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1648《三千弱水》 第五十二回 挺而走險

《三千弱水》 第五十二回 挺而走險   
  作者: kidd

--------------------------------------------------------------------------------

 
又過了兩天,今為七月初三。自從吳軍在沔口下船,甘寧就一直帶著趙雲往東面走。
本以為走陸路會比較快,可是意料不到沔口以北如今多了些外來者駐紮。聽士兵報
告,那些可疑的軍隊極可能是北曹士兵。結果,為避免正面碰見,自軍只好繞過一
些樹林和山道。這夜,甘寧與呂蒙在帳篷裡商議行程。

「我總覺得北曹的軍隊好像多了,廿天前這裡並沒有駐兵的。」甘寧如常地赤著上
身,跟本無視深夜的寒冷。

「我想他們在附近已經有十多天,斷不是因為猜到我們將經過而留守在此。」呂蒙
回答。

「好,就算他們不知道我軍會路過此地,但唯一回國的要道被他們監視著,我們可
以怎辦?」

「北曹可能隨時移軍……難道對方和我們一樣,也想攻陷江陵城?」

「你問我,我問誰?」甘寧板著臉。

「知你沒主意的了。我派人勘察敵方軍容,相信比我們人數少,僅五千餘人。」呂蒙
把報告遞給甘寧,道:「我們如不儘快想辦法離開,只怕敵人數目會越來越多。」

「我們何不攻破北曹?反正我們人數多一倍!正好熱身熱身。 」甘寧答曰。

「別衝動,敵人在高處佔有地利。惹事生非不是良策,即使給我們贏了,恐怕傷亡
慘重。」

「怕甚麼!?我們這次帶著的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個個老練。要不,我豈敢在出發
前,向主公提出以少數軍攻破江陵城的建議。」

「但事實你的偷襲並不成功,還打草驚蛇了……呃喊。」呂蒙看見帳篷外有幾個人影。


甘寧回頭,但見趙雲已經進來。他身後更有幾名呂蒙的士兵,以長矛脅持於背後。
他們聲稱趙雲不聽使喚,硬闖進來。

「不過一場誤會,子龍可是我邀請的賓客,還不快放開他?」甘寧道。

只是那些士兵未聽得呂蒙吩咐,皆不敢放下武器。而呂蒙見狀,並沒有下令解圍之
意,他道:「趙將軍深夜來訪,看來不知道我們吳人的規矩和禮儀。」

「如有得罪,還請呂將軍見諒。雲今次前來,實為一個交易。」

「交易?」

「是的。」

呂蒙站起來了,語帶不滿又問:「趙將軍憑甚麼跟我交易?」

「憑你營裡所有人的安危。」

「真大膽,竟口出狂言。來,要他跪下來說個清楚!」

呂蒙的士兵立刻從後踹了趙雲一把,趙雲應聲跪下。「呃!」

「喂,呂兄。你何須動怒?子龍還未說完。」甘寧隨之命令士兵。「快鬆開他。」


「甘寧,我叫你好好看管他,不是叫你事事遷就他!」呂蒙回答。

「我哪有遷就他?是你忽然大動肝火耶!」

「呂將軍,雲很清楚自己現在是甚麼身份。」趙雲只管跪著,並沒有接受甘寧遞給
他的手。「如今我有一個辦法可引開曹軍,還望呂將軍聽我詳述。」

如此,呂蒙也就稍微妥協,把地形圖交給趙雲看。趙雲深思一會,認為地形對計劃
有利。他解說北曹駐紮於北面的小山巒,那山巒以西有下坡,方便軍馬出入;以東
是個高涯,方便箭手射擊涯下軍隊。

按照初步計劃,趙雲欲借士兵數百跟隨自己作誘耳,明日近傍晚時分,會佈置軍隊
於西面山腳,然後放煙火,令敵方以為那處被埋伏,把主力軍和箭手移向西面。到
時候,吳軍大隊就可趁東面空檔,全速經過山涯下的窄道,望東面撤走。兩軍毋須
交鋒,吳軍也少了風險。


「除了數十面『趙』旗外,雲還需要兩位將軍的旗面。」趙雲道。

「你要我們的旗面何用?」呂蒙問。

「這正好表示蜀吳合作,曹軍看見總會忌三分。」

「哼,趙子龍,你果然好膽色。但如果敵人不怕天快入黑,不選守崗,軍隊從西面
山坡衝下來,你就麻煩大了。」呂蒙乾笑,轉身又問:「條件呢?說來聽聽。」

「遲七紅完整的解藥,和放我回去。」

「啥!?子龍怎可出爾反爾,你答應過會跟我一起見主公的!」

甘寧他不同意,故執著趙雲雙手責問。呂蒙又想,不失為一個好交易。看得出趙雲
是有心保持蜀吳關係。這正正是自己原本的打算……至少在奪到江陵城前,蜀吳關
係不能決裂。

「抱歉,甘將軍。事前你只答應以青釭換解藥,卻沒有保證雲可回去,雲只有另謀
他法。況且蜀吳之間的『誤會』,應該在此地有個了斷。」

「甘寧,『誤會』不宜礦大,我們要以大局為重。就此決定。」呂蒙讚同了。

「荒唐!交易也有分先後的。趙子龍,如果你能在僅餘兩百軍隊的情況下勝任,我
無話可說,否則事後還是一樣要跟我回國!」

「……」趙雲咬過下唇一下,「一言為定。」


呂蒙對此沒有太大異議,反正冒險的人是趙雲。他要是不能成功,賠上性命也不要
緊。因為趙雲是死在曹軍手裡,與東吳毫無關係,而小煣也不會怪責自己。如計劃
成功,自軍就能輕易走過險地。不論結果如何,自軍總會受益。

七月四日清晨。孫尚香梳洗後,便命廚人把她的早點帶去書齋,想與劉備一同進膳。
她來到書齋,找不著劉備;到會議堂,又不見他和關羽一起;於是她往小阿斗的廂
房去,果然,給她找到那對父子,他們都在前苑。﹛難得關將軍不在!﹜

奇怪的是,劉備坐在石階上發愣,小阿斗則在花盤附近追逐蝴蝶。父子各自各打發
時間。然後阿斗玩得忘形,被竹球絆倒。僅三歲的他,跑得快,哭得也快。

「爹——嗚——哇——」喊聲傳出。

孫尚香見狀就跑出來看,而劉備似乎也立刻回過神來。

「阿斗,別哭別哭……給娘親看看……」

「尚香?」

孫尚香把阿斗抱起,坐在劉備身邊,擔心問道:「丈夫,你已為那件事寢食不安好
久了,這樣子只會弄糟身體。你看,阿斗都哭成這樣了。」

「尚香,我是不是很沒用?」

「丈夫何出此言?尚香一直都很欣賞你。你這樣,小阿斗都要笑你了。」阿斗被孫
尚香逗了一會,已經沒哭,臉上掛著鼻涕,傻兮兮地笑他爹爹。「很可愛呢。」


「……」劉備愁道:「可愛歸可愛,但卻是個不知愁苦的孩子。可知道爹爹天天煩
惱?天天懮心?」然後用力地捏阿斗笑著的嘴皮,弄得兒子又哭了。

「丈夫,怎麼對小孩子動氣!」

「看見阿斗,我就會想起很多過去。」劉備忽然站起,雙手繞於腰後。「唉—— 我
每每都感到天下太大,我不知道自己要花多少年才能達成願望。不知道要帶著妳奔
波多久,才會有安定日子。更不知道何時才可以給妳幸福……」

「丈夫……」在孫尚香身邊的阿斗繼續嚎咷大哭,越來越悽涼。

「跟著我……只會受苦,就如阿斗的親額娘一樣。尚香乃千金之軀,委身隨我,只
會繼續給人背後冷嘲熱諷。我不想妳的一生都……」劉備感到壓力很大,他不想因
為追求霸業,再多負一個女子。「總之,帶妳回國我很後悔,我又一次害妳成為眾
矢之……」

聽到後悔二子,孫尚香氣上心頭,怒道:「劉備!你聽清楚,我孫尚香從決定跟你
的那一天,從來都沒有後悔過!你要是怕辜負我,為甚麼不振作?為甚麼不表現你
昔日在東吳,那大無畏的氣魄?」

「尚香本來尊貴一身,但跟著我卻……」

「東吳諸大臣的嘲笑,二哥待我如棋子般,你兩位兄弟的不信任,這些這些,我全
都可以不當一回事!為的,就是在你身邊。我更盼望能有朝可證明給大家看,我沒
有選錯夫君。可是今天,可是為甚麼今天,丈夫偏偏長他人志氣,就連我找回點點
尊嚴的機會都粉碎?」孫尚香激動地執著劉備的衣襟。「你說過會保護我的,
你說過會盡力的,但你剛纔的說話……嗚……你根本把從前的忘記了……」

劉備聞言,既慚愧又感觸。他自覺錯了,連道:「尚香啊,我沒忘記,我當然沒忘
記。丈夫對不起你…我不該為眾人施加的壓力而退縮。昨夜,他們商討襲擊洲府之
事,半數人都說是東吳所為。」劉備在衣服裡,取出一只玉手環。「最大的理由是
這件首飾,但我……但我從來沒有懷疑妳。」

孫尚香擦淚一看,知道這是自己曾經送給善煣的手環……

「我堅持說就算玉手環來自東吳,此事絕對與尚香無關!」

「丈夫,聽尚香勸告。」孫尚香忽然傍在劉備肩上,哭道:「不論日後如何……不
論蜀與東吳之間發生甚麼事,不要跟我二哥決裂。」孫尚香的眼淚是真的,但同時
她也很會裝可憐,因為這樣比較容易觸動對方。

「……尚香?」

「我可以清楚告訴丈夫,一年前,二哥為了得到荊州,想利用我作為棋子替他辦事。
可是我堅決不答應,於是他不許我再回來。然後兩個月前,他又籌謀了新的奪荊計
劃,又再問我。」

「但尚香始終不答應……」

「不……我答應他了。為著回來你身邊,我答應他了。但我堅說只作旁觀,不會參
與計劃。二哥他怕我壞他大事,所以沒有向我披露任何安排。我……錯得很啊……
丈夫……但洲府受襲那天,我只知道要待在你身邊保護你。」 慚愧、演技、眼淚並用。

劉備難不動容,他明白孫尚香為了回來,走過很多艱苦的路。即使她是為著一己之
私,未有顧全大局,也是人之常情。「尚香……我不怪你,你也別怪自己。」

「此次襲擊事件,若再追究下去,對蜀對東吳都沒好處,受益終是北曹。還望丈夫
別再追探此事前因,專心找趙將軍的下落。」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關羽默著,站在那顯眼的位置有多時了,可是那三個只顧哭泣的人都沒發現。
孫尚香的話是真是假,他不能肯定,但那番話卻帶來一點點領悟。
真相,是不是那麼重要?值得不惜一切地去尋找?
或許知道太多,揭發太多,反而左右決定,失去其他選擇。

「大哥,嫂嫂,你們好像忘記姪兒還在哭。」

馬超站在江陵城東面的城門上。這數天,他收到很多消息,但是無一比現在手中的,
更讓他激動。那是夏侯惇寫過來的書信,包得厚厚的。


馬將軍

真是久違,可惜如今各侍其主,陣線不同。
不過,我很高興你那位好戰友還念昔日之情,
廿天前賞臉來我軍營「聚舊」。

不明白嗎?我意思是你的好戰友,
趙將軍已決定投靠我們曹丞相。
勸閣下也不用費心勞力去找了。

糟,差點忘記馬將軍保護戰友時受傷,
現在連床也下不來。

放心,惇會好好關照新夥伴,
馬將軍也當看開點,可別氣壞。
另外附帶一份軍書,好作證明。

夏侯將軍

夏侯惇沒有殺皇甫晉等人,只叫他們把這封信交給馬超。

而馬超看完上文後,隨之翻去下一張。它竟然是數十日前寫給趙雲的軍書。
﹛何以我的軍書會落到夏侯惇手中!?﹜

「大哥,這怎麼可能?趙將軍他當天明明是為了你……」

「簡直一派胡言!要用反間,拜託編造個好點的理由!」馬超生氣,不過之前也氣
夠了。這封信,對不懂趙雲個性的人,或許會有說服力;但對馬超,不過荒謬。
瞬間真想把信撕開兩半!

「想必是北曹脅走趙將軍!還敢寫信誣捏,讓我替大哥把它毀掉!」馬岱道。

「不,我遲點定會好好回這封信!」

「馬將軍,末將辜負所託。這次還是無所獲,反被北曹……」皇甫晉遺憾自己武功
不好。

「別多說了,你快與其他護衛去療傷吧。不用再出外奔波,安心休息。」

馬超心想,正中下懷,如此他就可以拿這些物證去跟劉備要求出城,至少他不用被
動地留在城中。他欲回州府擬案,準備彙報劉備,叫馬岱留下等他消息。當馬超下
城牆躍馬時,有士兵通知,說劉備要立刻見他。馬超心感意外,趕到州府,即見劉
備,孫尚香和關羽三人都在門外,似是特意等候。

劉備忽然道:「馬將軍上前聽封!」

馬超訝異當場,立刻攐開前袍,左膝跪地,拱手作揖。心想,為何劉備突然賜封,
為何會在這種地方,不是應該在府內大堂,在眾臣面前,擇日晉封嗎。

「備考慮良久,決定今日在夫人和關將軍面前,預先封馬將軍為驃騎將軍,即日出
城執行要務。由於事出突然,今天未能正式賜印綬。待馬將軍回來,備將會再論功
行賞各部下,設宴興祝。」

﹛執行任務?﹜馬超未清楚劉備的用意,答曰:「謝過主公!但……」

「孟起,這次封爵,為方便你出行時,領軍順利。」劉備欠身,低聲道:「也請盡
力幫我尋回四弟……」

「馬將軍,關某訓練的精英部隊,就暫時調排你麾下。希望你不要辜負我大哥的企
望,回來後我們再一決高下!」

「恭喜孟起將軍,祝一切順利。」孫尚香道。

劉備隨後頒了一份令書給馬超,當中詳細交代了幾個任務,然後贈送鎧甲,讓馬超
更換後即時起行。過了一個時辰,馬超從州府步出,煥然一新。馬岱遠見大哥帶著騎
隊來到城牆,於是匆匆下城樓,急問:「發生甚麼事,主公同意我們出城了嗎?大哥
怎麼全身都……」

馬超淡笑,把劉備的令書交給馬岱看。書中清楚列明三件重要事項:一,魏延和善
煣會隨行輔助;二,如果遇見吳軍,應避免無謂衝突;三,外出時如遇有村落,要
好好記下,以便日後在附近興建一些驛站,既方便自軍通行荊州一帶,同時也廣大
防守範圍。


現在,一切準備就緒,各部整裝待發。馬超頭帶龍盔,銀白一身,胸鎧前有饕餮獸
為護甲。腰處裹鞶革,上繞銀鐍,雙足各鑲獸牙,軍袍隨風往後飄蕩。

白駒的鐵蹄,擦過黃土,引令背後五萬,掀起無數塵埃。
細細沙灰隨意飄流,難比心中千絲萬縷。

﹛子龍,我出發了……﹜

同一天將近黃昏,甘寧把遲七紅的解藥、各面軍旗、信號煙火都交給趙雲了。只要他
能成功引開敵人的注意力,便可以自行決定何時轉道回蜀。趙雲軍隊前進一會後,
甘寧卻還未動兵。屬下問甘寧為何,他說要看緊趙雲的軍隊去向,怕對方未辦好事
情就先溜掉了。

但事實,以上都不是甘寧留下來的主要目的。他不過想多看趙雲的背影一會兒,不
過想確認趙雲安全。這才開始明白,自己並不希望這兒是他倆道別的地方。


半個時辰後,一里外傳來數下巨響。砰砰砰——

那是趙雲發出的信號。

「甘將軍,我們可以起行……」身邊的士兵說道。

「再等一會。」

「但呂將軍的軍隊已經撤走……」

「再等一會。」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遠處開始有打鼓聲,有人喊聲。甘寧很不放心趙雲,他不是擔
心趙雲引誘不到敵人的注意力。二百軍和信號煙火,足夠驚動敵方。但若果敵人選
擇出兵攻擊,趙雲要如何自保,這才是關鍵之處。

「可是我們再不走,就會錯過時機……」

「我說再等多一會!你耳失聰了嗎?」

自問自己也沒有把握做到的事情,竟然苛求趙雲嘗試。甘寧此刻就後悔了。於是他
下令,帶自軍三百回去看看趙雲狀況,其餘士兵照原定計劃,往東離開。

喀躂…… 喀躂……

即使坐在馬匹上,趙雲能感覺到前面有數百,不,是數十百人的步伐!那一浪浪衝
過來的起伏,快之驚人。不知為何,胸口忽然略過一陣翳痛,趙雲皺起眉心。
﹛不妙,敵人選擇下山攻擊……﹜

趙雲欲帶軍往正西而逃,但那邊似乎有敵人,於是傳令各士兵向西南撤退。如此,
走了一里左右,遇見一條小河流,後方還有些許追兵,看來只有邊還擊邊逃了。

然而身下馬兒在河澗不方便走動,幾次踏進石間的裂縫。趙雲索性躍下坐騎,
迎戰敵方。一個倒下,兩個倒下,乃輕而易舉……如是者,數十倒下,圍兵的氣勢
漸漸減弱。對趙雲來說,就算沒有豪龍在手,只要是長槍,他也能舞得揮灑自如,
得心應手。 但是,在這麼流暢的旋律中,趙雲忽又感到胸口猛抽幾下,身體隨之
發抖、發涼。

有著漂亮節奏的身軀,開始失去平行… …

﹛我……我怎麼了?﹜


甘寧聽見刀槍聲,趕到河澗,但見敵人把趙雲的武器打下。「子龍!」

趙雲按著心坎,往聲音來源看,訝異甘寧在廿步範圍裡。然後幾口快刃衝來,

在避開攻擊之同時,趙雲不慎被石頭絆倒,敵人似乎也要趁此機會制勝……

生死關頭的霎時,甘寧沒多想,右手自發性地撥過髮端,

拔出其中一把紅心鳥翎……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