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32120「訂簽」是個什麼東西

「訂簽」應該是個只存在於台灣小學世界中的語彙(其他國家我是不知道,歡迎大家指教),到了國中,學生的作業型態有了大幅轉變,年紀也大到讓師長認為應該不要再用如此緊迫盯人的方式來追蹤學生的功課。與此改變類似的另一個例子,就是家庭連絡簿也消失了,而這應該是更為人所知的。

「訂簽」也就是「訂正」加「簽名」。前者是學生的事,寫錯了要訂正,把錯的改到對為止,這就是學習的目的,在學習的過程中,老師負責找出學生錯誤的地方,學生改正後,老師覆核,對的就結案,錯的就繼續改正,到對為止。後者是家長的事,意思是家長必須瞭解子弟學習的情況,通常是針對各類型測驗,需要家長簽名,因為測驗的本意是確認學生的學習成效,也就是說家長可以透過對測驗的簽名階段性及一次性瞭解子弟學習的情況。

訂簽就是叫家長或安親班來教?

很囉嗦地解釋了一大段,請問你是否同意上一段的說法呢?為何要花這堆字來解釋或許大家早已瞭解的事?這就關係到今天看到的一則讀者投書,我摘錄其中一段:「這份數學功課被寫入聯絡簿中要求訂簽。這是代表老師教不會的東西,由家長負責嗎?老師負責把學生不會的寫進聯絡簿裏,讓父母去操心?或者說,父母該花錢讓小孩去安親班來解決嗎?」

全文的原意當然不是針對訂簽這件事,而是露骨地指出教育體系把教育的責任推給家長,並且明示家長要額外花錢去安親班,讓一切導回「正軌」,讓老師好辦事。

教學的責任在誰身上?

對我這個同樣是小學生的家長來看,我認為問題的重點在於:為什麼學校要把教學的責任分拆一塊出來給家長承擔?我回想起自己是小學生的時候,學校並沒有以這樣的態度告知我的家長要用這樣的方式注意我的課業。換個方式來講,訂正是我跟老師之間的事,不是我跟我的家長間的事。

除了較為明顯的「訂正」,更多是在家庭連絡簿裡,有意無意地、字裡行間地透出一個「請家長協助確認貴子弟作業內容正確與否」的訊息。

檢查作業?批改作業?

於是身為家長,我得到兩種不同的觀念:「家長應該確認子弟是否有寫作業或訂正作業」以及「家長除了應該確認子弟是否有寫作業或訂正作業,還要確認上述內容是否正確,並教導改正之」,後者便成為「訂簽」這個名詞真正指涉的意含,而不再是單純讓家長簽個名了事。

對於我的家庭裡應該採行前者這種舊時代的觀念,還是應該採用後者這種新時代的觀念,我與老婆的意見並不一致,簡單講,我就是守舊派就對了。如果是我老婆檢查作業,她可是會很徹底地看國語英語有沒有寫錯字,數學她也會自己算一遍看有沒有算錯,如果有錯,她會旁徵博引、引經據典、上天下地、縱橫古今地上起課來,花的時間與心力令我自嘆不如;如果輪到我檢查功課,我所做的就是檢查功課都寫了沒有,有空白的就叫孩子補上。我也經常看出寫錯的部份,但那是因為一眼瞄過去就知道是錯字,要不提出來未免太過分,而不是像老婆一樣,是刻意檢查。

我這種守舊、迂腐、頑固、推諉的態度,你開罵了沒?你有想過嗎,為什麼老師的教學責任要拆一塊出來給家長承擔?

學校的功能?家庭的功能?

學校是專業的教育場所,有充足的專業人力與設備教學,這一切的目的是為了提高教學的效益,讓學生更有效率地學會東西,如果有不懂的、有錯的,也能更有效益地聽懂、改正。一個家庭能做到這些嗎?家庭應該要被賦予這種功能嗎?我們身為家長者是否都要針對各科目準備一套教材以因應各種可能的作業檢查與訂正?我們身為家長者是否每天都要撥出幾個小時做家庭教師?

或許你會說,對自己的孩子有所期許,願意多花心力是很正常的。是的,這是身為家長發自內心的、主動的想法,而不是因為學校把教學的責任推給家長而形成的。

想要自己多花心力也不是人人能辦到,可能時間不允許(開餐飲業從傍晚開到半夜,什麼時候教?)、可能能力不允許,難道這些家庭就是活該放牛吃草嘍?還是說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沒法教你就認了?

如果教育體系以這種方式教育學子,是否等同違反憲法第十三章基本國策第五節教育文化第一百五十八條「教育文化,應發展國民之民族精神,自治精神,國民道德,健全體格,科學及生活智能。」或是教育基本法第一條「保障人民學習及受教育之權利」及很可能之後很多條文內容?或者不要這麼囉嗦,只要問一句話就好:為什麼要把責任推給家庭?

本末倒置的教育體系?

老師很忙。這應該是一種常見的回答(如有其他答案敬請指教),我其實不太清楚老師們在忙什麼,但基本上都會是正大光明的事,也許是跟協助校務行政有關,也許是跟整個年級教學計畫有關,也許是在預算不足或編制不足的情形下必須要支援什麼,或是教改改不出所以然,老師卻疲於奔命沒機會把教學做好,當然也有可能是組織裡常見的僵化結果,例如開一堆會、會而不議、議而不決等。

所以老師沒空教學了,沒時間一個一個去訂正學生的作業了,針對程度不一的學生沒空去補救進度落後的孩子了,所以只好請各家長照顧自己的小孩,反正孩子是自己的,任誰都不會輕易放棄,否則就是個失職的爸媽。

那我還要學校幹嘛?我因憲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人民有受國民教育之權利與義務」而被迫將孩子送到學校,每學期繳個四、五千元的雜費,還要看各班級爽另外收個數百到幾千的班費,然後因為老師很忙還是怎麼的還要另外每個月繳錢給安親班,還要遵照「師囑」特別叮嚀安親班不具師資的「老師」要把功課整理清楚、教到會,甚至我們繳的稅還要支付老師的薪水。

我要學校幹嘛?學校你可不可以退錢給我,讓我去補貼一些參考書考卷教具老婆教學鐘點費?

等待果陀

我不是教育專業人員,所以我提不出什麼建議去改變這種扭曲的現象,但或許正因為我不是教育專業人員,所以我可以看得清楚,就如同全國許多爸媽一樣,人人身在其中,卻手足無措。

吳教育部長清基,我想您現在也還在為十二年國教的籌劃與北北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焦頭爛額中,應沒有時間面對那麼小的小學裡那麼微不足道的小事。那麼,有誰能給個不官腔不虛答真正有些意義的建議呢?



台灣孩子「窮得只剩功課」
【聯合報╱楊麗主/家管(台北市)】
    
2011.10.23 03:05 am
 

孩子回家時,情緒崩潰哭個不停:「老師一直叫我重寫、再重寫,我一整天都沒有下課,就只能訂正功課。現在還有這麼多功課,怎麼寫得完……」

因為聯絡簿上洋洋灑灑列滿了新功課和訂簽功課,有一樣功課最特別。

整個單元沒有鉛筆的墨色,只有老師劃叉的紅斜線,頁首寫了幾個字:「總共花了二節課!」

我的天哪!老師難道不知道,孩子寫不出來,不就代表他不會嗎?竟讓他枯坐二堂課,然後大聲責罵他!

更離譜的是,這份數學功課被寫入聯絡簿中要求訂簽。這是代表老師教不會的東西,由家長負責嗎?老師負責把學生不會的寫進聯絡簿裏,讓父母去操心?

或者說,父母該花錢讓小孩去安親班來解決嗎?如果學校教學需要靠安親班才能存活,那我們的教育費,是不是該挪一些出來交給安親班?

曾經有個「特別」的老師,要求家長:「你兒子數學的應用題,怎麼教都教不會,請你轉告安親班的老師,請務必把他教會!」

還有家長不斷地被老師要求,要把小孩送去「正規的安親班」功課才會有進步,熱心的老師還提供績優安親班名單。而這些安親班會隨時與導師聯繫,以「防止」小孩漏抄或藏匿功課!

學生進入安親班,不但立即可被調教成「功課寫得快又好」,透過「評量卷」的磨練,分數也能在短期內提高,父母只要付出一點「安親費」,以及同意小孩可以被嚴格要求的代價,功課及成績都「安」啦,好個名副其實的「安親」。

這個「安親現象」,已經充滿台灣的每個角落,父母與政府正聯手演出「傾全國之力,行無用之事」的戲碼,讓我們的小學生「窮得只剩下功課」!

【2011/10/23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台灣孩子「窮得只剩功課」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6669309.shtml#ixzz1bbobxnT2
Power By udn.com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Clock
    沒有新回應!
廣告

Widget
訂閱

 
Subscribe in a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