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282221九州遊記【九】武雄溫泉館

除了「御船山樂園」,原本「武雄」其餘景點都該在昨日傍晚解決,避免擠壓今天已經很滿的行程,但旅途要做到完全照表操課哪有可能,只要一個興起,就很容易形成破口,「武雄溫泉」便是因此積累的未完成事項,僅能加快腳步,希望不要造成後續計畫的崩塌。

 

從樂園回到旅館,匆匆把行李打包完、退房,我們驅車前往市區,找到標記溫泉區入口的樓門,它有著神社裡常見的外型,歇山簷脊、亮紅漆色柱樑,較不同的是二樓圍欄下全為白色的構體,以弧邊圓角作修飾,中間切削出門道。據說,這樣的設計發想自龍宮,多望幾眼,還滿符合印象中的某些傳說圖繪,建於溫泉館前也合理,與書著「蓬萊泉」的牌額共同點出水之意象。




 

其設計者名為「辰野金吾」,台灣人應該很少聽過,畢竟他活躍在百年前的「明治時代」,但傳下的風格大家肯定相當熟稔。在那個西風東漸的年代,他以紅磚與白大理石交相嵌的設計,成了所謂的「辰野流」,昨天在「佐賀」見過的「舊古賀銀行」估計也是同個系統,而這樣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如今台灣很多日治時代的建築都顯著類似元素,像總統府,就是最好懂的樣本了。

 

出自「辰野金吾」的建案多半是銀行、車站、政府機關這樣的大型樓閣,有拱窗、冠頂作綴,日式傳統風算稀有物,且或許是有份故鄉情感,他又在這棟樓門藏了彩蛋,若於開放時間爬到二樓,便能在木質天花板的四角,看到鼠、兔、馬、雞的圖繪。既是彩蛋,初望不明其理是自然的,因為與其相關的其餘部分遠在「東京車站」。

 

身為大師的另個經典作品,「東京車站」除了典型的紅白交劃外觀,裡頭也氣勢非凡,中央八角大廳有著歐式的切弧綴邊,然當仔細瞧,拱頂下每個邊角的圓框浮雕並非花鳥,而是動物,且皆為生肖。當年肯定不少人都因此陷入疑惑吧,似要以地支對應方位,偏偏只有八隻。我想應該是大師考量全放會影響視覺均衡,一個心血來潮,乾脆把其中四隻藏來「武雄」。


 

沒得上樓見識的我們穿過樓門,在正面相迎的是風格相似已被列為古蹟的「新館」,會以新稱呼,是因為在砌建的「大正」年間之前,還有更古的湯屋。我不禁停步盯瞧,這棟新館若仔細拆解,其實沒啥繁複妝點,但很奇妙,望起來就有種花俏感,是翼展長樓的朱框交連嗎?還是簷面上的幾道小翻挑?抑或綴於正側的唐破風本就能帶起流動感,再輔以山簷玄關、正中鐘形望窗,便這麼抓縛了視線,就算陰灰雨幕都擾不了光采。



 

 

新館兩側有些矮房,是目前仍在營業的湯屋,左邊一排含納了「元湯」和「蓬萊湯」,得用投幣販賣機先行選擇,再給櫃檯驗票。不過除了門口掛簾「武雄溫泉」的字樣較為風雅,其餘各類說明貼得滿滿,雜亂之餘也讓初來者無所適從,遑論我們這類外國人了。近前研究看板上的各湯敘述,文字算好懂,畢竟沒幾句,照片尺寸就很缺乏誠意,迷你得彷彿害怕暴露細節,要人先掏錢進來再說。努力盯瞧,「蓬萊湯」像是走簡約清澈路線,照片看來只有很普通的素白牆磚地磚,建於明治初期的「元湯」相對多變,文案強調復古,池區也以木板架築切隔,由於號稱是現存最古的木造公共湯池,感覺人氣應該比較高。


 

除了大眾池,這兒尚有他們稱為「貸切」的私人池,位置在靠近新館的「柄崎亭」,由照片來看,名曰「櫻華」、「天平」、「芭蕉」的這三間都有著庭園取景,不過應該有滿多人寧願選擇「殿樣湯」或「家老湯」來品味過往歷史。根據前人的敘述,這兩間藏在更裡處,得由工作人員帶路引領,外觀就像民宅一般,當進入後,會先有一間榻榻米休息室,更衣完踏階往下,才是呈黑白菱格的湯池。既稱「殿樣」及「家老」,自然有其淵源,前者是當年城主「鍋島氏」的私有空間,後者則提供給重要家臣,因此乍看雖僅是簡潔的木構框圍,卻在細緻處透顯貴氣。

 

與「柄崎亭」約略對應的右側另有間名為「樓門亭」的旅館,白色牆面、墨簷交疊,裡頭除了雅致廳房,也設了大眾池「鷺乃湯」。它比「元湯」、「蓬萊湯」有意思多了,因為不論男女,都切分出露天的區塊,從小小的圖片來看,男湯格局比較冷硬,女湯則是在竹籬環繞間,闢了具體而微的庭景,感覺有點偏心,不過昨晚住過的「御船山樂園」在精緻度上肯定輕易輾壓。


 

外圍部分瀏覽完,我們由中央玄關穿入新館,本以為會看到舊時的接待廳或者收費櫃台,怎料卻是間紀念品店。它由於空間不大,各色商品被迫擺掛得滿桌牆,奇的是,望來倒不顯雜亂,可能包裝是原因之一,淡雅的用色減少視覺壓力,於是茶葉點心顯得誘人,就算小玩意也很挑動購買慾,陳設方式感覺同樣花過心思,美學素養體現在門口的簡單告示,不僅字體娟秀,幾筆勾出的小沙彌也呆萌可愛,高人果然都藏於民間。


 

經過與平面圖的相比對,一樓大多是木質隔間,由橫展前廊串接,格局大致對稱,左邊給男性,右側歸屬女性。不太知曉這些廳室當年的各自功能,可能是更衣間,也或許是給人交誼,而在目前轉型為博物館的景況下,已成了展廳,有些古舊用具,也少不了解說看板。

 

據其所述,「武雄溫泉」早在一千多年前便出現在《肥前風土記》,是「神功皇后」遠征朝鮮時意外用刀柄敲出來的,湧出的泉水有療傷功效。而由於它跟「佐賀」類似,都位於「小倉」至「長崎」這一線的貿易要道,名聲始終不墜,連「宮本武藏」、「伊達政宗」這些戰國豪傑也造訪過。當中最知名的該屬「豐臣秀吉」,那時他征討朝鮮受挫,聽聞「武雄溫泉」的神效,便率傷兵至此。為避免擾民,他特別立下朱印狀,入場費不得欠賒,店家有什麼規定就乖乖遵守,這紙令狀目前仍懸掛在廳裡,字跡狂放飄逸,不似武夫手筆倒像來自哪位風雅名士。

 

諸多展品間最引人注目的該是一幅大型彩繪「武雄町溫泉場春景圖」,它畫於明治年間,筆法仿古,以水墨山岩為襯,雲霧繚繞,左下可見當時剛開通的「武雄車站」,右上就是溫泉區了,環牆矮閣,水池園林,跟現在極為不同。我仔細辨了一下,靠外側的像露天湯池,中處幾間在簷下的,很可能正是「元湯」那列的前身。



 

圖繪裡沒有目前所在的新館,畢竟這棟是到了「大正」時期才出現,當年經營者發現了新的泉脈,便想由此衍伸出複合式娛樂場所,據說「辰野金吾」初擬的草圖洋洋灑灑,除了湯池,尚有餐廳、劇場、撞球間,門樓層層疊疊,彷若真是座龍宮城,可惜資金不夠,刪到最後只剩目前這樣。我挑了一邊往內走,廳後現出八角狀的挑高空間,牆磚素白,地磚花色細碎,嵌於中心的湯池用的雖是較好的石料,已被染上歲月斑跡。抬頭望,除了腰處的通風窗帶,頂部也有明窗環繞,結合輻射狀的木質簷板與心處採光,便似日輪俯照。

 

館方相當貼心,在牆邊座椅置了當年的溫泉燈牌給人擺弄打卡,來之前曾看過文章模糊提及有特別為天皇打造的湯池,見此格局與擺設,我很自然認定就是這兒,還認真揣想了一番,後來才發現,這邊是女湯啊,男湯在對稱的另一側,光性別這關就不可能了。雖覺得被拐,但又有點道理,正是網美們才需要道具拍照。




 

然就算找到孿生的另一間八角廳,也沒解了疑惑,因為這兩大間被取名為「五錢湯」,風格近似但較小的相鄰四方廳卻叫「十錢湯」,給天皇用的怎麼可能反而廉價?難道是大間在後來成了大眾池,小間是個人池所以較貴?我盯著「十錢湯」的佈置,根據說明,它使用了高檔的琺瑯磚,池底以之形構的黃藍花瓣的確增添了視覺變化,好像值得抬價。怎料廊尾另有三間稱為「上之湯」的不僅毫無裝飾,空間又更迷你,然後還收人二十錢。腦袋糾結地比對圖板上維修前的破舊,磚花似有些色彩紋路,而眼前亮潔白磚嵌著嶄新木質澡缸,很難想像是同個地方,總覺得還是留些斑駁讓人懷想較好。


 

那所謂的天皇御用池到底在哪呢?事後我努力於網路翻找,才在某些日文網誌找到答案,原來不在新館裡啊,它以「特別貸切湯」之名,藏在館後某處。那時是為了「陸軍特別演習」天皇的可能造訪,館方精心打造,還用「有田燒」製作了花卉拼磚,形樣各自,每塊都如畫筆揮灑,結果,居然被放鴿子......不太知曉此間有沒有以別的名目改給權貴使用,回收成本,由資料照片看,後來遭遇還挺淒涼,經過專家一番努力,才勉強回復那些磚花原本的風貌。



 

一樓巡完,我們隨階踏上二樓,與其說是溫泉館,感覺這兒比較像附設湯池的旅館,因為二樓幾乎是榻榻米房間,和紙拉門後的側牆有陳列書籍的「違棚」,以掛畫花藝展示主人品味的「床之間」,再添些桌几便可以拿來宴客了,挺符合原先提供各式娛樂的概念。不由得推想,當初可能某些空間留給了浴後休憩,某些是有舞樂表演的餐廳,幾間搞不好是「不可說」。

 

而從這邊的背窗可以望見館後院落,原來兩間八角狀湯屋的外觀是有別緻設計的,並沒有因藏於視覺死角便敷衍帶過,它們像座朱紅亭閣,雙疊瓦簷翻挑,假使後院拓展為泉池,就可轉生為納入池景瀲灩的水榭。

 

逛過一圈走到前廊中央,鐘形窗框出了廣場對處的樓門,即便立於雨中,依舊亮艷。這很讓人串聯方才望過的兩座亭閣湯屋,若「辰野金吾」最初的藍圖得以成真,是否便有更多類似的閣殿連綿,浮透於蒸煙,於夜裡舞出屬於龍宮的水色幻魅呢。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