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1651《三千弱水》 第五十五回 對不起

《三千弱水》 第五十五回 對不起   
  作者: kidd

--------------------------------------------------------------------------------

 
卻說夏侯惇今天收到馬超的通牒,他有點意外。反過後面,發現信涵還附有自己日前
的手書。心想上回挖苦馬超也真痛快,於是毫不猶疑地解開書信看過究竟。

「裡面說甚麼?」張郃見夏侯惇表情嚴肅,於是好奇地站到他旁邊,可是對方轉身
了。一連幾次,張郃很不耐煩,一手搶了過來,喊道:「給我看看嘛!」

夏侯惇無言,現在真是五孔生煙!該死的馬超不僅拾人齒慧,還故意改寫了他的夏
侯姓氏!

「想不到那馬超如此口出狂言……」張郃讀著就覺得很有趣,不過他努力地收起笑
容,嚴肅道:「我看馬超別有意思,他似乎不信趙雲在我們軍營……夏侯將軍的計
中計看來不易實行。」張郃又翻到夏侯惇那封舊信。誰知不看還好,看了後張郃越
來越不能控制自己。

「哼,馬超不過庸才!早天僅派個女探過來,可見他策略上無謀無勇,真是貽笑四
方!這封信,顯然是他心有不憤!呃哈,要是他真的敢帶軍上來,我準會教他輸得
一敗塗地!」

「噗!」張郃在比較兩封信後,忍俊不住,立刻掩嘴吃笑:「嘿嘿……」

「笑甚麼!?」

夏?將軍

久違久違,儘管我們現在主子不同,
但是我們的友誼是不會受影響的。
不用多久,我定會親自到你軍營「探望」。

不明白嗎?我怕你一隻眼看不清楚,
夜裡走錯方向,摸錯軍營就不好了。
勸閣下最好打醒十二分精神。

還有,超現在龍精虎猛,
正費心勞力地計劃搶回子龍。

總而言之,超會好好準備,
夏?將軍不要高興太早,當心樂極生悲。
也順帶附回日前那封問候信,好作比較。

馬將軍  → 九日前的信 ﹝52﹞
馬將軍

真是久違,可惜如今各侍其主,陣線不同。
不過,我很高興你那位好戰友還念昔日之情,
廿天前賞臉來我軍營「聚舊」。

不明白嗎?我意思是你的好戰友,
趙將軍已決定投靠我們曹丞相。
勸閣下也不用費心勞力去找了。

糟,差點忘記馬將軍保護戰友時受傷,
現在連床也下不來。

放心,惇會好好關照新夥伴,
馬將軍也當看開點,可別氣壞。
另外附帶一份軍書,好作證明。

夏侯將軍 
 

張郃笑得合不了嘴,又嗆又咳的道:「好,好諷刺……嘻嘻……沒想到馬超有此『精
湛』文彩,句句成反比矣!他沒叫你嚇猴將軍,哈哈……」張郃發現夏侯寫成夏?,
解半盲。「已經很留情面,否則你更無地自容啊!啊哈……」

夏侯惇當下氣急敗壞,張郃見狀隨之停止笑聲,但嘴角和臉還是掛著譏笑的痕跡。
他得意道:「等馬超來豈不更麻煩,讓我出兵去教訓他!」

「不,張將軍該對付魏延。我親自南下!」

聞言,張郃有如晴天霹靂!聽說魏延是個南蠻粗獷野人,比張飛更加難看,更沒文
化啊。自己長得如此溫文優雅,怎可浪費時間跟這等人對戰!「啊,我不要對付魏
延呀!他一副張牙舞爪,儀容奇奇怪怪!」

「敵人輪不到我們選擇!既來之,則戰之!」

「甚麼來之戰之,馬超還未來呀!讓我對付錦馬超,你對魏延好嗎?」

「不好!」

張郃欲哭無淚,也很不甘心,誰叫自己官職不夠夏侯惇高,否則何須事事聽他指指
點點!現在真糟糕……自己最不喜歡跟不美麗的敵人對戰,該怎辦?

「大哥,我們一會兒真的要起行嗎?不讓善煣多療養幾天嗎?」馬氏兄弟正在早膳。

「等不及了,之前已經浪費不少時間!」馬超臉帶嚴肅,正狼吞虎嚥。

「但是善煣她……」

「士兵受傷本來就很平常。如果因為一兵半卒就要停下來,根本不合理。」

「但善煣不是士兵,她是孫夫人的心腹劍婢……萬一她有甚麼事兒,我們怎向孫夫
人交代?」馬岱食不下嚥。

砰!馬超擱下箸子,毅然道:「夏侯惇那傢伙亂造文章,害我猶豫掉不少上路時間。
如今不該再拖延,我必須往東!」

「何不讓弟留下來?」馬岱把一些飯菜挾到馬超手中那空空的飯碗裡,勸道:「這裡
也需要將士把守吧?留下一些軍隊在此,至少可以擋截部份曹兵。大哥前往東的
路途,就會更安全。」

「留你在這兒?」馬超提起箸子,又道:「哼,我不是很放心……」

「大哥,我絕不會做出任何違反軍規的事情!」

「量你也沒這膽子!」馬超似乎妥協了,更把一塊雞腿塞到馬岱那滿是白飯的碗裡,
語重深長:「……我是擔心敵人帶軍下來,你能否應付。」

「大哥可以放心啊!弟的武功和領導力也不差,朝我上次在獵鹿比賽如何勝利……」


馬超心想,要不是自己和魏延犯了比賽規則,馬岱沒可能贏的。「這樣吧!我讓魏
延與你一起留在這裡監視和防止曹軍南下。」馬超記得魏延腳傷未痊癒,讓他留下
來,算是還他一點人情。

馬岱大喜,答曰:「啊!大哥你太好了,弟一定會好好辦事!絕對不會有任何差錯!」
而且樂得跳了起來,還像二人兒時那樣,挎著馬超的脖子搖來晃去。

「喂,你年紀不少了,喂……哈哈……」馬超笑了,那是他久違了的笑容。不過他
隨即站起來,認真道:「如果留三萬軍給你也出差池,我回來定會好好罰你。」

「三萬?怎麼可以?大哥自己帶多點兵去吧!我這裡情況就算再壞,也近著江陵城,
會有援兵幫忙。」

「弟錯了,記得上次往東,路途崎嶇又多水溪。帶著太多騎兵並不方便上路,此趟
宜速去速回。」

馬超盤算,要是夏侯惇知道自己其實打算往東走,很可能會跟著起行。在此地留些
軍隊,可暫為掩人耳目之法,作個幌子威脅對方。雖然不能完全截住夏侯惇南下,
但若然他要跟蹤過來,也得繞一大趟路了。馬岱的主意實在不錯。

「總之,在我未回來前,岱弟千萬不要往北攻擊。不管發生甚麼事,知道嗎?」

馬岱把馬超的說話好好記著了,問題是他能否如計實行。

七月十二日,趙雲已經準備好行裝,等待郭善梗消息。其實他沒有甚麼東西需要攜帶,
就只有紅衣水師在船上送他的禮物,青釭劍和解藥罷了。從篷口處望望隔營,那邊
火光盛盛,看來士兵們都只顧著嬉鬧。往篷的帘子外偷看,地面上可見兩只被火光
拉長的人影。


唆——

靜靜坐著的趙雲以為郭善梗早了半個時辰,誰料到轉首後,看見的是甘寧!而他卻
站在入口處,叫走了那兩名士兵。

「嘿嘿,子龍……你也來……」
甘寧正是酒酣耳熱之際,腳步浮浮,拿著酒瓶,人就似器皿裡的液體般,左搖右擺。

「甚,甚麼?」趙雲心想糟糕了,一會兒拿到馬匹該怎逃走?

「酒啊,來一起喝酒……」甘寧嬉皮笑臉,一手扯著趙雲,想拉他出去野宴。「不要一
個人孤伶伶地躲在這裡,我們去……熱鬧!哇哈哈哈……」

「甘將軍,雲不想參與野宴!」趙雲用力抽回手。

「哼?子龍是想不聽我的話嗎!?你敢不聽!」甘寧赫然厲聲怒叫!

而趙雲,從來未見過甘寧這樣吼叫,當下給那聲音嚇了一跳。但想想,對方爛醉,
應該可以用別的方法去哄的。於是趙雲回答:「雲不勝酒力,沒喝一兩口就會大醉,
屆時豈不掃了甘將軍的興致?」

甘寧乾笑了幾聲,然後倒在椅子上,笑曰:「是嗎?哈哈哈……那就放過你吧……
哈哈……」接著甘寧似是很累,閉著眼睛,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甚麼,不一會就完
全靜下來了。

趙雲靜靜地觀測一會,見甘寧酩酊大醉,相信很久也不會醒。想起之前有東西被他
偷了,或許現在是時候拿回!於是趙雲走近甘寧,很小心地移動對方的四肢,把身
體放成一個「大」字形。然後,趙雲看到甘寧腰間藏著自己的金紳帶和錦囊!

噹叮噹叮……

只是甘寧腰處掛著不少銅鈴,為免弄醒對方,又花了一些時間。當趙雲取回二物時,
他隨即把金紳帶纏回自己的腰上。而錦囊是當日與青釭劍一起交給甘寧的,預測部
份還未有機會看。於是趙雲趁現在點起油燈,把紙條焙在火光中,希望看看諸葛亮
有甚麼忠言。

預測:如果子龍需要看到這兒,亮相信你之前並沒有按照第一和第二個錦囊的做法,
所以才會被困。這令我有點兒失望,從前你不是這樣的。子龍,這次真要聽亮的忠
告, 回來吧!好好保護自己,不要顧忌其他,你再不回來,就沒機會了!軍師祝福
你,馬將軍也同樣企盼相見之日……

趙雲滿感驚訝,疑惑諸葛亮到底計算了多少的未來!他神通廣大,能夠猜得自己達
不到第一和第二個錦囊的要求也不為奇。但為甚麼,為甚麼諸葛亮知道自己想念馬
超的!?

突然!在聽見鈴聲時,趙雲感到有很重的東西伏在背後,然後腰被纏緊了!那人不
是甘寧會是誰?

「我不准你走……」甘寧半醉半醒,看著趙雲手中的字條。

「我……怎會走呢?」

「別以為我甚麼也不知道……」

﹛他,他知道今晚有人助我潛逃?﹜

「我解開過它……裡面寫著一個『逃』字……」甘寧這下子摟得更緊。
「我告訴你,你是逃不了……」

﹛看來他還不知道。﹜趙雲保持著冷靜,認為現在體力不足,不宜跟甘寧正面對抗,
於是回答:「我不會走……」

甘寧嘴邊掛起笑容﹐第一次聽到趙雲這麼順心的答案。
「你終於答應…… 嗯,可不要反悔……」

「不反悔。」

「為甚麼……?」甘寧問得奇怪,把下巴擱到趙雲肩上,想看看對方的臉。

「因為甘將軍要求,雲未敢不從。」趙雲感到耳背的呼吸很熱很不舒服,於是順從甘寧的
糾纏,慢慢轉身,與他臉對臉了。

「不……為甚麼我要你留下來……你知道為何?」甘寧的瞳孔裡夾著一股火熱,壓逼感讓
趙雲無法抽離視線。

「雲不知道……」其實心裡很清楚,很明白;要不,早天前的惡夢不過枉然。

就在甘寧漸漸欺近至那張秀顏時,就在趙雲順應地送出那個回抱時;
就在甘寧要襲吻眼前那雙薄唇時,就在趙雲輕輕地提起那根鳥翎時……


「因為喜歡你……」


在一切一切同時發生之時,那句話,那個吻,落到趙雲耳邊了。

在一切一切同時結束之時,有句話,有個傷,落到甘寧背上了。


「請恕雲不能……」

瞬間,甘寧感到鳥翎的麻藥在背心蔓延。那刻,他知道是甚麼回事;那刻,他也明白
是甚麼回事;但卻控制不到四肢,只得順著趙雲的身軀徐徐地躺至地面上。在昏過
去前,他惱怒地盯著趙雲。他很不甘心,但不甘心幫不到他挽留自己的意識。

﹛子龍,你……不守承諾……﹜

趙雲脫身了。一直不敢正視甘寧那預料中的責備眼神。而現在看看身下,竟然心慌
起來,茫然地後退幾步,像是做了甚麼壞事似的。沒想太多,連桌上的青釭劍也忘
記取,便提起腳步。但在離開前,趙雲回頭補添一句:

「對不起,雲已有喜歡的人了……」

離開帳篷片刻,趙雲看見郭善梗拉著一馬匆匆地跑近,馬背上有個很大的行囊,而她
身後衝來幾個甘寧的士兵。趙雲反應很快,立刻打退他們,躍上馬身。

郭善梗說:「趙將軍,我們得儘快離開,讓我為你帶路!」她握上趙雲遞給她的手。


然後其他士兵趕來,附近響起信號。事件很快就驚動了呂蒙,而他得知道趙雲帶著
郭善梗離開後,更怒不可歇。﹛小煣……你為甚麼背叛我?﹜呂蒙以為情人變心要
跟趙雲離開,趕忙帶軍隊追趕……

走了大約兩三里路,二人來到一條小江前,而岸邊有一小舟。

趙雲道:「我們一起離開吧!」

「我得留在這裡……」

「但那些追兵會傷害妳!」

「但呂將軍不會。」郭善梗微微笑答,然後拿起行囊道:「趙將軍,這是給你上路用的,
有乾糧、銀兩、地形圖和解藥。從這裡過小江,往西走一百多里路,是『烏林村』。
如果將軍累了,可以在那兒歇息。希望你順利回去!那麼……我們就此一別。」
說著便躍下馬匹。

「謝謝善……妳,今日之恩,永難忘記矣!」

「趙將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請說。」

「請將軍代我好好看顧小梗,別讓她再闖禍了。」

真正的善煣笑道,她知道趙雲早已認出自己不是善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