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52143照相式記憶,也許只是個幻影,實際上並不存在

 人之所以對照相式記憶會有那麼大的興趣,可以說是好逸惡勞的心態在作怪,希望學會照相式記憶後可以一步登天,馬上就可以學會想學的事物,但是依我個人看法看來,那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因為即使能具有照像式記憶的能力,尚有許多的事物,不是光憑照相式記憶就可人學會的,特別是技能方面的學習。

另外關於何謂照相式的定義也很模糊,如果就科學研究的角度看來,必須要明確地定義清什麼是照像式記憶後,再來討論是否真有照相式記憶的存在。

根據桂冠出版社所出的心理學,裡頭談到了全現心像(eidietic imagery),或者是更平常的名稱,照相式記憶(photographic memory),所指的是物體重現,即能記住某物體*所有細節*的能力。

所以要能證明真得有照相式記憶,得先設下檢核的標準,也就是能夠記住多少細節的百分比才算是有照像式記憶,是百分之80,還是70,或者是百分之百才行,而這又牽渉出另一個問題,如何驗證這細節的百分比。所以在測驗的設計上,得具有統計學上的信度與效度的才行。另一個檢驗的標準,則是時間,多少時間內記住多少事物,才算是照相式記憶,是一分鐘記下100個以上,還是半小時記下100以上的細節才算。

因此在未能定義清楚何謂照相式記憶之前,就認定照相式記憶是存在的,而盲目的去追求自己心中所自由認定的照相式記憶,是不智的。更何況是把它拿出來討論,如果你我心中各自認定的照相式記憶定義並不 一樣,要如何做討論。

另外在心理學中尚提及,對這種能力的存在證據很鮮少,早期對全現心像的研究的方法,是可被質疑的,有問題的。我們很難從這些研究中獲知任何清楚的結論。李士克、哈伯與哈伯(Leask, Haber& Haber, 1969)於1969年測驗了五百名學齡兒童,只有百分之七的學童具有全現心像(依他們實驗的定義),但是這些兒童只能說是具有較好的心像能力,還稱不上具有照相式記憶(依照現時的嚴格定義)。

而關於全現心像,史楚梅與卜索克(Stromeyer & Postka )於1973年提出了令人信服的施測方法,他們讓受試者看隨機立體圖的其中一張,同一天稍後再看另一張,這些圖是以數以千計的黑白小方塊隨機的排例,如果把這兩張圖放在一起(以重疊的方式,而非並排),觀看者就能看到一個數字浮現出來。因此除非受試者能對先前看的圖具有照相式記憶,否則在兩張圖片重疊前,要受試者單憑看後一張圖像,指認出數字來,是不可能的事。而如果擁有這能力的受試者,就可以做為全現心像存在的證據。可惜的是,這位受試者後來不願意重現此技能,這個研究因此無法被複製。因此全現心像是否存在,至今仍是個問題。

所以我的結論是,在你花錢、花時間學所謂的照相式記憶之前,先想看看這東西真的存在嗎?你所追求的會不會只是個幻影?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