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21534關於教養二三事

 

 

前陣子在寫日檢模擬考題時讀了一篇短文,原文為日語,大致內容如下:

 

你覺得【教養】所指的意義為何 ?

 

如果你說一個人算術不好,或者國文不好,是對這個人的部分否定;但如果你說一個人【教養】不好,則是對這個人的全盤否定了。

 

【教養】的意味有各種解釋,但是作者認為有教養是【不投入主觀與感情,能夠客觀的看待,解讀事物。】

 

那麼,【教養】可以在學校教育中培成嗎 ? 的確,受高等教育是培育【教養】的一種方法,而認為【低學歷等於無教養】的也大有人在。

 

受高等教育的人,要做學士論文(不是台灣的學制),或碩博士論文,當在寫這些論文時,除了有一定的格式,引用論文要很精確,更必須接受教授們科學與方法論的檢視,取得學位前有口試,最後發表在期刊上,更要接受全世界科學家放大鏡的檢驗。

 

所以受高等教育的人,在他以科學方法做學文問時,養成了客觀看待事物的態度與做事方法,若應用在其他領域或生活模式,他可以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

 

那低學歷的人,就沒有教養嗎 ?

 

假設一位中學中輟生,跑去當料理的學徒。職人之道,不是自己做出來,自己說了就算數,他要經過師傅的嘴巴,經過客人的檢驗,要大家都能接受,才可以出師。

 

這樣的養成過程,事實上與做論文並無二致。

 

結論就是不管有沒有受高等教育,【教養】的養成與高學歷可以是無相關的。你可以選擇要求自己,處處留心,那你就會成為一個客觀看事物的人;你也可以選擇得過且過,那即使你念到博士,你還是沒【教養】

 

這篇閱讀測驗出了四題,題目與答案不討論,僅以這篇短文作為引言。

 

在日本的書店中,有一個很大的分類,叫做【教養新書】。中文母語的人看起來,會以為這類書是教你西餐禮儀,做人處事,應對進退等等,但你去看這書架,其實五花八門,有高爾夫馬拉松訓練書,有插花,有航空,有商業,什麼都有,全包了。

 

那【教養】到底是什麼 ?

 

我個人覺得【教養書】,硬要翻成中文的話,比較接近於【通識教育】,而很多教養書所涉及的深度與廣度,已到專業的程度。

 

說到【教養】,社會上有很多的專家,其中有一位很常上電視的就是池上彰先生。這位先生年輕時是 NHK 的記者,外駐期間很喜歡看【雜書】,使得各種新聞他都可以用客觀的觀點解讀,甚至很難的新聞(比如說加薩走廊的戰爭)都可用簡單的白話解釋給社會大眾了解,並指出這樣的新聞與我們日常生活有何相關。最後他就變成了名嘴與教授,而真正的名嘴,是不需要耍嘴皮子譁眾取寵的。比如淺顯易白解讀加薩走廊情勢,並分析對我們的世界有什麼影響。

 

 

池上先生著作甚多,最近略讀了他一本書: 【池上彰的教養推薦】(池上彰の教養ススメ),這本書是幾位教授與池上先生在其母校東京工業大學所開的教養學程的紀錄。

 

教授與教授,教授與學生進行的對話,同時實況在【尼可動畫】上轉播,尼可動畫的特點就是觀者可以像 twitter 一樣隨時發表評論。

 

東京工業大學是日本數一數二的工科大學,學生都是菁英,是升學主義拔尖出來的,說這些教授得天下英才而教並不為過。

 

教授在面對這些同學的第一堂課問了個問題:

 

請問我們日本如果不用 GDP 【國民生產毛額】來計算國力,而是用【國民幸福指數】來評估的話,那我們的幸福指數大概有多少 ? (剛好前幾年不丹國王去日本訪問,幸福指數在日本頓成熱門話題。)

 

東工大的菁英學生們,馬上低頭刷刷算了起來,日本人民的幸福指數到底有多高。一個大班約 150 個學生中,只有兩個所寫的答案,比較接近教授想問的: 幸福是無法量化的,更是主觀的,所以不能用算的,這個問題不該這樣問。

 

教授想要給同學思考的方向,是去質疑問題,而不是一味的接受問題,這是一般制式教育下會造成的迷思。

 

而就算好的問題問出來了,答案更不見得是一翻兩瞪眼,沒有誰對誰錯,不是白的也不是黑的,更很有可能沒有解答。

 

 

 

 

 

 

古希臘的 liberal Arts ,直譯為【使一個人自由所需要的學問】,內容為自由七藝,包含三學(trivium): 文法學、修辭學、倫理學;四科(quardrivium): 算數、幾何學、天文學以及音樂。七藝之外,還要加上哲學。

 

到了現代,這些分野逐漸演化成為人文科學、自然科學以及社會科學。

 

(還記得中國古代儒家的六藝嗎? 禮樂射御書數,各指什麼 ?)

 

 

聽起來非常空泛,東工大的學生於是質疑: 我們是工學院的,念文學對我們有什麼用 ?

我們要學的是馬上可以用的學問,即戰力,一出社會進公司,馬上可以應用的知識與技能。

 

社會上的【顯學】隨著時代演變,目前高科技業,醫美當道,你如果跟父母說你要念哲學、宗教、文學,很可能馬上被趕出家門。

 

蘋果品牌的傳奇,賈伯斯先生大學中輟,唯一他回學校很認真旁聽的一門課,叫做 calligraphy ,這不是東方的書法,而是西方的美體字學,如何用鋼筆寫一手好字。

把字寫漂亮,對於設計電腦,對於工程師,根本八竿子打不著,賈伯斯當年只是很喜歡這門課,根本沒有想到未來它會跟自己的職業或工作有關。等到他開創蘋果後,因為他修過這門課,他便有意識無意識地要求所有產品要簡潔,線條要美麗,字體要漂亮,間接造成【蘋果美學】,促成蘋果風潮,這是他當初修這門課時,完全沒有想到的。

 

東工大的畢業生,一出校門就找到很好的工作,在大公司的產品研發部門設計,他可以計算出最新魔術胸罩鋼圈的所有系數,但可能他設計不出好產品,因為他沒受過美學素養,畫不出漂亮的胸罩。甚至最後設計出很糟的產品,工學院學生的他從未沒交過女朋友,完全不知如何設身處地理解胸罩使用者的感想。

 

七零年代筑波大學剛搬到茨城縣時規劃成大學城,城鄉設計師將街道又直又大,但是卻聚集不了人,反而成為死城,甚至是自殺者的聖地。因為設計師沒有想到【人性】,人的【生物性】不喜歡聚集在又大又直的街道上,看看每個城市人群聚集最多的地方,很多往往是彎彎曲曲的三角路口或陰暗角落,人性覺得那樣的地方有安全感與親切感。

 

 

福島第一原發的廠長是東工大的畢業學長,這位先生後來因為輻射曝露過量而過世了。在發生海嘯的同時,他下決心 Shut-down 核電廠,下決定的過程,心路歷程,都不是工學院養成教育中包含的,那他要如何下這個決心,是什麼促成他做這樣的決定 ?

 

 

教養教育,通識教育,全人教育,是不見得用得上場的學問,甚至是一輩子都用不上場的雜學。

 

反過來說,你以為是【即戰力】的學問,也馬上可以被丟棄,當市場的菜籃族都知道要買的股票你再去買,已經來不及了。如果今天不流行科技產業了,那工學院的你所學,將完全化成泡影。(十五年前,有誰知道現在人手行動電話又可上網呢,十五年後又是什麼狀況呢? )

 

所謂書到用時方恨少,最需要【教養】的職業,就是政治家。政治家的工作要涵蓋很多層面,如果有教養的話,他就不會做出【不適宜】的事。比如說,如果稍微涉獵一下海洋生物學,海洋環境概論,就不會說出白海豚會轉彎這種話,更會進而去了解細節。

 

舉宗教,哲學與文學,這幾個在台灣社會被視為無用的領域做例子。

 

池上先生在對東工大學生上課時問了一個問題,請有宗教信仰的學生舉手,工學院的學生大多是唯物論,沒有人舉手。

 

又問,會去神社參拜,新年會去神社許願的舉手,有些人舉手了。

 

再問,身上有待護身符(御守)的舉手,不少人舉手。

 

那末,班上同學有人有帶剪刀嗎,我們現在把護身符剪掉吧,同學們紛紛搖頭,怎麼可以 !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會被神罰,你們不是不信神嗎 ?

 

這是很大的矛盾,不信宗教的工學院學生們,依然覺得隱隱被神監視著,而這也是普世的觀念。

 

在日本的社會裡,如果把電線杆漆成神社鳥居的大紅色的話,被流浪漢醉漢尿尿的機率就會變小,因為人們心裡隱隱覺得會被天罰。

 

不管西方東方,古代社會人們的生活都是以宗教為主,上教堂,過農曆,祭祀祭典,人們的信仰堅貞。即使到近代,這樣的信仰還有跡可尋。有一部小說(後來變成電影),【火戰車】,具有奧運金牌實力的主角,為了周末要上教堂,而放棄了決賽。這件事情到這個世紀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生活中聲色犬馬越來越多,人們漸漸失去信仰。

 

工業革命後,資本主義的【公司制度】取代了宗教的地位,只要你出社會進了好公司,勞動法保障你,如果沒有意外,只要你好好工作,公司與國家制度照顧你到退休。

 

但是資本主義公司與國家制度解決不了某些人生的根本問題,參與奧姆真理教的成員有多少是高知識份子。宗教信仰經過千年的歷史考驗,千錘百鍊能夠存留下來的,一定有它的道理。

 

 

日本古時候有個著名的神話怪物,叫做【八歧大蛇】,玩過遊戲的,不少人都見過這個名詞。

 

其實在教授們的推論,這應該是治水故事所演化成的,氾濫的河水就像蛇一樣經常改變河道,加上鐵礦砂,山頂總是看起來血紅似眼,八頭大蛇的映像自然形成。

 

治水是每個國家都要經歷的歷史,現代沒有大禹那種【治水專家】,也沒有日本神話中須左之男大劍一揮,就把蛇給斬了。水利博士會蓋水庫,會修堤防,但治不了水。

 

為什麼 ? 因為他治不了人。

 

河流這個字,英文寫作 River 競爭者的英文叫做 Rival ,住在河對岸的,住在上下游的,彼此永遠是相仇的。在上游建了水壩,下游會枯竭,洩洪下游又會淹水;修了左岸堤防,氾濫來了右岸會淹水,反之亦然。

 

這麼大的問題,最後要用【哲學】來解決。

 

治水的哲學,在於【合意形成】,這是在希臘時代就已經成熟的概念。

 

【合意形成】在實行上要有很多的準備工作,要由無數的溝通,會被黑道追殺,會被白道仇視,居民會不理解。

 

【合意形成】也需要很多技巧與實行上的技術,可以寫好幾本書,在此不敢深入。

 

在治水的【合意形成】有一個有趣的技巧,收集居民意見,或是開里民大會的一個好地點,竟然是神社。因為神社的位置是多年來演化而來的,必定是地方的要衝之地。(就像台灣社會的廟口一般。) 這又牽扯回到地方的宗教信仰。

 

在日本有幾個【合意形成】治水成功的例子,也許要經年累月,卻是哲學實用的案例。

 

另外未來核災的善後,可能也需要應用這樣的案例。

 

那麼文學呢 ?

 

在台灣,我們常常說純文學已死,但事實上人的生活不能沒有文學。

 

一個城市不能沒有文學,看看台灣蓬勃的建築業,你蓋了無數個建案,但文宣上不是一個老外的照片,一隻獅子,就是一隻老鷹,不是大器落成,就是璀璨完工,再看看建案的名字,簡直慘不忍睹。

 

如果沒有文學,城市是沒有靈魂的,你到倫敦可以按圖索驥走貝克街,去日本可以循伊豆舞孃路線,回到台北高雄台中請問你要如何尋文學地圖 ?

 

再談實用,哈利波特,魔戒還算是偏門的奇幻文學,哈利波特的相關產品,主題樂園;紐西蘭航空在飛機上彩繪魔戒,把國家大門機場寫成歡迎光臨中土(middle earth),這些非主流文學,他們有多少產值 ?

 

沒有文學的生活很容易陷入空殼,而不要說到文學,僅說文字。台灣的社會現在連好好寫字說話都不會了,更無法想像接下來十年,非常可怕。

 

 

全世界最有名的教養學院,就在位處波士頓馬拉松半程典 21 公里處的衛爾斯理女子學院。這個學校只教通識,不教專科,位於森林中,遠離鬧區,學生專心向學。

 

你說它會不會有點曲高和寡,不問世事。對不起,這家學院的學生百分之九十以上會參加企業的 Internship ,會到全世界各國實習,學校與企業出錢,他們與世界連結的緊密度,不是傳統象牙塔學校可以比擬的。

 

希拉蕊柯林頓從這裡畢業後,才申請耶魯法學院,這位校友很有可能是下一屆美國總統,史上第一位女總統。

 

 

 

 

 

 

回想個人在台灣成長受教育的過程,正規教材中似乎完全沒有邏輯與哲學,哲學概論要到大學才有選修課;邏輯概念要到大學最後一年準備 GRE 才有接觸,都不是必修,所以你不會在台灣的高中的畢業考見到試論【唯心論與我思故我在】這種開放題,連大學都沒有。

 

四庫全書分為【經、史、子、集】,其中【子】可說是中國的傳統哲學,我們說諸子百家,但華人傳統社會傾向唯尊儒術,這造就了很多社會約定俗成的現象。

 

比如說一件交通違規發生了,我們會傾向【情、理、法】,肇事者會說,我又不是故意的,你通通情,這次放過我吧。但如果當年漢朝獨尊法家的話,也許我們今天就是【法、理、情】了,犯規的人不敢囉嗦,執法的人更不會手軟。

 

在台灣若公眾人物吸了大麻,會鬧得沸沸揚揚,但這種新聞在歐洲根本就上不了檯面,因為它是完全合法的。

 

用不同的兩種社會思維,舉例比較兩個販毒率幾乎是零的國家,一個是荷蘭,一個是新加坡。

 

在荷蘭,想要吸毒的人,國家供你,給你乾淨的針頭,去專屬醫院,國家來提供,完全管制,結果毒販沒賺頭,很少人販毒。

 

新加坡則是只要發現你帶毒入境,直接嚴懲吊死,沒有二話,大家不敢販毒。

 

看看哲學重不重要 ? 它是我們立身處世,活著的根本。

 

以前念大學時,我教國中數學家教,我可以跟你保證,因式分解你可能在出學校後,一輩子都不會用到了,那學他幹嗎 ?

 

數學是一種大自然的語言,不說謊的語言,算過因式分解,至少你知道一板一眼分析一個算式的邏輯,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打馬虎眼的。

 

客觀,客觀,客觀,如果用這樣的角度來看,多年來的教改問題,毒澱粉,餿水油,多多少少的社會事件,都是沒有【教養】所所造成的。

 

另外一個很需要【教養】,或稱為素養的職業,就是記者。身為記者, Reporting 最基本的,是報導【事實】,如果一個新聞不講清事實,僅充滿圖片,聲光,臆測,甚至是【做】出來的新聞,就像一支設計新穎的手機,外觀美麗,可上網,可玩遊戲,可聽音樂,但是它最基本的功能卻壞了,不能打電話,請問這是好手機嗎 ?

 

 

 

 

 

 

最近幾個月內,我去了【王品】以及【原燒】這兩家同一集團所經營,在台灣被普遍大眾視為優秀的(或說中上)的餐廳。

 

結論是我個人對兩家都不是很滿意,並沒有要挑人家缺點,要挑人的缺點很容易,反而要訓練自己去視人家的優點。

 

用一種【客觀】的角度來看,我去的王品是南京西路店,在用餐時間前五分鐘到,已經有很多訂位客人在等,但此店入口為一狹窄階梯,只有一個小位子,大概只能坐三個人,所有客人擠在入口,不知如何排隊。一入門是個半身屏風,馬上要右轉,右邊就是廚房,狹窄的走廊,跟送菜的動線相衝。

 

兩個水杯送上來,服務生現場倒水給客人,但是兩個水杯中一個是濕的,沒有擦乾。接下來前菜、沙拉、點點點,每一個盤子都有問題。他是用機械洗的,但洗完烘乾後,沒有擦乾淨,用手指用力搓,會有痕跡,令客人有不快感。

 

如果這一套餐是五百塊,就是水準表現,但他是個一千五百塊的套餐,所以結論是只有主餐表現正常,是【台式滷牛肉排】,其他都不符合 1,500 塊該有的水準。

 

好的服務不是用一些無意義的贅字,贅語:【您可以做一個使用的動作】,【前菜的部分】,每一句話句尾都加【喔】,自以為有禮貌,但卻更凸顯出中文語彙的詞窮與沒有自信。

 

到原燒用餐的時候,一拿到菜單,對於服務員說稍等先看一下,卻三個服務員分別跑來問可以點餐了嗎,區域交接不明確,給客人很大壓力。

服務員一樣講一堆贅字【似乎很有禮貌】,但卻在我夾小菜的時候去掀燒肉的銅板蓋,動線打到我手臂,收到桌下時又打到我腳,但這兩位服務員都沒注意到。

 

最重要的是菜單與內容,菜單日文與中文不符合,中文寫和牛,但是下面對照的日文寫澳大利亞牛,嚴重來說可視之為欺騙顧客。日本牛因法規在台灣吃不到,最好寫清楚是澳洲牛,別用澳洲和牛這種名詞來騙顧客,這是台灣餐廳的通病。至於內容,那牛肉湯裡的小小兩塊肉完全咬不碎,連我這年紀的人都咬不碎,更何況上了年紀的人。

 

當我把咬不碎的牛肉放在桌上時,服務員應該要有警覺,或問一下客人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要是 Being picky 的話,其他族繁更不及備載,如果他們分別是 250 塊與 500 塊的套餐的話就算了,原燒的套餐要 680 台幣,大約 2,500 日幣;王品一個人要 1,500 塊左右,這價位相等於 5,000 日幣,這種素質與價位,要與鄰國比,接下來我就不說了。不過我認為這樣的狀況在可見未來的台灣不會改善,我當然也不會深究,或去跟餐廳 Complain,去跟餐廳聊,在台灣會被認為是瘋子與奧客。

 

這只是我訓練自己用不一樣的角度見事情,是我個人的問題。

 

從小在鄉下長大,土氣是改不了的,書念的不多,學歷也不高,但我必須要努力,期許自己不要被稱為沒有教養的人。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