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159三年後的緣份

假若有那麼一天:在某個轉角路口,在某輛行駛中的列車裡,在天橋的過道上,抑或在花開的季節,楓落的那刻,雨停的那一秒裡……與你相遇,兩人在同一刻轉身,就看到了對方,先是一愣,然後,我們都相視一笑。如果真有那麼一刻,那好吧!我將用我最真誠的眼神與你對望,向你訴說那些年和這些年來對你的感覺。相識三年,風風雨雨亦三年,春去秋來亦三年,花開花落亦三年。三年來,我們已記住了彼此的臉容和名字了,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但,太多太多的話語已不能為我所訴說了,也許,有時候一個眼神比什麼都容易讓人讀懂,千言萬語亦不過是內心的那一句:好久不見!或許,這就是我的最初的渴望吧!再後來,各自談論著過去的幼稚,現今的迷茫和追求,未來的計劃……漸漸的,我們都發現彼此變化了很多,你的話已步入成長,我的語好像也不再含有當初的音容。是的, 時間也就三年,一千多個日子裡,我們卻都不再衝動,不再為那渺小的事生氣了。其實,你知道嗎?我多麼希望你還是那個你,那個平常喜歡笑的你,也喜歡假假的生氣的你。可,歲月是一把無情的劍,它劃過的每一處地方都將會或多或少的留下一絲淡漠的痕跡,你不是劍客,我們都不是,你只是台下不斷吶喊歡呼和哀痛哭泣的一員而已,其實,有誰不是呢?我們都只是台下的一名觀眾,而手握歲月之劍的命運在台上一劍毫無徵兆的就劈了下來,在你我之間劈出了一條天涯深淵,把你我的距離從咫尺變成了天涯,而這條天涯深淵還有一個名字,叫“三年後的緣份”。文章來源:徐小斌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6151339醫生看病為什麼摸肚子?

    醫生看病摸肚子是為了檢查病人肚子裡的各個器官是否有毛病,比如說,得了瘧疾,人的肝脾就會腫大,用手可以摸出來,再加上病人說的症狀,醫生通過分析就可以做了診斷了。文章來源:北京齊物秋水圖書有限公司 - 木子李 - 做自己的公主 - TongueTied - 中國臍血網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0547回憶的年華

跳動的音符已將過去翻轉成了昨天,也許等待真的會讓時間的標尺拉長。望眼欲穿的期待,換回的是一次次的失落。不知為何,總是會去期盼那些永久的夢。從而摒棄了現實的日子。單純的思念縈繞著天真的自己,勾勒出一幅憂傷的面孔。憂鬱的眼神,執著的眸子追逐著無盡的時光,想搜尋出曾經那個最熟悉的場景。可惜沒有,永遠也沒有再現。因為它在孤寂的腦海裡,在哪裡依舊演繹著過去的故事,那個故事被叫做曾經,故事裡的事已被詮釋成回憶。畫面依舊定格在那個約定的瞬間,浮現著永恆的微笑。往事越來越遠,誘發出越來越深的記憶。那種感覺被定義為銘刻!【錦波】→書

(繼續閱讀)

201204271901農家春早

農諺說,七九河開,八九燕來,九九搭一九,耕牛遍地走。這諺語其實是先人們從黃河岸邊的中原地區帶過來的,用在遼西這塊,就不是很準確了。看看日曆,九九該過了,村頭那條小河才見些動靜。早先年,這條小河很寬,冬天結了冰,白練似的穿村而過,十幾個孩子一字排開賽冰車都綽綽有餘。現在呢?寬寬的河床還在,光光的鵝卵石還在,河水卻被擠壓到中間的溝槽裡去了,窄窄的一條,有點寒酸。結成的冰也早沒了“白練”的風采,一疙瘩一塊的。好在水還是山泉水,還沒有受到污染,結出的冰還是那麼白,敲下一小塊含在嘴裡,清涼,無邪味,還是兒時的那種感覺。河冰開化的聲音很生動,老遠就能聽得見,嘩啦嘩啦,或急或緩,或短促或悠長,很有金屬的質感。我試圖尋找過多個比喻:像清晨早醒卻還懶在被窩裡小兩口的喁喁私語?像躲在花叢裡擠出花瓣的釅汁往嘴唇上抹的小姑娘的咯咯巧笑?抑或是誰拿了銀珠漫不經心地往鵝卵石上撒吧?都像,又都不像。莊稼人最喜歡聽的就是這個動靜,爽心。遠遠地聽不過癮,就蹲在河邊上用眼睛往冰面上撒摸。撒摸來撒摸去,就發現了那個汩汩往外冒水的洞眼。於是就點上一顆煙,咧開嘴笑,樣子頗像看到了剛落草的小嬰兒似的。河開了,就洇濕了寂寞地守了一個冬天的鵝卵石,也洇濕了河邊大大小小的榆貓子樹。鵝卵石和榆貓子樹像失戀後又突然得了情人的一個媚眼似的,一下子都精神起來了。過了春分,一天一個樣。沒幾天工夫,榆貓子樹上就結出了一串一串的榆錢。嫩黃嫩黃的榆錢招來了一群一群的麻雀,也招來了一夥一夥的孩子。孩子來了,麻雀飛走了,落在不遠處的電線上,歪著小腦袋往這邊瞧。幾個毛頭小子各自選中了一棵樹,脫了鞋,扒了小褂,嗖嗖嗖地上了樹,坐在橫出的樹杈上,一把一把往嘴裡塞。站在樹下的小丫蛋,仰臉看了半天,終於板不住,就“哥,哥”地叫。樹上的毛小子假裝聽不見,咀嚼的動作卻更大更誇張,還緊繃著嘴巴笑,嘴裡盛不下的汁液,就從嘴丫子上擠出一個一個小泡泡。不是不給,是逗她玩。直到小丫蛋轉了眼圈,才折下一枝來,丟下。小丫蛋高舉著雙手,像接,又像是在捂腦瓜兒,嚇得直眨巴眼。樹枝迎著風,飄飄地落在了頭髮上,被發卡掛住了。歪著脖去摘,摘不下,一用力,就有一嘟嚕榆錢留在了發卡上,隨著羊角辮的一甩一甩,好看,逗人。有路過的上了年歲的人,貓腰撿起撒落在地上的榆錢,摘幾片放在嘴裡,慢慢地嚼。牙口和胃都不好了,不敢多吃,嘗嘗

(繼續閱讀)

201204241504我們的愛情也可以傾城

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在一個特定的地點,我遇到了一個特別的你。在這裡我們同是沒有根的人,輕地可以飄起來。在這個逐漸被量化的社會裡,我們的無根來自靈魂的最深處,習慣了在外的生活。我們有著太多的放不開,有著太多的不確定。也許是因為精神上的某種契合,我們走到了一起。但是我們卻不能給出承諾,因為承諾是太重的東西,我們都給不起。但是曾經的我們,在這裡,達到了完美的契合,我攀到了一些現實可依的東西,那便是眼中的你。在這樣一個社會,這樣一個現實,這樣一個世俗,所以的一切對我來說都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僅有身邊的你。然而我知道這一切不會太久的,那只是人生中的一個層面,或者說是人在一個特定環境中的狀態。可是,我依然害怕,我怕你的離開和放棄。因為我知道,身邊人手心的溫暖抵得過所有百轉千回的風情。淚流過了之後都會成為身外之物,何況現在的我,只有你!我的靈魂守在你身上,看不到你,我,驚慌失措。看不到你,我會一直找尋你的影子……一花一世界,一人一心思。每個人都有一個小小的世界,在我的小世界裡,裝的全都是你;而我知道在你的小世界裡也裝有我,可是我真的感到你正在把我往外趕,想去裝下另一個人。猶豫也好,放棄也好,輸贏進退也好,都不再重要,因為我知道我們都是活在世俗中的人,我們無能為力。我曾以為你是我一個人的,我要你全部,可是我發現原來我又錯了,你並不給。知道嗎,當我要放棄的時候,是你堅定了我的信念;而現在,卻是你要離我而去,我難過。我不知道你留給我的還有多少?近日綿綿細雨,濕了我的心,迷了我的眼,我再也找不到你心的方向。我不知道如此倉促、錯位的愛,能否守住你的心?我愛地很吃力,可是我依然不願放棄……但是在這個不可理喻的世界裡,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我只想對你說,死生契闊——如果我能與子相悅,那麼我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繼續閱讀)

201204222141我們的愛情也可以傾城

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在一個特定的地點,我遇到了一個特別的你。在這裡我們同是沒有根的人,輕地可以飄起來。在這個逐漸被量化的社會裡,我們的無根來自靈魂的最深處,習慣了在外的生活。我們有著太多的放不開,有著太多的不確定。也許是因為精神上的某種契合,我們走到了一起。但是我們卻不能給出承諾,因為承諾是太重的東西,我們都給不起。但是曾經的我們,在這裡,達到了完美的契合,我攀到了一些現實可依的東西,那便是眼中的你。在這樣一個社會,這樣一個現實,這樣一個世俗,所以的一切對我來說都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僅有身邊的你。然而我知道這一切不會太久的,那只是人生中的一個層面,或者說是人在一個特定環境中的狀態。可是,我依然害怕,我怕你的離開和放棄。因為我知道,身邊人手心的溫暖抵得過所有百轉千回的風情。淚流過了之後都會成為身外之物,何況現在的我,只有你!我的靈魂守在你身上,看不到你,我,驚慌失措。看不到你,我會一直找尋你的影子……一花一世界,一人一心思。每個人都有一個小小的世界,在我的小世界裡,裝的全都是你;而我知道在你的小世界裡也裝有我,可是我真的感到你正在把我往外趕,想去裝下另一個人。猶豫也好,放棄也好,輸贏進退也好,都不再重要,因為我知道我們都是活在世俗中的人,我們無能為力。我曾以為你是我一個人的,我要你全部,可是我發現原來我又錯了,你並不給。知道嗎,當我要放棄的時候,是你堅定了我的信念;而現在,卻是你要離我而去,我難過。我不知道你留給我的還有多少?近日綿綿細雨,濕了我的心,迷了我的眼,我再也找不到你心的方向。我不知道如此倉促、錯位的愛,能否守住你的心?我愛地很吃力,可是我依然不願放棄……但是在這個不可理喻的世界裡,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我只想對你說,死生契闊——如果我能與子相悅,那麼我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繼續閱讀)

201204100331太陽金字塔

太陽金字塔是古印第安人祭祀太陽神的地方,它建築宏偉,呈梯形,坐東朝西,正面有數百級台階直達頂端。塔的基址長225米,寬222米,塔高66米,共有5層,體積達100萬立方米。和埃及的胡夫金字塔大體相等,基本上是正方形,而且也正好朝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塔的四面,也都是呈「金」字的等邊三角形,底邊與塔高之比,恰好也等於圓周與半徑之比。內部用泥土和沙石堆建,從下到上各台階外表都鑲嵌著巨大的石板,石板上雕刻著五彩繽紛的圖案。緣階而上達塔頂是一座太陽神廟,現已被毀,據18世紀西班牙歷史學家考證說,當初這座廟金碧輝煌、高大的太陽神像站立在神壇中央,面對東方,端莊嚴肅,胸前佩帶著無數金銀、寶石的飾物,當陽光射入廟堂時,週身閃射著耀眼的光芒,使人肅然起敬,當年就在這裡殺人以祭祀太陽神。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