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沒死..之後//梁祝的女兒蕙藍[已出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很討厭聽到的一句話是:「大家都這樣。

    我想回問的是:「請問這個「大家指的是哪些人?

    如果誰誰誰並不那樣的話,還能說是「大家嗎?

    就是大家都那樣,並不表示我也要那樣,你也要一樣。

    小時候在家裏,一提到「女孩子」,後面總接著一句:「女孩子長大就要嫁人了,就要帶孩子、做家事、孝順公婆。」我心裏覺得很奇怪,嫁人是為了要和所愛的人在一起,怎麼所見儘是別人的身影呢?

    當我自己長大之後,也不知不覺掉入那個陷阱,花費數十年之力照顧別人,無怨無悔──真的嗎?回首望去,是有怨有悔啊!我的青春,我的年少已經悄然流失了。往後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呢?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淑姿上網路廣播「拉子三缺一」談寫作及新書《梁祝的女兒-蕙藍》,約45分鐘,歡迎收聽 。

    (繼續閱讀)

    本書是接續我第一本小說《梁山伯沒死……之後》,寫的是梁山伯和祝英台生的女兒「蕙藍」,是在第一本快寫完時(2003年)自動從腦中生出故事梗概來的。這是一個獨立的故事,也為了不影響氣氛,「梁山伯」和「祝英台」這兩個名字沒有出現,只以「梁老爺」、「二夫人」、「二娘」代替。

    (繼續閱讀)

    回到姑爹家,第一個奔進姑媽房裏,姑媽才剛用過早膳,几上的盤碗還沒撤,玉鳳看到她就哇的一聲哭出來:「姑媽!」

    (繼續閱讀)

    梁母回頭去看山伯,告訴他英台答應了,他興奮的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顧不得穿鞋,直衝向門口,但想想,這時去找她也不妥當,又折回來,在房間裏,單著褻衣,披著頭髮,裸著腳,跳過來又跳過去,高興的手舞足蹈,快活的不得了。梁母依然坐在床前,看他像小孩子般的脾氣,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春香進來,被眼前的光景嚇住,拿在手上的東西咚的一聲掉到地上,摔得粉碎,雙手停在半空中,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等回過神之後,找個空隙,跑到老夫人身邊,直問:「老夫人,老夫人

    (繼續閱讀)

    梁母接受了這個委託,找了一個英台有空的時候過去看她,坐下之後,說:「我久沒來你這裏,這陣子全家上下都在為山伯的傷忙碌,還好,祖宗保佑,已經痊癒,即將外出了。」

    (繼續閱讀)

    到了晚上,英台到書齋陪兩個男孩做功課,看看沒事,叫他們自己唸書,她提早回房,將會如叫進來,對她說:「把門關上。」會如依言關了門,英台指著几旁說:「坐下。」

    (繼續閱讀)

    四、求親

    梁山伯的傷慢慢痊癒,可以下床在房間裏走動,已無大礙,英台想今日為他換最後一次藥,以後就由婢女接手。

    她在房裏收拾要用的東西時,會如沒在眼前,就自己捧了托盤往他的房間來,路上叫個人去打盆溫開水送到相公房裏。

    (繼續閱讀)

    前一晚太累,英台睡到稍晚才醒來,張開眼睛,沒見到會如,走到外面,才見會如匆匆忙忙捧著一個面盆進來,連聲的說:「對不起,小姐,我睡晚了。」

    (繼續閱讀)

    時入深秋,涼風四起,冷雨淒淒,落葉飄零。到了晚上,雨下得更大,天空黑漆漆的,還零星打著小雷,英台正在書齋裏陪公子讀書,自己也在看書時,突然外面人聲吵雜,有人在呼喊,腳步聲急促的跑進跑出,十分急迫的樣子,她走出房外探看究竟,有人看到她,大叫著:「表小姐快來啊!相公受了大傷,昏倒了。」

    (繼續閱讀)

    梁山伯帶著欣悅的心情,輕快的步伐往後院走來,遠遠的聽到有琴音從房裏傳出,及待走近,聽到她唱著:

    (繼續閱讀)

    從此之後,旦旦早起,自己梳盥完畢,用過早飯,就將蕙心叫來,教她寫些簡單的字,陪她看故事書,講一下書裏的故事,甚至自己寫書給她讀。午後請蕙心自己在書齋寫字,寫好之後放她几上,她回來再檢查,蕙心寫完字就可以做她愛做的刺繡女紅。

    (繼續閱讀)

    晚膳時,就三個人一起吃,梁母先說話:「我看蕙心最近快活多了,不像前些日子愁眉苦臉的樣子,怎麼?她讀通了嗎?」

    (繼續閱讀)

    英台的房門口,圍牆邊上有一顆槐樹,長得高大,樹姿美麗,兩邊對稱羽狀的枝葉鬱茂,葉子有綠色也有初發的黃綠色,淡黃色的花芳香,晚夏初秋花開時時常招蜂採蜜,好不熱鬧;花和芽都可以吃,樹皮有一種臭味,可入藥,除了樹皮之外,葉、花、種子都可入藥,她有一次情急之下剝了一塊樹皮當藥用,那塊地方得經過很久的時日才會癒合。每日清早,鳥兒在樹枝上跳來跳去,吱吱喳喳的叫,睡得不沈時會被它們的叫聲吵醒。

    (繼續閱讀)

    英台抽空做了幾日,藥做好之後,裝了幾罐,給梁母送去,出來時,遇到玉鳳,跟玉鳳說:「大嫂,你覺不覺得晏文長得太瘦。」

    (繼續閱讀)

    三日之後,英台又去看了一次,同樣的地方再扎一次,姑媽說又好一些了,忙完之後,眾人正要簇擁著她到花廳喝茶、吃點心時,姑媽最小的媳婦慌慌張張的進來對嫣虹說:「寬兒發燒了,能不 能請表 小姐幫他退燒呢?」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