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2353澳洲松果蜥充斥寵物走私市場,牠們有何吸引力?


在澳洲環境水土規劃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森林和野生動物官員正開啟一個澳洲郵政墨爾本門戶設施(Australia Post Melbourne Gateway Facility)截獲的包裹。

工作人員小心打開一個盛載朱古力飲品的罐子,立即傳出一股像排洩物般的酸臭味。罐內有一隻以橡筋綑著的黑色襪子;人員打開襪子查看,只見是一隻細少的松果蜥(Shingleback Lizard)。這隻蜥蝪四肢被膠紙束著,似乎失去知覺,也呈現缺水的狀態。

松果蜥又名渴睡倦蜥(Sleepy lizard)、短尾蜥蜴(stump-tailed lizard),牠的四個亞種分別在新威爾斯、維多利亞、南澳洲和西澳洲等地棲息;其中被列為瀕危的短尾蜥蜴亞種(Tiliqua rugosa konowi),只能在西洲羅特内斯特島(Rottnest Island)的野外發現。


由於松果蜥身上呈紅褐色和條紋,一向是收藏家的收集對象,極大數量的野生松果蜥被人非法盜獵並走私到海外的竉物市場出售,因此現時在澳洲多個省已將之列為瀕危物種。

據統計,澳洲有近900種原生蜥蝪,其中90%只有澳洲才有,因而成為寵物市場極為搶手的對象。澳洲雖然禁止出口活體動物,但每年有以千計的動物透過郵寄方式被偷運到各國。根據澳洲農業、水源和環境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Water and the Environment)的數據,從2018到2019年,當局檢獲的野生動物中,近九成是爬行動物。

根據澳洲法例,出口活體動物是非法的,但蜥蝪並未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內,因此在許多國家,進口蜥蝪並不違法,一旦動物被運離澳洲,即不會受到保障。現時有關進口蜥蝪的問題只能留給進口國自行解决,例如要修改本國立法,來管理其他國家原生物種的進口和貿易。


阿德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和監控保育研究協會(Monit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Society)今年中在《Animal Conservation》期刊上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在國外的稀有寵物市場上,有越來越多的松果蜥供出售。

論文作者阿當∙圖姆斯(Adam Toomes)說,在亞洲、歐洲和北美等至少13個國家,都有出售松果蜥的廣告。

圖姆斯認為,松果蜥的吸引力在於新奇。住在國外的人們很少見到野生的松果蜥,都想擁有這種原生的澳洲物種,因而推高了需求。

圖姆斯說,松果蜥的生活方式和特點也使得牠們特别容易被盜獵。他說:「牠們一般不會離開棲息地很遠,牠們的防禦系統包括在有其他物種靠近時慢慢後退、張開嘴伸出舌頭,這些都不是那麼令人生畏,所以無須甚麼技能也很容易將牠們抓住。」

偷運松果蜥也不難,只須將牠們塞進襪子或小型郵包,例如筒裝的薯片盒,便可偷運。自2020年12月起的半年內,澳洲環境水土規劃部共作出7 次檢控。


現時,偷運集團利誘國外留學生充任運送員,以全費假期吸引學生到野外,按著清單捕捉野生動物,而集團的人員則駕著輕型貨車到處收貨。除運松果蜥,他們 也偷運藍舌石龍子屬 (Blue-tongued lizards) 和橫紋長鬣蜥 (water dragon)等。

一位曾參與盜獵的青年尼爾(Niall Cooke)說:「偷運集團的經營手法,像走進糖果店,看到甚麼就拿甚麼。」。他今年25歲,兩年來被檢控了40次,後來他深感這個行業的不當,深感後悔。

松果蜥還有個特點,牠們是少數「一夫一妻」的物種。阿德萊德的福林德斯大學 (Flinders University)物種多元化教授米克∙加特拿 (Mike Gardner)說:「松果蜥是世上首種『一夫一妻』的蜥蝪,這個重要發現開啟了有關蜥蝪的研究領域。」

加特拿說:「科學家觀察到雄性的松果蜥在伴侶死後,會陪伴在屍身周圍長達3日,以舌頭輕擦和觸碰對方。」

※延伸閱讀:圓短の尾 --- 松果蜥

回應

說爬蟲,聊動物,談古今,話鬼神,論神魔,辯是非,講幹話,喀唬爛,我是修羅。

歡迎加入粉絲專頁!
廣告看板
初學者必讀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來自世界的朋友
Flag Counter
闇黑地帶
廣告看板
Google搜尋

    沒有新回應!
台灣寵物飼養爬蟲巨型劇毒非洲澳洲CITES大蘭多繁殖中國南美洲巨蜥亞洲保育胎生蜘蛛雨林沙漠亞馬遜墨西哥蜈蚣新幾內亞美國IUCN晶華酒店拉拉山保全眼鏡蛇南非兇猛外來種後溝牙毒蛇印尼溫馴馬來西亞龜殼花東南亞手機UVB蠍子稀有北橫印度膨蝰野探守宮捕鳥蛛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