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62323@自修自證

@自修自證

 

 

有一位比丘,獨自在一處靜坐,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身為比丘的出家人,要怎樣才能覺知?怎樣才能得見清淨?"

心中起了這個念頭後,坐禪再也坐不下去了。於是,起身到眾比丘住的地方,問別的比丘說:

請問尊比丘,怎樣知?怎樣見?怎樣令見清淨呢?

有比丘回答:尊者!你只要於眼、耳、鼻、舌、身、意六觸入處,一切集滅,苦患即離。知道如此,而有如是見者,即可得見清淨。

另一比丘回答:

只要於眼、耳、鼻、舌、身、意六界的一切集滅,苦患即離。如是正知者,即可得清淨。

再一比丘回答:

於色、受、想、行、識五受陰,觀察如病如癰(ㄩㄥ)、如刺如殺,結果是無常苦空,一切非我,作如是知,如是見者,即可得見清淨。

此比丘逐一垂詢、一一聽聞仍感覺不滿意,心中認為唯有佛陀的開示,才能使他滿意,所以便去祇樹給孤獨園拜見佛陀。

比丘見到了佛陀,頂禮問訊後坐在旁邊,將先前經過:請示他人得不到令自己滿意的答覆,一一向佛報告,請佛開示。

佛陀並不直截了當的答覆他。而是說了一個故事,希望他能因喻得解。佛說:

過去世有一個沒有見過緊獸的人,乃向曾見過緊獸的人請問:緊獸是什麼樣子?

那個人回答:緊獸的毛色是黑色的,黑得像似被火燒過的柱子一樣。

此人不滿意這樣的答覆,又去請教另一人。被問者回答:我曾看過緊獸,其毛赤色,而現開敷,狀似肉段。

這個人看見緊獸的時候也確實是這個樣子。但還是不滿意這種答覆,又再去教他人。

被問者回答:緊獸的毛毿毿(ㄙㄢ)下垂,如尸利沙果。問者聞之,仍不滿意。又再去問另外一個見過緊獸的人。但是,此人的答覆更覺離譜,他說:其葉青,其葉滑,其葉長且寬闊,如尾拘婁陀樹。

問者自然更不相信,於是又問了許許多多的人,而這些人的答覆,仍然無法使他滿意。""聞則不喜,處處更求,而彼諸人見緊獸者,隨時所見,而為記說,是故不同。""

比丘啊!如你所說,被你所問的比丘們,各自獨處專精修持,不起諸漏,心得解脫,彼等各有所見,其答自然不一。各人對你所答也就不同,希望你現在聽我說能夠因喻得解。佛陀比喻說:

有一邊地小國,城墻堅固,城有四門,東南西北,有四交通,通其城中,中有城主,坐於城樓,四門皆有守護者,個個聰明智慧。如果,東方有使者來,必入東門,守門者即導引如何去見城主,城主示以如實之言而回。南、西、北方有使者來,南西、北門各守護者,亦如是作。

佛又對比丘說:

我設城喻,當說其義。所謂城者,奶譬喻人之色身,如篋之盛毒蛇;城牆堅固者,乃譬正見;四交道者,譬六入處;四門者,譬眼、耳、鼻、舌四識;守護四門者,譬如正觀;如實言者,乃譬苦、集、滅、道四種真諦;復道而還者,譬八正道也。

佛陀再告比丘:

大師應該為弟子講的,已經講了,希望你自己要哀愍身如盛毒蛇之竹篋,不可放逸,精進修行,去毒淨身,梵行增上,得到解脫,不受後有,而證阿羅漢果才好。

( 參見:原經文出自: 雜阿含經1175  ~~  http://www.cbeta.org/result/normal/T02/0099_043.htm &  法雨繽紛 / 聖開法師著述 )  __()__

 

回應

淨化人心 

南無阿彌陀佛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