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1652《三千弱水》 第五十七回 刀下

《三千弱水》 第五十七回 刀下   
  作者: kidd

--------------------------------------------------------------------------------

 
初五,趙雲藏身在烏林村已有十來天,而附近的軍隊越來越多。據村民所描述,這些
士兵軍服有異。趙雲聽後也難辨他們來自何處,因而未有輕舉妄動,等風聲沒有這
麼緊,才繼續路程。

砍——砍——

趙雲在烏林北面砍木,臉前的木碎聲,隔雜著遠處的怪聲。他回首張望,卻甚麼也
不見。心想,行軍多年,山林各種奇異的聲音,他都聽過。有些聲音似人厲哭般悽
涼,有些卻似人譏笑,其實皆是一些蟾蜍的叫聲。甚麼亡魂、幽靈,多是人心作祟。
所以趙雲不相信婆婆說烏林有怪物。


但快天黑了,趙雲心緒不靈,似乎被甚麼監視著似的。他又回頭……


雖然還是甚麼也不見,但趙雲的懷疑沒錯,附近確實躲藏著一只黑影。而這黑影在
趙雲不以為然之時,把他身旁那株搖搖欲墜的樹幹用力一蹴。樹幹粗大,塌下來時
那黑影躍在樹幹上,速度之快,猝不及防!

趙雲知被偷襲,即時以雙手抵住樹幹,但樹與黑影的重量把他壓下去了。砰!
然後一陣陣鈴聲。看不見,但趙雲知道是誰了。「呃……是……是你?」

「好生意外吧?」

「……你跟來是為何?」

甘寧蹺起一腿,閑閑然地坐在樹幹上。趙雲雖則不在甘寧正下方,但也給硬梆梆的
樹身壓得麻木。「我想弄清楚一件事。」

趙雲有點透不過氣,心想怎麼會是他,怒道:「放我出來!這是何意?」

「我甘興霸向來甚麼玩笑也接受,唯獨承諾不能!你欠我一個解釋,別說你已忘記。」

「甘將軍當日酒醉!」

「呃哈哈……借醉來挽面子,並不似在下作風。如果那是醉後的糊塗話,你以為我
今天會來找你?」

「以我們認識的日子……」

「我當時很憤怒!」甘寧突然把大刀垂直地插在泥土上,刀口對準趙雲的脖子!似
乎只需一根手指的動力,就能要了趙雲的性命。「我心中滿是疑問。你是不明白我
的意思,還是從一開始已有心瞞騙?你說!」

思考一會,趙雲回答:「恐怕甘將軍不願意聽。」

「我只求真話,一句可以讓我清醒,可以死心的真話……」

「說了你會放我走?」

「或許。」

趙雲沒有正視甘寧,也沒有太在意那鋒利的刀口。在密密麻麻的樹影間,可看見那
漸漸漆黑起來的天空,上面浮著許多烏雲。蒼昊有點淒涼,似乎快要下雨了。甘寧
與樹幹的重量壓得他越來越辛苦,每口呼吸都未能完整,沒有選擇了,趙雲道:
「我……不喜歡你。」

「……」

「我不喜歡你,你明白嗎?」趙雲在刀刃的緣上窺見甘寧,他反而沒有看著他。

「因為我是男人?又抑或你是男人?」

「因為你不是他……他……」

「他是誰?」甘寧立刻盯著趙雲,直覺告訴他趙雲喜歡的是個男人。而這個男人,
甘寧忽然有點頭緒……

「他是誰也好,我已解釋了為何離開。我不會跟你回東吳!」

「他是當日捨身為你擋刀的同僚吧?」

趙雲不想去追憶馬超為他擋刀的那一幕,儘管那一幕,是他與馬超最新最接近的記
憶。「別提那件事……」

「果然……」甘寧內心很不是味兒,趙雲對自己的偏見,根源就在這個關鍵的男人
身上。但問清楚,總比胡思亂想來得好。「我豁然開朗了,能輸給一個有情義的人。」
甘寧伸手移近大刀,笑容帶點曖昧:「比起親手毀掉得不到的東西,我甘興霸較
喜歡灑脫的手段。」

{灑脫的手段?}趙雲不明所以,他疑惑了。甘寧繼言:「你是我東吳的敵人,今天
不殺你,我大概會後悔。」甘寧以手背輕輕敲了刀柄一下,刀口迅速滑落,鋒芒不偏
不倚地砍在趙雲髮邊!「但剛剛要是殺了你,我現在一定很後悔。」

趙雲再睜開眼睛時,甘寧已經站起來背對著他。「說個笑話你聽,這是我第一次真
心喜歡人……沒想到,未有開始過……我已經輸了。哈哈,哈哈哈,很可笑吧。還
要是喜歡上一個男人!哈哈哈……」

趙雲驀地鬆一口氣,也許因為甘寧站起來了,也許因為甘寧暗示不計前事。他慢慢
從樹幹下掙扎出來,雙手一抱拳。「得罪之處,謝謝見諒!雲得走了。」

「等等!」甘寧轉身,然後把腰間的東西遞給趙雲。「這是還你的。」但隨之他又
按不住心裡的感情,他環住他,這是最後一次。「你要回去的那個方向其實很危險,
如果……」

趙雲握緊青釭劍,心中一震。「甘將軍,如果孟起沒出事,你對我的恩德,望來日
可報。」

「嗯,隨你的便。」甘寧放手了。「要是那小子死了,子龍記得找我尋仇,哈哈哈……」
他漫步而去。

而趙雲聽見這句話,心中當然不高興。於是他在衣襟內取出紅衣少年給他的禮盒,
用力一投,正正地敲中甘寧的後腦。

甘寧莫名其妙,拾起來打開一看,原來是一根鶡鳥的鳥翎。只不過不是他慣用的紅
色,而是藍色。他拿出來戴在頭上,還有點洋洋得意。

他們終於不再是敵人了。

「是真的,我們在烏林村曾目見一名貌似趙將軍的村民!」探馬又道:「今天還有
其他探馬在烏林北面勘測,大概子時就會回營。馬將軍可安心等他們消息,以明虛
實。」

馬超哪裡可以安心,他道:「不等了。傳我口令,今晚不是攻擊西面的時機。我們
將穿過烏林,直達北面烏林村。」

「但那兒的敵軍可能比西面還多!」

「我們來這兒的主要目的是甚麼?」

「找趙將軍和記錄……」

「其他已經辦妥,唯獨最重要的任務卻久未完成!軍餉所剩無幾,等待只會減低我
們的勝算。」

「是的,但村民曾說烏林裡有鬼怪,也有說入黑後進了去就出不來……」

馬超笑的牽強。他從前的經歷,比見鬼怪還要可怕。他還能怕甚麼?天下沒甚麼可
怕的了。不,還有,他最怕失去趙雲……

為了深愛的人,鬼怪也好,妖精也好……「我去定的。」


如此,馬超在一個時辰後來到烏林南面的入口。但出乎他意料之外,那裡不見鬼怪,
卻有一支軍隊,中間更有一個很熟識的身影——龐德。

「孟起,別來無恙。」龐德上前,與馬超保持一只槍的距離。

「超萬料不到會在此地會見一個叛徒。」

「德今日奉命把守,誰也不得輒入,如孟起堅持……」

「閣下是來請死吧。」馬超立眉嗔目,舉槍,語帶威逼:「你真夠運,今日我不只要
進林,更會順帶領你的人頭回國!」說著更一槍刺往龐德:「不義之人,昔日有為
不義之事,應有受死的自覺!」

「孟起!」龐德以長戈抵擋。

「別直呼我的字號,恥辱也!」

「請先聽我一言!」

「到黃泉見父親大人時,你再謝罪也不遲!」

馬超雖然背有刀傷,但怒氣讓他忘記了痛楚。他們在十幾回交鋒後,現在武器互相
抵觸。馬超咬牙切齒道:「別以為日前隨便一張紙條,我就會感激你,我對你恨之
入骨……」

「德沒想過以它來換取信任。」

「對,你是多此一舉,你還是要死!」

「馬將軍!你知道自己在痛恨甚麼嗎?」

「想說甚麼?」

「百行孝為先,天下不僅你一人有爹娘。當日投曹,只因顧念家鄉老父老母。請明
白德的處境。」龐德的父母居住於曹操管轄的地方。

「我明白了。所以你現在甘心當一只奴才,一只受命於曹賊的狗奴才!」馬超猛力
一揮,二人分開。「但奴才皆有尊嚴,你誰不投靠,偏偏靠那亂臣賊子!你對馬家
的誓言不過枉然,你捫心自問是否對得起我先父!」

「鳥擇木而棲,馬將軍不是不明白,只是……」龐德忽然抽出匕首,馬超正要撥馬
閃避暗器,卻意外龐德使刀往自身腹部一注,滿手鮮血。「只是……你怒燒心頭。
德自問沒有馬將軍半分偉大,不能堅守誓言。我……只不過常鱗凡介,心有牽掛,
只望家中兩老安穩便死而無憾。」

「好句死而無憾。」馬超語帶諷刺,卻罵不出甚麼了。

「毀言者是否該死,盡由上天決定。只是將軍有位好戰友,叫趙雲吧?」

「……!」馬超為之一振,心想龐德知道他們的關係?

「難道他該死?……現在他大概在烏林北面,而夏侯將軍也在哪處嚴密搜查,偵騎
四出。馬將軍不會打算在此地……與德消磨寶貴時間吧?」

「言下,你無條件放行?」

「德職責在身,受命夏侯將軍堅守此地,不能隨便放走敵將。奈何……」龐德突然
取出腹部的匕首,然後墮馬。「……不是馬將軍對手,單挑受傷令士氣不振,枉為
副將。」


龐德的士兵遠見副將倒下,當場害怕起來,人圈後退了幾步,它們對馬超更加畏懼。
而馬超,則撥馬以槍脅著龐德道:

「也枉你隨我兩年,我似會對叛徒大發慈悲?」

「將軍大可有仇報仇……但從今以後,我龐令明,再沒有任何拖欠馬家的!」

馬超喜歡看戲,卻不欣賞戲裡賣關子的橋段。

「成你貴言。」他舉起長槍,幫一把好了……

與此同時,夏侯惇已差不多把整個烏林搜遍,可是還未找到他要的人。驀地,夏侯
惇看見一戶口有匹白馬,他奇怪起來,衝進屋子裡……

「你們是否窩藏著可疑人士?」

「窩藏?將軍要的是何許人?」

「這個!你們有見過他嗎?」夏侯惇把趙雲的畫像拿了出來,卻沒有說他要的人是
姓趙名雲,是蜀過大將趙雲。因為按照夏侯惇編造的謠言,趙雲投靠了曹兵,而夏
侯惇現在只欠捉拿趙雲一事未辦。捉到,一切就可按本子辦!

「夏侯將軍在問話,還不快答!」旁邊護將道。

「沒有。」婆婆人老,眼睛有點蒙,認不出畫中趙雲的模樣。

「外面那匹馬屬於誰的?看你們窮人家,何來這匹上等馬?」夏侯惇又問。

「馬匹屬於一名路徑此地的商販,不是我們的。」

「老太婆,你可知道這是軍馬?是軍馬!那商販絕對是名軍人!我們在通緝他,他
到哪裡了!?」

「他……他進了烏林取柴,還未回來。」婆婆驚訝,原來她收留了一個不該留的人。


「好,我就要你帶路!」夏侯惇把婆婆扯出屋子外,她驚恐,小孩們縮起一角哭,
也不敢嚷聲。只有那位病了的老伯,不顧自身,爬也爬出來求夏侯惇住手。「喝喝
……將軍……將軍……」

婆婆給夏侯惇和門外的軍人給嚇壞了,她早已經腳軟,哪裡行得動?「將軍饒命,
烏林如此大,老身真的不知道他走到哪裡了。而且入黑後,林中怪物活躍,未敢踏
進。」

「將軍求求你……放過我們倆老!」老伯跪在門前,按著心坎泣不成聲。

夏侯惇心焦,不殘忍是無法得知趙雲下落。「我今天見賊殺賊,見鬼殺鬼!妳還在
裝跛子,當心我一刀砍過來!」


此時,趙雲其實已經在附近一段時間,只不過他來到前看見有士兵,所以預先躲在
樹木後觀測。「婆婆……」

趙雲握著拳頭,他心有歉疚。他該怎辦?
現在是要出去當英雄,還是要像老鼠一樣轉身安全逃去?

心裡有把聲音,拘囿他的腳步,叮囑他要理智,絕不可婦人之仁!他要是跑出去,
逃走的機會將會很微,因為夏侯惇今次準備充足。但是,那兩位老人家的哭聲讓趙
雲心傷。認識雖然僅有十天,但老人家的慈祥,他們的恩惠,讓他憶起很多故鄉的
事兒,讓他再次體會在家的滋味。


趙雲看著自己的一雙手,問,它們做過甚麼?

這雙在戰場上沾滿鮮血的手,難道就代表它們的主人,有權利變得無情無義!?

殺一人,是如此容易的事情;但救一人,卻要付上莫大的代價……

趙雲明白這道理,他站出來了。他不是要當英雄,他只想做好自己。

「夏侯將軍,刀下……請留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