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30906我們要貫徹?

  在看我打的文章以前,
  先看看這篇吧!

  引文為「蒲公英劇坊」的事件,
  主人把文章鎖起來了。
  不過我相信已經有很多人先讀過。


  或許那個時候,
  我已經先行離去,
  沒有看到那場爭執,
  好像不太方便作什麼評論,
  不過我還是要為此事留下四個字:
  「欺人太甚」!


  看到許多人的聲援,
  也被欺負的我,
  本來想默默隱忍,
  所以只讓我們班的一些人知道,
  後來決定不再坐視不管!


  1/21 放寒假的第一天,
  很多人期待的時刻,
  多想睡到自然醒啊?

  有一些學生,
  為了一些事情,
  願意犧牲自己的假期,
  為自己、為學校、為社會,
  做出一點貢獻,
  (我不敢說有多偉大,
  也不敢說一定有什麼了不起的成果)
  但卻被潑了一大桶冷水。


  原本預定8:30生物組(乳酸菌組)要進生物實驗室,
  開始做1/20號安排的一些行程。
  (1/20剛考完期末考,
  休業式結束,
  宣告寒假的來臨,
  而我們留了下來,
  為整個寒假的實驗做了一些規劃。)

  而我,
  記錯了時間,
  誤以為約好的時間是8:00,
  所以7:50就到學校了!
  也因為這個錯誤,
  讓我有機會多通知幾個人。

  事情是這樣的,

  7:50下了公車,
  我往校門口的地方走去,
  首先遇到了巴斯光年,

  「等等…同學,你怎麼沒穿校服?」
  「你不知道返校,還有打掃都要穿制服嗎?」巴斯說。


  「痾…沒有啊,我是來做科展的。」有點錯愕的我說著。


  「一樣啊!寒假期間,我們學校的學生要進校門都要穿校服!」
  「你回去換好不好?」巴斯說。


  「可是我們家在里港耶!」我說。


  「那你先在旁邊等你們老師好了…(等老師來帶你進去。)」巴斯說。


  巴斯好聲好氣的跟我說著,
  雖然我有點錯愕,
  不過這時候我沒有多想什麼,
  直覺就是打電話求救,
  還有通知其他也要來做科展同學們,
  要穿校服才可以進去。

  我先打給莊琦,
  說我被困在外面,
  要他告訴他們組(花粉管組)如果要來(他們預定9:00要來),
  記得穿校服。

  然後又打給組長阿剛、組員毓軒,
  跟他們說這個情況。

  阿剛說要拿一件運動服來讓我套,
  而毓軒已經出門,
  來不及換衣服。

  打電話的同時,
  伯維騎著腳踏車來了(穿著便服)。
  我告訴他進不去,
  他也打電話給他的組員(福壽螺組),
  說要穿校服才能進去,
  而他自己跑回家換制服。


  這個時候,
  好像有很多社團的人要進去練團,
  也因為沒有校服,
  都被擋在門口。


  好不容等到阿剛來了(因為聽到通知穿著運動服),
  他拿著運動服上衣給我套上,
  毓軒(便服)也隨後而到。

  我叫阿剛去跟教官講,
  因為情況特殊,
  希望他讓我們進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
  門口站崗的換成了主教。

  我們走向前,
  都還沒有開口,
  他就直接阻擋我們進去,
  阿剛也不能進去,
  因為他腳上穿著涼鞋(布鞋洗了)。


  「你沒有穿運動褲」主教指著我說道(阿剛只帶了運動服上衣給我套上)。
  「你為什麼沒有穿布鞋?」看著阿剛說道(阿剛也跟他解釋,布鞋洗了)。
  

  毓軒就不用說了,
  全身便服,
  當然進不去。


  「你們幾個,沒穿校服別擋在門口!想辦法去湊出一套吧!」主教出言不遜的說著。


  (不知道有沒有叫我們滾,
  場面很混亂,
  總之他講話很不客氣。)

  這時,
  俊麟老師騎著腳踏車來了。
  我們想請他帶我們進去,
  順便告訴他教官欺負我們。


  「教官叫我們自己湊出一套!」阿剛對俊麟老師說。


  「我哪有?」主教改口,明明就有。


  「你們為什麼不回去換呢?」老師說。


  「我們家都住很遠(里港、九如)」我說。


  然後老師很無奈的就走了,
  沒有幫上忙。


  這時候我已經感到不悅,
  很多人陸陸續續的都到了,
  包括化學組的。
  有接到通知的有穿校服,
  沒接到通知的穿著便服。

  (主教走了,
  換了替代役在門口看著。)

  我們打電話給靜婷老師,
  向他求救,
  老師請替代役聽電話,

  老師向他說明我們的來意,
  以及沒穿校服的特殊狀況。

  (這時候也是教官的生輔組長來了,
  替代役把電話交給他。)


  老師又向生輔組長解釋了一遍,
  我們也有簽呈……等等。

  生輔組長不讓我們進去,
  就是不讓我們進去。

  「那如果學生想要回學校打球呢?」生物老師問。

  「他們可以穿運動服啊!」生輔組長說。

  「那畢業的學生呢?」生物老師問。

  「他們也可以穿運動服啊!」生輔組長說。

  「!$%︿&︿@#@#︿*#@」就這樣爭論了很久。

  「不好意思!我們都已經宣導很久了!所以我們要"貫徹"!」最後生輔組長做了這樣的結論。


  看來生物老師也沒轍,
  要我們先想辦法跟還在家裡的同學借借看衣服。

  (其實在打電話同時,
  很多人都想辦法借衣服了。)


  「你們不要擋在門口!」生輔組長一樣的出言不遜。


  「這樣把人家擋在外面也爽?」很多打掃的同學經過也開始竊竊私語。


  (這時候校門口的人越來越多,
  大概是引用文章中的「蒲公英劇坊」)


  我感到很不滿,


  宣導很多次了?
  為什麼那麼多人回學校,
  竟然沒穿校服被你們擋在門口?
  難道那些人都閒著沒事做在自找麻煩?

  就我所知,
  有明文規定的是:
  「打掃、返校必須著制服,否則不予以記錄。」
  你們有說因故要回校的"任何"學生,
  都必須著校服,
  否則不予以入校?

  你們要"貫徹"?
  貫徹什麼?
  在我眼中只看到「刁難」。

  叫我回去換衣服?
  我們家在里港!
  (我重申幾遍了?)
  不要把很多事情都講得那麼容易!
  (做事總有大腦吧?)
  我要單趟要花約莫30分鐘等車,
  車程20分鐘(單趟),
  車資要40元(單趟)。
  要我回家換?
  只是為了進校門,
  我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還有教官叫我打電話請家長送來?
  我爸媽每天吃飽閒著沒事等著,
  就為了你可笑的「進校門要穿校服」?


  「苛政猛於虎」我想大家都聽過,
  也都了解它的意思。

  我不是來玩的!
  我是來做事的,
  你們換了三個教官從7點到9點跟我耗,
  就為了可笑的政策?


  我們說明了我們的來意,
  也請老師幫我們講,
  事先也跑了簽呈,

  不讓我們進去就是不讓我們進去?

  如果要刁難我們,
  當初就不要在簽呈上蓋章,
  蓋章了還沒跟我們講要注意的事項?(如:要穿校服)
  還是你們都閉著眼睛蓋公文的?


  我知道可以借衣服,
  但搞到最後好像已經不是借不借得到衣服的問題了吧?
  你們看得到問題的癥結點嗎?

  如果當天,
  你稍微通融,
  讓我們進去,
  並且告知我們,
  下一次一定要穿校服,
  你覺得我們聽不進去,
  會這樣跟你硬碰硬?


  搞到這樣,
  就算借到衣服我也不想進去了,
  所以最後9點多,
  什麼事都沒做,
  我們就先走了。

  「我們都不做了,這樣你爽了吧?」我當時在校門口大喊。

  你們只使出擅長的絕招「無視」。


  我沒有說"穿校服進校門"這件事是錯的,
  但只因為你們不懂得變通,
  扼殺了多少事?
  傷害了多少人?


  我知道我所講得話很不客氣,
  認識我的都知道,
  平常我不太會這樣。
  只因為我感到我們不被「尊重」!
  那我幹嘛跟你客氣?
  (我想蒲公英劇坊也是)

  搞到最後好像人家很想進屏中校門一樣,
  就開始跩起來了?


  「進校門要穿校服」你們的政策只會訓練出「批著羊皮的狼」(對事不對人)

  難怪畢業的學長,
  甚至在校生,

  都只感覺到屏中只做表面功夫,
  幾百萬的校友園、
  幾百萬的椰子樹(行政大樓上的)、
  幾百萬的圍牆、
  夜裡閃閃發光路燈、
  新的布告欄、
  整天跑著沒意義的字的跑馬燈……
  (對事不對人)

  每天喊著榮耀屏中,
  有什麼校慶運動會,
  就請了一大堆傑出校友回來,
  底下的一群學生就跟笨蛋一樣逢場作戲,
  不要讓人家笑你們的迂。
  (對事不對人)

  以上那些就好像「進學校要穿校服」一樣的可笑。

  (我申明,
  我沒說穿校服這件事是錯的,
  只是有人不懂得變通,
  執意要刁難我們。)


  我們要回家時,
  還有一堆人被擋在門外。
  


  --------------------

  題外話:

  隔天1/22,
  我們都穿著校服回學校了,
  行程被拖延我不想多說什麼。

  想當然爾,
  早上門口還是有教官在門口等著,
  要阻擋沒穿校服的人。

  不過怎麼9~10點多的時候,
  門口就不見人影了?
  是因為出太陽了,
  所以躲起來休息?

  中午12~1點多的時候,
  我們告了一段落,
  準備回家,
  卻看到有人穿著便服走進學校(校門口沒教官)。

  不是有人堅決要貫徹?

  怎麼只維持了一天?
  再次讓人覺得你們只是故意刁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實用工具
關於訪客
外部連結
著作權聲明
無名內部連結
陪牠玩玩吧
不抱怨運動
部落格評價
隨傳隨到 C -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