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31709我與猛男的一夜情

夏天到了,很多人藉機加緊運動減肥,勤上健身房。

好的身材不僅是健康的象徵,往往也是一個人自信的來源,

更有機會因此受到他人的青睞,但對於夏天是推拿的消費旺季而言,

卻因為這樣讓一直以來,都堅持在健身房裡鍛鍊的我,減少不能固定上健身房的頻率,

同時也流失掉一些的肌肉。

我感到非常無奈與擔心,但我沒有因此放棄利用時間上健身房的機會

 

在某個週末夜晚,趁著工作的空檔時間,到了World Gym 西門店

盡情揮灑汗水去運動。   

走到更衣室,突然發現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背對著我正解著鈕扣,

然後一把脫掉襯衫露出他精壯結實的上半身。

我悄悄地走到他旁邊,想要看清楚這個人的長相。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一張俊朗堅毅的臉龐,是一種讓人看了會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我眼睜睜地看著他褪去長褲,全身上下僅剩一條勉強蔽體的三角子彈內褲,

正可以完美呈現「那裡」的弧線。

一想到要跟這誘人的帥哥共同運動,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興奮。

也許是太靠近的關係,我才發現他全身上下只脫到只剩下內褲,

看著他身上穿著的子彈內褲鼓起的弧形,很是艱難地嚥了咽口水,堪堪的把視線移開。

他轉過頭來打量著我,眸底掠過一抹笑意,似乎也發覺到自己穿太少了,

便將剛剛脫掉還拿在手上的褲子,稍微遮住他的重點部位。

我也在他的目光下,顫著手一件件地褪去身上的衣物。

 

也許是上天特別的眷顧我吧,像我這樣的人卻偏偏會遇上同志們都會喜歡的類型。

我本想接下去自我介紹的一段話,卻在剎那刻全哽在喉間。

要知道這樣顏值、身材雙雙在線的小鮮肉還是不多見的呢!

雖然我的外表看起來道貌岸然,但我終究還是個同志,事實上骨子裡是個賤貨。

我的慾望也在健身房裡完全顯露出來。

 

「請問你健身多久了?身材很不錯!」我有點不知所措地說著。  

「差不多有5、6年左右的時間!」 這時對方緊張的回答。

「喔!你怎麼稱呼?」「 Eric!你咧?」

「我叫peter!很高興能認識你!」我回應他說。

「你從事什麼樣的行業?」我又繼續問他。

「進出口貿易商公司!

我跟他,就像打開了話匣子般,聊得很投機,對他那股陌生的感覺,

也在一句又一句的對話中,漸漸地消弭於無形中。

 

整個晚上健身房大約有50幾個會員在運動,但最吸引我目光的不外乎是那位帥哥了。

他的每一塊肌肉、每一根線條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和活力,

讓我感受到了何謂「行走的荷爾蒙」。

他渾身散發的雄性魅力,著實讓人招架不住。

健壯的麒麟臂盡顯男友力,飽滿的胸膛是溫暖的懷抱,厚實的肩膀是安全的依靠,

還有精緻迷人的腹肌和人魚線……這些都足以讓很多人無法將視線移開了呢!

 

他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散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兩道濃眉全神貫注地蹙在一起,

棕色泛著水光的肌肉擴張著,和我眼神交會一陣子,我的腦袋也停擺了。

無意識的雙眼立即對上一雙漆邃的瞳眸,無言的默然在兩人深深的凝視中。

為了達成我「性福」的人生,我絞盡腦汁研擬各種誘發成性本能的計畫。

終於得出一個結論,要誘惑他,光靠肉體上的催化是不夠的,必須要從精神上予以突破。

最後得到一個萬無一失的計畫,那就是。   

 

沒錯,人家說酒後吐真言、酒後亂性、酒後的心聲,酒後不開車……

總而言之 ,酒具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讓君子變痞子,聖女變蕩婦,性無能變超人。

這就是所謂最好的計謀也是最簡單的計謀嗎?

我認真考慮起來。

於是,我趁他準備離開之際,為了讓他卸下所有的防禦, 又裝作「恰巧」遇到他,

便說:「吃過晚飯了沒?去吃飯吧!我請客!算是慶祝我們初次的認識。」

我懷著一顆忐忑的心,深怕被他拒絕。

和他說了晚餐的約,他欣然應予,我也努力不從表情裡洩露我興奮的情緒。  

 

我們並肩走在路上,氣氛變得有點尷尬。

那天帶他到附近紅樓的一家酒吧,叫了兩盤雞胸沙拉、幾盤小菜和半打啤酒後,

我們開始聊起天來。

熱酒下肚,兩個人都變得比較有聊興,我算不上健談的人,但不知道為什麼,

只要遇上對的人,就變得話特別多。   

 

我們天南地北地講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這期間我只要一看到成酒杯空了,

就馬上替他再倒滿,聊天的氛圍似乎影響了他的情緒,讓他喪失平常的警覺心,

也不疑有他。

啤酒一杯接著一杯,我的笑容也越來越深。

我看著他喝得臉頰通紅,實在很想就這樣一口親下去。

但小不忍則亂大謀,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時候我就要裝作和他只不過是朋友的樣子,

還是等他真的醉倒了再說。

 

他抬頭看著我的瞳仁閃閃泛著光澤,唇角微微揚起,我的心臟砰砰跳個不停,

連忙灌了一杯酒掩飾。   

他還不斷的誇獎我的身材很不錯,而我被他這樣肆無忌憚地誇讚,

再怎麼故作矜持,也不可能保持冷靜。

我只好不停地 喝酒掩飾我心中的動搖,以免被他發現我下流的企圖,

但也不忍心阻止他繼續誇讚我,雖然他的身材比我好,但被喜歡的男人這樣稱讚,

不高興不暗爽是騙人的,我難掩心虛地陪笑。

 

原本想喝點小酒幫助入眠的我,好像真的醉了,整個人都茫了,我覺得腦子暈陶陶的,

桌上的半打啤酒後不知不覺已經空了。   

飲盡手裡最後一杯酒,我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想觸碰他的肌肉,

令人驚喜的是他竟然也沒有閃避。

所以說我的計謀終於成功了嗎?他終於也對我的肉體動心了嗎?

 

酒量不好的我,在酒醉半醒之間,只知道他把我扶回他的住處,

接下來就迷迷糊糊地睡死了過去。

那是我那天最後的記憶。

等到半夜我有點尿意,倏地醒來,發現自己呈大字形躺在他家裡的床上,

衣服穿得好好的,頭痛得像被一百支瑯頭輪流敲過一樣,

而床邊的他只穿了一件又小又緊的內褲就睡了,涼絲被還被他踢到牆邊。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惹得我心癢難耐,睡意一時間全無。

只是靜靜地端視他那具如雕像般完美的赤裸身軀。

在一室微弱的流光下,他的肉體映著誘惑人的古銅色,

在窗外微醺的月光照耀下發著誘人的亮光

挺起的胸膛,紮實的腹肌, 剛勁的雙腿,真是動人的青春之軀,

像宿醉般地奔放出令人渾然欲醉的混沌之光。

 

人家說酒是最好的春藥,或許就是這個道理。

我恨不得把他抱進懷裡,不過這件事得小心為之。

我有點挫折地想,就算喝酒之後變得比較坦率,他也完全沒有獸性大發的跡象,

光憑酒要他撲向我的懷抱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對我的外貌有點點注意了,

這也算是有所進展吧?

昨天晚上他送我回家時, 是不是一邊看著我的臉,一邊胡思亂想呢?   

想到這裡,我就覺得事非不可為。  

就這樣,我漫長的克服內心恐懼大作戰開始了……

 

他洋溢著年輕活力的短髮,隨風扇所送出的微風緩緩飄著。

兩道濃眉深深地刻劃在緊 閉的雙眼上方,一個英挺的鼻再配上兩片磚紅色性感的唇,

拼湊成了一張完美無暇的臉 。   

順著脖子往下看,是他那寬闊厚實的肩,很優美的弧形,微微聳起兩根鎖骨。

胸部踏踏實實地如溝渠般分出兩大塊堅實的胸肌,伴隨他深沈的鼻息,規律地起伏著。

腹部的構成又彷若經過米開朗基羅的巧手,精雕過地展現出六塊稜線清楚的腹肌。  

均勻修長的雙腿,散發出惹火的騷動律感,手臂渾厚的角肌,

凹凸有致地顯現出強健和力量依稀還可以聽到傳來幾聲男人深沈的喘息。

 

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我一不做二不休地壓低聲調試探性地喊了他兩聲。

這實在很不像是演戲,簡直像平常就肖想很久腦內劇場很久一樣。     

他全身充滿了壯烈的犧牲意味,像是被巫師獻上祭壇的處女,

那麼,我豈不成了傳說中的惡魔了?我自嘲地微微一笑。

我感覺我的胃收縮了一下,計畫時是很積極,但實際上面臨這種場景時,

我還是覺得心臟擠壓成一團。

 

事情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在這一天,如果身邊沒有一個陪著你溫存的人,

你就會覺得人生無望,前途無光,開始檢討自己過去的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之類的。   

而對男人而言,和同性一起擁有最美好的回憶,當然就是床上的回憶了。   

萬事俱備,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反而覺得緊張起來。  

因為不知道他會做何反應?

遇上這種事情,我再有信心也變得沒有信心,要是被他發現了,

我可能會挫折到一輩子都硬不起來也說不定。

 

我依然呆坐在床邊,感覺自己呼吸幾乎要停止了,臉頰微微發紅。

我的心底竄過一陣熱流,小腹也跟著發燙起來。  

「Eric……Eric……」我沙啞地喚著。  

我又用手輕推了一下他的臂膀,還是依然毫無動靜

大概是晚上健身太累, 晚上又喝了酒的關係,睡得很沉。    

體內的慾火強烈地慫恿著我,實在按耐不住……好想摸一下!   

一下就好,真的,一下就好。

 

手悄悄地伸出去,萬一他醒了?不會吧,他睡得好熟?想了想還是不敢。   

一隻手顫顫巍巍地懸在半空中,如箭在弦。   

深呼吸一口後,慢慢地用手掌輕輕蓋上他一邊的胸膛,輕得不著一點力量,

一種肌膚相觸的奇特感應沿著指尖,直竄我噗噗狂跳的心口。

我淌著汗的手,隨著他的呼吸一起 一伏,一起一伏,

清楚地感受到他那規律的心跳和暖暖的體溫。

 

我輕移著僵硬的手 ,沿著肌肉凸起的弧形滑動,手指在他光滑緊繃的年輕肉體上巡行,

緩緩地撫著肩和臂肌,又回轉到胸際,輕巧地滑過他那六塊堅實的腹肌,

漸漸地往下腹延伸。

我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熱潮正在慢慢擴張,連呼吸心跳也更急促了些。

這昇起的熱燙感覺,再也無法抵擋我原已蠢蠢欲動的左手,

冷不猝防的五指伸往他唯一穿著的內褲。   

想到我多年來都不曾主動侵犯同性這種事,連想都不敢想,

沒想到今天就要美夢成真了。   

 

我慢條斯理地拉住內褲的腰線,順著大腿的肌理,好像怕弄壞似地,

慢條斯理地脫下那件布料不多的內褲,繞過他的足趾。  

一根碩大的陽具便直挺挺地在我眼前,我忍不住輕喘起來。

微微往上揚的弧形、飽滿的龜頭、傲人的長度和那頗具份量的莖幹,

簡直是完美的藝術傑作。

 

他的陰莖因勃起而微微顫動著,我不禁把我的臉往他的下部靠了過去想看個仔細。   

他青筋暴突的陰莖在窗外薄弱的月光照映下顯得格外硬挺,

散發出來的雄性特有之體味,慫恿著我漸失的理智,刺激著我勃起的性慾,

不聽使喚的手,像初習電腦者輕觸字鍵一般,在他亢奮的陽具上輕輕游移。   

他始終沒有睜開眼睛,不知道他是沉睡的獅子叫不醒?還是只是在裝睡?

 

我雪亮的雙眼連一下都捨不得眨,嘴裡因飢渴而不斷地吞嚥口水。

這時候我已經血脈賁張,手的酸麻感剛好刺激下面的感官,

感覺我的那個部位即將蓄勢待發,更因莫名的悸動興奮而心跳急遽,

就連血液循環也快得無法掌握。

發熱的下體正和另一個男人的肉體因手指觸摸而引發一場電流的磁波交集。   

 

突然間,他身體顫了一下,我連忙停止一切的動作飛轉回身假寐

只見他慵懶地翻個身,囁嚅了幾聲,又睡了過去。   

我被他突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在床上拼命地吁著氣,冷汗冒了我一身。

在驚魂甫定後,我無力地癱在床上,回想著剛剛激情的種種,

緊張的情緒一直無法紓解。   

他應該沒發現吧?他只不過是翻個身而已吧?還是他會不會已經知道了?

一連串的問號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明知道是條不歸路,爲何還要選擇繼續前行?

「性」這個字,到底鎖住了天下多少人的心?

經過這番折騰,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見他一絲一毫都沒有感覺,

他的肉體讓我的心智更加紊亂,鼻端縈繞着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雄性荷爾蒙氣息,

腦子有些暈眩,倒也不顧矜持,心裡奔騰著幾乎無法克制的性慾,

也許是酒精的效用發作,我的膽子瞬間壯大了不少,

終於,我仍是抵擋不過酒精帶來的狂亂心思,嘴巴緩緩湊近他的下體,

一逕把頭埋入他的跨下,握著他堅硬的陰莖便開始吸吮了起來

 

我肆無忌憚地在他的龜頭上恣意地吞吐著,一次比一次含得更深更緊,

再緩緩地順著往上舔。

他也靜靜地享受下體所傳來的陣陣快感,在我手口並用下,

我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的陽具在我嘴裡亢奮地顫動著所傳來的陣陣快感,

似乎變得比剛才更硬了些。

 

我的舌頭順著他的龜頭曲線挑逗地來回蠕動著,而他的陰莖也因而不時地顫動著,

我愈含愈深,他也愈來愈堅硬,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得有點不規律,

嘴巴的動作也愈發激烈,而他的陰莖強烈地在我嘴裡收縮了一下, 

突然他發顫的身體抖了兩下,一道道乳白色黏稠的液體自他的龜頭激射而出,

一陣熱流激射在我的嘴裡,紮紮實實地濺滿我整個口腔。  

閉上眼,將手放在他崢嶸的胸肌上,我又再度沈沈地睡去。

 

當天中午起床,我的耳根子微不可見地紅著,一點聲音也不敢吭。

但看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八成是不知道昨晚我對他做的事,

心裡一顆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

我對他笑了笑,滿心歡喜地吃起他買來的便當。

之後,雖然靠著Line的通訊軟體互通有無,但是我卻沒有機會,

再對他做過類似第一天晚上那樣踰矩的舉動了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