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40534我是白痴



 

我是白痴

作者:王淑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20611

知名兒文作家 王淑芬 最心愛、最切身的作品

內容簡介:

    「你不必嘲笑我,因為我聽不懂」——一位智能遲緩十三歲男孩的純真告白、一份高貴動人的友愛與勇氣

  「他不是白痴,他是我同學」——只要給予一點愛和包容,就能彌補世上一切缺陷!

  我是彭鐵男,大家叫我「白痴」的時候都笑笑的,我也跟著笑。

  我喜歡學校,每天抄課文,吃便當,幫同學提水,幫老師倒水。

  我看不懂考卷,老師叫我每題答案都寫1,結果得了十二分,老師說我好聰明。

  上體育課的時候,我多跑一圈,那是要送給「跛腳」的。

  老師到家裡來找媽媽,說我可能需要「補救」,但是我不喜歡吃「補」,因為「補」很苦。

  很多事情我都聽不懂,但是「跛腳」說,聽不懂沒關係,因為不懂才會快樂……

  本書為一位智能遲緩的孩子的自述。在他的世界裡,沒有痛苦,只有單純的「快樂」和「害怕」。在他身上發生的一切不公平,都被他純真善良的心靈化為雲淡風輕。語調樸實自然,讓讀者讀完故事後,內容字句持續在心底發酵,久久無法忘懷,並引起深刻的反思。

  這是作者王淑芬最鍾愛的作品,也是她學生時代一段難忘友誼的紀錄;她之所以寫這個故事,就是想替那些智力發展比較遲緩的人,說幾句話:「請你不必嘲笑我,因為我聽不懂:請你給我一些幫助,讓我多認得幾個字,學會一兩樣本事。」聰明的讀者們,一定知道,只要給這些弱勢者一點點愛和包容、一點點尊重,就能給他們繼續生存下去的無限勇氣。

作者簡介

王淑芬

  1961年生於臺灣臺南縣左鎮鄉,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畢業,曾任國小教務主任、輔導主任。不但會寫有趣的故事,還主持過數個電視廣播節目來推廣兒童文學閱讀。更喜歡做手工書,架設出台灣第一個手工書專屬網頁:「幸福的手工書」,並獲邀參加韓國國際Book Art大展。

  最大缺點是不愛運動。如果流落荒島,只能帶一本書,她會帶《唐詩三百首》。喜歡一面喝咖啡一面吃泡菜,不喜歡在湯麵裡加滷蛋,因為蛋黃融化在湯裡,會讓她感到害怕。這樣會不會被人家說她是個怪胎呢?

  自1993年發表第一本作品以來獲獎無數,至今已出版40多本作品,包括散文、小說、校園故事、生活故事、歷史故事、童話、傳記、詩集、圖文詩集、教學用書。王淑芬的校園生活故事總是深得孩心,「君偉上小學系列」二十年來陪伴台灣無數孩子走過歡樂童年,《一年級鮮事多》、《二年級問題多》、《三年級花樣多》、《四年級煩惱多》、《五年級意見多》、《六年級怪事多》台灣小學生幾乎人手一冊,且已發行韓文版與中文簡體版。最常被列入「生命教育」課題選讀書單的兒童小說《我是白痴》,不但已出版韓文版與中文簡體版,還被改編為韓國電影。其他重要作品:台灣第一本推廣兒童閱讀專書《不一樣的教室如何推展班級讀書會》(新版書名《搶救閱讀55招》)。台灣第一本手工書工具書《手工書55招》,連續兩年蟬連「誠品書店生活類」暢銷書第二名。繼風靡年輕人的二部曲小說:《地圖女孩.鯨魚男孩》、《鯨魚男孩.地圖女孩》之後,《我是怪胎》是王淑芬為中學生創作的最新力作。

推薦序
愛是一種勇氣
林良(兒童文學大師)

  王淑芬女士的這部作品《我是白痴》,是一部「自述體」的兒童小說。書中的主角,是一個被人喊成「白痴」的男孩子。他「天真無邪」的敘述自己上國中一年級那一段日子的遭遇。

  這個「白痴」,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白痴。學術上界定的「白痴」,通常指智商在二十五以下,而智力發展始終停留在兩歲幼兒的程度。

  這個被老師、同學稱為「白痴」的男孩子,畢業自國小的啟智班,智商有七十,而且可以與人溝通,屬於「可教育性的智能不足」。但是,在競爭激烈的現代社會裡,這種智能上的弱勢,卻引來周圍的人對他的嘲弄和虐待。

  書中的「白痴」,心中只有單純的快樂和害怕。他對自己的遭遇並不感到痛苦,對自己的未來也不感到憂慮。他是善良的,對世界不懷敵意。他那令人讀來鼻酸的「自述」,不含一絲控訴味,卻能促使我們深深的反省。

  一切的生命都應該受到尊重,更何況是同屬人類的弱智者。但是我們的社會一向是怎樣對待他們呢?我們排斥他們,遠遠的避開他們,甚至嘲弄虐待他們,看起來像一群豺狼。更野蠻的是,我們對弱智者的親人也加以歧視,仿佛這些親人都「身染惡疾」。這種迫害,造成了出現在書中的人間悲劇:母親一心想隱瞞她有一個弱智的兒子,妹妹不讓人知道她有一個弱智的哥哥。

  不過,書中也出現了真正的勇者。班長林佳音,在眾人面前挺身保護「白痴」。同學「跛腳」,處處為「白痴」爭取公平的待遇,願意成為「白痴」一輩子的好朋友。他們高貴的行為,使我們不能不承認:愛是一種勇氣!

  只有愛,才能包容一切。只有愛,才能彌補人間一切的缺陷。

  弱智者最大的不幸,甚至不是來自社會的歧視,而是來自得不到親人光明正大的愛、無愧於心的愛。有一位母親,帶著她弱智的兒子到醫院去看病,周圍的人很好奇的問這是誰家的孩子。母親很坦然的說:「這是我的兒子。他最需要一個照顧他一輩子的人。我就是那個人!」

  讀王淑芬女士的這本書,最大的感動來自她所激勵的這種有勇氣的愛。她是一位忠實的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一位作家。她能這樣生動的描寫智能不足者的心理狀態和生活中的種種遭遇,相信跟她的觀察和同情有關。因此,我對這本書的定位是:這不是一本一般性的控訴書,而是一本能夠激勵勇氣的文學創作。

作者序
他不是白痴

  如果有人問我,我有優點嗎?我一定會不假思索,馬上回答:「有的,我有同情心。」我很自豪自己的這項優點,我覺得它比長得美、腦筋靈光更可貴。

  我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些人會做出一些令人搖頭甚至髮指的殘酷行為。孟子曾說,人天生具有四種美德,其一就是「惻隱之心」。一個人,在面對比自己弱勢的對象時,居然會出口嘲諷,出手加害,那與生俱有的同情心是如何泯滅的?

  在現有的教育體制內,有一群「有點笨又不太笨」的學生,一直是我關照的對象。根據智力測驗的區分,凡是智商在七十五至五十的,是「可教育性智能不足」,四十九至二十五的,是「可訓練性智能不足」,至於低於二十五的,便是「養護性智能不足」。目前,國內的特殊教育,多收受中、重度學生,那些「可教育性」,或者一些邊緣的學生,有時反而沒有得到應有的照顧。許多課業成就低落、社會技能差、適應不良的學生,因為「未達標準」,進不了啟智班、啟智學校就讀。他們只好流落在普通班級,跟大家一樣上、下學,吃便當。只不過,他們往往是班級的「客人」,來「坐坐」罷了。因為,他們聽不懂教材,學不來同學的遊戲,搞不懂種種學習上的規則。他們一年一年換教室、升級,唯一不換的,是永遠得不到老師的關懷;很無奈的,老師教導其他學生也已心力交疲啊。當然也得不到同儕間的尊重,他一定有個「阿達、阿呆、大頭」之類的綽號。

  我小學高年級時,曾和一個智能不足的男同學有過令我難忘的友誼。每當我和那個高大整潔(他的媽媽每天都幫他打理得乾乾淨淨)的李生結伴回家,到巷子口時,他就高喊一句:「阿王,再見。」然後,揮揮手,給我一個很開心的笑。我一直認為,那種單純的情誼,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可是,他在班上,總是扮演被欺負的角色,男生老愛指使他做各種壞事,捉弄他。他常常哭,一個塊頭那麼大的男孩哭起來,聲音當然也是驚天動地。看著他哭,我心裡就想:「以後,我會替你報仇。」

  我之所以寫這本書,就是想替那些智力發展比較遲緩的人,說幾句話:「請你不必嘲笑我,因為我聽不懂;請你給我一些幫助,讓我多認得幾個字,學會一兩樣本事。聰明的你,你一定知道該對我做些什麼。」

  你要說我是「泛溫情主義」者,我也不反對。那些濫情的文藝片、陳腔濫調的悲憫情節,卻每一次都能讓我熱淚盈眶。我不能造橋鋪路,無力參與慈善事業,只能保有一顆溫軟同情心,做為對世界的回饋。我很希望,有一天,有一個人,因為看了這本書,改變了心中一些想法,不會再疾言厲色﹕「對弱者同情只會寵壞他。」

  世間弱勢者,哪一天被真心且長期的注目過?

心得分享:

「我是白痴」這本書市在說一位小男孩名叫彭鐵男,他是個弱智的國中生,在學校裡,他常常被別人取笑是白痴,雖然彭鐵男不知道白癡是什麼意思,但是心裡中總是會有一些疑惑,在國中的生活裡,他不僅不知道別人在講什麼,也不知道老師在敎什麼,但他的母親卻覺得帶他去上學一定能學到一些東西。在班上,有一位名叫丁同的男孩常和其他人聯合欺負彭鐵男,有一次丁同還故意把它的便當丟在地上,害彭鐵男只能吃學校的午餐,大家都以為他很可憐,其實他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名叫「跛腳」,因為他的腳受了傷,所以大家才叫他「跛腳」。因為他們兩個都有缺陷,所以彼此能夠互相了解對方的感受。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所以大家應該互相尊重,尊重他人也是尊重自我的最好表現。故事中的彭鐵男說了一句話“我是白痴,但是我有快樂”這句話讓我很感動。我自認為比彭鐵男智商還高,但我卻沒有像他一樣那麼開心,反而還在煩惱很多事情,所以我要過得比他快樂,不要為了一些無謂的煩惱來影響到自己的心情!

----資料來自於網路

親子天下》灰姑娘裡的後母

  • 2013-03-29
  • 中時電子報 
  • 張淑瓊

《奇蹟男孩》命運對他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但愛,讓生命化為不可思議的奇蹟!

前兩天,因為準備一場關於特殊孩子與閱讀的演講,我意外看到了社群網路上那篇版主媽媽談女兒班上有過動兒的文章,也讀了之後排山倒海的譴責和回應。融合教育和同理心真是一個困難的議題,因為從「知道」和「做到」之間,有太多需要努力的地方。當我驚嚇的讀著版主媽媽的PO文,我必須承認對她的發言內容感到難以置信,但看到蜂擁而至的批判石頭,我也同樣驚嚇不已。

丟石頭很容易,我在看那篇文章的時候,心中也衝動的想抓幾顆石頭扔過去,但是,這個事件的功課,並不是打死一個罪人就可以解決的。突然間,我想到另一篇文章裡提的觀點。幾年前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美國一所普通學校的閱讀課」,這篇文章成為我舉例看故事角度和觀點的最佳典範。透過這位不知名的閱讀老師引導,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灰姑娘》故事裡的人物們,有了全新的樣貌。(「美國一所普通學校的閱讀課」)

我突然了解,這位版主媽媽就像灰姑娘裡頭的後母一樣,當她為了保護自己的小孩,而讓別人的孩子受苦,我們可以馬上認定她是壞人,但也許就像閱讀老師說的:「她只是對別人不夠好,她對自己的孩子卻很好。她並不是壞人,她只是沒辦法去愛別人的孩子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

我們都需要放下石頭,因為只是丟石頭不會有幫助,讓我們學習愛別人的孩子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不只是這一個班級,不只是這一個學校,而是所有的在這塊土地上的大人,都想辦法改變,想辦法學習愛別人的孩子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這才是這個事件真正要學的功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數年前,巧遇機緣開了部落格,臨老入花叢,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後來部落格面臨關閉命運,於是選擇在隨意窩另起爐灶。環境無常,身體無常,心也無常。執著->珍惜->不捨->不得不捨,唯有放下無常,活在當下,才能使心平伏。既不能超然物外,就好好把握現在,自在瀟灑,盡情揮灑出美麗色彩...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櫻雨

海神號
想原諒
城裡的月光
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