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20240Love Taiwan,愛台灣,【台湾人には、ご用心!】讀後心得 三

 

 

最近富士電視台每周日晚上九點會撥出一齣有關航空管制的日劇【Tokyo Airport 東京空港管制保安部】,由於羽田空港是個人很喜歡的熟場,機場架構熟悉加上劇情內容與個人工作相關,即使戲劇化後有些誇張的表現,看得依然津津有味。

 

前兩、三集的劇情是日本國土交通省的大臣(相當於交通部長,等於所有民航單位的直屬上司),搭空軍一號前往澳洲洽公,起飛後心臟病發作失去意識,於是航機緊急回航。同一時間,另一架日航777單發引擎失效,也宣告進入危急狀態,要求優先落地許可。(這個設定包括了羽田空港四條跑道僅使用單一跑道進場,成田也不適宜接受轉降等種種條件。)

 

劇中管制官的考量是空軍一號計畫去澳洲,起飛時搭載了許多油量,即使飛行員可以超過最大落地重量回來羽田落地,還是有衝出跑道的風險,不如讓他在空中繞一圈多放點油減重(約十分鐘),給日航單引擎失效的航機優先順序落地,讓幾百人先獲救,是比較合理的做法。

 

劇情中航管直屬長官施壓,要求該管制官讓大臣的飛機先落,但管制官抵死不從,事後甚至被停職。大臣落地送醫後昏迷不醒,媒體的報導矛頭全部指向是管制官的疏失。管制官因當時的壓力太大,造成心理創傷,復職後一站上管制台就Snow out,腦袋一片空白,失去原本的工作能力。

 

看到這段劇情,我不禁想,要是發生在別的國家地區,國情如何,會造成什麼結果 ?

 

至少在台灣結果可能完全相反,要是交通部長的航機先落了,反而會被民眾輿論罵耍特權,罔顧幾百條人命,媒體更是有題材炒作,哄哄鬧鬧幾天。

 

姑且不論誰對誰錯,就這件【事】而論,怎麼樣是對,怎樣下決定比較適宜? 我不是管制官,不敢回答這樣的情境。

 

劇中的狀況個人也覺有趣,每個人都搶著負責任,完全不是台灣人的思維邏輯,台灣思維的邏輯是先確定是不是自己的業務,只要【不是我負責的】,請去問別人吧。

 

主角官制官第一次考試被當掉,是因為沒有考慮到地面管制官手上的飛機還在停機坪,只顧慮到自己管轄內塔台範圍的航機,一架一架放飛,給人添了麻煩,除了【自己要負責,還要不給人添麻煩】。

 

 

在台灣生活,其實是比較【隨意】的,講好聽話,可以說壓力沒有那麼大。

 

而因為比較隨意,變得不尊重個人隱私,所以你可以在公車、捷運、書店中講手機電話;在日本這麼做的話,絕對是整車白眼。這整件事情的邏輯是: 如果你沒禮貌且不尊重他人的話,在台灣會活得很對調,但若因為你重視這些應對禮節,默默遵守在台灣你會格格不入。

 

很多台灣人說自己喜歡排隊,是守禮的民族。是的,比起大陸人台灣人會排隊,但這個排隊也只是【假排隊】,心理還是掛著往前鑽營的心態。

 

你在日本會看到收銀檯前只有一條線,大家排這條線,五六七八個收銀台,哪一個空了排到誰,誰就過去。在台灣光是7-11就有兩個收銀台,各排各的;要是有一個人點了十杯咖啡,順便拿家裡十張帳單來繳,你只是拿一罐飲料排在他後面就毀了,旁邊的收銀台已經結了五、六個人,你還卡在那。排到旁邊收銀台的人絕不會讓你,心理說不定投機暗想還好我運氣好,剛才不是排那一道。

 

這種排隊邏輯與方法本質上就是不對的。(當然,你要跟中國比,台灣這一點當然強數百倍。)

 

另外在台灣,點十杯咖啡與同時繳十張帳單的那個人,通常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就像會拿起報紙在便利商店內把他整份看完再放回報架上的人一樣臉不紅氣不喘,這種人實在很多。

(本想用過江之鯽這個詞,但現代汙染河裡已經沒有鯽魚了,這個詞已成為歷史,台灣的河裡最多只有吳郭魚,台灣人又自己把它包裝成【台灣鯛】,真鯛在日語裡面是高檔魚,台語叫做嘉鱲,這又是一種魚目混珠,爛梨子裝蘋果的台式包裝法。又提到鯽魚,日本有每月出版的【竹刀鯽】月刊,連釣竹刀鯽都有月刊,更不用說其他釣魚方面的書、雜誌,可見社會之多元化,市場之廣泛。)

 

很多台灣人覺得我們的便利商店是世界奇蹟,幾乎可包辦所有事情,我完全同意,台灣的便利商店真的很厲害,可以做這麼多事情,打工店員操到死,日夜顛倒,任勞任怨,薪水微薄,但別忘了這一整套是學日本的。7-11源自美國,本來只開早上7點到晚上11點(對美國人來說是很了不起的營業時間了),後來傳到日本發揚光大,甚至回頭把美國本公司給買下來。

 

同樣一家公司的名字,在不同國家經營體系下,迥然不同。我從小到大不喜歡速食,這輩子進麥當勞不超過十次,主要是因為覺得難吃,會進去都是陪同學或是幫人買。但有一家漢堡連鎖個人還蠻喜歡的,摩斯漢堡。

 

摩斯漢堡標榜注重當地新鮮有機食材,賣點為現點現做的漢堡,所以它不該被定義為速食。摩斯漢堡的品牌在台灣是由幕後的東元集團所主導,到台灣之後,雖然連鎖店內的裝潢長得跟日本很像,但是點菜法卻完全不同。

 

台灣的摩斯漢堡是可以單點的,但因經營手法,店裡不主動提供單點菜單,只給客人看套餐菜單,幾乎半強迫逼人點套餐。而客人看到那眼花撩亂的菜單,往往亂了分寸,尤其是對這家店不熟悉的,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點。隊伍中如果有一個客人卡關,整個排隊隊伍就停滯不動,非常沒有效率。

 

排隊沒有效率在台灣很常見,個人比較覺得不快的是不主動提供單點菜單,半強迫要點套餐這件事。

 

這件事的邏輯,就好像故意不在每間廁所內放衛生紙,僅在大門外面放,標著請適量取用,假環保之名省紙,事實上只是怕人家用。結果屎急者怕大完便紙不夠擦,一定會多抽幾張再進廁所,結果造成了更大的用紙量;反不如放在廁所裡面,需要幾張用幾張。

 

你以為你賺錢了,逼客人點了套餐,事實上你可能正在流失基本客源,為了省芝麻掉了燒餅。

 

另外在連鎖店工作的多半是工讀生,對自己穿上制服的敬業度更沒有自覺,有些餐點在營業結束前兩個小時就對客人說沒有了,其實只是因為要現做要花時間,不願意麻煩罷了。穿上制服但對自己正在工作卻沒有自覺的缺乏敬業度在台灣很常見,所以見到車隊計程車司機嚼檳榔,上班族濫用公司影印機、網路通訊資源是常態,反正不想工作,識別證一丟就走了,無所謂。(當然這跟長年來22K的社會低所得狀態也有關係。)

 

說到農產品,台灣處於熱帶亞熱帶交接處,物產豐饒,號稱水果王國。台灣真的產不少特色水果,但論起銷售管道與進到消費者口中的品質,實在有太多改善空間。你去微風廣場地下或101大樓的JASONS,會看到一串賣一千兩百塊台幣的日本巨峰葡萄,大概只有20顆,所以吃一顆葡萄要台幣60塊!

 

當然在日本不是這種進口的誇張價錢,產季的話500日圓可以買到三串,我想著重的是擺到消費者面前的品質。你可以說日本社會做足表面功夫,所以農產品都是選漂亮的,一致的,才會擺在一起亮相。柿子、橘子的體積要完全一樣,才能擺在同一籃裡面賣,每個體積多少錢都有公定,甜度多少,標得清清楚楚。

 

賣相不佳的,就做成果醬或果汁,或在當地以瑕疵品出售,味道一樣但價錢便宜很多。

 

我是不喜歡吃葡萄的人,但自從在大分吃了一次連葡萄皮都甜到捨不得不吞下去的巨峰後,現在遇到產季就很常在東京的超市買來吃。見到【巨峰之丘馬拉松】的廣告,也很想去跑。(高木直子的馬拉松一年生有提到這場比賽,有附圖)。後來在台灣吃了很多次葡萄,從來吃不到這種品質,每次買都是失望。

 

另外一個經驗是在日本吃過【生吃】等級的玉蜀黍後,個人就比較難接受其他國家產的玉蜀黍,因為光看起來就一幅發育不良的樣子。由奢入儉難,這是一件壞事。產季在超市買北海道產生吃等級的玉米一根大概要300日圓,普通等級大概70日圓,普通的就甜到你懷疑他加糖。玉米的採收兵貴神速,而且摘下來之後要擺成垂直九十度,要保濕保低溫,送到消費者口中之前有各種關節,不是每一個國家的農產運銷系統都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就像水面上看似優雅的天鵝一樣,水下的腳蹼不停地在划動。

 

玉米、葡萄如此,更不用說日本農產的超強項水蜜桃,足可讓我專文寫一篇紀錄,什麼拉拉山,梨山,個人都上山吃過,比起來實如雞肋,毫無招架之力,在此不贅敘。

 

台灣有些水果很不錯,如西瓜、芒果、荔枝等,但問題是上到市場賣的賣相與品質控管參差不齊,價格標示更不明朗,消費者受欺,農民沒賺到錢,中間商與運銷的機制有很多可以檢討的地方。

 

 

個人內心評估一個國家的文明化,大致有幾個指標,其中兩個大項是流浪狗數量與150CC以下摩托車的數量。

 

流浪狗數量表示這個國家人民對於動物的態度,如果人民溫飽,心懷善意,那末對於動物就友善,不會棄養,不會虐待。(當然獸醫師的待遇與社會地位也可以當延伸指標。)

 

目前台灣對於虐待動物的法規實在太寬鬆,就算我今天把鄰居的狗煮來吃,最多就是毀損器物而已,更不用說虐殺流浪狗貓,而這些事情很可惜在台灣的社會角落天天上演。

 

使用150CC以下摩托車的人口越多,表示社會建設的落後,大眾運輸不足,平民百姓要颳風下雨冒著生命危險騎車上路。以台灣的建設水準,離開台北市之後,大眾運輸就很不方便了。我才搬到桃園半年,已經親眼見到一、兩件重大車禍,更不用說沒看到的,嚴重車禍在台灣天天上映。

 

另外還有一個小指標,就是在商家裡,店員會不會隨行。只有比較落後的國家,店員會尾隨著顧客,美其名為服務,可以隨問隨答,事實上是在監視客人會不會偷東西,有沒有把東西碰壞。客人事實上逛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在日本或西方強調個人隱私的國家,【店員隨行】這種事是看不到的。而尾隨的店員,通常也不是真的專業,真要問商品相關的事,一問三不知,只會盡力推銷而已,一不買就擺臉色。以上狀況在台灣還是常態。

 

 

另外在【愛台灣】這本書裡,作者沒觀察到,或輕描淡寫過幾個很大的現象:

 

1. 台灣交通之惡。

2. 惡意與善變。

3. 民粹。

4. 媒體之惡。

5. 國民痛苦指數與房市亂象

 

台灣的交通狀態很可怕,在東南亞、印度的駕駛習慣,很多駕駛都會閃燈或按喇叭,但是在台灣你這麼做要很小心,輕則會被罵,重則有殺身之禍,專有名詞叫做【行車糾紛】。

 

台灣人在這方面的做事邏輯本末倒置,上了駕駛座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往前,連政府都還要教導行人綠燈過馬路要舉起手擋車。(海報貼在監理站裡面。) 我們台灣人無法忍受路被封起來,所以高速公路警察處理公路事故還不算慢,警廣報路況也即時;但卻不會想到防止事情的發生: 把車子保養好不拋錨,貨車裝載不超過東西就不會掉下來。就像先前提的例子一樣,你每年都知道颱風會來,但是每年都有村子被重創,每年都因防颱工作不足而淹水。

 

ETC的邏輯也很好玩,它應該是一個讓【交通更順暢】的設備。所以日本政府對於使用ETC的車輛在過路費上有不錯的折扣(有次租車的經驗大概是七折),鼓勵大家多使用,趕緊通過收費站。收費的目的是維護道路,並以使用者付費的邏輯實施,最近台灣在吵從交流道一上高速公路就計價,並依行使公里數收費是不是合理。這在別的國家已行之有年,理應是很公平的作法。反對者大概是因本來自己走的路段不經過收費站,如今變成要收錢,既得利益喪失而反對。另外台灣ETC的廠商有很大爭議,技術上其實可以做到用相片判別,但卻又強迫裝機,或裝晶片貼紙,影響民眾裝機意願,搞得一團亂。

 

這個議題最後失焦,變成在爭論怎麼收錢,誰不公平,卻忘了ETC本來的目的是要讓【交通更順暢】。結果現在還是很多車子沒裝ETC,到交流道前大家還是塞住。(日本的ETC限速要降到20,還有閘門,台灣降到70即可,也沒有閘門,可見台灣人多不能忍受開車時停下來。)

 

作者認為大陸人與台灣人在本質上有不一樣,大陸人會惡意去騙人,但是台灣人是善意的犯錯,不是故意的,但個人覺得這樣的觀察實在太鄉愿了,現在台灣人惡意犯錯或欺騙人並不少,看看蓬勃的詐騙業吧。

 

另外台灣人的特性善變與一窩蜂,作者並沒有著墨。舉例來說,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 前一陣子,台灣保釣,萬船齊發,嚇到日本人了。但保釣的是台灣人、大陸人、還是藉此自慰已經【回歸】中國的香港人?

 

過幾天之後,這個議題如同其他一窩蜂的事情一樣,在台灣民眾的話題中漸漸風消雲散,但在日本社會的眼中,台灣人竟是如此的善變,311地震之後,台灣捐款最多,好似建立起來的友好關係,就這麼被重重打了一拳。

 

那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 釣魚台到底有什麼問題 ? 其實多數台灣民眾在起哄的同時可能不知道,釣魚台的問題是羊引起的,而現在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解決。

 

領土問題在很多國家都有,很多時代也有,光中國在四面八方就跟很多國家有摩擦,比如說最近跟菲律賓的問題,導致菲律賓香蕉無法賣到中國,全銷到日本,日本超市中香蕉賤如棄土。北海道東北邊還有【北方四島】,日本號稱是自己領土,但早已無法控制,與俄羅斯之間也有這樣的問題。

 

網路發達的現代,人民很快就知道任何消息,關於釣魚台中國民眾反應是群起抗日,台灣民眾【萬船齊發】,在日本社會則感覺很平靜,即使李明博搭機踏上了竹島(獨島)。用歷史宏觀的角度看來,這樣小規模的領土意氣之爭,實在有點微不足道,不過也可反映當時當國的民眾現象。

 

作者沒有著墨到的,還有台灣這幾年的民粹現象、媒體之惡、國民痛苦指數與房市亂象,這寫下去可能會寫不完,或者他刻意不寫。(或者留到下一本書再寫。)

 

總歸一句,他畢竟是外人,而且自己也承認是一等外國人,觀察台灣的角度還是由上往下看,即使台灣住得不適應,他都可以逃回日本。很多外國人都說: 你們台灣為什麼不獨立 ? 為什麼不爭去自己的權益,那是因為他們不用承受中國的威脅,隔海觀戰,可以做這種無責任發言。

 

即使觀察的角度有限,個人感到有趣的是,這種書寫鄰國文化差異的書很多,在日本的機場小書攤隨便都抓得到一本。尤其是關於中國與韓國的描寫,因為經濟、國力上日本必須與這兩個國家競爭,同時因為是鄰國又不得不打交道,不得不去了解彼此的文化差異,比起這兩國,關於台灣的書少得很多。

 

在台灣對一個女生說:【妳好像日本人。】在很多人的認定裡,竟然是一種稱讚。這在在顯示出很多台灣人【想成為日本人】的心態,這個論點在作者的書中時時提及,而且不是舊日本帝國殖民時代的皇民想法,而是現今的年輕一代,日本對台灣來說,是進步的鄰國象徵。(反過來說,幾乎沒有台灣人想成為中國人。)

 

在法規上移民絕對可行,但內質上幾乎是不可能的。不管在世界各地,一個國家的某人想移民成為另外一個國家的住民,必須克服語言文化的差異,要完全融入另一個社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簡而言之,你如果沒在那個國家念過中小學,成長過程中沒有與該國民眾經歷過相同的時空背景,大概就無法100%完全融入那個文化,最多就只能做到80%,90%。尤其是日本社會在很多方面是很保守的,會用很隱晦的方式排外。

 

住在日本也不見得好,工作上有位台日混血的學弟,國高中大學都在日本念的,最後沒有取國籍,甚至回來台灣當兵做台灣人。他個人相當不喜歡日本社會,他可以完全融入日本,但他就是不喜歡日本社會不成文的種種死板限制,他喜歡台灣的放縱,自由不拘。也有這種例子,雖然很少。

 

 

作者認為日本人行事態度是【對自己嚴格,對他人也嚴格。】中國人與韓國人則是【對他人嚴格,對自己寬鬆。】

 

台灣人是完全東南亞的表現【對他人寬鬆,對自己也寬鬆。】

 

這點個人非常不同意作者,依台灣現在的民粹現象,台灣人行為模式完全是【對自己很寬鬆,對他人非常嚴格。】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現今社會蕩然無存。(個人自我檢討,發現自己是對自己有點嚴格,但是對他人比較寬鬆,因為你不好是你的事,只要不連累到我即可。)

 

所以台灣人說日本人龜毛,而所謂的【龜毛】,其實是一種辦事態度,不龜毛的人辦不好事情。一間要住幾十年的房子,設計師建築師不一公厘一公釐的量出來,蓋得好嗎?學者教授做學問,不是該一點一滴,小心求證嗎?

 

但這種專業上【合理的要求】常常被【寬鬆的台灣人】稱之為龜毛。久而久之,【合理的龜毛】在台灣被認為是一件壞事。所謂失之毫釐,差以千里,在射擊中必須先校正準星,一公厘一公釐校正,子彈射到幾百公尺外才有可能中的,台灣在很多準備動作都是草草進行,政策一旦實施,子彈一打出去,偏差極大,小到如五楊高架中壢楊梅段臨時通車的窘境,大到禍延數十年的教改。

 

(因為台灣人辦事普遍的不嚴謹,個人買了房子之後,內人與我想要的裝潢風格,在台灣竟是做不到的,這是題外話了。)

 

 

作者言道,在台灣常常有人拿雙護照,這個現象在以往台灣經濟起飛時代更為明顯,那時候大家有錢,都想逃離台灣;現在經濟差了,想跑也跑不了,年輕人最多就去當台勞割羊肉打工。日本人經濟差了二十年不只,懷念起昭和年代,就像台灣的70、80年代那般,雖然環境比較差,但感覺還看得到未來,只要肯做,就有收穫。

 

對歐美日來說,台灣就是東南亞風情。

 

舉一個例子:這一期Lumina 三鐵雜誌(2013一月號),宮塚英也教練寫了一篇帶團來台灣參加Ironman 70.3的Race Report。

 

開頭照片是一位很胖的選手,後面是連綿的自行車車陣,路邊有一個鄉下阿伯騎著光陽150的類野狼打檔車在路邊想過馬路。(由於版權問題,個人不想翻拍這些照片在網路上,有興趣者自行找這本雜誌看。)

 

由於是Lumina組團來台參加比賽,大概不能擺明說這個比賽很爛,否則明年就沒生意可攬,但從一些很隱晦的表達,也可看出他心裡的意思。

 

游泳,他覺得在如此南國游泳,應該不穿防寒衣,用肌膚體驗水溫比較好,但大會准許穿防寒衣,所以很多選手都穿了,而且游蛙式的人很多。(認為大會不遵守國際規則,以及與賽選手水準不夠。)

 

自行車,他認為腳踏車路線比去年簡單,沒有激烈的上下起伏,對於自行車強項的人會覺得有點不過癮,而容易形成集團,對年齡組選手來說,不禁會想:【這還是三鐵賽嗎?】(就是在幹譙跟車不抓。)

 

跑步,他認為補給不足,所以沒有穿大會志工制服的小朋友也在路邊幫忙給水。(認為補給不專業,才會讓小學生幫忙。)

 

此外比賽前一天,日本團被廟裡拜拜放的爆竹嚇到(不知道是不是晚上),本來還以為是跟大會有關的活動,一問之後才知道風馬牛不相干。(我記得有一年墾丁113,還跟春吶相衝。)

 

日本團自己辦的晚宴餐敘,在餐廳遇到台灣選手,嚷嚷著要日本團要把Lumina T-shirt賣給他;在恆春的賽道上見到破舊的紅磚屋;在禮品店裡必須得跟店主討價還價才交易,這些現象在日本都見不到,對日本人來說,這就是東南亞風情,也是出國比賽體會不同文化的感覺。

 

宮塚教練開宗明義的引言是,如果不是掛了Ironman的名字,會有這麼多外國人來參賽嗎 ? 他們可以用一種觀光客第三人稱的感覺看台灣,但台灣人自己應該要知道場比賽還有很多可以進步,離國際水平不足的地方。

 

要罵台灣實在很簡單,但是要愛台灣,提出正確的路線就不簡單。自從松山機場再開航與羽田金浦對飛,台灣長期孤立的結果,比起東北亞日韓兩國首都,台灣台北再度相形殘穢。

 

無法與東北亞相比,但又比東南亞好,就照著國旗歌這麼唱: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胄,東亞稱雄】,繼續在雄踞東亞。

 

台灣自詡為中華正統文化,本來有不錯的內質條件與地理位置,但長期來政治內鬥,失去先機,民生建設止步,人民心中無所寄託,見不到未來。

 

不過作者最喜歡台灣人的一點,就是這種陽氣不煩惱的個性,即使環境所得這麼差,還是可以自己騙自己,明天會更好,我們總有一天會辦出世界級的馬拉松。

 

但比起中國,個人還是寧願住在台灣。

 

呼應篇頭舉的航管例子,去年八月下旬,一架卡達航空飛往上海浦東的777客機,由於浦東下大雷雨無法落地,因此轉降虹橋機場。由於所剩油量不多,機組員對虹橋管制發出危難訊號,要求由優先落地。此時一架由韓籍機長操控的吉祥航空320客機也表示油量低,發出危難訊號,堅持不讓卡達先落地。航管給了吉祥六次指示叫他避開,他都不讓;同時事後調查也發現其實卡達航空的低油量也有不誠實舉報。

 

關於這例子,在此不做個人感想。

 

【Tokyo Airport 東京空港管制保安部】第十集的最終話,劇情設計為美國GPS衛星失效,全球飛機失去衛星訊號,需要靠舊式的慣性導航,美國又因安全因素拒絕飛機入境,所有飛機返航,因此成田羽田大亂,對管制官來說是極大挑戰;同時時間設定為聖誕夜,機場竟大停電,無線電通話失效,雪上加霜。這一集的放送日期預計為12月23日,完全符合情境季節設定。

 

其實符合時令做節目,本來就是應該的事情。但實質上台灣媒體因為長期被財團與政黨把持,真是【百家爭鳴】,淪為各種幕後團體的傳聲工具,完全沒有製作優質節目的意願,所以民眾只能看到廉價的韓劇或重複播放上千遍的周星馳港片;而因為每一台最多的收視率只有2-3%,也沒有廣告商願意砸大錢,沒有經費製作有水準的優良戲劇。台灣唯二製作的戲劇為偶像劇與上五百集的鄉土劇,前者演員口白差演技假(只要有中港台聯拍的電影,很明顯看出台灣新生代演員的素質低落,更不用說模特兒或歌手跨界演出的)。而鄉土劇的劇情重複,台灣霹靂火般的好壞人變臉,毫無新意可言。

 

看不到好的戲劇還是小事,人民被耍得團團轉才不妙。我個人非常不喜歡壹傳媒系統,主要是調性不服。但不可否認這幾年來台灣幾乎所有的弊案都是它揭出來的,雖然內容腥羶,仔細去看壹週刊與蘋果日報的報導,錯字率與報導正確度都是台灣媒體中最佳的。

 

財團(或者說在後面的中國勢力)現在將它逼走了,表現上看起來台灣還是媒體自由,大家隨時可以無的放矢,事實上被一手掌握了還不知道。

 

反正我個人本就不太看台灣的電視,只是現在回想幼時,解嚴前三台晚上的連續劇動不動就超過30%收視率,以那時候的製作水準與廣告商給的經費,算是很棒的。而我也已到可聊天寶遺事的年紀。

 

 

【台湾人には、ご用心!】讀後感完。

 

竟不知不覺就自言自語打了一、兩萬字…。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