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215路站拾碎

一有人說,大概是哪一位粗枝大葉的設計師滴下點墨水,這座車站才降生下來的吧?唉,還能夠找得到比這荒涼的站場嗎?”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那是怎樣的羅曼蒂克呵!惜哉區區小站,山則山矣,卻獨有黃土一抔,寸草幾撮。誰能否認人類愛美的天性?遠在幾十萬年前,中華民族的始祖就懂得利用樹皮樹葉遮羞,懂得利用獸皮獸骨刮削首飾添美吶!他們的子孫後代能不承繼這種美德?於是,有一天,年輕的站長從家裡捧來第一棵九里香,一夜過去,這座“和尚廟”裡的二十幾位“和尚”,一個個都成了種花迷。米仔蘭、一品紅、夜來香、使君子、木芙蓉,相繼環繞站場。啊,山區小站,就不能有自己的繁華?看吧,昔日的荒野小站,如今已蜂回蝶舞,花樹搖曳,紅紫橙黃,暗香浮動,葉葉相互蓋,枝枝相交通。已經記不清是什麼時候了,一趟京廣特快列車在小站滯留。二十幾位外國鐵路考察團的女士們先生們深深陶醉在花繁葉茂的站場裡。第二年春天,從日本捎來幾樹櫻花和一句話:“讓敝國櫻花也來美化貴國鐵路站場。”有感於千里迢迢的送花者,有人問,也許在哪一天,還會有那麼一批外國遊客蒞臨站場觀賞花樹吧?當然,是血管都通心臟,別看站小,它跟巨大的世界緊緊相連。二這裡,不乏好小伙啊!值班員小劉到廣州探親,在公共汽車上,一位紫丁香姑娘的髮辮夾在車門縫,卻誤以為小劉圖謀不軌,狠狠摑了小劉一巴掌。聽完這段遭遇,二十幾位熱血青年,竟沒有一人主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偌大的大千世界,有多少動人傳說喲。上輩人說,天上有位王母娘娘,專事了卻男女宿世姻緣。這位神仙洞府中最權威的月下老,每每往凡間投下一個男胎,就要投下一個女胎,這一男一女降臨凡間,無論咫尺相處,抑是天涯相隔,都是棒打不散的金玉良緣。唉唉,小站人抱怨說,或許是王母娘娘送他們投胎時玩忽職守打了瞌睡,忘記為他們配偶吧?否則,春去秋來,花開花落,何以沒有半隻姑娘來叩擊小站人愛情的心扉?武江水潮退潮漲,月牙兒缺了又圓,惟獨地殼底下的岩漿,堅持不懈地在地核深處沸騰積累、熔煉它的強音。終於,在一個喜鵲兒鼓噪嬌嗲的炎炎夏日,段上退休職工領銜的“婚姻介紹所”帶著紡織廠女工造訪這未被開墾的處男地,熾熱的岩漿於是衝出了火山口。杜鵑花花紅似火,碘鎢燈大放光華,鼓樂聲響遏行雲。啊,談不夠,唱不夠,笑不夠,

(繼續閱讀)

201206151347春天白蟻為什麼要飛上天空?

  白蟻和蜂一樣由蟻後、雄蟻和工蟻共同過著集體生活。蟻後和雄蟻長有翅膀,春天是螞蟻交配的季節,它們出於古老的習慣,仍然在空中交配。所以到了春天白蟻要飛上天空進行交配。 文章來源:李韜的美食和行走 - 第一空間@BLOG - 歌雅地板——思想指導行動 - DownBeat, The Southwest Ohio Band & Guard Blog - 文竹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0938就算沒有明天

午後,與舒暢聊,電影,音樂,沒料到今天的老闆沒有以往的執拗,在不少問題上都附和我。面對這頗有些意外的局面,開始還是有些奇怪,慢慢地也就理解了,畢竟交流了很多次了,相互推薦了不少電影、音樂作品,視野的開拓必然引領著思想見解的某些微妙變化,更重要的是,舒是個很有品位、很會學習的女人,對於所見所聞,一定有著自己的分析與鑒取。我以為這樣的理由能圓滿的解釋已經發生的一切,我以為舒的變化會幫我驅散午後的悶熱。滿心釋然,滿懷輕鬆,平靜的情緒悄悄在字裡行間延展,蜿蜒如油桐葉上清晰的脈絡。面對人事,入眼的都是清晰,或許並不是可以讓身心愉悅的事情,往往在這樣的狀態下,隨之而來的真實與真相的前奏會被模糊、淡化、肢解,將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形象展示出來,繼而,便是中樞神經忙碌的調度著與意外、驚訝相關的神經元,顯現於面部,可能是錯愕,也可能是近乎窒息的默然。數秒之間,一連串的文字冷卻了我的眼神,很快就將我拉入到強烈的傷感與決裂中,----那時,一個女人曾經雅致而美麗的心靈世界,被厚厚的紗幕窒息了全部的生機。難以慰藉的片刻,我抬望眼,任由那三平方天空中的烏雲翻滾,----我想,舒的血管中一定也有如此這般的肆意妄為,宛如世界末日。我所認識的舒,是睿智的,知性的,同樣也是堅強的。我的下一步揣測剛提起腳步,她已經告知了對於失態的最新的決定,並用頗有些滄桑感也類似於經驗總結的文字宣告了她的毅然決然。那些文字,我看著頗有些心驚膽戰----她能扛過去麼,如她設想的那樣華麗、淒婉?我擔心,更大的一波侵襲正在不遠處醞釀,或許,會成為難以揮去的夢魘,那其中有舒還不曾知曉的種種挑戰。我希望她安然過身,不希望她黯然孑然。於是,我告訴她,沒事,你去做吧,我會支持你的,一直,一直。我曾經對我的學生說過,朋友是用來出賣的。那是江湖的朋友。而在我的精神世界中,朋友,是用來呵護與珍視的。臥一直這樣以為並且不曾改變的踐行著,對於舒,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201204271915五女峰楓葉

登山賞楓葉,楓葉賽丹紅。但見楓葉葉脈纖毫畢現,有如人生之路曲曲彎彎,記錄著時間的劃痕,交叉著情感的牽絆。藏著月的皎潔,光的燦爛,藏著春的纏綿,夏的眷戀,又如心的一瓣,帶著胸的溫暖,跳著愛的情感。谷味清新十月天,秋林燦爛五花山。五花山是長白山最燦爛的季節,五花山中最艷麗、最惹眼、最難忘的就數紅葉了。許多人就把紅葉採來,夾在書中或放在日記本裡做書籤用。“請君隔年看,真紅不枯槁”。但是,她的作用遠非書籤可比,它是作為青春的記憶、人生的步伐一起藏在書本裡的。楓葉一般分為五角或七角。集安五女峰的楓葉一般都在九角或十一角。它紅若綢,型如星,美似旗、燦成霞,滿山滿嶺,目不暇接。幾回回我以為你是烈火熊熊,熊熊地燃燒在五女的懷報中;一片片火苗直把那胸襟染紅,如詩如畫這是怎樣的風景?一遍遍帶著你走進1我的夢境,如醉如癡這是怎樣的美景?五女峰的楓葉啊綠也風流紅也風流,長在這山峰,愛在這山峰,天生地造霜染成,紅在我的眼中,愛在我的心中。《西廂記》中有“君不見滿川紅葉,儘是離人眼中血!”的句子,顯然是最為悲秋的描述了。我還是喜歡“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它那麼熱情,那麼高亢,充滿生機,像早晨的太陽。經得起秋風,耐得了嚴霜,顯露出無畏無懼的神采,當別的葉子枯落時,她卻偏偏紅得艷麗,紅得誘人,紅得醉人。造型師吉米的BLOG |佑心平安的BLOG | 大連裝修污染檢測治理 |The TNR Primary | 陳一筠的BLOG |嘟嘟和最好的爸爸(長春) |

(繼續閱讀)

201204241525又到桂花飄香的季節

又到桂花飄香的季節。走在路上,不時地隨風飄過來一股香味,四下裡張望尋找時,只見不遠處總是佇立著一棵桂花樹,那撲鼻而來的香氣直沁人心脾,這時總要跑到樹下,抬頭極目,伸出雙臂作深呼吸,圍著樹轉上兩圈,恨不能把所有香味都隨身帶了走。我愛桂花,不僅因其香味好聞,亦是因為自已出生在桂花飄香的中秋前,外公給我取的名字裡,就有了一個桂字,自小與桂花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八月十五,舉頭望月之際,人們不僅在月圓中感受家的溫馨,也定會想起月中桂子伴著嫦娥的那一份浪漫。“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月光下,桂花飄散,香氣自天外而來,這樣的香味定是空靈神秘。吳剛在月亮裡砍伐桂樹,桂樹斷了又長,永遠歇不下手中的斧頭,正是遙遙無期的期盼,吳剛才日復一日守著自已的夢想。因有桂樹相伴,月宮嫦娥才少了獨處的寂寞,因月中有桂樹,國色天香的詞語就有了來由。李清照詞“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留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須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由此可見,桂花在女詞人的筆下,勝過梅勝過菊,為中秋時節花中之冠。秉性溫雅柔和,情懷疏淡,其美在內,毫不張揚,好似暗角里的花朵,如果不是那醉人的香氣,誰也不會注意綠葉下那細小的身影。沒有艷麗的色彩,沒有迷人的嬌顏,沒有奪目的身形。色淡雅,形細小,聰穎中透著靈氣。抱團成簇,一個個花朵相擁在一起,個小無所懼,人多力量大,簇擁著的身軀散發出的濃香卻是那麼地吸人心魂。桂花質樸大氣。生長於野外,扎根於貧瘠的土壤,經受著風吹雨打,依然在陽光下綻放。不像盆栽的花那樣嬌嫩,不需要精心呵護,不喜歡在人前嬌艷。葉鬱鬱蔥蔥,呈墨綠色,顏色不艷也沒有柔嫩的感覺,但它的繁盛卻有著不似精雕細琢的美。桂花形如雪花,色淡也如雪花一樣地接近。最喜歡冬天的雪花,看到桂花,就要把它和雪花聯想在一起。喜歡雪花晶瑩剔透,白得讓人思想單純得只有一種色調,飄飄灑灑像天使,從不問自已要往哪裡去,只管把微粒疊起來像花一樣撒向人間。桂子又何嘗不是如此,攜一縷香從月宮而來,降落凡塵現出花身,品質不沾俗世之氣,含著聖潔的天香繞行於人間樹下,香盡了,就像雪花一樣地墜落,無聲無息化為泥土潛入地下,來年桂子又重新飄香。也許雪花和桂花是姐妹,否則怎麼都從天庭而來,又如此地形色相近。“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桂花飄香的月夜,詩人白居

(繼續閱讀)

201204222155又到桂花飄香的季節

又到桂花飄香的季節。走在路上,不時地隨風飄過來一股香味,四下裡張望尋找時,只見不遠處總是佇立著一棵桂花樹,那撲鼻而來的香氣直沁人心脾,這時總要跑到樹下,抬頭極目,伸出雙臂作深呼吸,圍著樹轉上兩圈,恨不能把所有香味都隨身帶了走。我愛桂花,不僅因其香味好聞,亦是因為自已出生在桂花飄香的中秋前,外公給我取的名字裡,就有了一個桂字,自小與桂花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八月十五,舉頭望月之際,人們不僅在月圓中感受家的溫馨,也定會想起月中桂子伴著嫦娥的那一份浪漫。“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月光下,桂花飄散,香氣自天外而來,這樣的香味定是空靈神秘。吳剛在月亮裡砍伐桂樹,桂樹斷了又長,永遠歇不下手中的斧頭,正是遙遙無期的期盼,吳剛才日復一日守著自已的夢想。因有桂樹相伴,月宮嫦娥才少了獨處的寂寞,因月中有桂樹,國色天香的詞語就有了來由。李清照詞“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留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須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由此可見,桂花在女詞人的筆下,勝過梅勝過菊,為中秋時節花中之冠。秉性溫雅柔和,情懷疏淡,其美在內,毫不張揚,好似暗角里的花朵,如果不是那醉人的香氣,誰也不會注意綠葉下那細小的身影。沒有艷麗的色彩,沒有迷人的嬌顏,沒有奪目的身形。色淡雅,形細小,聰穎中透著靈氣。抱團成簇,一個個花朵相擁在一起,個小無所懼,人多力量大,簇擁著的身軀散發出的濃香卻是那麼地吸人心魂。桂花質樸大氣。生長於野外,扎根於貧瘠的土壤,經受著風吹雨打,依然在陽光下綻放。不像盆栽的花那樣嬌嫩,不需要精心呵護,不喜歡在人前嬌艷。葉鬱鬱蔥蔥,呈墨綠色,顏色不艷也沒有柔嫩的感覺,但它的繁盛卻有著不似精雕細琢的美。桂花形如雪花,色淡也如雪花一樣地接近。最喜歡冬天的雪花,看到桂花,就要把它和雪花聯想在一起。喜歡雪花晶瑩剔透,白得讓人思想單純得只有一種色調,飄飄灑灑像天使,從不問自已要往哪裡去,只管把微粒疊起來像花一樣撒向人間。桂子又何嘗不是如此,攜一縷香從月宮而來,降落凡塵現出花身,品質不沾俗世之氣,含著聖潔的天香繞行於人間樹下,香盡了,就像雪花一樣地墜落,無聲無息化為泥土潛入地下,來年桂子又重新飄香。也許雪花和桂花是姐妹,否則怎麼都從天庭而來,又如此地形色相近。“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桂花飄香的月夜,詩人白居

(繼續閱讀)

201204100344古救濟院

古救濟院1671年法國王室下令興建一座貧民庇護所—古救濟院,主要目的是要為馬賽街頭那些貧病交加的外來移民,建造一間收容的地方。這是一種很奇怪的自私心態,並非出於體恤,因為貴族們要求這些貧民不能隨意離開收容所,他們不喜歡看到這些貧民在馬賽到處亂竄。救濟院分為醫院與圓頂教堂兩部分,由法王路易14的御用建築師所設計。這位大師來頭不小,他最著名的建築是巴黎郊區的凡爾賽宮。這座救濟院的教堂有些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但較為簡單樸素。現在救濟院變成地中海考古博物館,陳列非洲與埃及的器物。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