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90147蝴蝶樹

現在,在我居住的這麼一個精緻的小城裡可以有文明的一切設施,但是恐怕不會有人再見得到枝葉上棲滿了美麗蝴蝶的“蝴蝶”樹了。而我,多年以前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就在我現在單位附近的那條路上,曾有幸見過的。多麼美麗的蝴蝶啊,只只碩大如成人的手掌,黑、紅、黃、藍、白……,色彩斑斕交雜,彩翼嫣然相映……她們靜靜地棲息在樹的枝葉間,悄悄地養憩在光與影的縫隙中,一聲不響,仿若處子。這是蝶的天性嗎?我不知,那時不知,現在亦不知。那應該可以算得上是我兒時真正意義上的一次遠足吧。記得小城那會子更小、更緊湊,出了勝利路老街,穿過“初生的橋”(尚在施工,基本建成,行人可走,車輛尚未通行),向北,一條路延伸。沙子路面,粗糙、純樸,如同村婦。兩岸佳木森森相映,道行樹外一望無垠的田野!這條路便是鄉村與小城的紐帶,是小城北面出城的頸口。我的老父親,那個時候當然很年青,正是一家人的依靠,在稚孺眼裡是那樣強壯有力,那時候天塌下來我也是不怕的,因為身邊有父親;現在天塌下來不害怕的應該是我的桐兒吧,就像我以前把一切負擔、責任扔給父親一樣我的孩子今天也把那些難啃的骨頭扔給了我。從來在血脈默默相傳的同時,也把愛的責任與義務潛在地傳承了下來,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父親的單位在城北那個方向的郊外,每天要路過那條路。單位裡儲存有大量的木材往來交易。木材上那些沒有價值的樹皮其使用價值卻不小,小城裡很少有暑假沒有到過那裡為家裡鑿樹皮當燃料的中小學生,我的小夥伴中有幾個因家貧去得還特別勤,他們有福經常能看見那些可愛的生靈吧?可惜我從小體弱多病,離家遠一點點的地方都無緣去得。我心裡面不知道有多艷羨他們的自由呢!又一個長長的暑假來了,我終於憋不住了,瞞著大人偷偷地和他們一起出發。三、五個十歲左右的孩子,一路走走停停,現在我每趟花二十幾分鐘便可走完的路程那時居然走了一個半小時。好色,大概是人的天性吧。一路兩邊的野花又多又美麗,我們怎肯錯過採摘她們的機會呢?外面的世界那時候是一片純自然的世界。極目儘是金黃的稻穗、碧綠的菜畦。一陣風吹過,沙沙的稻浪在你的耳際喁喁私語;泥土的芬芳將大自然純淨大愛的信息四下傳遞。我們只知道幸福地沉浸,只知道酥軟地陶醉;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幸福,這樣陶醉。因為愛,人性最重要的這一部分正在我們幼

(繼續閱讀)

201204231908冬季,收穫了漫天的悲傷

這麼安靜的下午,溫暖的陽光,思念在陽光下蠢蠢欲動,誰也阻止不了,你那晚上的一些話,我記著了,其實,我怕最後你也不認識我,我只想告訴你,你在我生命中留下了,不能讓我遺忘的記憶。我以為自己能遺忘,連著往事帶著你,一起遺落在年華逝去的來時路上,卻總在一個不經意的回眸間,回憶倒帶成黑白膠卷,灰黑的是過往,明晰絢爛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一嗔一怒,一喜一憂,點點滴滴竟成我今日的愁!夜晚,習慣了在這樣深夜,一個人靜靜地聽音樂,低沉憂傷的旋律,穿行在這個空曠安靜的夜幕,一直抵達逼仄晦澀的心底,漆黑的夜空望不見一縷情緒的波折,恍若,這只是我一個人的幻象,四周是一片安靜的暗夜,電腦發出湛藍的光線凸顯我的蒼白,思念如潮,卻早已失去了安置的方向,十指無緒的敲打著鍵盤,那飛速的聲響,恍如脫韁的思緒。愁寂的寒風,肆虐荒蕪了我一個人的世界,無法觸及的想念,雖有千般命令,自己不能靠近的理由,卻耐不住那一絲微茫的靜默,這樣的夜,不敢停止忙碌,不敢睡去,害怕,回憶會洶湧地侵襲,那睜眼閉眼的間隙。冬天來了,葉子散落,這季節我收穫了漫天的悲傷,我困在原地任回憶凝集,自己的心也掉進了漩渦,面前漆黑一片,腦海空白一片,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吞噬,我卻只能默默忍受。點燃一支煙,冷眼看著煙頭,以未及成型的煙灰,瞬間被風吹散零落,寒笑著譏諷這赤裸的脆弱,看那青煙妖嬈蔓延成荒涼的虛無,仿似曾經的你我情感的歸宿,淡淡煙味,瀰漫全身,我恍如煙花,無論多麼絢爛的上演,最終都只能歸於沉寂。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