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1654《三千弱水》 第五十九回 開不了口

《三千弱水》 第五十九回 開不了口   
  作者: kidd

--------------------------------------------------------------------------------

 
卻說馬超在八月六日深夜找回趙雲後,他們與其他部隊會合,並改道往烏林西面離開。
在路上,趙雲一直精神欠佳卻又堅持騎馬跟在隊伍前端,士兵們都沒他辦法。而馬超
更是非常眷戀趙雲在旁的每一刻,但回頭時總見戀人臉容憔悴,怎不心痛?遂命部下
準備馬車,強拉趙雲進去休息。

「子龍,看你唇也白了!來,好好在車廂裡休息,甚麼也別想了!」

「但是孟起……」

「沒有但是!」馬超心裡緊張不容商確,解了趙雲身上濕轆轆的蓑衣,拿來長布給
他披在身上,語氣稍微緩和:「頭髮濕透了,在未乾前子龍不要睡著。」

「孟起,我不想留在車廂裡,我……」

「為甚麼?」

馬超專注地用布為趙雲抹頭髮,剛好外面有小兵敲門。趙雲心有難言,難道要直接
說久未相逢,故此希望伴在他身旁?這句話,該怎樣說出口才不虛偽、不矯情?

「好,你們只管……這樣……加派士兵……後方。」

「令命!」

回想彼此分開那段時期,心裡難過千言萬語未有交代,現在正是機會,可惜嘴巴又
巴結起來。

「還有……準備……幾件衣服……送來給趙將軍……」

反觀馬超說話直接,為甚麼自己心裡喜歡,卻總是開不了口?
﹛不可這樣的!﹜趙雲立下一個決心,無論如何這幾天內都要把心意說清楚!
從前就是因為不坦白,這兩個月才如此痛苦。

「子龍,這些給你更換……」馬超回來,見趙雲眼神仿彿。「怎麼了,你覺不適?」

趙雲感到心跳加快,更發現直接看著馬超的眼眸時,那雙似能穿透人心的瞳孔,令
他無法把心裡的話釋放。「孟起,我,其實我……」我想留在你身邊,你都不察覺嗎?

「嗯?」馬超對趙雲結結巴巴的表情感有趣,想捉弄他,於是不正經地乘機會湊近
趙雲的耳畔道:「其實甚麼?……子龍要我替你換下來?我樂意不過呢。」正要偷
親一下,但熱乎乎的呼吸讓趙雲警覺性提高,他回避,更轉移話題:「剛剛士兵在
報告甚麼?」

「呼……好狡猾,子龍竟突然避開。」

「孟起,是不是有事發生?剛剛我見你神情……」

「沒甚麼,子龍好好休息就是了。」

不習慣透露心事的趙雲,握上馬超的手。可是馬超只道:「放心吧。」然後便離開
車廂。這句話,讓趙雲何等的不放心。

又兩天,今夜的月亮比昨晚更圓。

馬岱沒有熟讀中原的風土人情,從西涼南下期間看見諸多禮儀,至現在還不完全習
慣。不過,他記得諸葛軍師曾提起,中原在八月中也有個特別日子,但不同區域會
有不同名字。「可惜不是一個固定節日,在家鄉就必定可以慶祝『團圓節』了。」

團圓……一個遙遠的詞。馬岱拿著馬超五天前的捷報,知道他有了趙雲的線索。
﹛他倆現在如何?已經在一起了嗎?﹜

馬岱這邊十分安全,派魏延守著北面軍營後,敵軍張郃就再沒動靜了。不出動,又
不勸降,豈不示弱驕敵?聽說張郃還撤移軍營五里,可能他在謀算甚麼,又可能他
根本不想對戰。現在, 馬岱只希望快點看見馬超和趙雲回來。

郭善煣在黑暗裡聽見很急的腳步聲,瞬間一只黑影在身邊閃過。她左手一揮,送了那
影子一劍,對方受傷了!﹛「是何人?」﹜

她不停地追趕,但怎樣也不及影子的速度快。最後她趕到一條河流附近,見河水慢
慢變成紅色!她立刻環顧四週,未見敵人蹤影卻目到她牽腸掛肚了兩個月的男子。
他,他何以倒在河邊動也不動的!?

﹛「趙將軍!發生甚麼事了,你怎麼會在這兒?」﹜郭善煣訝見趙雲身上怵目驚心
的血,心也亂了。

﹛「妳……為甚麼背叛……」﹜

﹛「趙將軍,怎,怎麼……哦,不要死……」﹜郭善煣椎心痛哭時,剛剛的影子又
來了。

﹛「很傷心嗎?」﹜影子問。

﹛「是你幹的!?」﹜郭善煣正是極度悲憤。

﹛「是又如何?」﹜

﹛「納命來!」﹜郭善煣掄劍攻擊,可是影子的敏捷度十分驚人,她疑惑剛剛是否
真有刺傷對方。

﹛「要殺我,先殺死你自己吧,郭善梗……」﹜影子放下蒙臉的布,她,也是左手
操劍的。

﹛「妳!?」﹜

﹛「我就是妳,妳就是我。別以為改了名字就能改變妳的命運,太天真了。」﹜

﹛「我再問一次!趙將軍是不是妳刺傷的?」﹜

﹛「妳那沾滿鮮血的左手不就是答案了?總有一天,預測會成為事實,嘿嘿嘿……」﹜

﹛「妳,妳別逃!別逃……」﹜

郭善煣在夢裡扎醒,整個人坐了起來,冒了一身子汗,她立刻看看自己的左手!
……幸好,幸好沒有血。﹛傻的,是夢而已,怎會有血?﹜她抹去眼角的小許淚光,
回憶剛纔的夢。夢裡,趙雲說她背叛他了……而那可恨的黑影更說她刺傷趙雲……


﹛她……真的是我嗎?﹜

「不,我怎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郭善煣心裡難過極了,但事實上她的確在背叛蜀
國。表面上她是孫尚香身邊的心腹劍婢,忠心公主忠心蜀國,但她其實是孫權派來
的其中一員敵探。

敵探,不能有私人感情。敵探,只能忠心主上,身份極度秘密。
她從出生時已被選為敵探,而雙生的姊姊卻沒有。至上一年張飛和趙雲追趕孫尚香,
張飛一掌把姊姊給打下船還廢了武功……之後姊妹暗下交換身份,以為這方法可以
掩人耳目,借口沒了武功她就不用再當敵探,可惜還是給發現了。

姊姊很疼她吧……那天說交換身份只是為成就她親近趙雲,事實上,姊姊很多年前
已發現她持有敵探身份。

郭善煣忘不了那影子的話:﹛「別以為改了名字就能改變妳的命運……」﹜

只希望,就算以後做的事情會對不起良心,也千萬不要連累趙將軍。

馬超的大軍趕了兩天的路,別說睡眠,他們幾乎沒有停步,所以都十分疲憊。這晚,
馬超決定紮營,五更天再起行。他走進車廂想喚醒趙雲,見那可人的睡顏比昨天紅
潤了,但是額角有點微熱,鼻子也紅紅的。似乎那天濕了身體,戀人受涼了。

晚上,馬超親自帶來飯菜給趙雲,二人正在帳篷裡。

「要是我花多點時間照顧子龍,子龍就不會惹來風寒。」

「不是的孟起,是前陣子沒有吃好,毒未除清又不停奔波才導致身體不濟。」

「幸好沒有發熱。」馬超拿來白粥,舀起一匙道:「來,先吃點東西。」

「嗯……」趙雲心裡甜絲絲的,沒有抗拒地噙上湯匙嚥下這份關懷。原來順意接受
馬超的好意,被照顧的感覺是這麼……特別。可惜這痴痴然的一刻即成過去,趙雲
發現馬超又再次恍神,根本是貌合神離。

外面傳來腳步聲,一員士兵衝進來報告,馬超立刻給了個手勢,士兵低下頭默不作
聲了。「子龍,我去拿張新被子給你。這張太厚了,恐怕夜裡把你悶壞。」

然後過了半個時辰,馬超還是沒有回來。趙雲獨自坐在榻上怏怏不樂,粥和飯菜也
涼了,除馬超剛剛喂的幾匙外他就沒吃過半口。他實在食不下嚥,現在一定有事發生。
想想,那天夏侯惇要是發現甘寧的騙局,他最可能幹出甚麼?……很可能在後方追趕!
﹛對,一定是這樣子了!不然孟起不會這樣趕著上路!﹜

篷廉被打開,馬超回來。「子龍抱歉,剛剛只顧督促士兵,忘記了帶被子給你。」

趙雲疑惑地盯著馬超,問:「是嗎?」

「我決定了,大軍還是待至明日下午才起行。」馬超坐到榻上,留意到旁邊的那碗
粥。「子龍在生氣?怎麼一點也沒吃?」

「……我沒有食慾。」

「這樣身體怎會好?我再取一碗過來,吃完就快點睡覺休息。」

馬超站起轉身,但是趙雲忽然握著他的手。「我睡了,就甚麼也不知道吧?」

「子龍?」

趙雲低頭道:「孟起,夏侯惇不容易對付……」

這下子馬超明白部份計劃已經被看穿,然而他還是背著趙雲,語氣堅定:「少傻了,
我身邊有一隊精兵同行。何況這晚我只想給那傢伙一個下馬威,送個意外驚喜嚇嚇
他的部隊罷了。」

可是趙雲並不滿意這解釋,手握得更緊。「我不介意你有所隱瞞,但不希望你獨自
冒險……你懂嗎?」

「子龍……」馬超凝視地面:「自從你失蹤後,我擔心了許多個晚上。在護衛口中得
悉夏侯惇對你無禮,至此刻我還是很憤怒!今觀陣形佈局,敵方未有能力攻過來也
只能按兵不動,這晚絕對是我軍先下手為強的時機!」

「既然他們只能被動地跟蹤,我們何必節外生枝?萬一夏侯惇設了陷阱……」

「子龍有所不知,那傢伙這兩天在後方公然挑撥,更以你的豪龍膽在他軍中炫耀!
哼,他要抓你吧,根本是不懷好意!但子龍放心,萬事有孟起在,絕不讓他得逞!」
馬超提起龍騎尖就要離開。「我要替你取回豪龍,誰也不能侮辱你,我決定了!」

「等等!」趙雲見狀,慌忙下床從後攬住馬超,貼身勸道:「拜託……孟起今後的決定,
能否與子龍分享?」

「子龍……」

「我倆為甚麼會來到這兒?為甚麼會在一起?」趙雲收緊雙臂,把頭擱在馬超右肩:
「繞了一大圈,跑過多少冤枉路,箇中因由是我沒對你坦白心跡。現在難得一起,
我們又偏偏缺乏某種共識……」

﹛共識?﹜馬超對趙雲的舉動十分意外,他握上趙雲環於胸前的一雙手,猶疑該怎
樣回答。實在,這是頭一次他們可以這樣子說心事。到底趙雲指的是立場、目標,
還是其他?

「要是孟起堅持冒險,那麼……子龍今晚也跟你走一趟。」

「不,這怎行?」馬超旋身,攫住趙雲的肩膀。「帶著抱恙的身體怎可以,子龍別
任性了!」

「任性的人豈只我一個?」

龍騎尖沒有被握穩,砰的一聲掉落,二人言語戛然而止。馬超注視趙雲的瞳孔,
這晚,它們不再看別的東西了,也不再思量別的事情,它們瑩瑩地反影著他馬孟起的
模樣。心裡流淌一陣暖意,這是他盼望已久的眼神。「子龍你變了,從前你不會……」

「從前我未想清楚。」趙雲含蓄依偎至馬超的胸膛,閉目靦腆道:「相逢這兩天
孟起總是東奔西跑。今晚留下來……好嗎?」

馬超難以置信現在的景況,趙雲……他朝思暮想的情人,就這樣投進他懷。一切似是
理所當然,卻又令馬超摸不著頭腦。雖則他肯定趙雲對他有情意,但如此千依百順
並不似趙雲一貫作風。

撲通撲通……

趙雲傾聽著馬超的心跳,極快的旋律直透耳朵,卻不知道馬超在思量甚麼。他只希
望留著馬超於營裡。而他的把握,就是馬超喜歡他了。這是唯一的把握吧?
「難道孟起不想……」

話音未盡,瞬間馬超已把趙雲推回床榻上,以掌心支撐身體,
危險道:「子龍認為呢……」心也快要蹦跳出來,趙雲這副央求表情,
甜如黏身撒嬌的寵物,對馬超來說絕對是一種誘惑……

「孟起,謝謝你為我擋了那刀,可知那刻我很心疼你,我……」

「小意思,那天不讓別人傷害你,今後也不會。」馬超聲音極沉,肯定趙雲不自知
現在更危險。

「明知刀槍無眼,你很傻……」

趙雲掛於唇邊的表白快要出口,卻不料被馬超的指頭攔住。

不知不覺間趙雲折服給這迷離的氣氛,只好閤上眸子,等待將覆在唇上的熱情……
可是馬超的呼吸並沒有碰觸趙雲的唇齒,反而毫無預告地從耳畔開始熱吻,逗弄得
他十分不安。接著,馬超輕輕咬過他的耳珠,就順著左邊脖子的脈徑一直侵吻下去,
唇遇上趙雲肩膀的衣物,即以右手拉下,那兒的白肌也瀝瀝入目了。

「最傻的人是你哦子龍……」

深夜時分,二人同榻共眠,衣服整齊。剛剛馬超突如其來的舉動,扎實嚇了趙雲一跳!
本來只想留著馬超的人,卻不料他如此熱情……

﹛「子龍為了解藥,險些性命不保,難道不夠傻嗎?」﹜

﹛「但我不後悔。」﹜

﹛「子龍,那該是我說的。」﹜

然後馬超似乎有點失控,竟開始親吻他的胸膛……趙雲嘗試制止,可馬超似柔近暴
的侵略教趙雲難以抗拒。而馬超的長褐髮覆在胸前,髮端騷在皮膚上又養養難耐。


但幸好,外面有士兵來探問馬超,他只好起來吩咐夜襲敵人之事已經取消。待馬超
回來,趙雲已緊緊地把自己捲進綿被,笑說床的另一邊留給他。當然,馬超扳起臉
色很不高興,心有被騙之感,當下鬧騰說習慣摟著物件才能入睡。趙雲只好硬著頭
皮允許,畢竟是他要他留下。

如此過了一個時辰,馬超似乎睡得很熟,但是趙雲卻難以入眠。先別說馬超躺在身
旁讓趙雲有幾分緊張,實在是趙雲擔心睡醒後,會不見了馬超的蹤影。恁地,在這
稀微的月光下,趙雲目不轉睛地盯著馬超俊逸的臉龐,有覺這臉容比平時溫和多了。

「孟起,你到底在想甚麼?」

然而馬超沒有回答,或許他在發甚麼好夢也說不定。看久了,趙雲又想到其他。馬
超偶爾嚴肅的表情,內裡似乎藏起太多心事。這些心事,大概是他的過去吧?可是
馬超從來沒有透露。

而之前,趙雲問馬超以後能否分享彼此的決定,馬超並未回答……
這代表甚麼?馬超不信任他嗎?還是馬超不想把個人負擔加諸到他身上?

﹛「好好休息吧子龍,我愛你。」﹜

這是馬超睡覺前的甜言,簡單卻又切實地刻到趙雲心坎裡。
我愛你……這是西涼人表白的句子?是如此直接不掩飾的?

從前馬超只會說擔心你、痛心你、喜歡你……可這晚又不同了。喜歡你,和愛你,
是有分別吧……這代表馬超對他的感情變深了?就像他對馬超一樣,都變深了?
又還是,這不過是另一個表達情意的代詞?「孟起……」

趙雲還記得彼此曾有個協議,就是馬超不可再追問自己喜歡不喜歡他。自此馬超果
然沒有再問……但方纔馬超說完我愛你後臉上所流露的神情,無疑地,他在期待一
個答覆。

「何以還要期待?你知道的,你知道我……我喜歡你……」

說出口了,是第三次說喜歡馬超,可是沒有一次馬超聽到……

驀地很希望馬超此刻只是裝睡,驀地也很希望再有勇氣多說一篇。


趙雲感到右邊身軀開始麻木,於是轉身換一個睡姿,但是馬超放在腰間的手給溜開了。

那處失去溫暖的觸感而變得空虛,趙雲沒有多想,立刻提起馬超的手繞回腰際。

綿綿情話,也只能暫擱心裡。

開不了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