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形象:顧頡剛日記中的江文也 @ 漢堡肉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漢堡肉近況
  • 隔離中……
  • 風潮音樂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200802130502醫者形象:顧頡剛日記中的江文也



           
    顧頡剛(1893-1980),中國現代史上著名歷史學者,以《古史辨》聞名於世。

            江文也(1910-1983),台籍作曲家,1930年代名滿日本,進軍國際,深受歐美樂壇肯定。

            這兩位名人,一位是研究古史的歷史學家,一位是獲獎無數的音樂作曲家,按常理判斷,他們的人生應該是兩條平行線,不太可能有所交會。但是,甫由聯經出版公司出版的《顧頡剛日記》中,卻能看見兩人短暫交往的火花;套句顧頡剛的話,那種驚異真使人「撟舌而不能下」!

            19548月,顧頡剛應中共中央之召,從上海抵北京,任職於中國科學院。年輕時代就患失眠症的顧頡剛,經過思想改造運動後,失眠更劇;赴京後,工作加重,幾乎夜夜失眠,顧氏深為苦惱,嘗試各種方法改善。顧頡剛在19541112日的日記中,竟然出現「江文也來按摩」的記錄。

            這不禁令人在心中掀起這樣的疑問:「顧頡剛日記中的江文也,會是知名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嗎?同名同姓的機率似乎不高,如果就是作曲家江文也,他怎麼會改行當按摩了呢?」顧頡剛在當天的日記中接著寫道:「按摩之術,予所未經。此次因文懷沙之介,邀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江文也來施手術,自首至踵,捏得甚痛,欲使神經恢復正常也。」

            至此,毫無疑問,這位在北京中央音樂學院任教的江文也,就是台籍作曲家江文也。江文也並沒有轉行,只是他擅長按摩之術,很少見人提起。

            接下來幾天,江文也每隔幾日即赴顧宅,為他按摩,以減輕失眠之苦:

    11月13日:「江文也來按摩。……予負擔太重,……如無好身體,便不克以工作賺錢,故此次治病,必求徹底。江醫謂予肝旺,一面妨礙膽臟,一面又犯心臟,使心臟有擴大現象。」

    11月14日:「昨雖十二時睡,今日七時許醒,睡得酣適矣,此推摩之功也。江醫謂推後人必疲倦,必出汗,必拉稀,予均不如其言。」

    11月15日:「江文也來按摩。」

    11月16日:「到錦什坊街許作霖醫師處扎金針,……按摩與金針,其術相通,皆使有病之神經恢復其功效,所謂穴道亦即神經之所在也。」

    11月20日:「江文也來按摩。……昨夜九時半睡,今晨三時半醒,自然的睡眠已約六小時。滿意矣。不知是按摩之功,抑金針之效也。」

    11月21日:「江文也來按摩。……昨按摩後,上床未即睡,至十一時服少些藥,眠至今晨七時始醒。醫言將有稀便,今午果得之,倘得病隨屎去乎?」

    11月22日:「昨日按摩後,晚九時半入眠,今晨四時半醒,足七小時,安慰極矣!」

    11月23日:「江文也來按摩。……江醫謂予肝火已由大便中排泄掉了。然予自揣肝火由性急來,此急性病仍未去也。」

    11月29日:「江文也來按摩,並為堪兒摩。……按摩頗有些痛。因堪兒頸間類似栗子筋,試為按之,居然不哭。此兒甚有忍耐性。」

    半年之後(1955),顧氏日記中又出現一段江文也來按摩的密集記錄:

    6月24日:「……又到江文也處,請其按摩。……江文也醫師謂予之病為心臟微擴大,脾臟亦有病,非若王子文醫師所言之肝病也。」

    6月25日:「江文也來按摩。……昨夜仍不易入睡,至十二時,就沙發坐,乃眠,至今晨六時醒。身體今日較硬。」

    6月26日:「昨夜居然未服藥而眠,今晨五時醒,得眠七小時,此為多年所未有,不能謂非按摩效矣。假使繼續如此,我真逢大赦矣!」

    7月7日:「江文也來按摩。……江文也君任音樂學院教授,校在天津,今已放假,而為學習胡風事件,須至本月十九日方得住京。今日渠返京,乃來一按。然一次未易生效也。」

    7月10日:「江文也來按摩。」

    7月11日:「江文也來按摩。」

     

            這是《顧頡剛日記》中所看到,顧、江兩人的往來。當時江文也頻繁往來於北京的馬大人胡同與乾麵胡同之間,也就是他為顧頡剛推拿治療失眠的時候。對顧頡剛而言,江文也不是音樂家,更非作曲家,而是一位按摩師,顧在日記中稱他為「江醫」,可見他是把江文也當作一位醫者來看待的。從顧氏的記述看來,江文也的按摩功力相當好,那一段時間,改善了他的睡眠品質。按摩師與醫者,是我們在音樂家江文也身上從未看見的另一種面貌。

            《顧頡剛日記》不僅記錄了江文也擅長按摩之術,顧頡剛更直稱他為「江醫師」。不禁令人好奇地再追問:江文也似乎熟習中醫理論,他是在何時習得按摩術與中醫理論?顧頡剛因文懷沙的介紹得識江文也,看來江文也的按摩術在當年北京的知識界頗得讚譽,他還曾為哪些名人按摩?筆者遍檢與江文也相關書籍之後,這才發現,「醫者形象」的江文也,根本淹沒在「音樂家」江文也的波濤之下,少人注意。

            最早撰文提到江文也擅長按摩術的應是羅慧美,她說江文也是在留學日本期間學指壓術,移居北京後,他的指壓治療在文藝圈子裡頗有名氣,連一些高幹都曾接受他的醫治。1983年,江文也逝世前半個月左右,羅慧美從紐約前往北京探訪江文也,羅氏之說自然是江文也家屬所透露。但羅文中說北京「高幹」曾受江的醫治,時間當是在1949年以後,其實江文也以按摩聞名的時間,比這還早。

            江文也的中國籍夫人吳韻真回憶:

    (1945年冬,江文也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入獄)……輾轉多處方知已把他調押『戰犯拘留所』,為(日本)新民會譜曲而被捕的。……在押期間的一天送飯接見時,文也叫我把家中收藏的一本中國已失傳的日譯針灸學拿給他。是他很感興趣的一本醫書。他看到同屋人患有關節炎、失眠者較多,他再次深入研究並給獄友做臨床試驗,沒想到均有意外的療效,因此,激起他治病救人的意念。」

    也就是說,從江文也早年在日本習得按摩術,到赴北京後以此聞名於文藝圈,其中有一個重要的時間轉折點──即二次大戰結束後,他被國民黨以「漢奸」罪名逮捕入獄,前後被關押的十個月。在獄中,他因看到不少獄友為疾病所苦,於是興起以針灸救人的念頭。針灸與按摩(推拿),在中醫理論中頗能相通,都以按壓穴道與疏通經絡為主。江文也自己身陷囹圄,卻以救治他人病痛為念,「利他」的情操,確實罕見。

            江文也在獄中為人治病的事蹟,在他被釋放之後,很快地風聞北京文藝界。1947年,他受聘於北平藝專音樂系,校長為知名畫家徐悲鴻,兩人彼此欣賞對方的才華,往來日深。某次交談,江文也得知徐悲鴻長期患有高血壓症,就以推拿術為其治療,效果顯著。徐悲鴻為此贈送一幅最得意的奔馬圖給江文也,並在圖上題寫:「文也先生不僅深通韻律,亦熟諳中國推拿醫術,為我醫療數次,體漸康復,特贈此畫留念。」此事成為北京文藝界的一椿雅談,江文也擅長按摩、針灸之術,更廣為人知。

            19579月,江文也在「反右」運動中被扣上「右派分子」的帽子。19582月,遭撤銷教授職務、降低薪金,留用察看;後來更被調離教學崗位,改派函授部編寫教材,後調圖書館負責資料工作。江文也在圖書館工作之餘,繼續研究推拿醫術的著作,結合為人治病的實例,撰寫經驗總結,並說:「自己的音樂一時不能貢獻於人類,就選擇推拿,為人解除痛苦,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

            1970年,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江文也與教職員工一齊下放勞改。據說,在某個勞動過後的上午,江文也忽然吐出半飯盆的血塊,他將血塊偷偷倒掉,喝點白開水,自己推拿止血的穴位,又接著繼續幹活。他對這種推拿醫術的可靠療效,頗為自信。下放勞改的同伴,生病了也找他推拿,紅衛兵眼中的「牛鬼蛇神」,成為可以親近的醫者。江文也內心也感受「治病救人」的歡愉和慰藉,總認為自己還能為人們做一點點的貢獻。

            從江氏家屬的回憶中可以看出,江文也幾次深研針灸推拿醫術,都是在苦厄困頓之際。第一次是在國民黨的牢獄中,第二次是在被打為右派,後調至圖書館補破書的時候;第三次是在文革下放勞改時,不僅用以自救,更以救人。只是,不知道他結合病理與實例的總結經驗,是否寫成文字?又是否仍留在世間?為他曾經不計個人困頓、熱心解他人病苦的醫者形象,留下隻字片語?

            江文也的魅力,不僅止於他的音樂作品,或者令人嗟嘆的生命史,更是他對藝術與生命的熱情。除了聲樂、作曲等音樂工作之外,江文也也是一位詩人,曾出版《北京銘》、《大同石佛頌》、《賦天壇》等詩集。公視紀錄片《留聲‧華人音樂家》第一集就是江文也專輯,影片中還提到他早期的幾幅畫作。因此,與其說他是一位單純的作曲家或音樂家,不如說是一位興趣廣泛,而且熱愛生命的藝術家。他對生命的熱愛,也毫不保留地展現在「醫者」的角色上。

            1958年元旦夜,顧頡剛在嶄新的日記簿扉頁上,寫著:

    「此數月中,受揭發之右派分子不少,就所記憶,書於下方,以資儆惕:……江文也……。以上所寫,或予所識,或予所知。聞全國右派分子凡十六萬人,此只一鱗片爪耳。」

    從醫者變成大右派的江文也,在顧頡剛的生命紀錄中,戛然而止。

           身處北京的顧頡剛,難逃一連串的政治學習與批鬥,容易緊張的個性,使顧氏的失眠症愈趨劇烈,當年江文也的按摩之效,消逝於無形。

           至於江文也,在文革結束後,雖然右派身份獲得平反,但長年的折磨,已使他健康嚴重受損,病癱在床。19831024日,以腦血栓症病逝北京。自1934年唯一的一次返台演出之後,再也沒有踏上過這塊土地。 

     

    (本文由「顧頡剛與江文也」及「醫者江文也」兩篇改作,並發表於《歷史月刊》第241(20082);亦獲《台灣光華雜誌》第33卷第3期(2008年3月)轉載,頁64-66)

     

     

     

     

    買個中國好過年|日誌首頁|名人背後上一篇買個中國好過年下一篇名人背後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