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04甜秋雨

清唱的原聲樸實至極,一切都是那麼的隨意自然,不矯揉造作。秋雨也如同這歌聲般漸瀝落下,打在沉悶的心頭。乾涸的禾苗舒展著柔軟的筋骨,聆聽著秋的美女圖片韻音。婉如絲線撫摸庭院中的琴弦發出的呢喃。纏綿著耳鬢廝磨。這是在池塘邊,一泓湖水攪動黛黑的水墨。筆跡灑向牆外的角落。停頓在顫抖之下,幾片孤零的黃葉,飄零的花朵,孤寂的青煙,點綴成朦朧的落款。街道上,接過從春夏傳來的傘,撐起綿雨的世界,傘下滴落多少滾燙的水珠!薄袖又入冷風。娉婷紅衣侵濕靈魂,傾訴著它的情懷。此時嗅著雨水侵濕泥土的芳香,豁然開朗!花兒垂了頭,羞澀地在葉瓣下打著卷,倦縮著身子。夜,淡然溫馨,高貴雍容,祥和輕靜。少去了春的綻放,夏的熱情,冬的恣意,變得成熟低調,觸手而不可及了。早晨,院裡窗前樹葉上的殘滴在美女圖片清光裡晶瑩透亮,閃閃爍爍地動著,妖嬈怡人。我走出門,想更一步觀看它的身姿,此時,狡黠的天空又調皮地撒下片片的點點,灰色中帶有透明的藍白。立在颯颯秋雨中,突然思念遠處麥田里的歡喜,河塘裡的雀躍。秋雨甜甜,絲絲縷縷纏在我的心間,不矯揉造作、一切都是順意自然。

(繼續閱讀)

201304101518你什麼都不是 ——籍以自嘲

你是一株荷花嗎?出污泥而不染!不,你不是!你是一隻雄鷹嗎?起飛時往往就站在高崖之上!不,你不是!你是一隻蜘蛛嗎?天生就會織網!不,你不是!你是一條魚兒嗎!潛於水底是它的本能!你是一隻鯤鵬嗎?搏擊九天是它的天性!你是……你能夠做到什麼?不,你什麼都不是!你就是一個人,一個普通的人!你能做到的,也只是做人最基本的事情。既然這樣,那就不要異想天開,老老實實做個人,踏踏實實走好自己的路吧!文章來源:吳寬之(水則堂團隊)

(繼續閱讀)

201206151409埋葬蟲為什麼要埋葬小動物?

因為埋葬蟲的嗅覺很靈敏,老遠就能聞到動物屍體的氣味。它們從不吃腐屍,而是用它來餵養幼蟲。野外虧得有這樣的清潔工,要不,動物的屍體腐爛發臭。還會傳染疾病。文章來源:穆濤的BLOG - 雅士 - 醒小C&陳漪璇 - Columbia landing journal - 張曉東 -

(繼續閱讀)

201205041015前塵彼岸花,相系今世情

風,依舊無語,默默牽引著一條流淌著月光的河,當那滴幽思的淚水,滑過淺淺的眼瞼,洇在潮濕的心底,你便知道於這樣的一個夜晚,骨子裡的多愁善感,注定會令你深陷於某種姿勢,亦或是某種假設。在靈犀交錯的瞬間,把美麗的痛楚支在窗口,你是在尋找著,尋找一個萬籟俱寂的時刻,讓文字中升騰的魂魄,於迷津的渡口,涉水而過……夜醒著,我遺落了最初的詩句,凝眸一場隔世的風月,是誰還在那寫滿孤獨的韻腳中,叩節長歌?纖纖的手臂,在夜空中探尋,許是企圖要探尋一場被鐫刻在星月上的美麗傳說。狹小的斗室,終究盛不下喋血的心事,睜大眼睛,我看不清你歸來的方向,心跳平平仄仄,側起雙耳,竟也無法再次聽到那首久遠的情歌。人說,當你懷抱著一卷詩經,亦或是一闋殘詞,決定以清冽的詩心,焙著一顆夢的根芽兒,去坐熟經年那場夜雨的鼾聲,無論何種心境,你都不會再是一個極度挑剔的讀者。千百年的等待,或許只為那攥緊掌心的一瞬,緣起,緣落,只因一枚叫做彼岸的花朵,情殤的輓聯下,又有多少誓言深不可測?今夜,就在今夜,我陶醉在你寫的結局裡,羞澀的心事,於夜風中旋轉,曾一度靈動的指尖,不知因了何故?此刻,竟是如此的笨拙。唇角吞吐的煙卷,忽明忽暗,任無所堪寄的思緒,如籐蔓般瘋長,懂你,愛你!不言,不說,只做那抹靈犀中與你對視的雲朵。伸手摘下一枚被時光遺落的星子,於半闕殘詞中,靜靜聆聽那隔世的心跳,當一股莫名的悸動透過冰涼的指尖,這些疼痛而又酣甜的文字,誰人又能懂得?一枝搖曳在雲霧中的花朵,明知道雖美麗卻難以觸摸,然當顫抖的青衫,彈去黃捲上厚厚的塵埃,書生竟依舊會苦笑著低泣,流著淚輕和。只說書生是癡人,癡且癡吧!當刻骨的悲歡,成為史牒中難以承載的橋段,怎奈這場風花雪月的情事,時而似夢非夢,時而清晰如昨。你或許就是我前世的愛人吧!既然前世我們都成為了彼此的過客,那麼今生,今生決定為你守望一世的愛情,以冷漠的層冰,為自己加了一把心鎖。靜待著,靜待著會有那麼一天,你翹起靈動的舌尖,用世間唯一的密碼,將一顆塵封的心瞬間激活……

(繼續閱讀)

201204271953遍地青春櫻花草

故事總是在開始的時候開始,在結束的時候結束。我的回憶也是一樣。有個很莫名的開始,有個很莫名的結束。總是很天真的以為這,以為那,結果天真的結果是以為的都不是真實可靠的。就比如說,我想,新的城市會有新的體驗和新的生機。其實呢,新的城市只不過是在我若干年之後回憶中的一撇一捺罷了。現在,腦海裡追溯著初中,高中生活的美好與無暇。總想著,那個年齡,我都在做什麼了呀?為什麼那時候沒有想到要做這,或者做那呢?反倒是現在,那個年齡成了無聲的痛楚。比如,初中,想了N多個晚上,想寫一封情書。結果呢,不知道寫給誰才好。只好,疊了個千紙鶴的樣子,一直放在我書桌的最角落。暑假開學之後的前個晚上,我還故作不知道的樣子,把那張很漂亮的信紙打開,結果,一個字也沒有看到。折好之後,我偷偷的笑了,期待什麼呢?也許,應該寫滿整張紙吧!來讀研究生之前,和老媽,說,想看什麼儘管,我的抽屜不準備上鎖了。很坦蕩的說完,老媽用很不屑的眼神看著說,有什麼可看的,到現在也沒聽說你談個男朋友,那時候更不可能,那就說明沒什麼秘密隱藏。話是我翻譯著來的,反正在媽那輩看來,我的秘密無怪乎喜歡上了誰,偷偷的喜歡,心裡很難受。可是,這在她看來,於我,不可能的事情,在她二十多年的眼睛裡,我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想著,我偷笑的止不住聲。覺得自己好可憐,在媽媽的心目中,也不是自己的真我。我曾經叛逆的時候,她忘記了還是根本就不存在呢?或許吧,她忘記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吧!時間飛快,其實一點都不假。還想著高中的時候,曾經無數此的日記裡激勵著自己,要去清華北大,或者是……可是,高中是三年,貌似不是一個時辰兩個時辰,風光到高二都沒有什麼用途,高三最後的那次考試才是最關鍵。我信。曾經還好以為自己學習很好,可以上哪哪,結果呢,成績是最有說服力的東西。我去了一個小城市,去了一所很多人都不曉得的學校。懷念那個高中,其實不是懷念學校,是懷念我真誠付出的那三個年頭,其實,什麼也沒有得到回報。偷偷喜歡過誰,卻在最後一刻,學會打消念頭。現在想,告訴他也無妨,也許,那樣,成績也不會有什麼大的起伏吧。回憶像一張網,網住我的很多情感。我想,高中十七八歲的年齡,青春懵懂是真的吧。可是,我在壓抑,或者說在放棄很多那個年齡原本很美好的事情。比如說,和他聊天,那時候,我把這個很簡單的交流方式都放棄了。多麼可笑呢?再比如說,我想,我會喊他一起去操場

(繼續閱讀)

201204222235深夜隨想

每一個失眠的深夜,我都會想起那些如水般清澈柔軟的音樂,它們輕輕撫摩我的每一個細胞,讓我漸漸安靜下來。然後,那些如夢如幻的蟲鳴、鳥叫、流水、月光、山林就輕盈地在我夢中飄盪開來。如果你曾在深夜沉思,傾聽世界忙碌一天之後的聲音,那麼你該會同意,夜是寂靜的,然而真正的寂靜,並非是全然無聲的。夜晚的寂靜,是一種如泡沫般細膩、如薄紗般綿密的聲響編織成的。它在空氣中浮動,無色無味,比醇酒更迷人,比鮮花更芬芳。這就是“班得瑞”的聲音,這個來自瑞士的樂團,為我們編織了多少純淨安謐的樂章,清爽的配樂架構出零壓力、零負擔的樂曲,精雕細琢每一軌聲道的解析度,使音場效果更具空靈感,渾圓、完美的聲線,彷彿山中的精靈,每個跳動的音符都是它們的足跡。煩躁的時候,你或許想遠離塵囂,掙脫地球引力超凡脫俗,或許想拋下所有工作,親近大自然去旅行,傾聽空氣流動的聲音,呼吸森林的綠色氣息,觸摸土地潮潤的皮膚。悲傷的時候,你大概會渴望輕柔的撫慰,溫暖的慰藉,貼心的傾訴,或登上高山頂峰,或俯瞰空谷深淵,或站在高樓頂端眺望整個城市,把內心的哀傷大聲哭出來。喜悅的時候,你一定希望有眾人的祝福,鮮花的簇擁,贊詞的包圍,可是別忘了,當一切浮華散盡,剩下的都是空白,所以此時你需要在寂靜中思考,回味,體會。好的音樂是療傷的良藥,讓你忘記傷痛;是智慧的結晶,教你學會成長;是性靈的哲學,讓你思索人生的真諦。人類的一切精神體會都應該追溯至人性的深處,也就是自然的本性,讓一切回歸自然,連狡黠奸猾的成年人也能變成胸無城府的孩童。只是這個社會太物質,太浮躁,人類越來越聰明,越來越有心計,生存變得複雜而困難,險象環生,於是生活越來越水深火熱,成了一場你死我活的角逐。當越來越多的誘惑物充斥著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活多了一分快節奏的娛樂,少了一分安閑靜謐的深思。當泡沫劇,網絡遊戲,青春小說,流行音樂成了年輕時尚的代名詞,我們愛聽喧鬧狂暴的搖滾,聽饒舌俏皮的說唱,聽哀婉纏綿撕心裂肺的情歌,這個時代,我們喜愛快餐式的音樂文化,還有多少人真心喜愛純音樂,還有多少人會在快步向前走的途中停下來看看路邊的風景,感受自然的安詳溫馨,或許也只有當你寂寞、煩惱或悲傷,需要冷靜需要安慰的時候,才會想起,忘卻不愉快的最好途徑就是親近大自然,回歸祖先們賴以生存的自然,找回最原始的感動,哪怕只是一聲鳥鳴,一點露水,一絲細雨,一縷清泉,一片綠

(繼續閱讀)

201204100856離別

枯葉旋轉著,敲打著窗欞。窗外的世界灰暗、惆悵。我就要離開家,離開朋友,離開故鄉,離開至親至愛的爸爸,還有你——媽媽,你知道嗎?只有家,讓我如此牽掛。  迎著爽爽的秋風,開始我獨立的遠征。離別的日子,有你送我……  收穫的日子裡,你的眉宇間,鎖著淡淡的憂傷。你忙碌著,準備著你認為我需要的一切瑣細的東西,以裝滿我的行囊。  送走探望我的夥伴,家中一片靜寂,我發現你坐在角落裡,一針一針細細地縫著,像是要把心中的千言萬語都縫寫進那些伴我遠行的衣物裡……媽媽你向腦後捋一捋散落在額前的沾線毛毛的短髮,突然發現你的面龐是那樣的憔悴……我逃開躲在默默縫綴中的你,找小弟閒聊,讓這段充滿深愛的,溢著淡淡苦味的時光,就這樣靜靜地離我而逝……  媽媽,我記得——在家的最後一天,你是怎樣的不平靜呵。我知道,離愁時時侵擾著你,為了逐開它們,你不停地勞作著……你竭力把我和弟的房間收拾得井井有條,乾乾淨淨。平日裡這些都是你督促我們自己去做的啊。你費力地把一盆盆花卉從大窗台上搬到地上修剪,並為之填土,施肥,澆水……  我離開的車次是在午夜。黃昏的時候你疲憊不堪,卻把已經上了高中的小弟書包打開來,為他整理書本,給他的鋼筆吸墨水……哦!我了不起的媽媽。我可憐的媽媽啊,你是在做怎樣的努力?!你抬起頭來,見我正凝望著你,你笑了一下,我看見你眼角閃爍著淚花。  記得我對你說:「媽媽,我還會回來呢」。  可你卻眼望別處,喃喃自語:「是呵,可是你作為一活潑的小姑娘在我身邊的日子卻再也不會回來了……」我的眼前已是一片雨霧朦朧,再不能語。  遙望天邊的星,心緒如潮。往昔夜闌人靜,總是母親披著月色伴我苦讀。有時候你悄悄地為我削個蘋果,有時候為我沏杯熱牛奶以餵飽我夜半轆轆飢腸。呵,母親你可知道,正是您這無盡的母愛,激發著我永遠不懈地努力向上!正是你的期待深深,才使我跋涉的步履匆匆!  爸爸帶送站的車來了,你鎮定地指點小弟和夥伴們裝上我的行囊。是我們離別的時刻了。望著清涼的月光下孤單站立在大門邊的母親, 我的淚水洶湧著決堤而出,我撲上去緊緊地擁抱你,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