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31549男星為電影脫褲露出未割巨鵰

 

巴西電影《被遺忘的人生》在去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奪得最佳影片大獎,

該片改編自巴西女作家瑪莎巴塔莉婭15年前的暢銷小說,

描述一對感情甚篤的姊妹被迫分隔兩地,一生渴望再見對方,

卻總在峰迴路轉的命運中擦身而過。

該片在坎城首映時感動全場,不少觀眾哭成淚人

國際媒體《銀幕》也讚賞電影「深厚情感超越任何言語」,

更提醒觀眾「最好要準備手帕」。

 

《被》片原著作者將其母親的離奇故事擴及當代女性,費時30年寫出動人傑作,

不僅入選聖保羅文學獎,並在暢銷英、美、德、法、義大利等20多國後,

被巴西導演凱里阿努茲搬上大銀幕。

格雷戈里歐杜維維耶,去年因為演出坎城獲獎片《被遺的人生》再度聲名大噪。

原來該片在巴西上映時,杜維維耶片中新婚夜把內褲一脫、「大展雄風」的勃起巨鵰畫面,

令觀眾大為驚歎,紛紛奔向走告。

但據巴西媒體《EXTRA》爆料,該未割包皮的巨鵰並非杜維維耶所有,

而是替身演出,隨即杜維維耶也承認,「但所有屁股都是我的」,讓電影更添話題。

 

34歲的巴西男星杜維維耶是巴西當紅脫口秀主持人,以幽默談吐大受觀眾歡迎。

此次受導演凱里阿努茲之邀,在片中演出女主角卡蘿杜瓦茲的控制狂丈夫安東尼,

也是阻撓姊妹重逢的頭號嫌疑犯,讓觀眾愛恨交加。

該片勇奪去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最佳影片大獎,並獲派代表巴西角逐奧斯卡,

將於周五(7/03)全台上映。

 

畢業於里約熱內盧大學文學系的杜維維耶,是著名的演員、名嘴及詩人,

在巴西幾乎無人不曉。

他出身演藝世家,父親是音樂家兼視覺藝術家,母親是歌手,連阿姨都是知名電影演員。

以童星起家的杜維維耶,13年前重返影壇時,曾因演出同志片而成為同志天菜。

近年轉進電視脫口秀,以帥氣外表及幽默談吐大紅影視界及政壇。

6年前,他和交往5年的女友結婚、卻於同年閃離,近來又因為扮演「同志耶穌」,

在巴西天主教界掀起軒然大波,入行13年永遠充滿話題。

 

這次他在電影《被遺忘的人生》演出大膽,當他未割包皮的巨鵰從兩腿褲檔間彈出時,

觀眾立刻目不轉睛、全場鴉雀無聲,因為「電視上看不到」。

有趣的是,杜維維耶在電影《被遺忘的人生》雖有多場全裸做愛戲,

卻越做越有戲,不僅一路從浴室地板、鋼琴、沙發,做到廚房。

他原先的男性霸權地位,也隨著時代變遷,做到最後男女易位

還被找到自我的妻子逼進廚房裡挑逗。

 

導演凱里阿努茲導戲功力驚人,片中每場性愛戲層次分明,更充滿著時代推進的語言。

獲評審團主席《我想有個家》黎巴嫩女導演娜迪拉巴基激賞,

將坎城影展「一種注目」最佳影片大獎頒發給他。

《被遺忘的人生》隨後獲美國國家影評協會最佳外語片大獎,

在美國電影網站IMDB更曾勇奪8.1高分。

 

電影《被遺忘的人生》根據巴西女作家瑪莎巴塔莉婭的暢銷小說改編,

劇情描述一對感情甚篤的姊妹,姊姊姬達渴望著真愛的降臨,

妹妹尤莉絲(卡蘿杜瓦茲 飾)則希望成為一名鋼琴家。

被迫生活在兩地的她們,不斷努力尋找對方,卻總在峰迴路轉的命運中擦身而過。

即使人生艱難,這對姊妹從未放棄重逢的希望。

姬達在友人協助下,冒名頂下一幢房屋,母子終得遮風避雨之所。

從未接獲隻字片語的尤莉絲,誤以為姊姊已死,傷心之下放棄夢想,並將鋼琴付之一炬。

姊妹輾轉歷經滄桑數十年,即使彼此思念甚深,人生卻未再見面,

直到尤莉絲發現了一堆寫給自己的信件

 

片中杜維維耶他和妻子新婚之夜發生關係的戲,他的「大展雄風」,

還被巴西媒體盛讚「有著未割(處男)的性感」

而他「白拋拋」的屁股更獲本人證實「貨真價實」,成功營造不少趣味話題。

好笑的是,杜維維耶片中縱跨數十年人生,身材也越演越寬廣,如今電影上映了,

他的身材卻也「回不去了」。

 

關於片中幾個性愛場面第一場性愛戲,是尤莉絲和安東尼的新婚夜。

不是自由戀愛而是父命難違。

尤莉絲早就為初夜做好準備「剛開始有點刺痛,然後忍一下就過去了。」

婚禮前,阿姨對尤莉絲說在這個敘事裡,性愛像一個儀式,沒有浪漫或愉悅,

是女人必須「忍一下讓它過去」的事。

 

那晚,安東尼草率帶過前戲,很快想要進入尤莉絲的身體。

尤莉絲倒在浴缸裡,安東尼急脫下褲,陰莖對著尤莉絲、也對著觀眾,彈了出來。

整個性愛過程,充滿安東尼暴烈的呻吟聲而尤莉絲只是睜大眼睛,眼神充滿困惑,

甚至是些許惆悵,沒有一絲喜悅。

但她也不反抗,或許她認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的:老公想要,老公有需求,我給。

 

第二場性愛戲,發生在尤莉絲練琴時。

結婚之後,尤莉絲對她的音樂夢仍然念念不忘她在家裡勤練鋼琴,打算報考音樂學院。

安東尼無視尤莉絲正專注於琴譜與琴鍵上,開始輕撫尤莉絲的後頸與背。

尤莉絲:「你不想讓我練琴嗎?」 安東尼:「你可以繼續呀

誰都看得出來,安東尼只是虛應。

他隨即拉開尤莉絲的洋裝,將她抱到鋼琴上尤莉絲不允許也不想要,

他在心愛的鋼琴上進入她。

尤莉絲:「不要在鋼琴上我們到沙發。」

尤莉絲的聲音很微弱,連續抗議四五次,安東尼才終於不耐地把她抱到沙發上。

 

透過遠景畫面,我們又能聽見安東尼享受的呻吟,不聞尤莉絲的聲音。

尤莉絲開始喊著不要,她不能讓安東尼內射,她要是懷孕了,怎麼去音樂學院面試?

而安東尼像是失去聽覺般——不知是真是假,即使尤莉絲拚命反抗,

哪裡抵得過他當時難以遏止的慾望。

最後,他還是射在尤莉絲體內。

 

安東尼道歉,尤莉絲怒不可遏。

但尤莉絲唯一能做的事,只有在浴廁瘋狂灌洗下體。

接著,是被迫接受幾個月後,自己即將成為母親的事實。

尤莉絲無法拒絕丈夫求歡,也無法捍衛她的未來人生。

不僅她的身體感受沒被重視,她的夢想在丈夫眼裡也顯得無足輕重。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