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59靜水流深

這是一池沉寂著的水,墨綠的藻萍覆蓋了,還沒有被寒冷襲擊的暗流。我不知道水底是不是有歇息的小魚、蝦米、螺螄和泥鰍?說起泥鰍,我知道泥鰍喜歡渾濁,特別是那種見不到底的水,他們可以生存的很好。自然,因為水藻的覆蓋,我見不到水底,也因為水面渾然不動,我無法揣測目之不及的那一端。這在秋天,是常態。秋天的池塘固執地陷入了悲涼,陷入了無法自拔的凝滯。除了凝滯,依然會有一些生機。這樣的生機並沒有多大的動靜,比如蘆葦上的蜻蜓、水草上的小蟲、殘荷上的飛鳥,還有調皮孩子扔進水中的石塊。這樣的動靜可以生出事端,你一定害怕突然被干擾,因為你已經習慣了安靜,在季節的漂浮中滯留在一處不想動彈的安靜,這樣的安靜讓你深陷其中。父親是不一樣的,他依然出門看社戲,他喜歡越劇,每個唱本熟稔的很。往年只有春節的時候出戲,如今宗祠修譜、大戶人家閒的發慌,都可以點幾出戲。父親喜歡,與他同輩的三五好友相攜,遠近都趕場,歡快的很。他的日子過的很生機,一點也不安靜。我開車去接他,他便敲著我的玻璃窗讓我等等,我坐在車上等著,看孩子們熱鬧的玩具攤、燒烤爐和五花八門的點心,自然,還可以聽戲台上依依呀呀的唱腔,更多的時候我喜歡文戲,那樣的劇本注入了很多的感情,豐沛的可以讓人流淚。很久不被感動或者傷懷也是一種悲哀,戲曲可以觸動你的某一根神經,她是大眾情感,很容易被理解的情感。父親上了車,依然念叨著戲台上還沒結束的人生,他很投入很精神地參與其中。我想,我到60歲也不會有父親這樣的智慧和洞徹,他的智慧不會複製給我,他的洞徹也不會傳遞給我,我只能通過很多個沉寂的秋天去貫穿,在一種近乎沉睡的光陰裡讓自己感歎或者淚流滿面,我需要淚流滿面,在靜水流深的秋天。事實是,我依然不想動,在這樣一個夜深的時空裡,可能是出於漸漸冰涼的雙手。我開始很深地思念一個人,思念一張古宣。我想起筆,怎麼也按不下去,曾經那樣酣暢地春來秋去、皴染提按,因為思念一個人,無以為繼了。我開始磨墨,沒有宿墨的生澀,我的指尖很順滑地打著圈,新墨的芳香是不一樣的,她可以那麼華美地刺激我的神經,我在等待甦醒,一種在水底暗流處的甦醒。

(繼續閱讀)

201205042227男人的承諾

今天,高溫,朋友過來了,做了一頓蒸面,但我感覺更像炒麵,味道很好,就是太油膩,剩有一碗。晚上,我把剩下一碗麵吃掉,邊看電視邊繼續敲擊鍵盤,沒想到,肚子開始不舒服,一陣好痛,只好一趟趟去蹲衛生間。世事的變化,也會讓人難以料到的。感覺美好的,也會讓你飽受痛苦。愛情也如此。電視上兩個大眼美女互相恭維著,感歎著青春是可以揮霍的。男孩可以天長地久的承諾,女孩可以海枯石爛的相信,因為青春是可以揮霍的。青春易逝,男孩也會變成男人。連男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又怎能承諾女人的一生呢。女人往往為了男人的承諾,困惑、傷心,恨男人的欺騙,和男人糾纏不休,其實男人喜歡你的時候,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喜歡你的時候, 你說你是什麼?女人應該明白,不當他是什麼的時候你就是什麼,當他是什麼的時候你就不是什麼。人生無常,世事在變,何況男人的承諾。耳聞目睹也不一定是真實,誰還會為一個承諾信奉一生嗎?男人開心,因為你在他身邊,太愛,什麼都可以有,留你下來,他要快樂。男人倦怠,因為你在他身邊,太煩,什麼都沒有,讓你離開,他要安靜。因此,男人在不停試女人,女人也在不停試男人。試女人可以用金,試男人可以用女人。試來試去,男人變成試金石,試一個又一個女人,女人變成吸鐵石,吸一個又一個男人。不同的心態在一起,最終出現海枯了,石爛了,心碎了。自己聽到的、看到的都已經變了,世上還有什麼不可以變呢?男人在變,男人的承諾也在變,女人還可以以不變應萬變嗎?對於承諾,男人隨便說說,女人也就隨便聽聽,此一時彼一時。

(繼續閱讀)

201204302126心雨如歌

不知何時起,我開始喜歡這樣生活,喜歡在黑色的夜裡,品味一份孤獨,尋找一份解脫。其實,喜歡黑夜只是喜歡的一種形式,真正喜歡的卻是那種形式下無法掩飾的美麗……搖曳的燭光,冷冷的晚上。整個的山村,不再喧囂,卻恢復了一種鉛華褪淨後的美麗,也許,正是這份沒有華彩的韻致深深的讓我折服。於是,在無數個這樣漫長的夜裡,我把自己想像成一個身披黑紗的精靈,自由地穿梭於高原的夜空,像品味一杯冰冷的水?又像欣賞一種淒清的美?我不知道。也許,這種難以言表的感覺只有在黑夜裡才能懂得。心緒難平的時候,我都靜靜地聽著自已的心跳,渴望著心跳的節律能繼續敲打著長夜,敲打著我的孤獨與寂寞。或許,在每個人的生命裡總會遭遇陰霾的日子,都會失去些並不想失去的東西,正是這份執著懷舊的情結,總讓人依然不能釋懷,偶然打開塵封的記憶,會有一種刻骨銘心的感覺在記憶的那頭行走,頓時一陣悲愴襲上心頭。於是某種心靈的灼傷使情感中完美如歌般的摯愛變成徹夜的蒼涼。在這樣一個暗寂的夜裡,燥動的靈魂總會飛出陰翳的心房,並獨自在記憶裡品味那些逝去的美麗!人總會在一個階段時常想起曾經逝去的日子,以及那些數也數不清的屬於過去的記憶。白日裡,本想斷念摒欲,把自己淹沒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當晚煙裊裊升騰時,心緒卻變得如此幽怨惆悵。多少次,在薄幕籠罩的蒼穹下,我癡癡地望著天外,守著一方寂寞,思想一片空白,彷彿已化為虛無,唯有心靈的獨白才是黎明的宿願,真希望這時的自己已經永遠的沉浸在這片空白之中……如果歲月的風塵能代表心的震顫,我情願消失在迷濛的晨霧中!而今夜我卻只能立於窗前為孤獨的剪影彈唱一首憂傷的歌謠,只能渴望把虔誠的心悄悄藏匿,避開浮華塵世,好去天際尋找容納情感的樂土。而在這潮濕已久的空氣裡,只有歎息作為輕弱的韻律,回返於昨日沉積已久的虛渺與現實之間。然而又有多少人會和我一樣,在這淒冷的天氣中去品味那人人都認為是司空見慣的午夜呢?而我卻偏偏獨享了這份讓人傷感的纏綿……曾幾何時,我習慣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與星空對話。總覺得天上的每一顆寒星代表了地上一個寂寞孤單的人,化作寒星,相聚夜空,只為了彼此照耀,彼此慰藉。今夜無眠,疏落的寒星也和我一同醒來。獨自披衣臨窗,如墨般的夜空,幾顆寒星,寂寞如我!寒星也同我一樣,在淒清的夜空做艱難的跋涉,終於,寒星與我心都

(繼續閱讀)

201204230620多想把青春留住

今年尤為時間感慨,也許快奔30的原因吧,以前從沒有害怕過青春會老去,它會悄然溜走,現在我感覺到了這種危機,眼角的細紋告訴我,你已不是青春年華了,你不是朝氣蓬勃的18的面容了。記得老人說;人過30天過五,以前不是很明白,今天真正明白了,對於女人過了30歲意味什麼?我已經不敢去想了,現在經常有小朋友叫自己阿姨,有些17,18的小伙子叫大姐姐,還有比自己大的人也叫自己姐姐,我很是不習慣,我感覺自己好像昨天還在和兒時的夥伴玩跳皮筋,踢毽子……那時都在叫自己小妹妹,小朋友,最大的稱呼也就是姐姐了,而今卻長了輩分,再過20年呢,那就又長輩兒了,時間啊你讓人成長,也讓人害怕,你怎麼就這麼快的要把人過老了呢,難道你就不能停留嗎?也許我的要求很多人都有,這是天方夜談了,不可能實現的是了,就像剛才我用鼠標點擊電腦一樣,時間在我手指間過去了,我在看我打字的對錯時,時間它又從我的眼睛一眨一眨間過去了,剛才我在想自己快到中年了事業卻沒有穩定,就在我思索的時候,時間它在我的腦海中過去了……它是這樣的可怕,在吞噬我的生命一樣,一點點地,慢慢地,讓你無痛的消失著,時間之神啊,我該怎麼把留住你呢?我還是在想…當你正在陶醉秋色美景時,也快要感傷了,感傷收穫後的赤裸,金果碩碩卻是嚴冬的欲來,就像今年的秋天,我還沒有欣賞完這美麗的秋天,它便被寒冬搶佔了風頭,我本想搜集些秋葉做標本,誰知道寒雪卻把沒有凋零的葉子狠狠的凍死了,只有那被秋風先前過乾枯的而已,自然界真是殘忍,讓你措手不及啊那深秋的早晨,突然變得‘忽如一夜寒雪來,千樹萬樹雪花開;真是來個超過啊,直接要過度冬季一樣,不過午日的陽光沒有把雪花留下,一點點的化成了水,從樹枝上往下流,從房簷嘩嘩地往地面上流,陽光暖暖地照耀著大地,這情景簡直就是春天要到來的時候,大街小巷到處都是雪水,和春天的道路一樣的泥濘,不好走。不管秋色美景能美的多久,也是無法阻擋冬天的到來,當然無論多麼寒冷的冬天,也無法抗拒春天的到來,這是自然賦予季節周轉的美麗,而人生卻不同,真正的秋天僅有一季,這一季不在周轉了,而當再來一次春天,在孕育一次美麗的夢,好能有自己想要的收穫,卻是永遠不可能的。時間真的讓我恐慌,我怕秋天來得太快,伸手一抓卻是一場空,而今天我能做的,只能加倍的努力,加倍的學習,去實現心中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