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41230人事不分

之所以會有這則新聞,就是因為人本與教師會對體罰的定義,沒有共識,一方認為罰站為體罰,一方認為是處罰。

我想雙方面在某些觀點,都是站的住腳的,然而雙方卻彼此否定對方所看的事實根據。深信自己所看到的,所聽到的才是對的。此爭論行為跟瞎子摸象後的爭議,同出一轍。

雙方所要做的不該是爭辯,而是深入討論雙方的所持的論點,是由何根據而來?其推衍的過程為何?

這樣才能有對話的基礎。否則只會是雞同鴨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是非反而變成其次的問題。

 

此外我不認為區區的罰站,會造成自尊心受傷。若學生會因為罰站而自尊心受傷,那我敢肯定的說,那是學生本身的問題,而非罰站所造成,因為學生分不清,事歸事,人歸人,做錯事,本就該接受處罰,跟你是張三或是李四無關,也跟你是男是女,是高是低,聰明與否,成績高下,等等無關。

是學生將它認為是對人不對事,才會有自尊心受傷的問題。所以問題不在於罰站,而在於學生本身的認知想法。此想法不改變,任何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可以被過度放大成損傷自尊。

 

 

老師:不罰 如何上課

更新日期:2007/06/04 04:39 記者: 韓國棟/台北報導

人本最新調查,老師打學生的比率明顯降低,但處分學生罰站的比率大幅挺升。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朱台翔表示,罰站就是罰站,改名為「站立反省」,是教育部在玩「文字遊戲」,不能改變體罰學生的本質。

全國教師會副理事長楊秀碧對上述說法不以為然,她表示,全教會也反對老師不理性的體罰學生,但學生上課調皮搗蛋,罰站也不行,老師怎麼上課?「要尊重犯錯孩子的人權,也要兼顧其他孩子的受教權!」

台北市家長協會理事長包崇敏也質疑,換了名稱,處罰的意味就不見了?三軍總醫院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葉啟斌說,就算將「罰站」改稱為「站立反省」,教師在大庭廣眾下採這項方法,管教某特定學生,也會造成學生自尊心受傷。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