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三毛的流浪與自殺 @ 阿特拉斯的部落格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搜尋文章
  • 最新文章
  • 《珍愛人生》,我從未看過這樣的電影
  •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再踏上旅程
  • 十大簡易守則,做自己健康守門員
  • 性侵女童案輕判,援引理由荒謬至極
  • 章魚哥保羅,神準是因為童子身?
  • 飼養「一隻叫浮士德的魚」
  • 《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
  • Getv:YouTube 解析與下載影片網站
  • 《為愛起程》:托爾斯泰生命最後一年
  • Extra.YouTube Picker:新版發佈與使用
  • 危機倒數的炸彈丟到阿凡達,冤枉啊
  • 《少年醫學生的反擊》:發人深省的爸
  • 簡單理財,畫一張人生財富地圖
  • 下半身沾污職棒,我看簽賭案起訴書
  • 《血色盟約》:被惡魔附身的吸血鬼
  • 【分享】浮生行吟:該轉彎了
  • 【分享】樂在紀律,心嚮成功
  • 潛意識秘方:《媽呀,睡覺也能成功!
  • DBN 與台灣數位藝術教育 (一)
  • 《豐臣公主》:牽動百萬人心的歷史情
  • 鳥兒電線站位,譜成創意的奇妙樂章
  • 地球暖化的廣告,北極熊,好心酸啊
  • 《末世之城》:緊握生命中最後僅存的
  • 極具巧思的哲學之旅:《櫥櫃裡的哲學
  • 帕洛克滴流畫帶來的當代科學、美學觸
  • NASA 確定月球表面有大量凝結成冰的
  • 改善民眾行為的實驗:音效垃圾桶/鋼
  • 我看數學與藝術,兩種文化之後
  • 職棒再涉簽賭,我心擔憂、錯愕又憤怒
  • 莫比爾斯環的人生,與生命之層層回返
  • 開��農場為何「非死不可 (Facebook)」
  • 揭開狼人秘密的《幻形者:暗月召喚》
  • 我知道如何去愛:明天開始要這樣的活
  • 推薦序:比《駭客任務》更瘋狂的心智
  • 《蠟筆小新》漫畫作者臼井儀人墜崖死
  • 孩子為何撒謊?「撒謊」不是絕對的錯
  • 伊莎貝爾的皇樓月餅禮盒,搶食紀錄
  • 《半秒直覺》:超越完美的投資直覺
  • 你難不難過?八八水災白目問題冠軍
  • 災區傳染病一觸即發,我好像得流感?
  • 馬英九你給我仔細聽好。八八水災
  • 八八水災。馬英九我有話要對你說
  • 《Y先生的結局》之後,讀心術與隱形
  • 可惡!!竟敢偷看老娘洗澡~~
  • 伴我床頭閱讀的 Twinbird 睡前燈
  • 大前研一:想做的事就去做吧!
  • 發佈 Extra.Recorder:即時波譜/錄音機
  • 《血腥遣散費》:職場版的恐怖攻擊
  • 《鴨川荷爾摩》的續傳《荷爾摩六景》
  • 林懷民:出走與回家,《趁著年輕去流
  • 《黑天鵝效應》:我不要當火雞
  • 大長今申請博士,鄭尚宮罹患肺癌
  • 《天使與魔鬼》電影幸好比小說少了惡
  • 《黑天鵝效應》,與火雞命運交響曲
  • 從天際到地平線,遇到彩虹的盡頭
  • 【震災週年】四川震災人誌:陳堅
  • 再一次,我們看到自己的脆弱
  • 輕輕的說聲〈千千萬萬個愛你〉
  • 真摯聆聽:《一片花海的聲音》
  • 《深紅》:受害與加害的拉鋸與救贖
  • 【線上遊戲】經典的貪吃蛇與雷電
  • 《六個嫌疑犯》:精采絕倫的謀殺案諷
  • 《因愛而偷》:因愛而死的幕間舞曲
  • 人生很讚的五句話,我也補上一句
  • 《造物主的地圖》:亂世愛戀的間諜小
  •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謀殺想像的雙
  • 新發佈 Extra.Movie to MPG,WMV,AVI
  • Extra.YouTube Picker:選單說明與使用
  • 千呼萬喚始出來:Extra.YouTube Picker
  • 近期發佈 Extra 軟體的計畫與雜感
  • 當布希被丟鞋,遇到 Extra.Movie to Gif
  • Extra.Movie to Gif:軟體初版的隨寫
  • 《鴨川荷爾摩》:校園鬼怪的奇幻際遇
  • 賺人熱淚的狗狗小說:《只要一分鐘》
  • 讓潘尚恩瀕臨淘汰的〈古月照今塵〉
  • 建仔被惡搞系列:張伯倫、王建民哥倆
  • 阿扁收押禁見,我家再度烽火相連?!
  • 【線上遊戲】雙人麻將、大老二與五子
  • 游子順版〈流浪記〉:青春漂泊的感言

  • 點歌給全球金融大海嘯,嗚呼哀哉
  • 《巨獸》腳下踩不散的堅定身軀
  • 讀《莫兒的門》——情理俱佳的狗狗書
  • 全球金融海嘯,四顧無援,唯有自救
  • 九萬兆團隊上台,台股跌掉9兆元
  • 人生旅程的哲理:ABBA 的〈Move On〉
  • 慘綠,馬英九政見「633」股市先實現?
  • 莊裕安的〈瘟疫中的人性〉
  • 八月裡的悲傷剪影
  • 扁家疑似洗錢,千元鈔上:「瑞士在這
  • 大愛電視台的採訪與「碎形」專輯
  • 中國北京的奧運開幕,炫麗加上魔法
  • 【線上遊戲】兩款玩法的泡泡龍
  • 《老闆要的就是你》:求職者的自強術
  • 《歐蘭朵》:性別意識流裡的女男男女
  • 【線上遊戲】兩款玩法的俄羅斯方塊
  • 回家與家後:歌唱的情感與昇華
  • 超級偶像:評審陳珊妮與兩位宅男
  • 台股期貨:期貨大額交易人:統計分析
  • 當代科技建築:杜拜動感塔、數字北京
  • 你所不知道石油20個秘密
  • 《測謊機男孩》:敏感兒童的心理歷程
  • 《戀人版中英詞典》:獨特的私密女書
  • 《沒有我們的世界》:如果人類突然消
  • 哈囉大愛電視台、金石堂《出版情報》
  • 狗狗的深情演出:《我在雨中等你》
  • 米勒畫展開幕,我與馬英九都變落湯雞
  • 風中的羽翼:相信你,因為相信愛
  • 當哈士奇遇上了野生北極熊
  • 中國四川的汶川大震,網路預言成真
  • 【購票資訊】米勒畫作展:拾穗、晚禱
  • 《香水》文壇大師徐四金的《愛與死》
  • 月亮代表我的心
  • 《穿條紋衣的男孩》:童話悲劇的寓涵
  • 當一切到了盡頭時,Keep Walking
  • 蜜蜂浩劫,歐美爆發「蜂群衰竭失調症
  • 《穿條紋衣的男孩》:集中營的感人際
  • 把愛傳出去:台灣準備好了
  • 最喜愛 A-HA 的:Manhattan Skyline
  • 吶喊起乩
  • 沙漾流域
  • 【免費空間】RapidShare 下載教學

  • 贖身
  • 點歌給《追風箏的孩子》:Holiday
  • 〈自縛〉與〈贖身〉
  • 《心智重塑》:自欺人生新解讀
  • 療癒我的小說:《當尼采哭泣》

  • 《聽那鯨魚在唱歌》的想望
  • 《燦爛千陽》來自作者胡賽尼的話
  • 《黃金人生的入場券》:遊樂園的心理
  • 象徵台灣改變的配樂:王者駕臨
  • 【馬蕭競選廣告】台灣,我們準備好了
  • 八年代價後,台灣民眾的選擇
  • 髒話污辱,哪門子的公務員的典範
  • 比《色.戒》更動容的《滾滾紅塵》
  • Extra.FLV 2.1.0 改版,以及近期規劃
  • 永相廝守.蝶與山百合
  • 《一週工作 4 小時》:釐清時間管理
  • 《心智重塑》前傳:腦袋的魔術師
  • 恒源祥賀歲廣告,看完想撞牆
  • 《燦爛千陽》、鐵達尼號與等待果陀
  • 超越《追風箏的孩子》的《燦爛千陽》
  • 祝你2008鼠年新年快樂
  • 米勒《拾穗》,與藝術創意的發想
  • 李安《色.戒》:對比的含蓄與情色
  • 全球金融風暴的蝴蝶效應與黑天鵝理論
  • 點歌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數位藝術
  • 美麗、神秘的北極光舞蹈秀
  • 浮士德,與赫塞筆下的哲學家、藝術家
  • 創意思考——從土司留言烤麵包機談起
  • 所謂之真相
  • 《追風箏的孩子》與電影相關整理
  • 點歌給《漁夫和他的靈魂》
  • 嗶,嗶,嗶!身體出現警訊
  • 上班族寶藏書:《一週工作 4 小時》
  • 【線上遊戲】兩款玩法的打磚塊
  • 雷射塗鴉.駭客.101大樓求婚
  • 陽明大學演講:談跨域思考/創意思考
  • No Pain No Gain:不經一番寒徹骨
  • 【轉載】人文與科技界線的崩解與融通
  • Tears in Heaven:喪子之慟,淚灑天堂
  • 3C之祭的人像呼吸/身體力場
  • 全都充滿愛:All is full of Love
  • 我怎樣才能嫁給有錢人?
  • 【線上遊戲】北京麻將與上海麻將
  • 蘇格拉底的「我只知道一件事」
  • 〈上帝為什麼不獎賞好人〉
  • 【限制級 DBN】PeepingTommyBoy
  • 誠品信義店的董陽孜書法與數位藝術
  • 台灣美術館的 DBN 數位藝術展
  • 感覺已經有一陣子,沒有……
  • 「簡單與複雜的弔詭」DBN 軟體藝術展
  • 我家社區地圖,與中秋烤肉
  • 棒球的難忘篇章:王建民、張伯倫
  • 【談錯視】網路追追追/旋轉的女人
  • 馬塞爾的「愛與死亡」
  • 來自澳洲的「霹靂布袋戲」問卷
  • 多小的距離才能遇見彼此
  • 模擬、預測與真實
  • 【工作經】誰扼殺了你的快樂?
  • 《朱蒙》完結篇:上天啊,求求您
  • 韓國最新面膜,蟑螂加優酪乳做的?
  • 軟體藝術、碎形與生物形態
  • 「軟體藝術現況與趨勢」座談會
  • 《偷書賊》:撼動死神的獨特故事
  • 活在過往
  • 無以為繼
  • 當部落格人氣超過一百萬次……
  • 軟體藝術、人工生命與計算機仿真
  • 我的詩/影像/阿特拉斯的《詩集》
  • 軟體藝術、衍生性藝術與細胞自動機
  • 當《哈利波特》遇到賽局理論
  • 談碎形與音樂:從形到音的美妙遞變
  • 安藤忠雄:旅行,形塑我的建築風
  • 活在當下,活出自己
  • 進入台灣美術館的數位藝術方舟 (Ⅱ)
  • 文建會新聞稿:數位藝術推廣計畫
  • 進入台灣美術館的數位藝術方舟 (Ⅰ)
  • 六月初的台北「數位藝術」研習課程
  • 大同的「數位藝術」演講記趣
  • 與我有關的幾場「數位藝術」課程
  • 淺談混沌理論,與對藝術、建築的啟發
  • DBN 結合 Logo 觀念以實現碎形
  • 寧靜的心靈會說話
  • 中原與雲科大的「數位藝」演講
  • DBN 與 John Maeda《簡單的法則》
  • 五月初的「數位藝術」DBN 工作坊
  • 《不存在的女兒》的悲傷秘密
  • 四月底的「數位藝術」演講與工作坊
  • 《上帝在玩擲骰子》:生命的時間詩學
  • DBN、歐普藝術與視覺效果
  • DBN 與康丁斯基的《幾個圓圈》
  • 「軟體藝術」與人工生命的相遇
  • 「數位藝術教育」的系列演講簡介
  • 「數位藝術教育」的系列演講全概要
  • Extra.FLV 與 Flash Video、YouTube、
  • Extra.FLV:剪輯、合併、截圖與轉檔
  • 「你家養牛了嗎?」
  • 「爸爸,我愛你。」
  • 朱德庸:跳樓後,生命意義的重審
  • 【轉載】說愛你:兩首最潮求愛情歌
  • 許瑋倫、曹格合唱的〈Freedom〉
  • Logo 小海龜實現碎形繪圖程序
  • 碎形幾何內涵與 Logo 程式繪圖
  • 談弗洛伊德與拉康的潛意識理論
  • 導讀李偉俠的《知識與權力》
  • 談碎形與藝術:她的終點是秩序美?
  • 談碎形與藝術:絕美 Mandelbrot Set
  • 談碎形與藝術:自我相似之結構套嵌
  • 帕洛克:從《薰衣草之霧》談起
  • 《現代藝術,怎麼一回事?》譯序
  • 啥?現在流行趕羚羊與殺熊貓!
  • 《蝴蝶效應》:人生不可忽視的小細節
  • 「阿特拉斯部落格」的近況與延伸
  • 《大騙局》:政治與科學的驚悚佳作
  • 〈路標〉、海盜與阿特拉斯的相遇
  • 藝人本名大公開,氣質差粉多
  • 赫塞的藝術觀:《知識與愛情》
  • 《博士熱愛的算式》:記憶與愛情
  • 算數學這麼有創意,超爆笑的!
  • 談無限概念中整體與部分的對應
  • 恭喜!「你」當選了年度風雲人物
  • 【談詩】壯麗、巨大的事物之中
  • 看完之後,果然感觸很深
  • 【線上遊戲】正統玩法的泡泡龍
  • 卡拉瓦喬31億名畫,差點變垃圾
  • 雷鳴
  • 談人類侷限/科學是否終結
  • 上帝全能的論辯與理性認識的侷限
  • 日本人的 Dr. Fish 魚醫生
  • 守護:我是一棵秋天的樹
  • 渺小:我仰望群山的蒼老
  • 《薛西佛斯也瘋狂》:談強迫症
  • 強迫症:精神科醫師的經驗與感觸
  • 【秋意行旅】山裡.洗滌.結
  • 國務機要費、起訴書與蝴蝶效應
  • 沉默
  • 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
  • 蔡銀娟的《我的 32 個臉孔》
  • 因為這條狗,主人被捉去28次
  • 《從零開始》,追蹤零的符號與意義
  • 第二次導讀《從零開始》,談隱喻的零
  • 有那麼一個女人
  • FadeCircle 實現動態的漸層色彩
  • 【電影手記】吸血鬼紀事
  • 讀到《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 小蟲:紅花雨,只有趙詠華敢唱
  • 不要再拉,褲子要掉了
  • 《心靈雞湯》,收藏女人的故事
  • 【舊文】談人性中的惡
  • 【舊文】光明的季節與黑暗的季節
  • 推薦張景中的《數學與哲學》
  • 雨.淋漓
  • 導讀《存在的勇氣》,田立克
  • 魔鬼樹
  • 理髮雜想
  • 瘋子的監獄與科學家的實驗室
  • 以赫塞的作品為例,談文學評析 (一)
  • 以赫塞的品為例,談文學評析 (二)
  • 藝術、自然與人生觀【兼談莊子美學】
  • 羅丹「沉思者」雕像的詩幾首
  • 關於創作與創造力
  • 2005 年度,科學幻想攝影獎
  • 俄羅斯記者用手機煮雞蛋?
  • 談校園性騷擾問題
  • 玉女紅星、英俊小生的過去現在
  • 霹靂系列布袋戲的世界
  • 回顧《混沌:不測風雲的背後》
  • 從《萬法簡史》的烏龜談起
  • 【談詩】詩的自由與包容
  • 當 ExtraPlayer、ExtraCut 上了雜誌
  • 世足賽,席丹「頭槌」事件連續圖
  • ExtraCut:多媒體的直接剪輯與合併
  • 【Joe 散文】九十度的人生
  • 【播放】馬修.連恩的《狼》專輯
  • 就是今天,小行星與地球擦身而過
  • 點歌給《狼兄弟》與《心靈行者》
  • 兼談《狼兄弟》與《哈利波特》
  • 推薦《哈利波特的魔法與科學》
  • 世足賽花絮,與球迷眾生相
  • 當《達文西密碼》碰上貝克漢
  • 從「足球金童」貝克漢的強迫症談起
  • 2006 世足賽:慕尼黑體育館
  • 渺小與偉大【明天過後】
  • 渺小與偉大【體現生命】
  • 《天使與魔鬼》:科學與宗教的爭戰
  • 達文西密碼之前傳:《天使與魔鬼》
  • 黃金比例:數學、藝術到大自然的瑰寶
  • 沈宏寅:魂繫北極,繪畫人生的改變
  • 趙建銘的冷漫畫,與冷笑話
  • 裴勇俊「黃金比例」的招牌微笑
  • 談部落格的關鍵字搜尋功能
  • 柏拉圖:詩人被逐出理想國之外
  • 失視.失語.失焦的臉孔
  • 「大象男孩與機械女孩」的感動
  • 【俺爹俺娘】母親一生說的八個謊
  • 「霹靂布袋戲進軍美國卡通台」後續
  • 《默默》:從時間的瞬間談起
  • 《說不完的故事》:從神秘的激情談起
  • 《說不完的故事》:從空無開始
  • 請問您這兒有上帝賣嗎?
  • 【線上遊戲】小精靈、拯救貓咪
  • 李開復:寫給中國學生的一封信
  • 談談「裸體宣傳」與「裸體藝術」
  • 紀念「車諾比核災」二十週年
  • 書摘:寧靜的《心靈會說話》
  • 按這裡,顯示更多內容
  • 格主碎碎唸

  • 博客來網路書店
    我要找
    《我知道如何去愛》按這裡
    按這裡,顯示更多內容

    1. 沒有新回應!
  • 200601120002談三毛的流浪與自殺
    三毛曾經問:遠方有多遠?請你告訴我!
    三毛曾經說:問一問你的心,只要它答應,
          沒有地方是到不了的那麼遠。
    三毛曾經唱: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流浪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
          為了山澗清流的小溪,為了寬闊的草原,
          還有,還有那夢中的橄欖樹,橄欖樹。

      流浪的心情可以落寞也可以歡喜,流浪的足跡可以虛渺也可以執著,流浪的個性可以屬於容易放棄的人,也可以屬於欲求突破框架的行者。流浪是一種選擇,也許它的源頭是對於現實枷鎖的逃避,也許是來自於倔強與苦行的緊密結合,然而當流浪走出迥異於以往的道路之後,在行者的身軀焠煉與心靈綿延之際,它終能成就了自身是一個無悔的選擇。

      像三毛那像,選擇做一個永恆的異鄉人,執著而傳奇地流浪,以迎接天地的姿態,站成一株沙漠菊。在山河造化之間,我們聽見,三毛輕輕吟唱一曲撫慰廣大心靈的歌。

      當雨季不再來,當經歷了撒哈拉沙漠的故事,三毛十幾年來數不清的旅程,無盡的流浪與情感的坎坷,都沒有使她白白虛度她一生最珍貴的青春年華。三毛回顧說:「這樣如白駒過隙的十年,再提筆,筆下的人,已不再是那個悲苦、敏感而又不負責任的毛毛了
    。」(《雨季不再來》,自序)

      從三毛那裡,我們發現原來流浪是可以這樣的:從當初的選擇浪漫,到反抗現實,到數不清的旅程之後,於海天一方的所在,終於拾得那超然於苦難之上的心境。原來,我們可以不在意流浪的起點是什麼,正如同不計較三毛流浪的源頭,我們關心的是:三毛所拾得的生命果實。當三毛回顧自己,能夠破涕以微笑,能夠從當初心痛的腳步,到後來甘願體嚐世情地選擇流浪,而不再是被迫地流浪——那麼,這就是成長,那麼,三毛的橄欖樹便在夢中,芬芳永遠撫慰心靈。

    **********************

      自殺並不減損三毛在人生旅途中的種種體驗,自殺也不驗證她的流浪是不安定,是「熱情的追求,積極且開朗」的反向。因為,三毛選擇自殺來結束生命,是她人生旅途的規劃,當她覺得她已經完成了她的使命,她有權選擇休息。或許這個決定,在她去世的十年前就已經計劃好了。自殺並非一定是自囚、怯世,正如同對於曠達而觀自在的人來說,死可以不可怕,甚至死也可以是另一種存在。

      我們應該看見,在三毛的最後十年,在她文學的最高峰──《撒哈拉的故事》與《哭泣的駱駝》之後的這十年,她撫平愛人荷西之死的傷悲,她巡迴演講,回答讀者來信,她像一個佈道者一樣,用餘下的生命反饋報答社會。她聽見,她感受到人們對於生活的抱怨、痛苦與求助,她不辭辛勞地,在公開發言中呼籲人們要向逆境抗爭,要熱愛生活,要愛人。當她覺得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有權選擇休息。她有權在一花一世界裡,重新拾回她自己。

      在流浪過後的日子裡,三毛曾經說:「死就是生,生就是死,見是不見,不見是見。」她說:「繁華與寂寞、生與死、快樂與悲傷、陽光與雨水,一切都是自然
    ,那麼便將自己也交給它罷!」(《背影》,雨禪台北)。儘管年少的她曾經認為自殺是懦弱的,也有兩次自殺未遂的紀錄,可是當她屆近天命之年(五十而知天命)
    ,第三次選擇生命歸處的時候,她不再怯懦,三毛曾經說:「如果選擇了自己結束生命這條路,你們也要想得明白,因為在我,那將是一個幸福的歸宿。」她正如不願蒼老的蟬子,期盼敞開自己,吟一曲絕唱──三毛實現了自身的「最後一部作品」。

      泰戈爾在散文詩《螢火蟲》的這一段詩句:「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飛過。」(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 ,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是三毛所喜愛的,也是三毛引喻為自身的寫照。當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彷彿是為生命增添了孤寂的氣息,可是當三毛看見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她卻告訴自己:我曾經飛過,我已擁抱,所以無悔。

      生與死對她來說,可以走過,也可以在了無遺憾的時候,不在他人目光注視下,悄然離去。或許我美化了她的流浪與她的死,可是在三毛的生命脈絡裡(對於生命事件的獨特意義,尤其是主體自我選擇的那類事件,必須要放在他的生活歷程來看待),我們可以看見她的成長——從年少的挫折與不快樂,到她成熟後的付出旅程、付出愛、對於讀者所付出的鼓勵
    ——我們可以看見,三毛讓自己的生活意義與幅度更為遼闊,我們可以體會,她最後成全自己的甘死如飴。


    (附錄一篇由無名先生,在 2003/01/07 所寫的文章)
    三毛:飛遠了的不死鳥

      十二年前的那個清晨,一邊洗臉一邊聽新聞與報紙摘要節目。收音機裡,播音員中規中矩的聲音傳出這麼一個消息,三毛自殺了。

      那時的我還在為自己生活疲於奔命,我甚至還來不及細想什麼。那時只淡淡地覺得,自己喜歡的這個長髮飄飄的作家就這麼消失了。現在想來還是很驚詫於當時自己的平靜,但是我說不出這種平靜具體的原因,我只知道,三毛就是三毛,她選擇離開的方式一定有她的理由,雖然她未留隻言片語。

      那時很多媒體在討論這樣一個問題,三毛在作品中表達了對生命的熱愛,與她在現實中的輕生自殺為何如此矛盾,三毛是生活的強者還是生命的逃兵?

      究竟何謂生命的逃兵,何謂輕生?

      三毛的作品告訴眾人,在她傳奇般的人生經歷的深處,隱伏著一條尋找人生奧秘、追求人生超越的心靈歷程。形式上的流浪與實質上的尋求,有機地統一在她的作品之中,構成她作品的內在靈魂,展示出從尋求到超越的完整的生命歷程。

      三毛是這樣詮釋她對生命不懈的探尋的。

      在《雨季不再來》時,年輕的三毛開始對生命和生活價值的探索:「
    追求每一個年輕人自己也說不出到底是在追求什麼的那份情懷,因為過分執著,拼命探求,而得不著答案,於是有了一份不能輕視的哀傷。」

      在經過十年的撒哈拉風塵與陽光洗禮後,三毛由青春敏感、憂傷浪漫迷惘的少女變為平靜安詳淡泊的女人,她仍然不放棄孜孜的探索:「我唯一鍥而不捨,願意以自己的生命去努力的,只不過是保守我個人的心懷意念,在我有生之日,做一個真誠的人,不放棄對生活的熱愛與執著,在有限的時空裡,過無限廣大的日子。」

      是的,三毛是這樣一個女人,她從來尊重生命的本質。生命的本質就是給予生命最為盡情的愛,最為盡情的燃燒。三毛做到了。在她短暫而傳奇的一生裡,她將這種對生命的尊重與關愛燃燒得多姿多彩,她將奇異艱辛的流浪生涯鍛造得悲愴且浪漫,她將和荷西刻骨銘心的愛情推向了極致
    ,化為至悲至愛的永恆樂章,還有在她後期作品中傳遞出的,超越對生命自身感受的更為寬泛的愛──親情、友情、同胞民族之愛。一個人能將生命的內涵解釋得這樣斑斕,你能說她是輕視生命的人嗎?

      然而,當一個人對生命的關愛與釋放的能力達到極限時,當一個人備受著病痛的折磨,當一個人在心靈的迷宮裡苦苦探尋未果時,是怎樣一種狀態?後期的三毛全身心的病痛,她希望用愛情來提升她尋找生命本質的意義,她尋找了。可是,即便是馬德裡廣場上那個大胡子的男人,或是王洛賓,都無法替代留在她生命裡深深印跡的荷西。

      身體的傷痛與愛情的傷痛,讓她已無力跋涉人生之旅,而她又是這樣一個完美主義者,這樣的女人是不能容忍對生命形式的苟且敷衍,身體與心靈的力不從心讓她無法書寫生命的傳奇,為了堅守生命的完滿,於是她選擇對生命最為厚重的關愛方式──結束。

      因為愛,所以放棄。這樣的結束,我以為仍然是對生命的尊敬,與另一種層面的堅持。

      活著,如果只是軀體的偷生,並不能說是生命的強者;死去,如果是靈魂的昇華,我禮讚這種方式,因為這才是人生最堅強的微笑。在結束的那一刻,三毛同樣完成了對人生的超越,享受了生命那一剎那的喜悅,這樣的人生依然是完美的,這樣的生命依然是傳奇的,這樣的三毛才是三毛
    ,不是嗎?

      三毛是特立獨行的,但是並不使我們感到難以親近。她用生動、細膩而風緻的文字帶領我們去親近世界、親近大自然、親近樸實的小人物。三毛的愛心感染著我們。一個作家是因為作品而存在的。三毛告別這個世界的原因至今成謎,我寧肯把她的早逝,作為她生命中的另一個傳奇。

      三毛生前喜歡引用泰戈爾的一句詩:「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但鳥兒已飛過。」然而在許多顆心靈裡,三毛卻留下不滅的痕跡。



    延伸閱讀:
    〈泰戈爾: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028733
    赫塞的《流浪者之歌(悉達求道記...|日誌首頁|流浪,從天空眺望上一篇赫塞的《流浪者之歌(悉達求道記)》...下一篇流浪,從天空眺望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