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1632澎湖花火節六日遊【六】吉貝戲水

今天是在澎湖的第三天,預定一整天都會在「吉貝」,

本來自己想得很完美,早上玩水,下午避開人潮去逛島,

然後坐船去東海玩一陣,入夜後在海上看「吉貝」煙火。

唉,但人算不如天算,天氣預報說今天會有強風浪兼下雨,

所以去東海的船不開了,我的煙火也泡湯了。

連帶的什麼瘋狂玩水、盡情游泳、慵懶在沙灘把自己曬黑什麼的也別想,

一出民宿,外面天空就黑壓壓的,還沒下雨,我的心已開始哭泣了。

 

 

由於出門的時間有點拖到,而去「吉貝」的船在「白沙」的「北海遊客中心」,車途相當遠,

所以買了摩斯早餐,用力把滾燙的玉米濃湯灌進肚後,就上了車,躲在某人後面邊騎邊吃。

開船的時間是八點半,好險我們沒遲到,還有個十多分的空檔可以亂逛。

經過服務台的時候聽到有人在問煙火會不會取消,

頓時很希望聽到說取消了,一種所謂我看不到大家也別想看的概念。(對不起,我好壞心,請揍我...)

不過志工打了電話去詢問後,卻說沒聽說,

那個問的人好像就鬆了一口氣離開了。

搞不好這人有特別為煙火訂了「吉貝」的旅館,如果煙火也取消,那可就糗大了。

 

 

時間一到,我們上了船,大部分人為圖安逸都躲去船艙裡,

但為了一展乘風破浪的氣魄,當然是要挑船頂的露天座席啊~~~

可是..我發現我錯了,陰雨天坐船頂根本自虐,

風瘋狂刮臉就罷了,雨滴不時跟子彈一樣打上來,痛得要命,

好怕下了船一照鏡子,臉皮滿是血絲坑疤.....

但既然裝勇者去坐船頂,總不能落荒而逃給人看笑話吧,

還是得端著微笑,迎風挺直背梁,不能輸了氣魄。(演給誰看....)

 

 

在槍林彈雨中抵達了「吉貝」,我摸了摸臉,好加在,手上沒鮮血~~

然後就拿出單子去租車店領機車。

玩水的地方在島西邊「西崁山」附近的海灘,一下就到了。

海灘上有幾個水上活動的商家,看著招牌,我們找到跟民宿合作的那間,領了救生衣。

 

 

脫了衣服後,海風襲來, 嗚~~超冷,陽光呢~~給我陽光啊,

但看著海面上那層厚厚的烏雲,就知道完全不用想,別下大雨就萬幸了。

顫抖著身體,我們踏入水裡,唔,更冰,完全沒勇氣把自己埋到水裡去,

看著那幾個已經在玩的少數人,覺得他們才是勇者啊~~~

 

 

還在一面觀望,一面想著該怎麼玩時,工作人員嚷著:「浮潛的船來囉,有人要浮的嗎?」

雖然我知道水上活動有什麼八合一、十合一,但完全沒在管內容有哪些,

原來還有浮喔,這麼讚?

跟著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小小上了船,一路被載著往遠方開,

有種要被集體推去餵鯊魚的few~

 

 

突然船停了下來,說浮的地方就在這了,叫大家領附呼吸管的蛙鏡。

可是看來不只是我,大家都互相對眼表情狐疑,在這被風浪包圍的地方浮

但看來好像就是了,開船的師傅指著旁邊幾條不知怎麼固定在那的圍繩,說可以扶著那個下去。

於是終於有人試著下去了,然後扶著繩子載浮載沉,感覺很無助的樣子。

 

 

怪的是,當我等某人裝備弄好,準備要下海時,先頭那幾個居然上船了,

是怎樣,不是要浮嗎.....

但當我也一路摸著繩子往前攀行,同時把頭埋進海裡,

我知道為什麼了,海裡根本啥都看不清啊,只勉強能看到幾隻魚閃了過來,隱隱底下似有些珊瑚。

可是既然來了怎麼可以這樣就作罷,所以我就一直往遠處游,想看看還會不會有別的。

然游的時候一直聽到上面有人在吼叫,浮出水面才聽到是船長在喊:

「這位先生請快點回來,我們要把船開回去了,不回來要把你丟在這囉~~」

 

 

不會吧,不是才剛來?這樣就結束是詐欺吧....

但悶悶地上船後,我發覺船上那群老弱婦孺臉色慘白,小孩哭鬧,

好像光坐在船上,就被風浪搖得快受不了,要他們下水不如直接槍殺。

可惡,明明在浪裡飄來飄去很好玩很刺激的啊~~~

 

 

很無趣地被載回岸後,工作人員發現我們無所適從呆站在海邊,

便好心問我們:「剛來嗎?玩過了嗎?」

我們搖搖頭後,就認真拖來了橡皮艇,要我們上去。

 

 

 

依照他們指示坐上能互相平衡的位置,水上摩托車就開始把我們身下的橡皮艇飛速往前拖了。

呃,這瞬間,我覺得好像上了賊船,

不是說不好玩,是濺上來的浪會打臉啊,打超痛的,

而且橡皮艇的接縫不時在我的腿上刮磨著,所以一路被往遠拖的時候,根本很想慘叫啊~~~

這不是玩水,是酷刑吧~~~~

 

 

而且工作人員不知是好心,還是想一次解決一勞永逸,

我們才剛一圈折返回岸,驚魂未定、餘悸猶存,居然又拖了另外一種橡皮艇要我們上去,

所以是滿清十大酷刑連番伺候的意思?

當時暈頭轉向聽著指揮或坐或躺,根本搞不清楚玩了什麼,

還好我後來很用心拿了傳單,根據上面的照片,

有多人一長列的「香蕉船」、兩人併肩坐一起的「愛心拖曳圈」(應該有人坐過後就分手....)、

兩人互相對坐的「大力水手」(到底關他什麼事?)、

幾人坐前面幾人站後面的「海戰車」(總算有比較合理的了)、

兩人一起趴著的「鴛鴦飛船」(是亡命鴛鴦吧...)。

 

 

最後,還有個水上摩托車體驗,可是當然不是自己玩,是抱著教練坐在後方.....

嗚~~海上男兒不是應該都很精實嗎?為什麼分配給我的這個油水這麼足,

憑那肚子的份量,掉到海裡肯定淹不死的啊。

(報告,可以換一個嗎?)

 

 

這樣一輪殺完後,我們就順理成章被放生了,

也好,這種天氣要叫我再這樣折磨一回,肯定需要一兩個小時來凝聚勇氣,

不過遠處還有個「水上溜滑梯」可以玩玩。

游過去一看,發覺這設計也太無良,完全沒有個易於攀登的階梯啊,

居然只是條繩索從上面垂下來,中間隨便打幾個繩結給你踩,

可惡的是最低的繩結在頭頂,等於是你得先靠臂力把自己拉起來....

好在本人雖然是弱雞,至少還有在游泳,一咬牙總算順利把自己拉上去,

回頭看看某人,他搖搖頭根本放棄了,可能知道自己的身體負擔有多重~~~

 

 

但爬到最頂,咻~~地溜下來後,我也懶得再爬一次了。(人要見好就收啊,若此時來個手軟....)

反正覺得待在水裡比站起來給風吹暖和,乾脆在水裡悠悠閒閒地飄,

飄到某人已經懶得理我自己上岸一陣了,才甘願跟著上去。

 

 

「還要繼續玩嗎?」我們大眼瞪小眼。

本來這裡號稱可以整天無限玩,我也打算讓它值回票價,

誰知卻遇上這鬼天氣,坐了一陣思考許久,「算了,把救生衣還回去吧...」我說。

可是還完救生衣,某人馬上把自己包得緊緊,

欸,瘋狂玩水的計畫儘管泡湯,曬肉的部份還是要勉強繼續啊,

所以.....我很沒有羞恥心地保持只穿泳褲的狀態,

開始在海灘大剌剌晃來晃去~~~

 

 

真相?

好吧,要看的人自己往下捲吧,

怕傷眼的就可以直接退出了~~~~~~

 

 

 

(還不走?)

 

 

 


唔,就這樣了....

不准嫌,沒在健身只憑游泳撐著的懶歐吉桑,有這樣就不錯了。(安慰自己的口吻~~)


唉,因為昨天騎車曬了一天太陽,結果全身顏色差好多啊,

身體長年沒曬到,超白.....

臉跟小腿比較黑,而手.....

昨天搽的蘆薈根本沒有效啊~~~(摔瓶子)

還說什麼黑玉斷續膏,手臂還是紅通通的,摸了就痛啊~~(老闆有這樣跟你宣傳嗎....)

 

 

所以為了讓全身膚色能平均一點,只好盡量拉高我的恥力,就這樣裸著在沙灘上走~~~

玩水的地方在「西崁山」,地圖的西南邊是「沙尾」,聽說有很漂亮的沙灘,

於是就逼著一直喊冷的某人跟我走。(冷?包得緊緊的人有資格這樣說嗎?)

本來是假作玩水玩沙所以光腳走,但這邊的沙實在太粗了,

已經不是腳底按摩的程度,而是隨時都會讓我腳穿孔啊~~

所以只好又回頭去拿球鞋,雖然身穿泳褲腳穿球鞋怎樣看怎樣怪,也只好隨它去.....

(但到底為何選美泳裝配高跟鞋我們都不覺異樣?被制約?)

 

 

原先以為水上活動的商家都聚集在剛剛那裡,結果當走了好長一段距離後,

居然發現有人偷偷開在這邊,

由於不用跟別人瓜分海域,摩托車可以把橡皮艇拖超遠的,看起來好刺激啊~~

但....這天氣......算了,拖出去再拖回來應該就是屍體了.....

 

 

 

本來是想一直走到「沙尾」的,誰知這沙灘好像無窮無盡,怎樣走都沒有看到末端的跡象,

明明還沒進七月,怎麼會大白天就進入異空間?

很有毅力的我想一直走下去,但某大爺一直在旁邊跟我碎碎唸抗議,

我也只好作罷,不然惹怒了司機,後續幾天我都要用雙腳徒步環島了....

 

 

走了漫長的海灘路回去後,我們坐上機車去覓食,

餐廳似乎都集中在港口,由於某人之前拿了人家兩張傳單覺得還不錯,就繞過去看看。

第一家生意似乎很好,每個圓桌坐得滿滿的,但因為生意太好,所以只提供固定的套餐,

而某人看了菜單之後,直接就幫我回絕了。

「怎麼了?」我好奇地問,難道菜色這麼差喔?

「大部分都是海鮮,你一定不吃的啦。」他回我。

唔,真貼心~~~~賞一球冰淇淋~~~~

 

 

轉到了第二家,應該是叫「紅毛港」,(到底是怎麼取的?)

這邊就比較好了,有位置,菜單上的也可以隨意點,

「我們有海膽喔?要嗎?不然,鐘螺?河豚皮?」老闆娘熱心推薦。

結果某人陪著我用力搖頭。

老闆娘一定覺得我們很怪,來海邊,結果一副對海鮮很嫌棄的模樣....

 

 

本來是忘記我們到底點了什麼,因為不在乎,所以根本沒拍照呀~~

還好我估狗功夫厲害,又把人家菜單找了出來,

因此,我們當時應該是點了炒飯、海菜肉絲、花枝排、澎湖絲瓜,

總覺得不止,難道某人還是有偷點噁心的?(他剛剛說是炸蚵酥,果然有偷點)

 

 

吃完的感想?普普通通啦,就填飽肚子的東西,

不是茶跟冰淇淋之類的,吃過就馬上從記憶裡洗去~~~

混得差不多後,稍微逛了藝品店,便要開始看看島的其他地方有什麼了。

想著早上沒看到「沙尾」很含恨,就逼著某人再往西南邊騎。

早上其實有經過,但當時牌子標著施工勿近,

不過這時候騎去,圍籬居然被移開了,所以就偷溜進去看看。

 

 

然當停好車後往沙灘走,才發現風超大的啊,簡直就像沙暴襲來一樣,

於是某人又開始不爽了,一直嘀嘀咕咕要回頭。

「欸,你根本比我嬌生慣養吧,這種沙算什麼,你看我都不怕,多有毅力~~~」我笑嘻嘻地說他。

他冷冷瞪著我,完全不想回我一句話。

可能心裡在罵「老子一直當司機,早幫你擋了吃了一肚子沙,你敢說我嬌生慣養?」

然後恨不得一腳把我踹死~~~

 

 

所以最後的結局當然是我認份跟他說:「好啦,你先回去,我自己去看。」

(我超貼心的,回去要領十份冰淇淋吃~~~)

然後就是一個人孤單地闖入沙暴裡,拖著步伐頂著狂風,衣服差點都要被撕破了。(最好是)

終於,我看到傳說中的「沙尾」了,像月牙一樣勾在靛藍的海洋間,很漂亮~~

只是,為什麼尖端的部位不會被浪捲光呢?

 

 

遠遠地瞄到「沙尾」後,就要趕快回頭了,免得太晚回去發現我被放鴿子.....

回頭的路我選了靠近另一側的海灘,這邊的礁岩比較多,

但也有可能是當地人自己搭的石滬?

 

 

一路走回停車的地方,結果我發現某人居然好整以暇在拍路邊的花花草草.....

欸,不是快被風吹死的人,竟還有這閒情逸致?

以前還說室內的花沒什麼好拍,分明是覺得野花比家花香吧~~(哼~)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