍影片,都還附有被害者在外面洗手,

或是從廁所內走出來的照片,甚至還有疑似安裝在事發該間廁所的針孔,

甚至在各大社群平台流傳,還有人將這些影片放到網站上販賣

觀察該網站,目前受害者數百人,全部皆為男性

多名體育選手深怕會影響到自己往後的工作與生涯,紛紛站出來受訪,

也希望其他人要小心、不要受害

 

目前在網路上流傳、販售的影片,不乏一些Instagram網紅、運動選手,

而運動選手也接受華視新聞網的訪問,控訴該網站架設者的無良行為。

被放到盜錄網站上的受害者,有好幾百名,受害者當中有很多都是Instagram上的網紅,

還有知名同志夫夫YouTuber

據觀察,有些影片已經在各大色情網站上流傳一段時間,也被拿來販賣。

網站大喇喇放上每個受害者被偷拍、盜錄的裸露照片,吸引人購買會員。

除了自慰影片之外,有一些甚至是情侶的性愛影片。

 

律師游聖佳表示,對於猥褻物品的散播,會因為卡到憲法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的保障界線,

模糊地帶間一直沒有真正完善的配套處理,然而性犯罪並非僅僅只有性交行為而已,

猥褻行為亦有可能造成性被害人不可抹滅的傷痛。

游聖佳說,有鑑於許多網站上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時期遭到盜錄,

因此網站架設者《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6條:

「以強暴、脅迫、藥劑、詐術、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

使兒童或少年被拍攝、製造性交或猥褻行為之圖畫、照片、影片、影帶、光碟、電子訊號

或其他物品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甚至營利部分,更可以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游聖佳說明,這個條文其實就可以包含:

「網站經營者」、「網站貼文者」和「網站求文者」

除此之外,其他的條文和法規完全無法妥善處理這些情形。

律師:規範不足立法者要讓法律真正處罰這些人

然而,律師游聖佳亦說明,網站架設者是個問題,但是不斷在張貼者、求片者,

這些人也是大量傳播的關鍵之一,法律到底能不能真的處罰更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的相關規定雖可以處理相關「網站經營者」,

但實際上對於網站貼文者與求文者,以及滿18歲以上之被害人部分,

還是沒有相關配套法規可以妥善處理此事

尤其是遇到所求影片是為不法犯罪所得之被害影片時。

游聖佳認為,建構如同《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之相類似規定,

來擴張對於性犯罪態樣的處罰以及被害保護,使得18歲以上之性被害人也能獲得相同保障,

是立法者需要去考慮建立的法網。

 

他感嘆,性犯罪的規定從保護被害人到處罰犯罪者,我國規定其實並不健全。

游聖佳律師提到,台灣的法律現在對於犯罪的網域和網路資源,

其實沒什麼法規可以處理,先前有立委鄭運鵬提案增訂著作權法封鎖網域之規定,

讓著作權人可以聲請法院要求網路服務業者封鎖IP位址或網址,

並讓台灣網際網路中心(TWNIC)不得解析該網頁。

倘若該存在,或許本案就有套用空間。

但該法案後來因為遭到質疑有侵害言論自由、「白色恐怖再起」的疑慮,草案不了了之。

「在我們目前國際上無法請求國外協助的情況下,或許從立法透過法定程序為斷網,

還是能多少降低被害人的受侵害的程度。」

 

游聖佳指出,經過與這些被害者訪談,發現他們受騙的過程幾乎完全相同,

被害人遭詐騙「以為是只有視訊彼此的情況下」被盜錄,顯然背後可能有集團在操作,

這個情況是很少有人特別去注意到的部分,可能相關主管機關單位需要注意。

游聖佳說,許多受害者都是未成年時遭到偷錄,因此這階段的家庭教育也相當重要,

透過家庭的機制,利用已發生的事件對小孩機會教育,家長也能從小孩的觀念中,

教學相長,一邊了解小孩子的看法,家長必須要讓小孩知道,

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身體,是有風險的。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