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60923「隱藏版」男神猛肌網全暈船

 

近來討論度最高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只劇情高潮迭起、議題性十足,

其中飾演殺人魔李曉明的王可元,更是整部戲的引爆人物!

即使劇中台詞不多,但變態殺人魔的冷血無情,他用眼神就完美詮釋,

而私底下的他其實是陽光型男,不只常在IG秀出他的健壯身材外,

偶爾還有可愛調皮的一面!

 

對比《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陰沈、消瘦憔悴的模樣,

身高180公分的王可元私下其實是個陽光小鮮肉!

他常在社群網站上分享自己的生活,平常就有健身習慣的他也常放上一系列的健身照,

根本超級養眼啊

不只帥他還可愛從他的貼文中常常被他的幽默調皮笑的不要不要的

 

台劇新星「王可元」從大三開始拍攝廣告,2016年正式出道,

演藝之路卻不如常人以為的順遂,總因為長相問題在試鏡時屢遭拒絕

真的不要小看他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瘦弱的模樣,脫下來那肌肉可是不~得~了~啊!

平常就有健身習慣的他,靠著規律的運動鍛鍊一身好身材,

也難怪他穿起衣服來體格就是好看,愛喝水的他肌膚也看起來總是閃閃發亮!

 

2019年因演出公視大戲《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連續殺人犯開始嶄露頭角,

雖然戲份並不多,但每次的演出都十分讓人印象深刻

除了飾演過《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殺人犯李曉明之外,

王可元還參與過《通靈少女》、《返校》、《陽光普照》等台劇與國片,

角色類型也十分多變,可說是近期台灣戲劇電影界的「最亮眼綠葉」

 

可元2018年他更以《情色小說》中的小兒麻痺作家王振宇一角

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為演藝事業開啟了一道花路!

大學畢業後因為找不到人生方向,便積極運動、健身,不僅身體變好了,

整體氣質也更加提升

而且動靜皆宜的他除了會運動,還會攝影跟彈鋼琴!

 

以模特兒出道,至今累積了不少作品,在多部戲劇、電影、MV中都有涉略的王可元,

讓大家更好奇他私底下的生活究竟長怎樣

不說你不知道,其實身高180公分的王可元,私底下可是個陽光大男孩,

從他的IG上可以看到他滿滿的鮮肉照,還能看到他裝萌的一面,

與冷酷殺人魔的形象根本差超多,少女們根本被王可元「萌死」。

 

《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口碑爆棚、收視率節節高升,連帶捧紅了劇中的演員,

其中雖然戲分不多,卻是貫穿全劇要角的殺人犯「李曉明」也引起關注。

其實王可元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前,也有過許多作品,

包含同志片《癡情馬殺雞》、網路劇《深藍與月光》,

前年夯劇《通靈少女》中也有他的身影,更曾擔綱多次MV男主角。

 

網友挖出王可元私下的照片,發現他其實是個身高180公分、身材壯碩的陽光男孩,

有別於戲裡瘦弱、冰冷眼神,王可元不僅時常在IG曬出「大肌肌」供粉絲養眼,

也偶爾會賣萌裝可愛,與劇中冷血殺人魔角色根本判若兩人,

超強烈反差感讓網友相當驚艷。

從當平面模特兒、拍廣告到專注戲劇,王可元說,他也曾很浮躁、迷惘。

後來發現,把心靜下來生活,才是做好一切事情的首要和必要。

因為他說: 「表演和生活是互補的,從生活裡去發展表演。」

 

在《與惡》之前,王可元也出演過不少作品,

包括台灣短片《癡情馬殺雞》、網路劇《深藍與月光》、電視劇《通靈少女》等,

也當過不少MV男主角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冷血人魔的王可元,

在短片《癡情馬殺雞》搖身一變同志按摩店的紅牌按摩師,手技備受隆宸翰推崇

「可元很有魅力、身材又好、按摩技巧也不錯,他從我背後用強壯的身體靠著我時,

我覺得只要是同志都會被撩到!」

 

隆宸翰出道多年曾參與過電影、電視劇、舞台劇等演出,但這次是第一次演短片,

他在片中被同志按摩店清潔工深深愛慕,隆宸翰也坦承被同志追求過

他說自己曾在健身房遇到一個男同志對著他唱歌,害羞說:「同志都很會放電」。

王可元本身曾親身去按摩店體驗過,也花了些時間學習按摩手技,更透露親密按摩的重點:

「快要摸到但又沒摸到的時候,最敏感。

再來就是上半身很靠近對方皮膚的移動,但又不碰到,對方會感受到你的體溫,會酥麻。

曖昧不明的時候最有幻想。」

 

《癡情馬殺雞》新導演游智涵第3部短片,靈感來自於一個身材姣好在做同志按摩的朋友,

讓他開始好奇,如果是一個沒身材沒顏值的人,在這個場所會處於什麼衝突的狀態?

由賴澔哲扮演靈魂人物,詮釋身在男同志按摩店猛男叢林的清潔工肥宅,

愛上一名客人的經過與心情起伏。

賴澔哲增肥了12公斤,「以靠近角色之名行大吃之實,還蠻爽!」

 

可有相似經歷?

他哀怨說以前玩網路交友時約網友出來被放鳥,

詢問時遭嫌:「你比我想像中的大隻很多

賴澔哲雖演出經歷不多,卻已陸續藉著短片《出遊》獲得金穗獎最佳演員獎

以及本片《癡情馬殺雞》榮獲MOD微電影暨金片子創作大賽最佳男演員獎,

好演技有目共睹。

 

出生於1989年的王可元,以模特兒出道,身高180cm的他除了擁有一雙長腿,

更有一身精鋼身材。

令他一氣爆紅的作品除了有《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外,

同志短片《癡情馬殺雞》更讓他打開了同志市場,

在片中王可元飾演一名同志按摩店的紅牌按摩師,

配上精實的身材、帥氣外形及熟練的按摩功夫,讓不少顧客一再回流!

而他也在片中不吝全裸展現好身材,不禁令人大讚:「有夠敬業!」

他的演技更是備受肯定,讓他迅速成為台灣新一代同志男神,成功吸引了不少男、女fans。

 

這行就是這樣,機運會在對的時間推人一把,就看你抓不抓得住,

王可元肯定是牢牢捉住了

去年接下《我們與惡的距離》的角色前,他才剛拍完林孝謙導演的電影短片《情色小說》,

飾演患有小兒麻痺的作家,不只得精準揣摩小兒痲痺患者的身心狀態,

還有尺度極大的露骨床戲

林孝謙也透露為逼出王可元渴望身體的一面,要求他禁慾10天,不能打手槍,

要完全禁慾,這樣等開拍身體才會敏感,潮紅的感覺才會很接近。

 

對於後來作品的呈現,導演大讚:

「王可元第一次主演主角非常投入,完全禁慾,已經很瘦還減重3公斤,

以前練得肌肉都減掉、神情到位,有充滿慾望的感覺。」

精湛的演出也讓他入圍第21屆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

這是他第一次與電影有了深刻的連結。

 

對一個新演員來說,不是特別有天分,就是加倍努力

他說自己不是天才型演員,為了入戲,除了做足功課、學表演之外,

還習慣讓自己變成角色,用角色該有的外在模樣和心理狀態生活。

 是模特兒出身同時也是新生代男藝人的王可元現年30歲的他私底下的形象,

除了擁有稚嫩的臉蛋以及180公分的身高,褪去衣服後的好身材更是讓人目光一亮,

而他也常在IG上分享健身結果以及日常生活,更不時在限時動態PO出彈鋼琴的影片,

如此開朗陽光的模樣實在無法和殺人犯產生聯想。

 

這位非科班出身的矛盾少年,誤打誤撞入行,2017年的低潮挫折成了表演能量,

「我一直相信,當你來到谷底,就是準備要變好了。」

今年他一舉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迎來一生一次的榮耀

得知入圍當天,王可元過得並不好,外頭陰雨不斷,心情煩悶的他,順手打開直播,

無心思地聽著,播到一半甚至斷訊,正在內心碎念,

沒想到恢復訊號下一秒就聽見自己的名字,眼淚跟著飆出,

完全沒有想到,我想說這是整人大爆笑嗎?

人生真的好奇怪,心情像洗三溫暖。

 

身為太陽天蠍、上升天秤,王可元自認性格矛盾,小時候在家不說話,

一度被媽媽以為自閉症,殊不知在外愛講話且吵鬧

王可元臉上也能看到兩種面孔,螢幕上陰鬱沉重,IG上卻純淨陽光

王可元私下有神經病一面,尤其熱愛打掃,每天一定要拿酒精噴地板,

有次他把家裡借給導演做表演訓練,兩位國中小朋友正在上課,因汗味驚人,

他竟在旁邊直接拖起地,「現在才覺得自己有夠失禮,真的很瘋。」

 

王可元平時透過打掃自我療癒,偶爾也帶給朋友很大壓力,例如朋友掉食物在地板,

他就會冷眼不講話

「還有一次朋友來我家煮火鍋,說要幫忙洗碗,基於禮貌就接受

大家走了之後,我在鍋子底部看到一條金針菇,我崩潰欸全部重洗一次。」

除此之外,他還會在廁所放除濕機、晾衣服,衣櫃裡分別有黑色和白色的衣架,

黑色掛褲子,白色掛上衣,種類和顏色都要分開來才行。

 

王可元從平面模特兒轉演員,曾聽過:「長得不夠帥」、「他就是不行」等打擊評論,

2017年陷人生低潮,工作、家庭、戀愛三頭空,挫折到不行,他坦言一度想放棄,

所幸隔年開始一切轉好。

「演員這行業就是在不停的自我懷疑和自我否定,每次的自我懷疑和否定,

都會帶你到下一個境界去,千萬不要怕失敗!」

他笑笑表示:「我一直相信,當你來到谷底的時候,就是準備要變好了!

沒有沉澱和挫折,就不會有《情色》和《與惡》的表現,因為我不是科班出身,

表演就是從我的生命去挖東西出來對我來說是不錯的安排。

 

王可元很早就意識到人際疲乏這件事情,認為太多的傾訴是一種綁架,

遇到低潮都一個人消化,「讓我看電影、吃垃圾食物和發呆,不要理我就沒事。」

他超能獨處,網路上有名的孤獨指數表

王可元只有「一個人去遊樂園」沒做過(因為不喜歡遊樂園),其它全都執行過,

包括一個人看電影、吃火鍋、唱KTV,甚至做手術。

談過三段戀愛,不論追求或約會,王可元都屬於「看感覺的人

他笑說:「你越追,我跑越遠。」

但又表示遇到有興趣的人會裝冷,對沒興趣的人反而會主動(矛盾性格再現)。

 

交往時他很貼心、愛照顧人,會偷偷記住對方喜歡什麼,然後送上小驚喜

同時掌控慾也很強,如果你越了線,他絕對頭也不回。

至於理想型條件?王可元秒答:「獨立、陽光、愛運動,能夠一起對生活有感覺。」

單身好一陣子的他,想拍純愛片,不過在此之前,希望活得舒服一點、做自己想做的事,

開心快樂最重要。

 

王可元演《我們與惡的距離》,以殺人犯李曉明為觀眾所知,

《陽光普照》、《軍犬》表演奪人目光,又以《情色小說》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獎。

出道以來他演同志按摩師、小兒麻痹的作家、殺人犯、少年監獄受刑人,

透過這些非傳統框架認同的角色,他得到作為演員的認同。

王可元說,演員是極為脆弱與缺乏安全感的職業,唯有不斷確認自己在做的事是有價值的,

他也才能演下去。 

 

剛出道時,王可元常因長相被打槍,被說路人臉,但現在他已經學會從外至內,接受所有。

他提及自己臉上那些,常在工作中強制「被完美」的瑕疵,

「我臉上的痣、斑、眼袋都被修掉,這什麼意思啊?」

如果說能發揮演員的影響力,他希望這社會能出現另一種審美觀,

人都不完美,有什麼好擔心的?

新演員,顧名思義入行不久,一切都是新鮮的嘗試。

 

對於如何讓自己進入演戲的狀況,王可元當然曾有過擔心,

「比如說接到一些哭戲,我心裡會想說,幹如果哭不出來怎麼辦?

但真正工作之後發現,當下其實不需要去想,你在那個情境裡時,全世界都會幫著你。」

眼藥水就丟了吧,拍電影是團隊的事,對手演員對了、場景對了、氛圍對了,

眼淚就掉下來了。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