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22322Love Taiwan,愛台灣,【台湾人には、ご用心!】讀後心得 二

 

 

 

會願意寫這本書的讀書心得,表示我還願意住在台灣,願意去正視某些問題。當你要正視某些問題時,就必須承認不好的地方在哪裡。你可以看到網路上只要一有人說台灣不好,或者是哪邊哪邊不如人,馬上有台灣親衛隊跳出來護衛,沒有省思的能力。

 

我想作者會這麼喜歡台灣,就是台灣人這種【樂天】的陽氣精神,明明自己爛還不知道,還硬要護衛。就算覺得不好了,發表了一堆高論之後,最後總是會說,希望政府以後會更好之類之類的正面結語。

 

舉一個例子來說,這一年來台灣的跑步風氣很盛行,路跑比賽的數目激增,甚至平面媒體已有文章自詡台灣為馬拉松大國。所謂的馬拉松,稍有運動常識的人知道指的是42.195公里的路跑賽,當然運動人口增加了,全程馬拉松完賽的人口也增加了。不過大部分的路跑賽,還是不足42公里的短程賽事。當然個人完全沒有看低小於42公里賽事的意思,會去參加這些活動的,已經是台灣島上比較健康的族群了。只是必也正名乎,如此夜郎自大的浮誇與膨風,似乎已是台灣的慣例常態了。

 

是不是馬拉松大國,得由別人來判斷。

 

目前各縣市各單位爭辦比賽,但到目前為止還辦不出一場【專業比賽】。最近有跑友開始在網路發聲,期望見到好比賽,尤其是這一年來的比賽有人跑到往生。

 

所謂好比賽的定義為何,實是見仁見智。但只要有人提出要國際認證,依國際規格,大部分隨性的台灣人就會說快快樂樂跑就好了,幹嘛那麼龜毛,甚至還有人質疑你是否從中要牟取利益。可以看到維持現狀還是大部分人的選擇,就像自行車流行起來後,我們台灣依然辦不出不輪車的三項比賽,因為我們的個性使然,東南亞嘛,大家隨性運動快樂即可。

 

台灣可以用一窩蜂的特性,做到推廣全民運動,但無法做到專精,無法像日本、像美國、像德國那樣又有一流專業選手,大眾運動水平又高。

網路上跑友謾罵與發表意見的結果,是品質不佳的比賽還是一場接一場辦,最後依台灣人樂天的個性,總會發出希望政府有一天能變出好比賽,希望路協有一天可以辦出什麼等級比賽的樂觀發言。

 

個人近來在部落格少寫文章,不想寫的原因,主要是不認為自己是專業記者,另外是不想被抄襲(就是看到有人文章幾乎跟我內容一樣,只是段落顛討,用字遣詞倒換,弄得跟自己寫的一樣,好吧,也許大家的腦袋長得都一樣)。

另外一個主因就是搬到新家後管委會占掉我一些時間。

 

所謂【千金難買好房子,萬金難買好鄰居。】這幾年來,個人真感觸良深。關於惡鄰居,在前兩個住處都遇到過,台北內湖國宅的惡流氓已敘述過,之後松山區舊公寓的老先生就懶得提了,這半年多來搬到新家,家內環境大致上還滿意,但由於被長輩推出去當管委會委員,更見識到台灣社會的生態。

 

大體來說,在現今社會買得起房子的,除了如內人與我決定放棄【高學歷】不念研究所,一出社會就開始存錢,十年之後以兩個人之力共買一戶,並搬離台北的正當族群外;買得起房子的,非奸即商。因為作奸犯科才攢得了錢,因為從商致富才攢得了錢,而如果從事正當生意就算了,最多沾染些生意人氣息,遇到做不正當生意你就很慘了,你的鄰居會是這樣不講理的人。

 

舉例來說,台中七期的房子上百坪,一坪三十幾萬,除了回流且老家在台中的台商會去買,買得起的大概就是台中酒店的幕後老闆,而如果遇到鄉代表、市代表可能更麻煩,你意見更不能和他們相左,這是白道的流氓。

 

我在的管委會就有委員為了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上法院互告(像是為了某棟公共電燈開放時間,夠無聊吧),甚至每次開會都站起來互罵,真是浪費其他人生命,最妙的是它們還樂此不疲。

 

我常常認為,搭頭等艙的人,大都不是頭等人;會拍桌子罵你不知道我是誰的,就是自卑到必須大喊大叫人家還不知道你是誰的。

 

在管委會裡面,面對生意人的鄰居(唉,我真厚道,還如此稱呼),常常被搞到心神不寧,最後只感到它井底之蛙般的可憐。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常常會遇到這類人,隱他人善,揚他人惡,遇到事情第一個推掉自己責任,有功勞第一個搶,是某一種典型的台灣生意人。談事情不講誠信,而是要議價,說成台灣話就是凹,盧,什麼事都要用吵的,要用鬧的達到目的。

 

它可以一口氣翻掉之前眾人的決議,也以一己之力把問題弄得更混亂。純粹談【事】很簡單,但是它們可以完全【對人不對事】,造成一個很簡的小事幾個月弄不好,比小學生的班會還沒效率。

 

最妙的是當有人對立時,還有人從中挑撥想取利益,而你絕對不能去淌這渾水出來說公道話,不然就是下一個被攻訐的目標。管委會的事情夠寫一篇中篇小說來顯現台灣的病態,在此不贅敘,唯一的結論就是下一屆我很可能會再當選,而我一定會辭掉,我的生命很可貴,還有很多想做的事。

 

我想觀察的是比較大的角度,台灣人喜歡說【人民是國家的主人,政府是人民的公僕】,又說民主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發言內容,但我誓死維護你發言的權利】。

 

 但如果你我講的道理都狗屁不通,那有什麼值得維護的 ?

 

我們台灣人喜歡笑中國人,香港人,我們是頭家,可以選總統,但如果事實是我們國家的人民還不夠資格當主人呢,會發生什麼事。那就會被政客玩得顛三倒四,用一堆福利政策來套選票,你覺得這樣百病通包的健保可以撐幾年呢,你覺得勞保與年金可以再騙民眾幾年。機場捷運這種數十年前就該蓋好的東西,到現在卻還在每個鄉代表都要爭取一站,要炒地皮,爭選票,最後蓋成蜿蜒的雲霄飛車。

 

如果一切都靠投票決定,那就不需要專業人士。那這樣好了,今天這艘貨輪的航向多少,由全體乘客決定,這架客機的高度多少,由客人投票決定,看看會不會擱淺或撞山。

今天唯一可以正確做決定的,只有受專業訓練的那幾位,甚至只有一位,而不是全體乘客。過度放縱的民主政治是一種假象,在台灣這種人民基本教育沒有做好的國家,弊大於利。

 

前陣子與一位後輩共事,他聊起曾經去澳洲打工渡假。

 

這是最近台灣社會上很流行的話題,由於社會新鮮人起薪低,導致很多人選擇到澳洲打工,頂著國立大學的學歷,到果園裡、到羊肉工廠裡,美其名為出國打工渡假,事實上就是做些純勞力工作,與泰國印尼菲律賓出口人力至台灣,本質上並無二致。

 

這位學弟在船上打過工,也去過果園。從達爾文到布里斯本短短不到20天的旅程中,負責清掃船艙的工作,扣完稅可以拿到台幣十幾萬。如果長期上船正式從事漁業勞工,半年不靠岸,完稅後可實拿約180萬台幣。

 

聽起來很誘人,但是每一塊錢都是有爸爸媽媽的,賺起來都有它的道理。(去日本北海道、東北打工也與澳洲一樣。)

 

一個月拿超過十萬,聽起來像是高薪,事實上台灣人的薪水漲幅多年止步,以目前的物價來說,個人認為基本起薪應該在兩倍到三倍之間才合理,也就是說大學畢業要拿四萬多到六萬多月薪,才可以應付得起現在的物價而不覺得生活壓力太大。澳洲會給這樣的薪水,對澳洲國民來說,也只是一般勞工應該拿的,而他們人民還不願意做(或是不夠人做),需要外勞來幫忙。

 

之前曾經寫過對日本物價的感想,結論個人認為日本的物價對日本國民來說很合理。這裡再寫一次: 

 

日本的大學畢業生,第一年月薪大約20萬日幣左右。如果你把他去一個零,相當於大學畢業兩萬塊(跟台灣一樣了吧)。日本吉野家、松屋的早餐套餐390日幣,相當於他們主觀觀感的39元;麥當勞最貴的套餐690日幣,相當於日本人主觀觀感的69元。到東南亞的台灣來玩,貴一點的三天行程要八萬日幣,對他們來說就是八千塊。

 

東京郊區可以用 3,000萬日幣買到獨棟有庭院的房子,對他們主觀來說相當於300萬,即使三千萬直接算成台幣也一千多萬。不過種種的稅是另外一個問題,所以在日本買房子難以當作投資,在此離題不討論。台灣人長年溫水煮青蛙,被投資客,富商,建商欺侮習慣了,覺得房子怎麼可能這麼便宜。

 

綜合來說,對拿日本薪水的日本人而言,日本物價是合理的。台灣人去日本當然覺得貴,去澳洲,去歐洲都貴,這是當然的,這完全是台灣社會造成,20年來台灣物價漲薪水不漲,造成與國際的落差,受苦的是國民。

 

 

因為經濟跟不上時代,金錢上的不自由,造成台灣人民心理上有很多不滿,加上民主政治的惡質,民粹主義盛行,人民自以為台灣很自由,可以發出很多聲音,大陸人香港人都羨慕我們的民主政治,卻不知道這樣的民粹害慘了自己,惡性循環。

 

再舉例來說,18%有它的歷史條件,因為民粹主義,要把軍公教殺頭,要拉成全民平等。贊成的人為何不自省當年自己不去當兵呢?因為以前當兵是玩命,是被看不起的。個人認為應該要檢討的方向,是為什麼這個國家無法做到全民18%的社會福利,而不是利用選票,假民意去剝奪他人。很多西方國家納稅人繳一半的所得,但是他們得到的社會、退休福利,開發中國家無法望其項背。

 

民主主義過頭的缺點,在台灣表露無遺。從歷史看來,沒有一種國家制度可以永世流傳,至多就數百年壽命,未來將會是什麼樣的制度主宰人類,個人目前還不敢妄言。

 

我們說教育是百年大計,那教改的倒行逆施是否會遺害百年?

教改的爭論很多,最近個人覺得最無理的是這一項【去菁英化】:

 

要建中、北一女去收學區內學生,要北一女去掉【第一】之名;大學入學實施繁星計畫,要第一志願大學去收各種學生。很遺憾的,你念醫學院畢業後,你面對病人的疑難雜症不會因為12年國教教材變簡單,不會變得大學容易進去與畢業,出社會的各種事物也變得比較好應付。十二年國教原意應該是政府部分負擔讓大家可以念十二年的書,而念什麼學校跟受十二年教育是兩回事,而不是去動入學方案的歪腦筋,想賺選票。就像每個縣市都改名叫台北市,都升格叫直轄市,有什麼意義 ?

 

最菁英的學生自己會念書,自己有想法,但這種制度會扼死大部分中上的孩子,會被愚民化,會沒有抗壓力。即使大家都念到所謂的【研究所】畢業,出社會後即失業,及失能。在計算國力的時候,很重的一個參數是人口素質,而不是單純的人口數量。

 

菁英教育要被保留,說難聽點,這個社會是要靠這些菁英來養的,一個精英的產能要負擔好幾個甚至好幾十個人,社會才經營得下去。你以為掛鄉公所每個月繳幾百塊的健保費,就夠付醫藥費嗎,是中產階級每個月每人數千元的保費來養得起大家的,現在政府想還要幫大陸學生付錢,真是慷他人之慨。更不用說這些人繳的稅了,繳稅沒問題,問題是繳了稅之後,這個社會與政府怎麼去濫用才叫人氣沮。

 

日本菁英教育,舉一個例子,東京最佳的私立開成高等學校,連續30年東大率日本第一,每年東京大學的錄取率為50%,也就是四百個畢業生有一半進東大,其他同學是上他校醫學院或者頂尖科系。台灣的大學好不容易才偶爾會進入全球百大的排名,當然與東大排名高下立判。所以開成的水準之高一般人難以想像。(題外話,台灣的東海與東華都稱東大,甚至還有東大路,日本旅客見到應會覺得很有意思,有異國風情。)

 

開成高當然是獨立招生,考進去開成前三名的中學,又還被戲稱為【御三家】。學校的管理幾乎是委託學生會,每年最大的幾個活動有運動會、文化祭(校慶),馬拉松(高中部跑8公里,國中部國一5公里,國二、國三6公里),海泳大會(國一全員參加)。全校有超過50個社團,棒球隊最佳成績是東京預賽的前十六強,當然如奧林匹克競賽,科展競賽這種【文】的,自然是得獎無數,日本電視台系主辦的全國高中生問題大賽,開成高校已經三連霸。

 

這個節目我看過,題目真蠻硬的,數學物理的計算題,比如算太陽表面溫度,或用炭14的半衰期來推算出土猛瑪象的存活時代,或是背歷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或是出一段中國的古文(論語,宰我問三年之喪),請同學現場翻譯。(請中文母語的學生,我猜都有90%看不懂了。)我個人覺得有意思的是,這樣的節目已經辦了32回,題目難度這麼高,表示觀眾也看得下去,網路上還一堆人討論與解答。

 

開成另外一個有名的活動,是在四月時與筑波大附屬高的划船對抗賽,從1920年比到現在,快一百年了。筑波大附屬高也是另一名校,筑波大相當於日本最高的教育大學,筑波大高等部的學生,有三分之一從小學就從附小念起了。

 

這樣的菁英學校,你硬規定他們要收學區內學生,應規定考試要減低難度,應規定全國學校都要【減輕學生學習負擔】,最後教出的孩子,會只能去澳洲割羊肉。

 

台灣幾個精英校,如建中,一女中出的學生,不會輸給開成,但這些學校在台灣編制是公立,全民用制度去殺這些學校,過一陣子十二年國教上路,逼建中與北一女要收15%的學區內學生,我真的不知道台灣人在想什麼。古代說教育是百年大計,不僅是菁英教育,整個教改制度的墮落,是不是禍國殃民百年不止 ?

 

 

前幾個禮拜週刊少年跳躍第45期裡有一篇JoJo冒險野郎作者荒木飛呂彥先生的短篇,主角是漫畫家岸边露伴。故事的內容是25歲的責任編輯京香小姐,請露伴老師陪她去深山裡的富豪村買一塊土地,這個富豪村只有十一戶,村子完全獨立沒有聯外道路,交通工具是直升機。每戶都金碧輝煌,屋主不是船舶業巨頭,航空業CEO,就是什麼什麼社長。但這爿要分售的土地,竟然只要300萬日圓,連京香一個小編輯都買得起。原來這些富豪不是因為有了錢才買在這個村,全都是因為在這個村落腳後,才發跡起來,而且他們買地的時候,都是25歲。地主判斷買家有沒有資格買這塊地,完全靠買家表現出的【禮儀】。

 

原來地主是山神,京香進屋子後違反了三個禮節,第一是踩到榻榻米的接縫線,二是雖然主人不在室內,卻坐到尊位的上座;第三是拿杯耳喝茶的指法不對。買土地一事被山神打了回票,而且因為想要死纏爛打的再試一次(想再凹一次),被山神處罰,自己與親人都面臨死亡邊緣。最後露伴當然使用了天堂之門的替身能力解決了事件。

 

JoJo一貫的奇幻作風,但這樣的題材大概只有在日本的漫畫才會出現,因為違反禮儀而被處罰。另外一部個人喜歡到會唱主題曲與插曲的動畫【神隱少女】,裡面也有很多強調禮儀的描述。台灣人很喜歡罵日本人的一句話,叫做【有禮無體】,禮貌是裝出來的,是做作的。

 

罵人是容易的,罵什麼都可以,罵一個女生最好的罵法就是罵她醜女,不管她美或醜都很好用。但現今的台灣社會【無禮也無體】,貪污,惡霸,知法犯法的滿街橫行,沒有資格討論有沒有禮這件事。

 

常常你可以在日本的超市或是其他工作場合見到員工專用的小門,員工進出這個門的時候,大都會對賣場鞠個躬,再進場或出場。我也在機場見過日航飛行員在做360機外檢查的時後,會先對飛機鞠個躬,再開始行走。不管他們最後工作成果如何,這卻是一種儀式,不是做給人看的,是告訴自己現在要進入【職場/戰場】,要執行業務了。

 

但台灣人這種隨便的個性,可能就是讓身為日本人的本書作者覺得在台灣很不受拘束吧 ! 尤其他自己又提出,日本人在台灣會被視為一等外國人,在社會上各方面自是便宜行事。

 

 

有空再待續…。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