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欣芸聊香草、香氣與五感創作音樂 @ The Yu Family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703060904和李欣芸聊香草、香氣與五感創作音樂

    第二部分:談五感與香草

    答/李欣芸 問/官振萱
     
    問:妳接下來的專輯是怎樣的專輯?
    答:是五感裡的香氣的部分。嗅覺和聽覺的結合。我一直都很喜歡植物,我自己就種迷迭香、雪松、薄荷這些小盆的香草。
     
    問:好不好種?
    答:有些適合台灣的氣候,有些不適合。比如薰衣草,台灣很多人很喜歡,可是台灣比較潮濕的季節時,就比較不適合。只要它土壤碰到太多的水分,陰濕,根部就會爛掉。
     
    香草有一個很好玩的地方,就是妳跟它會有互動,妳愈去修剪它、關照它,它就會長得愈好。剛開始我覺得它長得好茂盛,就這樣就好,結果過一陣子它就會乾枯。所以要接觸的。就和我們練樂器是一樣的。最貴的提琴都是百年的,傳了很多人,它的聲音就會被放出來,聲音在音箱裡開了。
     
    問:妳有沒有特別建議種什麼?
    答:我很喜歡檸檬百里香,尤其冬天常常會有呼吸道感染的問題,檸檬百里香是抗病毒最好的香草,它有檸檬的香味,種起來很簡單,不要淋太多雨就好。我自己也很喜歡羅勒草,在濟慈的詩裡也寫,它是用眼淚澆灌的,它是神聖的香草。這個草對他們的文化很重要,聖經裡也有記載,在飲食文化裡是很重要的香草。我自己很喜歡做青醬義大利麵,用羅勒草就比九層塔好。
     
    特別難養的就是薰衣草,我種過好多次。另外就是檸檬馬鞭草,那個植物我也很喜歡,葉子泡茶很好,但也不好養。有些植物不適合台灣,不會開花也不會長得那麼好。平常我做菜就自己摘下來,就像種蔥一樣。
    (到陽台講解)這個是迷迭香,法國的醫院都是用迷迭香去燒,去消毒。這個是薄荷,這叫香蜂草,它是蜜蜂很喜歡的,對呼吸道也很好,不用每天澆水,兩三天再澆一次就好,但是要修剪。
     
    我下一張專輯蠻特別的,肯園有一系列的精油是神話系列。之前視覺和聽覺相結合的例子蠻多的,用影像去詮釋歌曲,電影是音樂去幫助畫面。但是香氣的東西,很少人把嗅覺和聽覺連結在一起。這兩種藝術結合,可以有怎樣的激發。這次是以神話系列為主,每個月有一個神話故事,有分區域。我在做這張專輯之前,養這些香草之後,它好像開啟了我感官的另一扇窗。
     
    以前我們聽東西,比如我聽古典音樂,我進入流行圈時,人家說妳聽聽英式搖滾,我覺得都一樣啊,後來一頭栽進去之後,就會發現英式、美式很不同,有電、沒電的也很不同,這些都是進入那個工作後了解的細節,會領略到細節之美。在我還聽不懂搖滾時,好像耳朵沒有打開,好像有一個瓣膜一直蒙著,一直到妳自己開發妳的感官,妳去發揮那個潛力時,妳才發現人類的情感可以被蒙蔽到這個程度,但也可以被開啟到一個程度,它可能可以到一個極限,只是我們沒有去挑戰它。很多古典圈的朋友還是聽不出搖滾有什麼差別,覺得反正就是很吵,其實不然,聽覺的東西,它的層次、空間比視覺還要豐富,看不到的東西其實才是最可怕的,它才是最能挑起妳的慾望、妳的幻想。
     
    對我來說,我開始接觸香草時,我才發現嗅覺,是我們最常忽略的感官。人們常常很懂得吃,很喜歡聽,最常用的是看,不斷滿足我們這方面的感官,但對於嗅覺,我們可能還沒有聞就吃了,很難只有閉上眼睛去領受那個感覺。嗅覺是一個記憶的通道,嗅覺是有記憶的。像我一直記得我媽媽有一瓶CD的茉莉花香水,它放在中間第三個抽屜,我都還記得,一打開就有那個香氣。後來離那個香氣愈來愈遠,離家後就很久沒有再聞到那個香味。一直到前幾年聞到茉莉精油,好像把我帶回到小學三年級的時空,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開發,我以前沒有想過嗅覺可以這樣撼動我的心靈,我一直很在乎聽覺,我也一直在研發我的耳朵。到現在我也一直在開發。小時候我只Billboard上的歌曲,大學和band玩在一起,開始了解什麼是funk,原來鼓要麼打,小鼓要這麼脆,才是funk,這就是聽覺的學習。知識豐富了,表現在工作上就更順手。鼓聲一出,我就知道說是R&B之類的。
     
    比如今天我要製作Jolin,她的歌曲要R&B,我有沒有辦法幫她準備好這樣的dish。前幾年我為什麼會去美國學爵士樂,因為我發現爵士好像是一個新的戀人。古典跳到流行,流行比較多元,有R&B、有rock,有Pop等等,有些音樂我了解,但我不會那麼愛,我可以訓練我自己做到,但不能感動我。直到我開始聽爵士樂,我開始為它的深奧、不羈所著迷,女生戀愛時也是這樣,那是一個未知,但妳知道那是有功夫在的。爵士樂是兼具感性和理性的,也有古典的底子在,它是邏輯的,和弦不是簡單的。比如搖滾樂,就是三個和弦,元素必須是簡單的,但簡單裡就變成吟唱的旋律,妳自己去做變化。但基底就是三和弦。
     
    問:妳是多久以前開始接觸嗅覺開發?
    答:2003年吧。我有一個朋友送我生日禮物,就是去做SPA,那時我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概念,覺得那是少奶奶去的,沒有任何的想像。但是按摩完之後,我反而對香氣很有印象,當場那些瓶瓶罐罐我就玩起來了,一直問問題。我一直很喜歡植物,我有想過,如果我不是走音樂這條路,我可能會去念森林系之類的,我會自己買那方面的書來看。
     
    問:為什麼?有什麼迷人的地方?
    答:就像有人喜歡小動物,喜歡那個交流的感覺。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只是不像小狗小貓妳叫牠牠會來到妳腳邊。我覺得植物是有一種默默的、沈靜的態度,但是有生命力的。並且可能和我的名字有關吧,芸有一個草字頭,我一直覺得在植物裡學習很多。我和它們在一起覺得很字在、很開心,我可以看著它們,幫它們修剪,就像喜歡小動物,幫牠們洗澡。雖然植物不是顯而易見的給我回應,但是那種慢慢的,還是會有。妳給它澆水、修剪、整理,它就有一個new look給妳,就會有回應。
     
    問:聽起來很有生活的樂趣耶,否則看到植物就過去了,實在蠻可惜的。
    答:我還有碰過七年級的小朋友跟我說,他很討厭樹,因為他覺得亂七八糟。他寧可在麥當勞的日光燈下,他覺得比較安全。我剛開始覺得很錯愕,讓我選,我一定選森林,選一片草地。這可能跟教育有關,我爸爸從小就會帶我們到鄉下玩,去野外時,他就會叫我們把鞋子襪子脫掉,踩在草地上,體會那種感覺。
     
    肯園的溫佑君老師是我的老師,她把香氣和很多藝術做結合。比如這本書叫「香氣與空間」,藉著詮釋空間的意義和氛圍,讓芳香療法的學生比較能夠抓住學生的特性。這些香氣的東西是抽象的,妳只有一種感覺,但妳要去怎麼形容?這個東西剛開始是很多學芳療的人無法體會的。有的人對香氣只是香、不香,喜歡、不喜歡,但其實這些細節,如果妳有時間去發掘它的話,它其實有些是草香,有些是木質味,比如雪松,或是有些是花香。
     
    嗅覺的東西也是有情緒、有個性的。芳香療法裡就會講究配方,它可以將植物的能量,轉化來治癒我們,心理和生理。以前很多人覺得這個東西很玄,但其實我們吃的藥裡面,其實很多就是這些,為什麼吃大蒜、喝薑湯,其實自古以來,人類和植物的能量就是息息相關的。妳看植物,每一個的型態、氣味,它就是一個個體。我用嗅覺來創作時,那些神話系列我第一個寫的就是西伯利亞的「泛音發聲法」,是一種歌唱的技巧。我用了起源地的民族音樂色彩,也可以說是世界音樂的演奏專輯。每個民族特有的植物又不同,像羅勒,是在義大利,是南歐的植物,北非的植物比如薄荷。每個地區當地的植物的能量都不同。
     
    問:一般上班族可以怎樣用這些五感的體驗到工作中?
    答:就是啟發我們自己的潛力,比如感官、聽覺,給自己一個差異空間。差異空間是一個很有趣的玩法。當妳沒有辦法抒壓時,可以藉由手上的資源,去開發我們的感官。比如聽Bossa Nova的音樂,雖然妳沒有辦法立刻就去南美,但也可以感到振奮、激發。
     
    開始研究香氣後,也有一個缺點,比如我現在對氣味的東西很敏感,以前對聲響很敏感。現在我的鼻子很敏感,感官其實是會被啟發的,妳愈去用它,它就愈會給妳回應,會愈靈敏。所以我現在的鼻子,就比以前靈敏。我現在甚至走在街道,我覺得每兩步就一個氣味,只是以前我們沒有去用。
     
    問:其實開店的人很認真在經營它的氣味時,其實會給它的顧客帶來很重要的記憶耶。
    答:而且是很無形的。是一種潛在的力量。我出國,我發現每個國家的氣味都不一樣,每個國家的公共空間的氣味都不同,美國的mall,它的香氛是比較愉悅的,提振的,它們有特別去經營這部分,我們不去發現不會知道。所以向檸檬柑橘類會比較讓妳放鬆。
     
    現在有些餐廳也在經營。有些餐廳一進去就是油味,一進去就讓人覺得躁了,有的餐廳一進去就是餅乾的香味,或是咖啡的味道。那是潛在、無形的,抽象的、無形的東西,聽的、聞的,反而是更強烈的。
     
    問:我覺得誠品有它的味道。不知道是刻意的,還是剛好是建材的味道,確實也給人記憶。其實經營自己也可以啊,聲音、氣味的記憶,也都可以是建立妳自己風格的一種方式。妳有特別喜歡香水嗎?按情緒用嗎?
    答:看場合、看心情。香氛就是和我們怎麼裝扮是一樣的。瑪麗蓮夢露不就是穿香奈兒No.5睡覺嗎?那不是她的睡衣嗎?研讀基本的芳香理論是有幫助的,因為妳知道那些植物的能力,它和妳之間的關係。比如有些人特別喜歡柑橘類,香氛也是有個性的。

    超有趣的組織創意|日誌首頁|和李欣芸聊唱片圈的「滄桑浮沈」...上一篇超有趣的組織創意下一篇和李欣芸聊唱片圈的「滄桑浮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